信德的榜樣之二:梅瑟的聖召及使命

這是一系列關於聖經中一些深信天主和祂的安排,堪作我們榜樣的人物的文章中的第二篇。

Opus Dei - 信德的榜樣之二:梅瑟的聖召及使命

—— 藉著信德之光而生活

—— 召喚與以信德來回應它

—— 對天主的使命保持信德及忠實


我們剛閱讀了亞巴郎的信德如何是服從和信賴天主的榜樣,以致他理所當然地被稱為「一切……相信的人的父親。」[1] 現在,我們要看看發生在梅瑟身上的一些事件,好給我們一個機會去視信德為自我委身於天主。

的確,梅瑟終其一生的特點就是他以信德來回應天主的啟示。因此,我們在致希伯來人書讀到:「因著信德,他不害怕君王的憤怒,而離開了埃及,因為他好像看見了那看不見的一位,而堅定不移。因著信德,他舉行了踰越節,行了灑血禮,免得那消滅首生者觸犯以色列子民的首生者。因著信德,他們渡過了紅海,如過旱地;埃及人一嘗試,就被淹沒了。」[2]

當天主來接近我們,邀請我們要有信德時,祂不只是告訴我們什麼是真實的;祂把自己賜給我們。當我們接受信德這個恩物時,我們就開始走上奔向天主的旅程,並為了愛而完全委身於祂。「天主等候著你。因此,不論你身在何方,你必須承諾要愉快地、親愛地、熱切地效法祂,與祂結合,儘管你的際遇也許--甚至長久地--要你逆流而上。天主等候著你,需要你的忠信。」[3]

以信德來回應天主,會給我們的一生帶來光明,賦予我們一種使命感。「基督徒的信仰與聖召,影嚮所及,遍及全部生命,而不只限於局部。我們與天主的關係,必然要求我們獻出自我,完全徹底地獻出自我。有信德的人,用這個嶄新的觀點看待人生的各個方面,我們的生命,乃是天主給我們的恩賜。」[4]因此,信德「成為了思想與行動的,改變整個人生的新標準。」[5] 人若有信德,就必須一生以實踐使徒使命來委身於天主。

藉著信德之光而生活

在梅瑟出生之前,法郎已經下令殺害所有以色列人所生的男嬰。「因著信德,梅瑟……被他的父母隱藏了三個月。」[6] 這句話暗示,他的父母憑信德意識到,天主的旨意不是要讓孩子死去;他們的信德給了他們力量去違抗統治者的命令。他們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行為會決定一切。當他們以為自己已經放棄了他們的兒子時,天主的旨意不僅讓他們看到孩子被一個埃及公主收養了,而且更使孩子的母親能夠繼續餵養他及照顧他。[7]

梅瑟在法郎的宮殿裡長大,並且學習了埃及人的一切知識。但是一件事發生了;它徹底地改變了他的生活。為了保衛一個以色列人,他殺了一個埃及人,因而成為一個逃犯。梅瑟選擇了站在他的以色列同胞們的這一邊。我們可以看出,他這個決定是基於對信德的信念,察覺到自己也是屬於天主的選民。「因著信德,梅瑟長大以後,拒絕被稱為法郎公主的兒子,他寧願同天主的百姓一起受苦,也不願有犯罪的暫時享受,因為他以默西亞的恥辱比埃及的寶藏更為寶貴,因為他所注目的是天主的賞報。」[8]

梅瑟透過信德之光意識到,接受以色列人所遭受的仇恨和蔑視,比接受埃及那導致精神上永劫不復的物質享受更有無限價值。「我要告訴你,人生在世的寶物是什麼,好使你切勿輕視它們:饑渴、冷熱、痛苦、恥辱、窮困、孤獨、背叛、譭謗、牢獄……」[9]

梅瑟必須逃離埃及,以避免落入法郎的魔掌。於是他就來到了西奈半島的米德楊。驟眼看來,他的善意和他對被囚在埃及的以色列人的關懷並沒有給他帶來什麼好處。然而,人類並不是世界歷史的唯一角色,甚至也不是主要角色。當梅瑟在他所到的新國家定居下來,理所當然地以為從此可以過正常的生活時,天主出現在他面前,並且向他啓示在他出生時就已經預留給了他的使命。這個使命就成為了梅瑟的聖召,而且將要塑造他內心深處的自我。

以信德來回應它

梅瑟的使命立足於歷代聖祖的歷史背景中。天主聽到在埃及被壓迫的以色列子民的哀號,「就記起了祂與亞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所立的盟約。」[10] 祂揀選了梅瑟來解救祂的子民,使他們擺脫奴役。天主忠信於祂對亞巴郎的承諾,再一次介入了人類的歷史。「那時梅瑟為他的岳父,米德楊的司祭耶特洛放羊;一次他趕羊往曠野裡去,到了天主的山曷勒布。上主的使者從荊棘叢的火焰中顯現給他;他遠遠看見那荊棘為火焚燒,而荊棘卻沒有燒毀。梅瑟心裏說:『我要到那邊看看這個奇異的現象,為什麼荊棘燒不毀?』上主見他走來觀看,天主便由荊棘叢中叫他」[11] 這個關於梅瑟受召的故事給我們顯示出每一個召喚都含有的基本要素:天主主動地把祂自己啓示給一個人;祂把一個任務委託給他,並承諾會眷顧他,使他能夠完成這個任務。

天主以驚人的方式開闢了一條道路,並使自己適應那位正在聆聽祂說話的人。祂用燃燒不滅的荊棘叢吸引了梅瑟的注意,然後叫他的名字:「梅瑟!梅瑟!」[12]天主叫他的名字兩次,是為了強調正在發生的事情的重要性,並對這項召喚賦予確實性。每個召叫都包含著這種它來自天主的意識,讓那個受召的人感到自己正是在天主的手中,使他感到平安。這是依撒意亞在他的讚美詩中所表達的:「你不要害怕!因為我救贖了你,我以你的名字召叫了你,你是我的。」[13] 聖施禮華喜歡細味這句話,並且把它同撒慕爾的回應併合起來:「Ecce ego quia vocasti me!『我在這裡,因為你叫了我!』」[14]

天主的召喚帶給人一個信念:這個召喚不是一個幻想,一個虛像。梅瑟的受召強調後者,因為天主用以下的說話顯示了自己:「我是你父親的天主,亞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雅各伯的天主。」[15] —— 祂就是他的祖先們所相信的唯一天主:「我是自有者。」[16] 每一個聖召都包含天主這種親密的主動,天主讓人在其中認識祂。

我們可能會覺得梅瑟的反應令人驚訝。雖然他看到了那燃燒不滅的荊棘叢的奇跡,並且確認正在發生的事情是真的,但是他竟開始找藉口:「我是誰,竟敢去見法郎?」[17]他試圖擺脫天主委託給他的任務,天主對他的要求,因為他意識到自己的不足和這個任務的難度。他的信德仍然薄弱,但他的恐懼並沒有導致他轉身逃離天主的臨在。梅瑟簡單地向天主說話,提出了自己的異議,然後讓天主展示祂的神力,以補救他的弱點。

在這個過程中,梅瑟親自體驗到天主的力量。天主開始藉由他來行一些奇跡,又讓他之後也在法郎面前也這樣做。[18] 就是這樣,梅瑟意識到他自己的有限能力不是怎麼一回事,因為上主不會離棄他;他察覺到,將要從埃及解放以色列人的是天主自己。他必須做的只是作為一件良好的工具而已。在任何叫人渡真正的基督徒生活的召喚中,天主都會向那個受召的人保證自己對他的青睞,並且表明祂會與他親近:「看我與你同在。」[19] 對所有為了造福人類而接受了一個艱難使命的人,天主都會說同樣的話。

對天主的使命保持信德及忠實

梅瑟意識到自己的使命,由始至終都讓自己對天主的承諾引導著自己。他確信是天主要把選民帶去應許之福地,確信與天主同在,他就能克服所有困難。「因著信德,他舉行了踰越節,行了灑血禮,免得那消滅首生者觸犯以色列子民的首生者。因著信德,他們渡過了紅海,如過旱地;埃及人一嘗試,就被淹沒了。」[20] 但是,他這種信德並非只是建基於他以前某一天接受了的召喚,而是藉著單純地、謙遜地與天主對話而得以延續的。天主是看不見的,但是信德在某種方式上,使祂能夠被人看見,因為信德是一種對未見之事的確證方式。[21] 對天主的信頼會使一個人活出個人的召喚,並甘願承擔其一切後果。

因為信德是一個活生生而且真確的事實,又需要成長,所以與天主對話是永遠不能結束的。祈禱會點燃人的信德,使我們意識到自己的聖召所帶來的存有意義。信德的生活遂開始發展,把祈禱與日常事物聯成一氣,並敦促我們捨己為人,在平凡的生活中展現自己的聖召的豐饒。因此,學習如何祈禱和教導他人祈禱是很重要的。就如聖施禮華所教導我們的:「許多事物,無論是在物質,技術,經濟,社會,政治或文化等任何方面,若是任其自然發展,或讓它落到無信德光照者的掌握中,便會變成超性生活的障礙。它們便會形成一種敵視教會,拒絕向教會開門的店舖。你,身為教友,或許,也身為研究工作者,工人,作家,科學家,政治家或勞動者……,你有責任去聖化這些事物。請牢記,正如保祿宗徒所說:整個宇宙在呻吟,猶如臨產的陣痛,期待著天主兒女來予以解放。」[22]

簡言之,梅瑟是信德、忠誠和實效三者之間的相互關係的一個特別好的例子。梅瑟是忠誠和有實效的,因為天主與他很親近。天主很親近他,因為他不會試圖逃避天主的目光,反而會坦率地說出自己的疑慮、恐懼、和軟弱。即使當一切似乎是失敗,即使當剛剛得到解放的人民卻去鑄造和崇拜一隻金牛時,梅瑟對天主的信賴使他能夠為人民轉求。這樣,他們的罪過就被轉變成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讓天主的憐憫更加清楚地顯示出來。[23]因為天主「永不厭倦寬恕我們!反而是我們厭倦了請求寬恕。」[24]

致希伯來人書突顯了梅瑟的信德在某些特殊時刻閃耀出來。但是我們可以詳閱他一生的經歷而找到更多這種時刻。例如當他上西乃山去拿取十誡約版時,以及當他與人民訂立和正式公布天主與他們之間的盟約時,他都服從了天主。最簡潔、最準確的讚美就是在申命記末段所敘述的:「以後在以色列中,再沒有興起一位像梅瑟一樣的先知,與上主面對面地來往。」[25]

梅瑟一生的標記就是那個不可分離地與他的使命合而為一的召喚:天主召叫梅瑟去解救祂的人民,並帶領他們,「領他們離開那地方,到一個美麗寬闊的地方,流奶流蜜的地方。」[26]以色列因著天主託付梅瑟的使命而獲得的解放,預像了基督徒的得救:一個真正的解放。基督就是通過祂的死亡和復活而為我們罪惡的徹底奴役做了贖價的那一位,從此打開了通往真正的「應許之福地」—— 天堂 —— 的途徑。歷史中的出谷記,無以上之地得到滿全的地方就是我們的心,就是我們對恩典的回應。「舊人」已經被換上了「新人」;舊的生活已被拼棄,而現在我們要在新的生活裡行走。[27] 這種個人靈修的出谷就是一個徹底的解放,使人能夠更新個人和社會兩層面。

如果我們實踐自己的聖召,且幫助朋友們也實踐他們的聖召,我們將會把基督的解放帶給所有男女。正如教宗所說的,我們必須「學會衝出自我,去尋找他人,走向有人生存的最邊遠之處。」[28]「Ignem veni mittere in terram, 我來是為把火投在地上,我是多麼切望它已經燃燒起來!」[29] 以上是吾主所說的話,祂指的是祂對人類的愛火。聖施禮華想到整個世界,感到被驅使回覆說:「Ecce ego,我在這裡!」

S. Ausín – J. Yaniz


[1] 羅4:11

[2] 希11:27-29

[3] 聖施禮華,《煉爐》,51

[4] 聖施禮華,《基督剛經過》,46

[5] 教宗本篤十六世,2011年10月11日《欽定「信德年」開幕》自動諭,6

[6] 希11:23

[7] 參閱出2:1-10

[8] 希11:24-26

[9] 聖施禮華,《道路》,194

[10] 出2:24

[11] 出3:1-4

[12] 出3: 4

[13] 依43:1

[14] 聖施禮華,《道路》,984。另參閱由P. Rodriguez編輯的《道路》的詳註-歷史版中關於這一點的評論。

[15] 出3: 6

[16] 出3:14

[17] 出3:11

[18] 參閱出4:1-9

[19] 參閱創28:15,蘇1:5等

[20] 希11: 28-29

[21] 參閱希11:1

[22] 聖施禮華,《犁痕》,311

[23] 參閱出33:1-17

[24] 教宗方濟各,2013年3月17日《三鐘經》的談話

[25] 申34:10

[26] 出3:8

[27] 參閱羅6:4

[28] 教宗方濟各,2013年3月27日與公眾的會面

[29] 路 1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