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的牧函 (2019年11月1日)

范康仁蒙席的書信,強調友誼的重要性。「藉著在與天主的友誼中生活—這也是我們首先需要培養,和鞏固加強的友誼,你會結交到許多真心的朋友。」

牧函和訊息
Opus Dei - 監督的牧函 (2019年11月1日)

2019年11月1日,羅馬
諸聖節

我摯愛的孩子們,願耶穌為我看顧我的兒女們!

1.在我寫給你們的第一封中,囊括了總會議結論的長信中,我說過:「現今福傳的情況比以往更加需要優先注重個人的接觸、聯繫。這份關係是聖施禮華在福音的陳敘中所找到的,是做使徒工作模式的中心。[1]

在我與來自各個國家的人,進行的多場聚會中,都有些人自發地提到關於友誼的問題。聖施禮華經常提醒我們,這份對人性和基督性皆重要的崇高的美善。也有眾多例子,見證他本人是如何培養了許多細水長流至一輩子的友誼。如我們所知,他強調主業團的使徒工作,即是友誼與信任。在這封信中,我想要提醒你們,我們的父親在關於這方面的某些教導。

耶穌的友誼

2. 耶穌基督身為完美的人,全然地活出友誼的人性價值。在福音中,我們看到祂自年幼時,與周遭的人建立友誼。當祂僅12歲時,瑪利亞和若瑟,在從耶路撒冷返程時,以為耶穌與一群朋友和親戚在一起(參路244)。之後,在祂的公開生活時期,我們見到吾主,經常去朋友和熟人的家,無論是去拜訪他們,或是一起吃頓飯:在伯多祿的家(參路438)、在肋未的(參路529)、西滿的(參路736)、雅依洛的(參路841)、匝凱的(參路195)等……我們也看到祂參加迦納的婚宴(參若21),還有一些與眾人一起朝拜的地方(參若82)。在其他一些場合,祂專注的在門徒們身上花些時間。(參谷37

耶穌在任何場合,都善用機會建立友誼,我們經常見到祂停下腳步,花時間與一些人共處。幾分鐘的對話,便足以讓撒瑪黎雅婦人感到自己被祂認識和理解了。也因此,她問:「莫非他就是默西亞嗎?」(參若429)。厄瑪烏的門徒們,在與耶穌共行一段路,並共坐一桌後,認出了這位讓他們的心,因著祂的話而燃著熱火的朋友(參路2432

吾主經常花更多時間,在祂的朋友們身上。我們在伯達尼的家如此見到。在那裡,祂花了好幾天的時間享受家庭的親密,「耶穌分享著關愛與鼓勵的話語,並以自身的友情回應他們兄妹的友誼。在伯達尼的家,與拉匝祿、瑪爾大和瑪利亞,有著多麼美妙的對話!」[2]在那個家,我們也學到基督的友誼,能產生深深的信賴(參若1121),並充滿著同理心,特別是在他們的憂傷中,陪伴他們的能力。(參若1135

然而,是在最後的晚餐,吾主顯現出祂最深的渴望,奉獻出祂的友情。在充滿親密感的晚餐廳中,耶穌告訴門徒們:「我稱你們為朋友」(參若1515)。那句話也是對我們所有人所說。天主愛我們,並非只是如受造物,而是如在基督內的孩子般,祂給了我們真正的友誼。而我們藉著將自己的意志,結合於祂的、去做吾主所意願的,回應這份友誼。(參若1514

願意同樣的事物,拒絕同樣的事物。」Idem velle, idem nolle,這是古人對於真正愛的真諦所認知的︰使自己與另一位相似,包括思想和願意相同的事物。天主與人的愛情故事,就在於這個意志上的共融,在理智和感覺的共融中成長,這樣我們的意願越來越與天主的意願相符合︰天主的意願為我來說已經不是外來的、作為誡命強加給我的,而是我自己的意願,因為我已經體驗到天主在我內比我自己更在我內。這樣在天主內的自我捨棄不斷增長,而天主就是我們的喜樂 (參詠73/72:23-28)。[3]

3. 深知我們與耶穌有著真摯的友誼,讓我們充滿信心,因為祂是信實的。「我們與耶穌的友誼不會瓦解。即使有時候祂看似沉默不言,但祂絕不會棄我們不顧。當我們需要祂時,祂將自己顯示給我們(參耶29:14);無論我們走到哪裡,祂必與我們同在(參蘇1:9)。這是因為祂從不違背祂的盟約。祂只要求我們不要離棄祂:你們住在我內,我也住在你們內(若15:4)。可是,即使我們離開祂,祂仍然是忠信的,因為祂不能否認自己(弟後2:13)。」[4]

要回應耶穌的友誼,就是要去愛祂,以基督徒生命的靈魂,並試著在我們所做的一切事上,去彰顯出那份愛去愛祂。「我們要具備富饒的內在生活,那是與天主間友誼的確切徵象,也是在做與人靈相關的工作中,必不可缺的條件。」[5]所有使徒工作一切有益於人靈的工作,都源於這份與天主的友誼,這是真正基督徒愛他人的根源。「藉著在與天主的友誼中生活這也是我們首先需要培養,和鞏固加強的友誼,你會結交到許多真正的朋友(參德617)。吾主所付出,且持續付出的努力,好讓我們留在祂的友誼中,祂也希望利用我們作為工具,為其他眾多人靈付出這般的努力。」[6]

友誼的人性與基督徒價值

4.友誼是非常豐富多彩的人性現實一種雙方互愛的形式,建立在相互共有的認知和溝通上。[7]那是一種愛的形式,指引「出自兩個方向,並為對方尋求真正的好,一種產生團結和喜樂的愛。」[8]因此福音說,「忠實的朋友,是無價之寶,他的高貴無法衡量。」(德615

愛德將人類愛的能力,昇華到超性的程度,友誼亦是如此。「友誼是最高貴和最高等的人性情感之一,藉著天主的恩寵而淨化和轉化。」[9]這份情感,有時就這麼油然而生,但需要透過聯繫,和需要貢獻些許時間,才能增長。「友誼並非瞬間即逝的,而是穩固、堅定、忠誠的關係,並隨著時間逐漸發展成熟。這種情感關係使我們感到合而為一,而且是一種慷慨的愛,推動我們尋求朋友的益處。[10]

5. 天主經常利用真正的友誼,去執行祂救贖的工作。舊約中,記述著年輕時的達味,和以色列王位繼承人約納堂之間的友誼(參撒上184)。約納堂毫不在意與他的朋友分享他所擁有的一切(參撒上194)。約納堂甚至冒著可能喪失繼承權的風險,為他朋友辯護,「因為他愛達味如愛自己的性命。」(參撒上2017)這真摯的友誼令他們都效忠於天主(參撒上208,42)。

早期基督徒的芳表,在這方面特別有說服力。我們的父親曾說道,「他們通過基督的心相愛,那愛既溫柔又強壯。[11]那份對彼此的愛,自教會一開始,便是耶穌門徒們鮮明的特徵(參若1335)。

我們從基督宗教初期的幾個世紀,在聖巴西略和聖額我略.納齊盎身上發現到另一個例子。他們之間始自年輕時的友誼,令他們一生都團結合一,甚至時到今日,在禮儀日曆中,他們也共享同一日慶祝瞻禮。聖額我略說:「我們唯一的目標和夙願就是德行,以及一生對將會到來的賜福所懷抱的希望。」[12]他們的友誼,不但不使他們與天主間產生距離,反倒拉近與祂的關係:「為達此目標,我們為我們的生命和行動,訂立輕重緩急的秩序。我們遵守天主的誡律,並彼此激勵愈具美德。」[13]

6. 在基督徒的身上,在天主子女的身上,友誼與愛德是同樣一件事。它們是聖神的光輝,散播溫暖。[14]我們更可以藉著聖奧思定對吾主的傾訴,對於基督徒而言「真誠的友誼,僅存在於那些祢透過愛德所結合為一的。」[15]因此,因為愛德深淺不一,也因為個人的時間有限,友誼也會交情濃淡不一。因而人們經常談到做「很好的朋友」,或擁有一段「很好的友誼」,這不排除真正友誼存在的事實,縱使並非那麼濃厚或親密。

在新千年的開始,聖若望保祿二世說,所有在未來會進行的使徒性倡議活動,若不是奠基於對每一個人真誠的愛,不是「分享他們的喜樂與痛苦,感覺到他們的渴望,照顧他們的需要,給他們真誠深厚的友誼。」[16],那麼,活動將會變成「沒有靈魂的機制」。我們的中心,旨在貫徹偉大的教理,應當成為能讓許多人,找到真誠的愛,和學習做真心好友的地方。

7. 基督徒友誼並不排除任何人;懷抱寬大的心懷,意在向所有人敞開。法利賽人批判耶穌當「稅吏和罪人的朋友」(瑪1119)不是件好事。要努力效法吾主,在我們自身的渺小中,「我們也不要排斥任何人;我們在對基督的愛中,不要拒絕任何一個靈魂。因此,你要與所有職場上的同事們,培養堅定、忠誠和真摯的友誼那是,基督徒的友誼。還要更進一步,與所有人都一樣,不論他們的個人情況為何。」[17]

基督全然沉浸於祂所在之處,和那個時代的社會環境,這也給了我們表率。如同聖施禮華所寫,「吾主並不將祂的對話侷限於一小群、特定的族群。祂向所有人交談:對聖婦們、對廣大群眾;對像尼苛德摩般的以色列貴族,也對如匝凱般的稅吏;對那些被視為虔誠的人,也對如撒瑪黎雅婦人般的罪人;對健康者和對患病者;對那些祂溫柔地愛著的窮人們;對律法經師們,也對那些以色列外教人,祂誇讚他們的信德;對年長者,也對孩童們。耶穌的話語那治癒、安慰和啟發的話語,不拒絕任何人。我多麼頻繁的默想基督做使徒工作的方式同時具備人性和天主性根基於友誼與信賴!」[18]

展現友誼

8. 友誼,在具有愛德的特徵,能去「理解他人」時,特別有價值。「真摯的友誼,也意味著:做出誠意的努力,去理解朋友們的信念,即使我們根本不會分享或接受他們的信念。[19]因此,我們的朋友幫助我們,去了解在看待人生方面,那些與我們不同的觀點,這豐富了我們的內在世界。而當友誼變得深厚,讓我們更能以不同方式體驗世界。最終,這便是真正共享他人的情感,也共享他們的生命和他們的歷練。

愛他人意味著以他們的原貌,帶著他們的問題、他們的缺點、他們個人的過往、他們的周遭環境,和他們親近耶穌的時間點,去看待和肯定他們。因此,要建立一段真摯的友誼,我們需要剔除偏見,學習去發現每個人的美好,並擯棄將他們重塑成「我們的形象」的希望。我們的朋友接受我們的關愛,不需要履行任何條件。作為基督徒,我們更是視他人為天主所愛的人。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就如同每段友誼的關係。

如同聖奧思定所說:「不應該給所有人同樣的藥,儘管都需要相同的愛。這同樣的愛,為某些人提供光照,為另一些人同甘共苦……為某些人是溫和的、為另一些人是嚴厲的;為所有人而言都不是仇敵,而是母親。」[20]身為朋友,代表著學會對待每個人,如吾主所為。「天主在創造人靈時,從未重複。每個人存有自己的形式,而我們要根據天主已經做的,以及祂是如何意願帶領他們的形式,對待每個人。」[21]因為這是個去發掘,和愛他人的美好的問題,友誼也意味著與我們的朋友一同受苦、為他們受苦。在困難的時刻,重發我們的信德,相信天主以祂的方式、以祂的時間,在人靈中行事,這樣能帶來很大的助益。

9. 除此之外,友誼有著無以數計的社會價值,因為它在家庭成員間,促進和諧,並創造更配得上人類的社會環境。我們的父親寫道,「藉著天主的聖召,你活在世上,與你同等的男女同伴們,分享著喜樂與憂愁、努力和夢想、希望和冒險。在這世上走著無數條的道路,本著我們的精神,你將會努力與所有人和睦相處,熱情對待所有人,好能協助創造和平和充滿友誼的環境。」[22]

這友誼的大環境,是我們每個人都被召去隨處創造的,是付出許多努力,讓他人的生活更美好的成果。增進融洽、喜樂、耐心、樂觀、細膩和所有一切德行,好能愜意地與他人一起生活,這對於讓人們能感到被歡迎和高興而言,是很重要的:「親切溫柔的言語,能使友人增多。」(德65)盡力去改善我們自身的性格,是促進友誼的必要條件。

相反地,某些表達自己的方式,會干擾或阻礙塑造友誼的環境。舉例來說,太過強調要表達自己的意見,或給人一種我們自認自己的觀點是最明確的印象,又或是對他人的話語不表示積極關心,這些行為,都讓一個人封閉自我。有時,這些形式的行為,正表現出無法分辨哪些只是意見,哪些不是,或無法為一些並非只有一項解決之道的議題,賦予相對的價值。

10.我們基督徒對他人的關心,是源自與基督的共融,以及認同祂所召叫我們的使命,「我們被召去服務大眾。不封閉自我,而是面對男女眾生。存在我們的內心深處,是吾主耶穌基督的話:我很憐憫這批群眾,因為他們同我在一起已經三天,也沒有什麼可吃的了(谷82)」[23]

強化與我們朋友們的連繫,需要花時間和付出關心,而且也代表著要避免追尋自己的安逸舒適,將我們各自的偏好置之度外。對基督徒而言,這首先意味著祈禱,確信在祈禱中,我們會找到真正的力量,去轉化這個世界。「為了讓我們的這個世界,能行於那唯一值得的基督徒道路上,基於天主先與我們締結忠誠的友誼,我們要跟所有人,也如此為之。」[24]

真誠與友誼

11. 「真正的朋友絕不會是雙面人:三心兩意的人,在他一切的行徑上,易變無定。Vir duplex animo inconstans est in omnibus viis suis(雅18)友誼若要忠誠,需要犧牲、言行合一、在正直有操守的事上互惠互助。朋友是堅定和真誠的,伴隨超性的智德、謹慎。」[25]友誼是互相的:是真誠的雙向交流,相互分享自身的經驗,才能截長補短。

朋友間分享著喜樂,如同牧羊人尋獲迷失的羔羊(參路156),和那位尋獲遺失達瑪的婦人(參路159)。除此之外,他們也分享著彼此的夢想、計畫及憂傷。友情,在能隨時見義勇為上更顯突出,一如我們看到那位男子,趨向耶穌,請求祂治癒他那位身為百夫長朋友的僕人(參路76)。更重要的是,至高無上的友誼,傾向於仿效耶穌基督對友誼,偉大崇高的愛:「人若為自己的朋友捨掉性命,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情了。」(若15:13)

12. 有時可能因為矜持或羞澀,使他/她無法向他人表達他們所有的情感。若能克服這層障礙、不懼怕,將會是個讓天主能傾注祂的愛於那些朋友中的契機。「真正的友誼,需要共有真誠的情誼,才能鞏固彼此間的自由和親密。[26]聖多瑪斯亦說,真誠的友誼必須形之於外且需要「某種相互的愛,因為友誼是介於朋友與朋友之間。」[27]

同時,真誠地獻出我們的友情,意味著願意承擔風險,因為總會有時候,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這也是吾主所經歷過的,當那富少年寧願選擇不同的道路(參谷1022),或當祂從橄欖山上下來時,為耶路撒冷的心硬而哀哭(參路1941)。在經歷這些遲早會發生的事情後,我們要再次克服對承擔風險的懼怕,就如耶穌對待我們每個人一樣。換言之,我們需要接受我們自身的脆弱,持續不希冀能有所回報地先踏出第一步,定睛於有可能發生的崇高美好:真摯的友誼。

13.為了打造,能讓碩果纍纍的友誼增長的大環境,我們要培養個人的自發性,並鼓勵每個人在家庭生活和社交上的積極倡議活動。自發性和積極倡議,這兩大特質,在任何環境下,皆無法在慣性、惰性中增長:它們必須被培育薰陶,人也都需要被鼓勵去顯出自己的真樣貌。這樣自然而然,會衍生多元性,「應愛護和培養這種多元化,儘管有時可能會發現這種多樣性令人難以接受,但是需要的。一個熱愛自由的人,會設法去看到別人在這些廣泛的領域裡,所思考到、做到的積極且具有吸引力的一面。[28]珍惜與我們不同、或想法不同的人,代表內在的自由和開放,這也是真誠友誼的特徵。

從另一個角度看,友誼如同愛(是一種表現),並非是單一的。人不會將自己私密的事,同等地分享給所有的朋友。例如,夫妻間的友誼,和聖施禮華極力推崇的親子間的手足間的,或同事間的友誼,都不盡相同。在這所有友誼之中,針對每段特別關係,都共享一塊內的空間。尊重我們以不同方式,向他人展現我們的親密感,這並非缺乏真誠,或友誼上的瑕疵,恰恰相反,是維持一段真正自然關係的條件。

友誼與手足之情

14. 真福歐華路寫道:「為愛天主的人言,成為祂的孩子和祂的朋友是件不可分割的事實。」[29]同樣,手足之情和友情亦是密不可分。始於有相同父母的單純關係,手足情誼,透過兄弟姊妹間的愛和情感,產生了友誼,這意味著共享興趣嗜好、體諒、溝通、周到又敏銳的服務、提供物質上協助等……

同樣的,因著共有主業團的聖召,而產生的手足情誼,也需要在友誼的層面展現出來,當渴望於他人的是他們的喜樂、他們的忠貞和他們的聖德,這份友誼便會趨於成熟。同時,這友誼不是「特殊的」,意指不是獨佔或排他的,反而總是對他人開放,縱使因時間和空間的限制,無法同等地與所有人緊密交流、相處。

「藉著細緻的愛德這也是主業團的特點,我們彼此互助,活出和去愛我們自己與他人的聖德。我們如紙牌般感到強韌有力,無法獨自站立,但卻能因相互支撐,築成一座城堡。」[30]因此,那結合我們的愛,也正是團結整個主業團的愛。

15.友誼,是對我們共有任務的恆常支持和激勵。我們與兄弟或姊妹,一起分擔彼此的喜樂、計畫、憂慮和希望,雖然顯然地,在我們與天主的個人關係上,通常只會保留於靈修指導時訴說。夫妻之間、親子之間,和大致上摯友間的友誼,也是如此。

致力於讓他人的生活更美好,是喜樂的承擔,也是組成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這方面,只要我們按常理和超性觀行事,便不太可能太過偏離正軌。相反地,這是成聖道路上的基要部分。「我不介意老生常談:所有人都需要關愛,我們在主業團中也需要。在確保不做任何肉麻的事之下,你們彼此的情感持續增長。任何影響我一個孩子的事,應該真誠地!也與我們息息相關。」[31]對於那些曾與我們父親共處的人,特別懷念他的關愛、情感。這情感致使他為他的兒女爭取最好的,同時驅使他深愛他們的自由。

16. 手足情感是愛德,讓我們一方面以基督的眼光去看待他人,一再地重新發現他們的價值。另一方面,這讓我們希望他們能更精進、更有聖德。聖施禮華鼓勵我們:「對於愛天主和愛他人方面,總是要懷有寬大的心胸。我經常請求吾主賜予我一顆如祂一般的聖心。所以能這麼做,首先是要更加充滿著祂,然後永不埋怨地愛所有的人。我所以能體諒他人的短處,因為我無法忘卻天主是如何地包容我。這份體諒是真誠的情感,也展現於需要作出手足規勸時,因為那是以全然超性的方式,幫助周遭的人。」[32]手足規勸源自於關愛;它表現出我們希望他人,能時時刻刻更加喜悅。做規勸有時會很困難,但這也是另一個讓我們深為感激的因素。

17. 我們個人的喜樂,並非取決於成功與否,而是我們所獲得和付出的愛。我們的兄弟姊妹給我們的愛,賦予我們所需的安全感,好能「打一場最美麗的愛與和平的戰役:in hoc pulcherrimo caritatis bello! 我們試著將基督的愛帶給所有人,不因語言、國籍或職業階層而有所例外。」[33] 我們都知道,我們的父親是多麼熱愛福音中的這經句:「兄弟彼此協助,宛若堅固的城」Frater qui adiuvatur a fratre quasi civitas firma(箴18:19)。

在蔡浩偉主教最後幾次與我們的聚會中,他經常反覆說,「彼此相愛!」那正回應著我們父親意向的呼聲。「聖若望宗徒在宣講新的誡命mandatum novum,即我們應彼此相愛的誡命時,是多麼堅持。我會跪下來,不是裝模作樣的而是聽從我內心的指示求你們為了愛天主的緣故,彼此相愛,彼此幫忙,為彼此伸出援手,懂得如何寬恕彼此。因此,拒絕驕傲,要有憐憫之心,表現愛德;以祈禱和真誠的友誼幫助彼此。[34]

友誼與信任的使徒工作

18.在主業團初期,聖施禮華便教導我們,天主邀請我們在世上宣講福音的具體特定方式。「你要藉著及時的話語,開拓使徒工作的眼界,將人靈與天主的距離拉近;藉著睿智的建言,幫助人們以基督徒態度,面對問題;藉著你友善的談話,教導他人如何實踐愛德:也就是透過一種,我有時會稱做友誼與信任的使徒工作。」[35]

真正的友誼如同愛德,將友情的人性層面,提升到超性層面本身便極具價值。它不是一種為了獲得社交優勢的手段或工具,縱然是有可能獲此優勢(但也可能帶來劣勢)。我們的父親,在鼓勵我們與眾人培養友誼的同時,也相對警告我們:「我的孩子們,你們要如此為之:絕非利用友誼,作為滲透社交的策略(那會令友誼喪失固有的內在價值),而是將友誼作為必要條件,是人類手足情誼首要和最直接的條件。無論彼此間有多迥異,我們基督徒有責任在其中培養友誼。」[36]

友誼含有「固有的內在價值」,因為那意味著對他人真誠的關心。因此「友誼本身就是使徒工作,友誼本身就是我們付出和接受光照的對話。在友誼中,當為彼此開闢新的視野,計畫就打造出來了。在友誼中,我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們在一起很開心,因為天主要我們快樂。[37]

當友誼是忠誠時,便不會淪為工具化。每位朋友,都只渴求向另一個人傳遞他們生命歷練中的美好。通常我們會不經意地透過我們的表率、我們的喜樂和去服務的渴望,以數千種小方式傳遞美好。然而,「身體力行的見證有其價值,但並不表示我們應緘默。為什麼不談論耶穌?為什麼不告訴大家:是祂賜給我們生活的力量,與祂交談是美事,默想祂的話對我們有益處?[38]而後自然而然地,友誼便衍生信任感,充滿對自由,敏銳地尊重,這是那份友誼,貨真價實的特性所必備的成效。

19. 友誼的關係,自然會有許多共享的時刻:在散步或餐桌上一起閒談、一起運動、享受相同的嗜好、一起出遊等等……簡而言之,友誼需要花時間在彼此交流,和相互信任上。沒有信任便沒有友誼。「我所講的『友誼的使徒工作』,指的是:個人與個人的友誼,是自我犧牲和誠懇真摯:面對面,心對心的。[39]當友誼是真摯的,當我們對另一個人的關心是誠懇的,並充滿了我們的祈禱,便沒有任何時刻,不是在做使徒工作:事事皆是友誼,事事也皆是使徒工作,兩者是無法區分的。

「因此極為重要的是,友誼並非僅只是人性,而是天主性的。我要再次告訴你,就如自主業團之初,我就是這麼做的當你們朋友的朋友,真誠的朋友,這樣你便能進行豐碩的使徒工作和對話。」[40]這問題並非是為做使徒工作,而交朋友,我們要確保天主的愛充滿我們的友誼中間,好能讓那友誼成為貨真價實的使徒工作。

20. 一段友誼的誕生,猶如意想不到的禮物般到來,也為此,需要耐心。有時某些負面的經驗或偏見,意味著需要花多些時間,讓這段我們與身邊某個人的關係,轉化為友誼。恐懼、在乎人言、他人的眼光或某些先入為主的觀念,會使其困難重重。要勇於嘗試、設身處地,並要有耐心。我們要肖似耶穌基督,祂「準備好與所有人交談,甚至那些像比拉多,不願知道真理的人。」[41]

有許多傳福音的好方法。在主業團,首要的使徒工作總是友誼。這是我們的父親所教導我們的:「我親愛的孩子們,主業團的工作,最美好的成果,確實是她的成員們各自透過他們作為表率的使徒工作,在與他們職場上:在大學或工廠、在辦公室、在礦坑或田地的同伴們之間,那份忠誠的友誼。」[42]在不忽略我們手邊的工作情況下,我們要學習,如何時時刻刻去照顧我們的朋友們。

21.除此之外,我們對他們的友情,會因我們在中心,和使徒性倡議活動合作的使徒工作中,相輔相成。「你的那份友誼,那份關係,在之後被擴展開來,首先藉著關愛和體諒,接著那個人開始恆常地去主業團的中心,而後很快即被感染,將中心視為猶如自己的家。這所有一切,顯然是以後,在我們的那中心裡,與他所遇、相識的人,結交新的朋友。」[43]

22. 在友誼的使徒工作中,也是我們對與我們有不同信仰的人的使徒工作ad fidem。「我的孩子們,要有信德、固若金湯的信德、活生生的信德、藉著愛而運作的信德,在愛德中持守真理』veritatem facientes in caritate(弗415)當與我們分離的兄弟們,和非基督徒相處時,保持著這份精神。去愛所有的人,對所有人懷有愛德,向所有人伸出友誼之手。沒有任何人,因為他/她的宗教信仰,而在接近任何一項我們的合作性使徒工作時,遭受惡劣的待遇若是那個人不願意,我們也不會談及我們的信仰。」[44]

* * *

23.在這幾頁書信中,我一直想提醒你們,我們都是如此需要友誼,那是天主帶給我們安慰和喜樂的恩賜。「天主創造人類,讓我們不由自主地,向他人分享我們心中的感受:若是我們得到值得高興的理由,我們感到一股內在力量,讓我們歡唱和微笑,這讓我們在某方面,也與他人分享我們的喜樂。若是悲傷充斥著我們的靈魂,我們希望周遭能有寂靜的氛圍,因為那顯出,他人了解並尊重我們。我的孩子們,身為人類,我們都需要彼此的支持,能走好這條人生的道路、讓希望成真、克服困難、享受勞苦的果實。因此,友誼無論在人性,或超性上,都是極為重要的。」[45]

1930年代,首批接觸主業團的年輕人,都能深感到我們創辦人真誠的友誼。那是首先吸引他們的,並在極其艱難的時刻,讓他們能保持團結合一。友誼擴大我們的喜樂,並在憂愁中帶來安慰。基督徒的友誼,希望能為與他/她親近的人,帶來最極致偉大的喜樂與耶穌基督的關係。讓我們祈求,如聖施禮華所做的:「求祢使我的心,肖似祢的聖心![46]這條則是我們的道路。我們只有去與基督感同身受「你們該懷有基督耶穌的心情」(斐25才能藉著我們的友誼,為我們的家庭、工作,和所在各處,帶來全然的喜樂。

你們的父親,全心全意地祝福你們,

范康仁


Copyright © Prelatura Sanctæ Crucis et Operis Dei

(Pro manuscripto)


[1] 監督牧函,2017年2月14日,9

[2] 聖施禮華,書信,1965年10月24日,10

[3] 本篤十六世,通諭《天主是愛》2005年12月25日,17

[4] 教宗方濟各,宗座勸諭《生活的基督》2019年3月25日,154

[5] 聖施禮華,書信,1943年5月31日,8

[6] 聖施禮華,書信,1940年3月11日,70

[7] 參聖多瑪斯・阿奎那《神學大全》II-II, q. 23, a.1, c

[8] 聖若望保祿二世,演說,1981年2月18日

[9] 本篤十六世,演說,2010年9月15日

[10] 教宗方濟各,宗座勸諭《生活的基督》2019年3月25日,152

[11] 聖施禮華《天主之友》225

[12] 聖國瑞・納祥,講道詞,43

[13] 同上

[14] 聖施禮華《鍊爐》565

[15] 聖奧思定《懺悔錄》4,7

[16] 聖若望保祿二世,宗座書函《新千年的開始》2001年1月6日,43

[17] 聖施禮華,書信,1951年1月9日,30

[18] 聖施禮華,書信,1965年10月24日,10

[19] 聖施禮華《犁痕》746;參《道路》,463

[20] 聖奧思定《基本教理講授》15,23

[21] 聖施禮華,書信,1956年8月8日,38

[22] 聖施禮華,書信,1965年10月24日,2

[23] 聖施禮華,書信,1954年5月31日,23

[24] 聖施禮華《鍊爐》943

[25] 聖施禮華,書信,1940年3月11日,71

[26] 監督牧函,2018年1月9日,14

[27] 聖多瑪斯・阿奎那《神學大全》II-II, q.23, a.1, c

[28] 監督牧函,2018年1月9日,13

[29] 真福歐華路《天主之友》序言

[30] 聖施禮華,書信,1957年9月29日,76

[31] 聖施禮華,真福歐華路引用於家書(1),115

[32] 聖施禮華,家庭聚會筆記,1972年10月

[33] 聖施禮華,默想筆記,1964年2月29日

[34] 聖施禮華《鍊爐》454

[35] 聖施禮華,書信,1930年3月24日,11

[36] 聖施禮華,書信,1940年3月11日,54

[37] 監督牧函,2018年1月9日,14

[38] 教宗方濟各,宗座勸諭《生活的基督》176

[39] 聖施禮華《犁痕》191

[40] 聖施禮華,書信,1965年10月24日,16

[41] 同上,12

[42] 聖施禮華,書信,1940年3月11日,55

[43] 聖施禮華,書信,1942年10月24日,18

[44] 聖施禮華,書信,1965年10月24日,62

[45] 同上,16

[46] 參聖施禮華《犁痕》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