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bemus Papam!": 我們有了新教宗!

本篤十六世拉青格教宗

最新消息

天主教全球的一百十五位樞機主教們已在四月十九日下午,第四次投票中,選出普世教會第二百六十五任教宗。新教宗本名 叫若瑟•拉青格(Joseph Ratzinger),他是德國人,現年七十八歲,一九二七年四月十六日生於德國南部的帕紹教區的馬克特爾鎮(Marktl),原任慕尼克總主教區的總主 教,一九七七年六月二十七日被保祿六世教宗擢升為樞機主教,一九八一年由若望保祿二世教宗委任為聖座教義部部長至今。他取名號為本篤十六世。

新教宗本篤十六世於昨天下午六點三刻左右首次出現在聖伯多祿大殿中央陽臺上,與羅馬城和全世界見面,並降福全球。他只說了簡短的話,表示在偉大的若 望保祿二世教宗之後,蒙各位樞機主教厚望,受推選為教宗,他許下將在上主的葡萄園中謙遜純樸的工作。他並祈求童貞聖母瑪利亞保佑。

新教宗本篤十六世為選舉教宗秘密會議舉行閉幕禮彌撒

於19 日當選的新教宗本篤十六世,昨天上午9點鐘,在梵蒂岡西斯定聖堂主持了選舉教宗秘密會議閉幕禮彌撒,所有的樞機們和他一同獻祭。彌撒中,新教宗並以拉丁文講道。梵蒂岡新聞室主任納瓦羅前一天在發表有關選出新教宗本篤十六世的消息時,告訴在場的記者們說:“選舉教宗的秘密會議結束,教宗本篤十六世決定今晚在聖馬爾大與樞機們共進晚餐,並在那裡過夜休息。”納瓦羅也透露,新教宗的正式上任大典將於4月24日主日舉行。

19日下午宣佈新教宗當選的過程非常感人。下午5點10分,在聖伯多祿廣場上等候的人群和守在電視和收音機旁的人們,突然看見發信號的煙筒頂部散出輕輕的煙,煙色很淡,大家都無法確定是白色或是黑色,漸漸,煙越冒越濃,從遠處看,顏色近於白色。大家心裡雖然歡欣,卻都還不敢盡情表達出來,因為還沒有聽到聖伯多祿大殿敲起的鐘聲。不過,此時已經看到許許多多的人從四面八方奔向聖伯多祿廣場。十多分鐘後,也就是6點05分左右,鐘聲大響,一時,廣場上越擠越多的人群,爆出如雷的掌聲和歡呼,大家確實知道教會有了新領導人了!此時,人們更興奮地朝廣場飛奔,大量的人從電視上或收音機得知消息後,也立刻匆忙趕到聖伯多祿廣場,希望能親耳聽到新教宗是誰,親眼目睹新教宗的風采,並接受新教宗的降福。不一會兒,整個廣場和部分協和大道已經被人群擠得水泄不通。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白色的煙在響個不停鐘聲下繼續往外冒,人們的興奮情緒也越來越高漲。直到18點45分左右,聖伯多祿大殿中央陽臺上的紅窗簾開始抖動,大家立刻把目光集中在窗簾上,隨即,智利籍的執事樞機埃斯特維茲出現,他向全世界宣佈:

“Annuntio vobis, gaudium magnum, habemus Papam!(我要向你們報告一個大喜訊,我們有教宗了!他就是若瑟•拉青格樞機,取名本篤十六世)”

頓時,掌聲和歡呼聲響徹雲霄,十萬雙眼睛盯著中央陽臺。幾分鐘後,也就是6點50分,新教宗本篤十六世在大家眼前出現。他帶著慈祥的笑容向大家做首次致意說:

新教宗本篤十六世

“可愛的弟兄姐妹,在偉大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之後,樞機們選了我,天主葡萄園中一名單純、卑微的工人。我知道即使是有缺陷的工具,天主也同樣能夠用它來工作和行動,這令我心感安慰,我尤其要請你們為我祈禱,在復活的主的喜樂中,信賴祂永遠的助佑。讓我們向前進,天主將助佑我們,祂的至聖母親瑪利亞和我們在一起。謝謝各位!”

隨後,新教宗本篤十六世降福了羅馬居民和世界上所有的人。在義大利憲兵樂隊奏的音樂和群眾的掌聲歡呼聲中,教宗離開了陽臺。

昨天上午,新教宗在西斯定聖堂和樞機們一同舉行了彌撒後,正式遷入教宗寓所。陪伴教宗前往新寓所的有教會的總司庫索馬羅樞機、索達諾樞機、以及山德里總主教。以後,新教宗又前往探望他過去任職部長的教義部,探望教義部的成員,並向他們解釋,他選擇本篤這個名字的靈感來自有“和平的人”之稱的教宗本篤十五世和歐洲的主保聖本篤。

新教宗選出的經過

來自全球有資格選舉新教宗的一百十五位樞機主教,四月十八日下午入圍以後,經過三個半小時的聽道、祈禱和投票選舉後,終於爆出冷門,第一次從西斯汀聖堂屋頂的小煙囪冒出黑煙,將近五萬名守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等候驚喜的各國信友有點失望的紛紛回家了。

事實上,這第一次煙囪冒煙時是傍晚八時四分,當時由於夕陽斜照,很難立刻辨認煙的顏色是白是黑,當第一股煙冒出來的時候,遠看似乎是白色的,後來逐 漸成灰色,甚至黑色。許多人剛看到煙囪冒煙時,便呼喊白煙,整個廣場一時騷動起來,眾呼“我們有了教宗了,我們有了教宗了”。但是看到白煙呈灰色,又逐漸 濃暗起來,有人提醒說,如果已經選出新教宗,聖伯多祿大殿的大鐘必定敲響,這是“上主全體的羊群”憲章規定的,目的就在避免誤會。於是人群開始離散。

四月十九日上午九點,樞機主教們再次關進西斯汀聖堂,先頌念晨禱日課,然後又開始進行第二輪投票。每輪投票,根據“上主全體的羊群”憲章規定,可以 投兩次。換句話說,每天上下午都可以進行緊接著兩次的投票,如果第一次投票達到規定的票數,也就是某位樞機主教獲得七十七票,則西斯汀聖堂煙囪將冒白煙, 告訴全世界新教宗已經選出。要是沒有達到應有的票數,則立刻進行第二次投票。如果第二次投票也沒有結果,則所有選票都立刻燒毀作廢,以黑色的煙冒出煙囪。

十九日上午十點鐘,聖伯多祿廣場已經聚集了許多等待好消息的人群。約在十點半左右,西斯汀聖堂煙囪沒有出現任何動靜,可見這天上午第一次投票也沒有 結果。等到十一點五十分,煙囪開始冒煙,由於天氣陰雨,煙的顏色似白、似黑、又帶著灰色,群眾有的歡呼,有的存疑,有的搖頭。幾分鐘過後,突然聖伯多祿大 殿鐘響,群眾又是一陣騷擾,歡呼聲壓倒一切,因為大殿的鐘聲是在證明煙囪的正面結果。在那個時刻誰也沒想到原來那個鐘聲是正午十二點報時的鐘聲。可是人群 還是不甘心,他們議論紛紛,大家雙眼一直注視著高高遠遠的那支黃銅小煙囪。

過了幾分鐘,煙囪竟然再次冒煙,廣場上的人群開始覺得他們的疑惑是有道理的,因為方才看到的那股煙是黑白不很明顯的。不過他們也覺得奇怪,為什麼再 次冒煙?難道樞機主教們願意再次清楚的傳達選舉的正面結果?否則何必再次放煙?可是這次煙的顏色仍然像幾分鐘前的一樣,還是黑白不很明顯,以灰色居多。大 家都很納悶,到底是什麼意思?全球數十家電視臺的鏡頭都對準著這根看來長約五公尺、一點也不起眼、甚至很老舊的小煙囪。廣場和世界各地的觀眾心中著急得可 以。雖然煙已經消失了,大家還是守在原地,要知道個究竟。

怎知過了幾分鐘,煙囪又開始冒煙,這真是叫人莫名其妙!第三次冒煙了,怎麼搞的?陰雨的天氣實在叫人難以辨認黑白。那股煙斷斷續續地冒出來,時黑, 時白,時灰,真是叫人著急!突然,聖伯多祿大殿鐘聲又起,這可是肯定教宗已經選出來了吧!否則何必三次冒煙呢?廣場又是一陣歡呼。有人在一邊喊說,鐘聲是 敲十二點一刻的。真是一盆冷水澆上頭,誰想到聖伯多祿大殿的大鐘每一刻敲一次呢?真是….!

電視直播的報導也宣佈說是黑煙,欲知結果,還得等下午七點鐘左右分解!

看來,今天的人是比較性急,難怪這是資料科技時代,一切講求速度和效率,一分中也不能失落或錯過。雖然如此,西斯汀聖堂屋頂上那根已有五百多年歷史 的小煙囪,還是相當吸引人的。昔日遺留下來的這個中古世紀的傳播媒體,竟在這視聽早已進入資料功能的時代如此獨佔鰲頭。它慢條斯理、一婁一婁溜出來的煙, 不論是黑是白,總是那麼富有詩意,那麼繚繞神魂!

  • 梵蒂岡電臺訊,2005年4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