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納匝肋:教會訓導,聖人

從教會訓導和聖人的著作中可以看出聖家重返納匝肋。

Opus Dei - 返回納匝肋:教會訓導,聖人

教會訓導之聲

當黑落德死後,聖家回到了納匝肋,就開始漫長的隱居生活。她「信了由上主傳於她的話必要完成的,」(路1:45)日復一日地依這些話而生活。每天有「她起名叫耶穌」的兒子在她身旁;與祂在一起,她一定用此名字,因為事實上這個名字在以色列很普遍。不過,瑪利亞知道叫此名字的耶穌被天使稱為「至高者的兒子。」(參路1:32)

瑪利亞知道,她懷祂、生祂「沒有丈夫」,而是因聖神的德能,至高者的能力庇蔭了她,(參路1:35)就像在梅瑟和聖祖的時代,雲彩揭示天主的臨在。(參出24:16;40:34-35;列上8:10-12)因此,聖母知道她以童貞之身所生聖子,正是天使向她所說的「聖者」天主之子。在耶穌於納匝肋家隱居生活的歲月中,瑪利亞的生活也是經由信德「與基督一同藏在天主內。」(參哥3:3)因為信德是與天主的奧蹟接觸。聖母每天不斷地與降生成人的天主的無上奧蹟接觸,此奧蹟超過舊約中所啟示的一切。自天使報喜起,童貞聖母的心思中開始了天主自我啟示的徹底「新穎」,並且意識到奧蹟。她是耶穌有一天所說的「小孩子」之一,祂說:「父啊……你將這些事瞞住了智慧和明達的人,而啟示給小孩子。」(瑪11:25)因為「除了父以外,沒有人認識子。」(瑪11:27)

假如是這樣,瑪利亞如何「認識子呢」?當然她不會像天父那樣認識子;不過她是天父「所選擇作啟示的」第一人(參瑪11:26- 27;格前2:11)。如果是如此,從天使報喜起,子──只有父完全認識的,自永恆的「今日」生了祂的(參詠2:7)──啟示給了瑪利亞,祂的母親,她只是在信德內並經由信德,接觸到有關她兒子的真理〈為此她是有福的,因為「她曾信了」,並繼續日復一日,在耶穌童年時代的一切考驗和逆境中相信,然後在納匝肋隱居生活的年代中,在耶穌「屬他們管轄」(路2:15)時相信。祂不僅服從聖母,也服從若瑟,因為若瑟在民眾的眼裏是祂的父親;為此緣故,瑪利亞之子,被民眾視為「木匠的兒子。」(瑪13:55)

為此,這一位子的母親,留意到在天使報喜及以後幾件事中,告訴她的事,在她內銘刻著信仰的徹底的「新穎」:新約的開始。這是福音,喜樂的好消息的開始。不過,在此伊始,不難看出心情的特別沉重,用聖十字若望的話來說,連帶有某種「信仰的黑夜」,一層「面紗」,因此,我人應接近無形的天主,並親密地生活在奧蹟中。

這就是多年來瑪利亞,與其子的奧蹟親密地生活在一起,在「信仰的旅程」中邁進的方法,而耶穌則「在智慧……和在天主及人前的寵愛上,漸漸地增長。」(路2:52)天主對祂的寵愛,在人眼裏愈來愈明顯。第一個得以發現基督的人是瑪利亞,她在納匝肋與若瑟居住在同一座房子內。

摘自聖若望保祿二世《救主之母》通諭,1987年3月25日,17

納匝肋是一所學校,在這裡,我們可以發現基督的生活是怎麼一回事,甚至可以理解祂的福音。在這裡,我們也能觀察和思考天主子希望被人認知的單純的吸引力,深刻而又充滿了隱藏的含義。逐漸地,我們甚至可能學會去模仿祂。

在這裡,我們可以學習認識基督的真實身份。在這裡,我們可以感受到並考慮到祂在世時,圍繞著祂的條件和情況,及如何影響了祂的生活:地方、路程、文化、語言、宗教習俗,簡而言之,就是耶穌用來讓自己被世界認識的一切。在這裡,一切都在對我們說話,一切都有意義。在這裡,我們可以理解所有願意跟隨基督、並按照基督福音的教導而生活的人,屬靈紀律的重要性。

我多麼想回到我的童年,並進入納匝肋這所簡單卻又深奧的學校!與瑪利亞親密的接觸,再次學習人生真正意義的教訓,再次學習天主的真理,是多麼奇妙啊!但是我們只是來這裡朝聖。時間緊迫,我必須放下我想留下並繼續在福音裡受教育的願望,教育是永遠沒有結束的一天。但是在我離開之前,不能不簡潔、順便地回憶一下,我要從納匝肋帶回去的一些想法。

首先,我們學習它的寧靜。如果我們真能再次欣賞寧靜的偉大價值。我們需要這種奇妙的心態,因為我們被刺耳的強烈抗議聲音和相互矛盾的主張所困擾,這些正是這動盪時代的特徵。納匝肋的寧靜將能教導我們如何在和平與寧靜中進行默想、反思屬靈的深邃,並向天主內涵的智慧之聲和祂真正的導師的忠告敞開心靈。納匝肋可以教導我們學習和準備、默想、個人靈修生活的井然有條,以及只有天主知道的默禱的價值。

其次,我們學習到家庭生活。祈望納匝肋成為所有家庭應有的榜樣。祈望它顯示我們家庭的聖德和持久的特性,並體現出其在社會中的基本功能:一個充滿愛心和共享的團體,一個給家庭帶來問題和回報的美麗之處,總而言之,是撫養孩子的完美的場所,而且是不可取代的。

最後,在納匝肋,一個手工藝匠兒子的家中,我們了解了工作及其所需的紀律。我特別想認知它的價值──要求雖高,但能救贖──並給予應有的尊重。我想提醒大家,工作有其尊嚴。另一方面,工作本身並不是目的。然而,誠如他們所說,它的價值和自由的特徵不僅源於它在經濟體系中的地位,而且源於它為人服務的目的。

摘自教宗聖保祿六世,納匝肋演講,1964年1月5日。

聖人之聲

聖瑪竇與聖路加都告訴我們,若瑟出身高貴,是以色列王達味和撒羅滿的後裔。但他祖輩的情況,所知不多。福音載有兩個家譜,不知哪一個屬於耶穌在猶太法律上的父親若瑟,哪一個屬於耶穌的生身之母瑪利亞。我們也不確知若瑟究竟是白冷郡人,還是納匝肋人。他去過白冷郡登記戶口,又在納匝肋定居工作。

在另一方面,我們倒是確知:他並不富有,不過是個工人,像世界上千百萬人一樣。他的行業,與降生的天主操作了三十年之久的相同,既辛苦又卑賤,是個工匠……。

若瑟的信德,堅不可摧,絲毫不可動搖。他從命如流,字字照辦。要進一步瞭解這教訓,我們應當牢記:若瑟的信德是積極主動的。他的柔順馴服,絕不是聽任事態演變擺佈的消極被動。

若瑟毫無保留地信賴天主眷佑,然而也時時反省事態的發展變化,從而力求對天主的工程,取得一定程度的理解。天主的工程就是智慧。所以他逐漸悟出一個真理:超性的計劃,往往相左於人的計劃……。

聖若瑟的信德就是這樣的:不折不扣,堅信不疑,無所不包。這信德,具體表現於:忠於天主聖意及明智的服從執行。愛德與信德相輔相成,並駕齊驅。天主已在實現當初對亞巴郎、雅各伯和梅瑟所許的承諾。若瑟的信德,滋養了他對天主的愛,滋養了他對淨配瑪利亞及其聖子的愛。這信德、望德和愛德,推動了天主藉一名加里肋亞木匠(以及其他人),在世界上發起偉大的壯舉,即人類的救贖。

摘自聖施禮華《基督剛經過》中「在聖若瑟的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