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信任(二)》:「與子女談性」

父母應該怎樣跟子女談性?這系列《致力信任》的第二部分談及教導子女怎樣運用自由。

(按"CC"來開啟字幕)

「致力信任」是一系列的錄像,意圖幫助父母教育孩子,借鑒於聖施禮華的教導,他極其熱愛自由和父母的教育天職。

《致力信任》:「與子女談性」

向孩子談談人的性行為。在當今的文化裡,我們的子女從小便能夠以智能手機和互聯網接觸到各種資訊。他們也越來越多地與其他價值觀和教養可能與自己不同的孩子互動,後者為他們提供一系列與人的性行為相關的價值觀,異於自己父母想要提供給孩子的內容。看到這種情況,父母需要幫助孩子學習如何做出正確的選擇。然而,要做正確的選擇,就要幫助他們清楚了解內容,並能分辨什麼是對自己的身心有益,或有害。

學習如何與孩子就人的性行為進行最佳溝通絕不會有「一體適用/萬全之策」的答案。相反的,它涉及與孩子建立相當程度的信任和自然感,適應他們的年齡,以及他們能夠理解的能力,並充分利用你與孩子之間的獨特關係。

以下的一些問題,可以幫助你與朋友、學校或教區一起觀看這短片時,得到更實用的收穫。

幫助溝通的話題

—何時與孩子談論人的性行為算是太早了?何時是開始談論的最佳年齡呢?

—父母如何使他們的孩子能輕鬆地就這些問題與他們交談?是否有可用的資源能幫助父母起頭談這些話題?

—是否母親應該只是和女兒談,父親和兒子談,還是父母雙方都應該嘗試讓男女孩子都參與?父母怎麼知道適合他們年齡的內容是些什麼?

—隨著目前各種性行為已經公開的談論;受到法律的保護;並且有時提供幼兒觀看,那麼,如何最好地教育兒童,與基督宗教道德教義相關的人的性行為?父母能做些什麼來幫助幼兒和青少年,好讓他們在這容忍無數的與基督徒生活相反的性行為的環境中生存和成長?

建議採取的行動步驟

—確定你和配偶對於幫助孩子在決定何時、如何去實行要有共同的看法。考慮甚至採用有特定目標的策略。規則的互相討論這些主題。

—選擇一些適合他們年齡的電影、電視節目和/或紀錄片,你可以與孩子一起觀看,這自然會導致討論一些相關問題。

—每天為孩子和他們的純潔祈禱。教他們每天晚上睡前念三遍聖母經,請求聖母保守他們能為天主保持身心靈的純潔。經常提醒他們:他們是天主的摯愛,當他們處於恩寵狀態時,聖神就住在他們內。

—嘗試多多地談論人性之愛的美麗,並在討論人的性行為時用其作為背景。對於一個基督徒來說,人的性關係始終是對婚姻承諾的表現,對新生命的開放。

—當他們在嘗試活出風格、優雅和樸實時,鼓勵並幫助他們。藉著與他們一起買東西,支持他們的努力,試著在他們的穿著上培養優雅的個人風格。

引用聖經和天主教教理之言

他回答說:「你們沒有念過:那創造者自起初就造了他們一男一女;且說:『為此,人要離開父親和母親,依附自己的妻子,兩人成為一體』的話嗎?這樣,他們不是兩個,而是一體了。為此,凡天主所結合的,人不可拆散。」(創 1:27-28

你們務要遠離邪淫。人無論犯的是什麼罪,都是在身體以外;但是,那犯邪淫的,卻是冒犯自己的身體。難道你們不知道,你們的身體是聖神的宮殿,這聖神是你們由天主而得的,住在你們內,而你們已不是屬於自己的了嗎?你們原是用高價買來的,所以務要用你們的身體光榮天主。(格前 6:18-20)

引用教宗方濟各之言

端莊是自然的防禦,保護人的心靈和避免人淪為遭人玩弄的對象。要是不懂得端莊,人可能會沉溺於情感和性,以至只聚焦於性行為、扭曲愛的不良行為。(愛的喜樂 282)

性教育往往集中於講解藉著「安全性行為」,好好「保護」自己。這樣的用語對性的自然生育目標,賦予一種負面的態度,彷彿因此而誕生的孩子是我們要對抗的敵人。這種思維提倡以孤芳自賞和敵意的心態取代接納。(愛的喜樂 283)

性教育亦應教導青年尊重和欣賞人與人的差異,幫助他們克服自己的不足,開放自己而接受他人。除了幫助他們克服可理解的個人困難,亦應幫助他們接受天主創造的身體:「若我們認為對自己的身體有絕對權力,則在不知不覺中,我們會認為自己對萬物亦享有相同的絕對權力。(……)也須要珍惜自己身為女性或男性的身體,為能在我們接觸異性時,認出自己不同的身分。(愛的喜樂 285)

引用聖施禮華之言

這種友誼,知道如何降低身段到孩子的水平上,使他們更容易談論自己的小問題;這也讓父母有機會,根據孩子的心智和理解能力,逐漸教導他們關於生命的起源,並溫柔地預期孩子天生的好奇心。我認為這很重要。孩子沒有理由會把性這件事與罪惡的事聯繫在一起,還是,在與鄙俗的朋友交談中,得知本身是高貴而神聖的事。這也是加強父母與子女之間友誼的重要一步,可以防止他們早期道德生活的分歧。

父母們還應該努力保持心地的年輕,以便發現年輕人的崇高抱負,甚至是奢侈的幻想時,更容易產生同情的反應。時代改變快速,我們可能不喜歡許多新事物。客觀地說,也許某些產品並不比以前的更好,但是它們也還不錯。只不過是另一種生活的方式,僅此而已。不止一次的,可能會發生衝突,因為我們超重視小小的差異,其實通過一些常理和幽默感就可克服了。(《與施禮華蒙席會談》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