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的羅馬聖週

從走出機場、踏進羅馬這一刻開始,驚奇與讚嘆從未間斷。

Opus Dei - 不可思議的羅馬聖週

去年7月我的心中一直有個聲音,希望我能擁有個信仰,我第一個想到天主教。透過朋友介紹,7月22日星期日,我決定自己去參加一次彌撒,走進南松山天主堂,我最早認識的教堂,也是最熟悉的。剛好當天我也參與了大博爾福傳學校,我深受感動,我決定開始慕道。等待新的慕道班開班時,因緣際會在南松山天主堂認識了主業團的成員,因而加入主業團的基礎教理培育班,慢慢的在學習教理,又參加南松山及大博爾青年團的各種活動之下,我越來越期待成為教友。直到年底,我的教理老師,問我要不要一起去羅馬過聖週,經過一陣子考慮,實在認為機不可失,我就答應了。

長久的等待,期待已久的羅馬聖週之旅即將展開,這次是由主業團(Opus Dei)的成員帶我一起去參加他們規劃的一系列活動「UNIV國際大學生會議」。這是一個讓大學生可以在聖周時來到羅馬,與教宗共度聖周,並探討當代重要議題的活動。我也終於要準備在復活節領洗,正式成為教友。在這等待的日子裡,不斷的祈禱,希望自己能在旅程中收穫滿滿,也更接近深愛的天主。所以,從走出機場、踏進羅馬這一刻開始,驚奇與讚嘆從未間斷。

第一次走在歐洲的街上,深深地被這充滿文藝氣息的街道、建築所吸引,似乎完全消除了長途航程的疲倦。在抵達飯店前,遠遠的就看見了梵蒂岡的中心—聖伯多祿大殿的圓頂。多麼壯麗非凡的景色啊,彷彿就是羅馬與天的連結。所以二話不說,到飯店放下行李後,直奔大殿前方的廣場,尋了一處做晚禱。伴著和煦的陽光、立派的建築、巧奪天工的聖人雕像,這樣的祈禱環境真是美妙。尤其盯著圓頂上的十字架時,感覺自己就在天堂,一個溫暖並充滿光明的畫面在腦中浮現,就在這樣令人平靜的氛圍下結束了晚禱。

隔天一早,我們團隊毎人手拿著一張神聖的入場券邁向梵蒂岡,準備參加教宗主持的聖枝主日彌撒。我從沒想過自己還未成為教友前,竟能在梵蒂岡親眼見到教宗。廣場上人人手中握著棕櫚枝歡迎教宗,也慶祝耶穌進入聖城耶路撒冷。太陽照射出來的光芒也如同來自天堂的皓光,照耀著整個廣場。整個彌撒過程對我來說盡是新鮮感受:拉丁文的禮儀、多國語言的讀經及信友禱詞,最後加上如詩如畫的額我略聖歌,這正是我最喜歡的風格。

結束彌撒後,我們到了聖依搦斯蒙難堂。教堂內正以管風琴演奏,氣氛果真不同凡響,而且這是我在羅馬走進的第一間教堂,裡頭的壁畫、巴洛克式的雕刻都令我嘆為觀止,不禁好奇教堂的建造過程是多麼複雜;接著去了羅馬萬神殿旁的教堂—神廟聖母大殿,天花板是美麗的水藍色,令人心曠神怡。

聖卡里斯托有個大約建於西元2世紀的地下墓穴同樣令我印象深刻,看見了早期受迫害的基督徒,他們的信德是多麼堅強;在裡面我們舉行了一台彌撒,如同早期基督徒一樣在狹小的空間中與天主相遇,這樣的彌撒不僅特別,還能堅強信仰,讓自己在這個充滿俗世誘惑的環境中能夠勇敢邁向真理,持續讚美、光榮天主。隔天我們也申請在聖伯多祿大殿內舉行彌撒,沒想到竟然剛好在大博爾山顯聖容的壁畫前方祭台,讓身為大博爾青年團一員的我,深感天主的幽默;結束彌撒後,我們前往塔頂,準備眺望整個羅馬。當我們一步步上樓,越能感覺這棟建築物的雄偉,抵達頂端後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清楚的將整個羅馬城一覽無遺,可以了解這城市的文明、歷史,真是壯闊又富有故事性,當然天主要讓我看到的,一定更美、更廣闊。

聖週三我們再次來到聖伯多祿大殿,並且參觀了教堂地底下的聖伯多祿之墓,一窺這歷史的遺跡以及古羅馬人的生活模式。那些富人所建築的皇宮墓穴,真是令人折服。聖週四的晚上,按照普世教會聖周四的傳統,必須到七間教堂拜訪聖體,為陪伴當夜被士兵抓走的耶穌,並賠補當初門徒們對祂的遺棄。雖然羅馬教堂很多,但由於我們參與聖週四禮儀比較早,其他教堂都還在舉行彌撒,我們幾乎走遍羅馬市才完成任務,那晚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靈都已經準備好陪同耶穌踏上苦路。

聖週五早上拜訪了耶路撒冷真十字架堂,教堂內放有釘過耶穌身體的釘子。看見那根釘子,不難想像耶穌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只為了拯救我們。在這裡有許多神父和修女同我們一起祈禱,一起默想耶穌的痛苦。晚上我們有幸拿到入場券,在聖伯多祿大殿內參加教宗親自主持的禮儀,神父們用拉丁文頌唱完整部受難史,每一句、每一個字都唱出了當時的情感:比拉多的審問、耶穌的回答、群眾的呼喊及伯多祿否認耶穌時的驚慌,全都惟妙惟肖的表現出來,再加上西斯汀教堂合唱團的歌聲,彌撒過程真的如同身處1900多年前的以色列,我們就如同聖母瑪利亞一樣,在激動的猶太人群中,為耶穌痛心。

到了復活慶典夜間禮儀的時刻,我雖說不緊張,但是證道禮儀才剛結束,我一站到洗禮池前就開始發抖,直到諸聖禱文唱到「聖馬希連國柏,為我等祈」,我才因爲聽到自己的主保聖人的聖名而停止發抖。接著在大家的祝福下結束了洗禮,現場的掌聲真是如雷貫耳,彷彿連天使也出現了一樣歡樂。我不斷的祈禱,尤其是為家人、朋友以及台灣教會;初領聖體的我有數不盡的感動,我終於不是在座位上看著大家領受基督的那位,我也與耶穌合一了,當下心中充滿喜悅與平安;隨著彌撒結束,主耶穌也復活了,大家都開心的不得了。我同代父走到祭衣間打算向為我施洗的神父(主業團副監督)道謝,沒想到大約有20幾位神父一一擁抱我向我祝賀,出了祭衣間後也是不斷有人來跟我握手道賀,甚至有人要求合影,從來沒有這樣深感榮幸。我想這一切都是來自天主的恩寵,我真能感覺到這個大家庭的歡迎,溫馨也熱情,跟隨著耶穌,我也重生了。

真的很幸運,在還不是教友的情況下,體驗了這麼多神奇的事。最不可思議的非屬結束彌撒後,我在祭衣間,教堂管理人親口告訴我:這間教堂—聖安德肋聖殿,正是當年聖馬希連國柏神父被祝聖成司鐸的教堂,這樣的巧合做夢都沒有想過,聽到當下我連話都講不出來,不禁要感謝天主的安排。希望未來每年聖週都可以有更多年輕教友到羅馬體驗,那些來自天主的奇妙化工,也為台灣教會帶來更多的恩寵。

鄭世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