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本朝聖之旅 -- 長崎歸來省

我追隨教宗的日本朝聖計劃

Opus Dei - 我的日本朝聖之旅 -- 長崎歸來省

2019年11月,教宗方濟各牧靈訪問泰國和日本。早在中秋節假期,主業團在上海的那次退省,Richard告訴我追隨教宗的日本朝聖計劃,我當即表示想去。教宗方濟各年輕的時候,曾有想法到日本做傳教士,後來終因身體原因而未實現。這次教宗訪日,可以說是他的圓夢之行,與教宗相會於他的圓夢之行真是一件美善之事呵。

白駒過隙,如今歸來已倏然近半年。三天時間,一生寵益。寫點什麼,刻畫心神呢。

準備的過程

朝聖之前,我並無太多要去日本的想法,手頭雖有《菊與刀》、《武士道》這樣的書,對這樣一個島國實在是知之甚少。事實就是我到了日本。準備的過程,沒有什麼障礙,預訂往返機票,辦理簽證,等等,很多事務都由Richard操勞了,好像讓我不要分心,做一個好的朝聖預備,預備接受聖澤。

飛機落地,我們從福岡輾轉到長崎。新幹線到達終點站長崎,出來就感受到歡迎教宗即將到訪的熱烈氣氛。日本真是整潔,這種整潔彷彿一種宗教般的鉛華洗淨,真是非常有助於烘托朝聖者的心境。陰鬱的長崎,瀰漫在我身邊。這個經歷了核爆創傷的城市,確也給我十分和平與沈默的感受。

夜幕降臨,我們才找到住處放妥行李,我有點累又有點餓。 Richard說,我們要先去主教座堂,再去精道學校跟主業團的大家會合。我們就走去主教座堂,經過岔來岔去的路,我們終於找到主教座堂,進去做了晚禱,發現沒有跪凳,直接跪在地上就入鄉隨俗了。

第一天

去精道學校,又是一番輾轉跋涉,終於到了,那種混合著陌生與熟悉的味道,我還沒有來得及細品,只記得我們的事務。學校有主業團的小堂,主業團的小堂就是一個家,上海嘉定的小堂也是這樣,這裡小小的,我們在裡面朝拜聖體,之後可以辦告解。操場上大家一起用晚餐,飯點已過可能餓過頭了,人群間邊吃邊搭話。期間接受日本NHK的採訪,說了什麼呢,我說我第一次來日本,一來看教宗聖父,二來看日本的天主教會,如果有第三,那麼應該就是感受日本社會的精神風貌。吃完飯,去學校禮堂看演出,有那麼一點感受到亞洲天主教青年的活力朝氣,我這個看客!回到旅舍很晚了,累極而眠,這是在日本的第一天。

第二天,基督普世君王節,早餐時間,Richard邀請我成為主業團協助人。我心裡好一陣喜悅,真感到受寵的驚喜。我要開始協助天主的事業了!我惶恐自己的懶散懈怠呵,我向天主祈禱莫棄我罪民。

我們先去國寶教堂,似乎叫大浦天主堂,還有附屬的博物館。天下起大雨,濕漉漉的,妨礙戶外行走。國寶教堂是古老文物,也無跪凳,我們祈禱出來又遇見日本NHK的攝製組,看來他們也在為教宗的到訪輾轉忙碌製作節目。

我們的教宗方濟各

離開國寶教堂後,我們直接去長崎棒球體育場,早早進場準備參加彌撒。彌撒下午一點開始。體育場氣氛熱烈而平和,天氣已雨轉晴,暖熱的光芒照著我們,如沐天主的愛情。音樂、歌聲、歡呼,此起彼伏,一陣連著一陣,給人生生不息的力量。參加共祭的司鐸們進場了,隊伍浩浩蕩盪,令人感到強烈的歡欣鼓舞。最後坐輪椅出場的長者司鐸,看著真的感人。最令全場歡騰的時刻,我們的教宗方濟各,站在遊行車上進場了,他向大家揮手致意,我感到“聖體親臨”不由自主升起崇敬,喜極而泣,現場已是歡騰海洋,日本天主教會唱經班敬愛教宗的歌聲神妙非常,教宗在遊行過程中祝福了好幾位孩童和長者,全場激昂無比。遊行結束,教宗下車去後台準備舉行彌撒聖祭。他的步履,他的身姿,他的神情,他的背影,令人動容,令人進入祈禱。

送聖體的時候,場上出現一片紅傘,很壯觀。彌撒結束,我們意猶未盡。後來又去了一處醫生故居,並再一次回到主教座堂,念玫瑰經祈禱後,去精道學校參與聖體降福。跋涉了一段長長的山路,交織著疲倦和滿足。這個主日於我意義重大,右盜的福音道理,這裡寫不完,祈禱願耶穌的王國來臨時,我們也被祂所記念,祂是天主,永生永王。很晚回到旅舍入睡,這是第二天。

日本二十六殉道聖人紀念館

第三天,早上我們去一座天主堂參與彌撒,Father Joseph主祭,彌撒結束後我們在那里合影告別。又去了日本二十六殉道聖人紀念館,了解了日本二百五十年禁教史,那方小小的三尺牢深深震撼我,還有那些觀音面孔的聖母像,令人駐足凝視。我們還到了NHK大廈,取了他們發行的期刊,又到長崎博物館看聖母像文物展。

短短一個週末,很快就要告別了,告別時間,告別空間,但是,心靈得了飽飫,生命繼續成長。

現在全世界正面臨、經歷著疫情,我們都在家裡禁閉了很長時間,教堂關門,沒有現場的彌撒,沒有面對面的培育,沒有面對面的交談。

某時我驀然憶起日本的二十六殉道聖人,二百五十年禁教史,三尺牢,觀音面聖母,在這個封閉的四旬期,給我了很大的度過困境的力量,通向極其的廣大、開闊和光明。這真是天主的神妙安排,我相信日本朝聖的收成會一直陪伴我在去往天國的朝聖之路上。

我充滿感恩和感謝寫下這些。主業團的培育工作,Father Joseph和Richard、Pablo的支持陪伴,所有的收成都有賴於他們的心力。感謝天主。為長崎、為日本、為人類心靈永久的平安,祈禱!阿們。

徐家彙的依納爵——寫在2020復活期救主慈悲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