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課題:至聖聖三

基督徒以聖父、聖子、聖神的名字受洗。這是我們信德和整個基督徒生活最核心的奧秘。

天主教教理總綱
Opus Dei - 第五課題:至聖聖三

1. 有關天主的啟示,一而三。

「天主聖三的奧蹟,是基督徒信仰和生活的核心奧蹟。基督徒是因父、聖子、聖神之名而受洗的。」(《天主教教理簡編》,44)耶穌整個的生活,就是三位一體天主的啟示。在聖母領報、耶穌的誕生、祂十二歲在聖殿被尋回、祂的死亡和復活,耶穌都在以色列對父子關係的認知上,以新的方式啟示自己為天主子。此外,在祂公開生活之始,即受洗之時,父自己向世界作證,宣佈基督是祂所愛的兒子(參瑪3:13-17及相關章節),聖神則以鴿子的形狀降臨在祂上。聖三這首次明顯的揭示,與顯聖容一事並行,而顯聖容則進一步揭示了逾越奧蹟(參瑪17:1-5及相關章節)。最後,耶穌離開門徒時,祂派遣他們以三個神聖位格的名字為人付洗,好使整個世界能分享父、子、神的永恆生命。(參瑪28:19)

舊約中,天主啟示了祂的唯一性及對選民的愛:雅威就如一個父親。但在多次藉先知們發言後,祂藉祂的子說話(參希1:1-2),啟示雅威並不只是像一個父親,卻就是那位父親。(參《簡編》,46)。在耶穌的祈禱中,祂稱呼父為「Abba阿爸」,這是阿刺美文中,以色列小孩對自己父親的稱呼,(參米14:36)耶穌也常常分別清楚,祂與父之間、和門徒與父之間的父子關係,實有所不同。可能令人驚訝的是,我們可以說:耶穌被釘十字架的真正原因,就是祂直接地稱自己為天主的唯一子。這是肯定和直接的啟示,[1] 因為是天主以祂的聖言所給予的啟示;我們不可能期待還有更多的啟示,因為基督自己就是天主(參若20:17),祂為我們犧牲自己,並帶給我們祂的父懷中的生命。

天主在基督內為我們打開了其契密的生命,是我們依靠自己的力量所不能得獲得的。[2] 這終極的啟示乃是一個愛的行動,因為是舊約的天主自由地打開祂的心,然後是父的唯一子與我們相遇,與我們結合為一,並帶領我們回到父那裏。(若1:18)哲學不能領會這項真理,而是信德之光才使它為人所知。

2. 天主內的契密生命

天主不只擁有一個契密的生命,祂更是這生命本身。這生命的特徵在於知識和愛情的永恆關係,此關係充滿生命力,使我們能以「發出」(processions)表達這神聖的奧秘。

事實上,從啟示所知的至聖聖三之聖名要求我們,將天主視為一個由父到子的永恆發出,及「發自父」(若15:26)和子(參若16:14)的相互和永恆的愛情關係—聖神。因此,啟示告訴我們天主的兩個「發出」的行動:聖言的生(參若17:6)和聖神的噓氣。再者,二者同樣是內在於天主的關係,而由於天主是位格性的,它們就是天主本身。

當我們談及發出,我們慣常認為是自另一物出現的東西,意味著改變和變動。由於我們是按三位一體的天主肖像所創造(參創1:26-27),人類的靈魂就成了神聖發出的最佳人性類比。靈魂內,我們對自身的認識存留在我們內:我們對自身概念的形成卻與我們自己是有所不同的,但又非在我們以外。同一道理,亦可套用在我們對自己的愛之上。

天主也與之類似,子由父所發,也是父的肖像,正如人類概念是對認知現實的形象一般。但在天主內,此形象是如此完美,使之成了天主本身,擁有其無限性、永恆性,和全能。子與父為一,擁有同一性體(即獨特及不可分的神聖本性,但又是另一位)。尼西亞君士坦丁信經以此表達:「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父將自己給予子而生了祂,完美地和無限地分享著祂的本性和本體,而不像人類生殖時,只作部分地分享。

聖神也是如此,由父與子對彼此的愛所共發。祂由二者共發是由於祂是永恆和非受造的恩賜,父為生子而給予這恩賜,子則為回應父的愛而回敬這恩賜。因此,第三位是父與子之間的互愛 [3]。此第二種發出的專用名詞是「噓氣」。

這兩種發出是「內在的」,並與創造全然不同,因為天主在創造時是在其自身外作行動。發出使我們知道天主內的分明,其內在性則說明了祂的合一。因此,三位一體天主的奧蹟不能視為沒有區分的合一,就如三位只是三個面具;亦不能視為三個不完美合一的存有物,就如三個分明的「天主」相連起來。

此兩種發出是區分天主三個神聖位格內分明關係的基礎:作為父、作為子,及由祂們「噓氣」而來的。就如一個人不可能以同一的意思又是某人的父,又是子,同樣,一個位格也不能同時是被共發者,又是另兩個激發者的位格。然而,我們要謹記,受造世界中的關係只是偶有性,即他們並不同等於他們的存有物。但為天主,由於整個神聖實體由兩種發出而來,故三種關係是永恆的,且與同一實體認同。

這三種永恆的關係不只標記著、而且等同於三個神聖位格,故想到父就是想到子;想到聖神也就是想到在那關係內使之為聖神的其他位格。因此,神聖位格是三個「某某」,但是一個天主。這與三個人不同,因為三個人分享同一人性,但他們不等同於人性。三個位格各自是天主性的圓滿,與唯一天主性等同。[4]

三個位格都在「彼此之內」。因此耶穌告訴斐理伯宗徒:「誰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若14:6),就如祂和父原是一體(參若10:30, 17:21)。這動態的關係,被稱之為pericóresiscircumincessio(意指一者與另一者相連於同一範圍內的運動),為我們解釋三位一體天主的奧蹟如何又是愛的奧蹟:「祂本身就是愛的永遠交流:父、子和聖神,而且預定我們也分享這愛。」(《天主教教理》,221)。

3. 我們在天主內的生命

由於天主的本性就是愛情的對外交流,因此,這愛情就外在地滿溢於祂的行動中。天主在歷史中所有的行動,都是三個位格的聯合行動,因為位格的分別只在唯一的天主內。然而,每一個位格都在天主向外(ad extra)的行動中留下個別的特徵。[5] 例如,我們可以說,天主的行動常是唯一的,就如一個家庭所送出的禮物,是一個單一的行動一樣;但認識該家庭的人,都能從不同個體在該禮物留下的痕跡中,認出個別的角色。

這種辨認是因為天主父派遣子和聖神到世界上來(參若3:16-17, 14:26),臨在於我們當中時,我們從神聖位格的「任務」中,認識到祂們的個別的區分:「尤其在聖子降生及恩賜聖神的神聖派遣中,顯露了天主位格的特性。」(《天主教教理》,258)。祂們一如所是,是父伸展的一雙「手」,擁抱所有時代的人,為帶領他們到父的胸懷中。[6] 天主的確臨在於存在的萬事萬物中,但祂卻藉子和聖神的任務以一種新的方式臨在。[7] 基督的十字架向我們顯示了永恆的禮物,在其聖死中揭示了愛情的契密互動,這愛情聯合起三個位格。

因此,現實的終極含義—全人類翹首以盼,所有世代的哲學家和宗教所苦尋—就是父的奧蹟,祂永恆地在愛情—聖神中生了子。人類家庭能在聖三中找到其原型。[8] 天主的契密生活是所有人類愛情的真正渴望。天主渴望所有男女組成一個家庭—即與祂合而為一—在子內作祂的子女。每一個人都是按聖三的肖像所造成(參創1:27),並被召與所有男女在共融中生活,當然首先是與在天之父共融。這是每個人的生命價值的終極基礎,非取決於其個人的能力或成就。

只有在基督內,才能找到親近父的方法,因為基督是道路、真理、生命(參若14:6)。我們藉恩寵,在教會的共融內,形成唯一奧妙的身體。我們藉默觀基督的生命及領受聖事,得以進入天主契密的生命中。我們藉聖洗得以進入三個神聖位格所組成的家庭之愛中。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有納匝肋聖家作我們家庭生活的完美模範:「與天主聖三,即天主父、天主子、天主聖神交談。而且,為了抵達至聖聖三,要通過瑪利亞。」[9] 由此,我們由「地上的聖三」--耶穌、瑪利亞、若瑟—學習如何仰視天上的聖三。

Giulio Maspero

基本參考文獻:

  • 《天主教教理》,232-267
  • 《天主教教理簡編》,44-49

建議閲讀文獻:

  • 《天主之友》,聖施禮華著,104-109
  • 《耶穌基督的天主:三位一體天主的默想》,若瑟拉辛格樞機著,Ignatius Press, 1978。

註腳:


[1]迦拉達人書釋義, I, 2,聖多瑪斯著

[2] 「天主在其化工和在舊約裡,留下了祂是聖三的痕跡。然而聖三存有的內蘊,是一個只憑理智無法理解的奧秘,連以色列的信仰在聖子降生及聖神被派遣前,也無法認識聖三的奧跡。這奧跡是耶穌基督所啟示的,且是所有其他奧跡的泉源。」(《天主教教理簡編》,45)

[3] 「天主聖神是聖三的第三位,是與聖父、聖子同一和同等的天主。祂「發自聖父」(若15:26),即那沒有本原的本原,及整個聖三生命的根源。聖神也發自聖子(「和聖子」Filioque),是聖父作為給與聖子的永遠恩賜。聖神由聖父及降生的聖子派遣,把教會「引入一切真理」(若16:13)。」(《天主教教理簡編》,47)

[4] 「教會宣認三位一體的天主:父、子、聖神,以表明她對聖三的信仰。這三位只是一個天主,因為每一位都同樣圓滿地享有同一、不分割的天主性。三位的實際區別在於彼此之間的關係:父生子,子受生於父,聖神由父及子所發。」(《天主教教理簡編》,48)

[5] 「天主的三位格既在惟一的實體上又在行動上都是分不開的,但在天主的同一行動中,每一位格依其在聖三中的特有方式臨在。」(《天主教教理簡編》,49)

[6] 《對抗異端》,IV, 201,聖依肋內

[7] 《神學大全》,I, q. 43, a. 1, c., a. 2, ad. 3,聖多瑪斯著.

[8] 「神聖的「我們」構成了人類的「我們」的永恆模範。首先由夫婦組成的「我們」是由神聖的肖像所造成的。」(《致家庭書信》,6,若望保祿二世,一九九四年二月二日)

[9]《煉鑪》,543,聖施禮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