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母的誕生:教會訓導和聖人

從教會訓導的文件,和聖人的著作裡看聖母瑪利亞的誕生。

認識聖母
Opus Dei - 聖母的誕生:教會訓導和聖人

教會訓導之聲

舊約和新約的典籍,以及古老的傳統,都以一種愈來愈明朗的方式,指出 了救主的母親在救贖計劃中擔任的角色,使我們宛如能夠親眼看到。舊約描述救贖的 歷史,而基督的來臨,就在這歷史過程中,逐漸準備好了。

這些早期的文獻,在教會 中經常為人誦念,並在較後期的更圓滿的啟示光照下為人所理解,它們把一個婦人為 救主母親的典型漸漸清楚地托出。在這種啟示光照下,她的倩影,在上主於我們元祖 違命後對戰勝毒蛇所作的預許裡,已有預兆可尋(參創3:15)。同樣的,她即是那 要懷孕生子的童女,她兒子的名號將是厄瑪奴耳(參依8:14;米5:2-3;瑪:1:22-23)。她在誠懇企待並承受主的救贖的卑微貧苦人中居首位。最後,在漫 長的企待預許之後,和這位特出的西雍女兒一起,時代已經抵達飽和,新的秩序乃得 建立,天主聖子由她而取得人性,好藉祂取人性的奧蹟,把人由罪惡裡解放出來。

(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文獻,《教會》教義憲章,55)

***

讓我再次提出此主題的情況,是即將來到的西元二千年的遠景,在此耶穌基督誕生二千年禧年中,我們的目光同時也轉向其母親。近年來,有許多意見建議在此二千年前,舉行聖母誕生的禧年也是很適當的。

事實上,即使無法確定聖母誕生的確切年份,教會卻一直意識到,瑪利亞在基督以先,出現於救恩史的地平線上。這是事實,當「時期一滿」真正臨近時-厄瑪努爾救世的將臨期-自永恆即被定作耶穌母親的,已在世上存生。她是基督來臨的「先驅」,每年在將臨期的禮儀中反映出來。因此,假如我們把基督降生第二個兩千年盡頭到第三個千年開始的這幾年,與古代歷史中等待救主的時刻相比較,很可瞭解在此時期我們願特別轉向聖母,她是在將臨期等待的「黑夜」裡開始像真正的「曉明之星」(Stella Matutina) 般發光。因為正是此星星與「曙光」一起,導引太陽的升起,瑪利亞自無玷始胎起,導引救主的來臨,人類歷史中「義德太陽」的升起。

她在以色列中間的臨在-這種在其當代人心目中幾乎不為人注意的微妙臨在-在永生之主面前明白地閃耀,天主將有關整個人類歷史的救恩計劃,讓此隱密的「熙雍女子」參與(參索3:14;匝2:10)。

很有理由,在此千年盡頭,我們基督信徒知道至聖聖三上智計劃是啟示和信仰中心的人,覺得需要強調基督之母在歷史中的獨特臨在,尤其是在接近西元二千年的這最後幾年中。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救主之母」通諭,1987年3月25日)


聖人之聲- 至潔之貞女(Virgo Purissima)

聖母無原罪始胎的觀念意味著當她在母親聖安娜的胎中受孕時,是沒有原罪污染的偉大的啟示真理。

自從亞當墮落後,全人類,即他的後代,都是在罪惡中孕育和誕生的。「看哪!」聖詠的作者受到啟迪在「天主啊!請憐憫我」Miserere中寫道:「看哪!自出世便染上了罪惡,我的母親在罪惡中懷孕了我。」那屬於我們個人的罪,從我們存在的第一刻起,就是我們的罪,就是不信任和不順從的罪,因而亞當失去了天堂。我們身為亞當的子孫,成為他罪過後果的繼承人,並自他身上喪失了造物主在創造他時,所賜給他的恩典和聖德的屬靈長袍。我們所有的人都是在這繼承權被沒收而喪失的狀態下,懷孕誕生的;洗禮聖事是把我們從罪惡中釋放出來的唯一途徑。

但是瑪利亞從未有過這種經歷;天主的永恆法令豁免了她。從永恆之始,天主父、子,和聖神,諭旨創造人類的種族,並預見亞當的墮落,諭旨聖子取得肉身並在十字架上受難,以救贖整個人類。在那同樣不可言喻、永恆的瞬間,天主子生於天父,諭旨藉由聖子,人類得以獲得救贖。出於永恆法令,在「永恆」中誕生的祂,為了拯救我們而在「時間」中誕生,而且救贖了整個人類;瑪利亞的救贖是以我們稱之為聖母無原罪始胎的特恩決定的。法令不是說她應該從罪中得到潔淨,而是從她存在的第一刻開始,就應受保護免除原罪;所以「邪惡的一個」(魔鬼) 從未有分於她。 因此,她是亞當和厄娃的孩子,如同他們從未墮落過一樣;她沒有分享他們的罪惡;她承繼了亞當和夏娃在樂園中所擁有的恩典和恩賜(而且不止這些)。這是她的特權,也是所有啟示並有益於我們關於她的真理的基礎。讓我們與所有聖潔的靈魂同聲祈求:至潔之貞女,無原罪受孕的瑪利亞,為我們祈禱!

(可敬者若望亨利紐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