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能多做什麼?」

面對當前的全球健康危機,我們可能會就如何以最好的方法,去回應或反應而感到無所適從或茫然。一個人真正能帶來什麼改變,從而去改善如此複雜的情況?來自新加坡的Joanna乃一個例子顯示了,了解個人的情況、一個好朋友的網絡以及一些主動性,可以是很大的幫助。

Opus Dei - 「我還能多做什麼?」

新加坡有大約35萬外籍勞工。他們主要來自印度及孟加拉。他們大多數住在分散於這個城市的宿舍。然後,他們的住處是公共的。一旦新冠病毒開始在他們中傳播,就很難遏止。健康的外勞會在各自的宿舍檢疫。政府在現場建立了流動醫療單位,讓醫生可以為每個外勞作檢測。檢測呈陽性反應的外勞會被送入醫院及公共醫療設施。該宿舍,像全國其他地方一樣,大部分4月的時候(直至五月尾)都被封鎖。

當Joanna及其一班朋友在聖體直播前祈禱及自省時,以下發生一切她從未想過。Joanna的祈禱很簡單:「主啊!你還想我做什麼?我可以作你的手、眼、腳.....」雖然那一刻,她對事情毫無頭緒,但是,Joanna在翌日與她的丈夫(一名公立醫院醫生)交談後,便得到答案。

一件事情導致下一件事情的發生

原來,Joanna丈夫工作的醫院被委托,去為四個正在檢疫的外勞宿舍提供流動醫療服務。即超過兩萬七千人將會就新冠病毒被分流及篩選。Joanna問及除了醫療照顧、基本物資及上網設施,這些外勞還有什麼可能雖要的東西。答案很簡單:零食,或一些能讓他們度過漫長日子的東西。(他們每天已經有三餐供應。)

零食?一位母親可以輕而易舉地供給她的六個孩子。但是,要將零食供應給這麼多的外勞,而且不只是快速的飲食,是更實質的食品……也許,透過朋友的捐款,我們或者可以,為其中一個宿舍的外勞(約6000名)供應零食……。

喚醒朋友及鄰居為此事捐款比想像中容易。很多人都樂意以不同方式提供幫助。正當Joanna在想如何收集捐款時,她的朋友兼大型項目(如訪問柬埔寨)的籌辦者Lynette,無意中以帶著溫暖的問候出現,並補充說:「如果你有什麼需要,請隨時告訴我。」Joanna很確定天主的手掌管著一切。Lynette一加入,便聯繫了許多其他人進行私人籌款,甚至為項目提供無償專業會計服務。他們在一個星期內籌得$40,000。突然間,項目啟動了,並能夠為四個外勞宿舍內的每一位外勞供應零食。

該計劃旨在為每位外勞提供三件食物:一包90克的餅乾、一份murukku(印度零食)及一些棗果。大部分的外勞都是回教徒,而棗果是慶祝齋戒月結束的傳統食物。釆購这些食品的過程中,其他「天使」相繼出現:朋友的朋友讓Joanna與餅乾批發供應商聯繫起來,當中包括Julie Biscuits的老板。最後,Haniffa Pte Ltd以低於一半的murukku及棗果批發價錢完成交易,從而幫助了該項目。

義工在包裝餅乾

後勤挑戰

一如既往,這樣的努力,經常都會遇到挑戰。當然,沒有人可以隨便進入這些正在被嚴格檢疫的外勞宿舍。然而,沒有明確的送貨許可,他們無法最終確定食物訂單。經過不斷祈禱,以及一輪電郵及電話聯繫後,終於在一天的晚上10時得到許可。他們現在可以進入外勞宿舍,但只能在五小時內完成運送所有的零食。一大批零食必需預先獨立包裝,同時分發予個別外勞。非常感恩警察指揮官的協調,警務人員及宿舍義工將會提供協助,最終把零食分配給每一位外勞。

挑戰並未完結。Joanna看着供應商的原裝包裝,便發現他們需要把零食重新再包裝。計算了裝載貨物、行程及卸載貨物所需的時間後,Joanna 意識到他們需要額外租賃貨車,以達至三小時內可以將零食全部送出。原因是,並非所有的供應商都有足夠貨車,並且能夠在三個小時內,同時將零食運送到全部四間外勞宿舍。與此同時,黃廷芳綜合醫院(社區外展及科技資訊部)的義工加入幫忙分擔大量的工作。他們在醫院的卸貨區內,把餅乾重新包裝成27,000份獨立包裝。經過三天重新包裝餅乾後,他們已準備好最後交貨到外勞宿舍。

當天終於到來。四輛長十四尺的貨車駛入醫院。所有可動用的人力資源都迅速地將零食裝上車。Joanna及她的丈夫亦帶同19歲的兒子Gabriel前來,以增加勞動力。他們的貨車及直接來自Haniffa的貨物,猶如軍事行動般精確的準時到達。食物一一被整齊地堆放起來,以備在該週未發運送出去。在最後一個晚上,Joanna及她的丈夫在8時至10時之間為最後一間外勞宿舍完成最終的送貨服務。最後,2.5頓餅乾、4.3頓murukku及1頓腌製棗果,被分派給超過27,000位外勞。他們的任務在限期內大功告成!

以英語、Bengali語、淡米爾語發表的勵志海報

「我們會一起走過!來自新加坡人的愛」

將零食分派給每一位外勞的時刻,確實是特殊珍貴的。新加坡人力部的協調人Wei Shi女士友善地將照片發送給我們,當中載有不少開心啲臉容。每間外勞宿舍都收到四張,由一位朋友設計的海報。每張海報都以英語及Bengali語印著:「我們會一起走過!來自新加坡人的愛。」

捐助者的慷慨為他們留下了數千元的盈餘。外勞宿舍的經營者問他們會否願意,將該筆款項用作購買坐地風扇及熱水壺。因該等物品對外勞很有用。冒險之旅因此而繼續。

當別人問Joanna,倘若她事先知道這個項目將會涉及的所有煩惱的事,她會否仍然參與其中,她毫不猶疑的說:「當然會!我所受的『苦楚』,相比起这些外勞在這不確定的時刻所承受的恐懼與焦慮真的很小。」但Joanna更加相信是天主自己想要這事情發生,因為衪把(機會之門)門一扇又一扇地打開。這是對外勞的一種姿態,讓他們知道他們並不孤單。外勞漂洋海外工作的國家……那裏的人民對他們的恐懼和擔憂並非無動於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