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的牧函(2020年10月28日)

范康仁蒙席針對主業團的精神,以及它是如何依據每個人各自的情況而生活的主題提供一些反思。

Opus Dei - 監督的牧函(2020年10月28日)

目錄

一、聖召的恩賜
至高主權之恩
同一精神
同一使徒使命
相同的管道
合一性和多樣性
傾盡一生

二、主業團Numerary的聖召
隨時候命的心
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一群

三、主業團Numerary Assistant的聖召
以人和家庭為優先
來自各個環境
使徒工作中的使徒工作

四、主業團Associate的聖召
獨具特色
基督的馨香

五、監督團的司鐸
為他人服務

六、Numeraries和Associates的使徒獨身制

七、主業團Supernumerary的聖召
天主偉大的恩賜
婚姻與家庭
在自身的環境中發揮基督徒的影響力

八、聖十字架司鐸會Associate和Supernumerary的聖召


發自羅馬,2020年10月28日

我摯愛的孩子們,願耶穌為我看顧我的兒女們!

1. 因主業團創立百年紀念近在眼前,並思及吾主置於我們眼前,那浩瀚的使徒工作的全景,我想要讓我們大家都慢慢地、深刻地去默想聖施禮華所教導關於普世基督徒成聖的聖召,是如何在我們每個人身上成真。自初始,我們的父親就明白這個聖召的普世性意味著在這世上—在我們這個有光明、有陰暗的真實世界裡,對天主和他人滿懷熱愛,是做得到的。

一、聖召的恩賜

至高主權之恩

2. 天主揀選並召叫每一個人:「祂在基督內已揀選了我們,為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瑕疵的。」(弗1:4)我們對這份恩賜的認知覺察,以及面對它的責任和義務,孕育滋養一個青春洋溢的靈魂,將會引領我們去為聖化世界通力合作。在與教會中每一個人的共融中,讓我們試著慷慨地回應我們在主業團內每個人所特定的基督徒聖召。

讓我們看見這份聖召的偉大,它使我們在這世上的旅程充滿了永恆的氣息,儘管有著我們的局限、過犯和一路上所遭遇到的困難,就如我們的父親曾說過的:「不管怎樣。」

聖施禮華提及「我們聖召的至高主權之恩」。那不是短暫的,而是永恆的恩典。「它是對生命的新視野……彷彿在我們心中點燃了一盞明燈;」同時也是「一股奧秘的動力,一種排山倒海之勢的生命力。」[1] 簡而言之,這是一份擁抱我們整個生命的恩寵,並以光照、以力量展現出來:光照,好使我們能看清道路,看見天主想要我們做什麼;力量,好能回應那份召叫,答覆我願意,並在這條路上勇往邁進。

我們的父親在他的一封信中寫道:「在聖召中,那唯一的關鍵就是天主的恩寵—也就是聖召的起因—以及接受這恩寵的當事者的慷慨。」[2] 天主總是希望我們的自由能在回應中—也因而就在聖召的整體架構中,能發揮決定性的作用,偕同不會剝奪我們的自由,但會使它臻於完美的恩寵。這是一種在分辨聖召的前階段的自由,也仰賴那些能夠、並應該給予建議的人所帶來的光照。

同一精神

3. 每個在主業團內的人,依照他各自的情況,都有著相同的聖召。我們都被召叫,以同樣的精神、同樣的使徒工作使命、以同樣的方式,去成為主的事業(主業),並去成就它。

我們都享有「同一種精神」,它驅使我們以一種特別的方式聖化我們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在這世上沒有任何一份高尚的工作,無法被神化、被聖化。沒有任何一份工作,不應該為我們自己和他人的成聖而被聖化,並使之成聖。」[3] 這種精神引領我們在生命中的時時刻刻,無論面對任何事,都去尋求與天主密切的結合。因此,聖化我們的工作,是我們尋求成聖的「軸心」,為了透過我們對聖寵的回應,尋求認同耶穌基督。

這對天主所賦予我們的世俗事務,帶來了正面積極的視野。我們熱愛這個世界,但並非視而不見那些與它內在的美善不相同的一切。(參若一2:15)它的憂慮也是我們的憂慮,如果它的喜樂通常能讓我們更容易愛它,那麼它的悲傷應使我們更加愛它。聖保祿的這些話,帶給我們多大的安慰,也該在我們心中喚起何等的責任感:「一切都是你們的,你們卻是基督的,而基督是天主的」。(格前3:22-23)

如果聖化我們的工作是我們聖德的「軸心」,那麼我們與天主的神性親子關係就得是根基。親子關係,藉著聖化的恩寵,「引介」我們進入聖三的神性生命,透過聖神,在聖子內,成為聖父的兒女。「透過洗禮的聖寵,我們成了天主的兒女。因天主做出的這個自由的抉擇,人類固有的尊嚴,榮獲無可比擬的舉揚。當罪惡摧毀了這一美妙的現實時,那救贖卻透過帶領我們更加密切分享在聖言內的神性親子關係,更令人欽佩地修復了它。(參Missale Romanum,Ordo Missæ)」[4]

因為我們的父子關係是根基,它塑造了我們的一生。它使我們懷著天主兒女的信賴去祈禱、帶著天主兒女的風範去度過一生、以天主兒女的自由去論究和抉擇、懷著天主兒女的淡定自若、去面對痛苦與折磨,如天主孩子般地去欣賞美好的事物。簡而言之,與天主的神性親子關係「存於我們每個思念、願望、情感中。」[5] 它也必然會擴展為兄弟情誼。「聖神親自和我們的心神一同作證:我們是天主的子女。」(羅8:16)這個見證就是我們對天主的孝愛,[6] 並帶來手足之愛。「其他人從別的水源飲水。對我們而言,人類尊嚴和兄弟情誼的泉源是在耶穌基督的福音中。」[7]

簡言之,我們靈修生活的核心和根源,就是感恩聖事。客觀而言,它是根源,因為「每次在祭臺上舉行『我們的逾越羔羊 — 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犧牲祭』(格前5:7),就是實行我們得救的工程。」[8]

然而,我們的生活是否真的主觀地以聖體為中心,還取決於我們個人對聖寵的回應:「持續奮鬥,好使祭台上的聖祭能真正成為你內修生活的中心和根源,也使你整天的生活變成崇拜的行動,即是成為你所參與的彌撒的延續和下一台彌撒的準備。而你整天的生活將成為崇拜的行動、洋溢著短誦、朝拜聖體,並奉獻你的工作和你的家庭生活……」[9]

我們基督徒生命中,如以聖體為核心,也會振奮我們使徒工作使命的進展與成效:「作一個聖體聖事的靈魂!如果你的思想和希望都以聖體櫃為中心,那麼,我的孩子,你的聖德和使徒工作所結出的果實將是何等豐碩!」[10]

同一使徒使命

4. 我們都有同樣的「使徒使命」。我們都被召叫,要去聖化自己,並與教會的使命攜手合作,以基督徒的方式去轉化這個世界;對我們而言,就是活出主業團的精神。主業團的使命只能在教會偉大的使命中被正確地理解,「我們全都蒙召向他人明確地見證天主的拯救之愛,祂不在乎我們的不完美,卻親近我們,給我們祂的許諾和力量,讓我們的生命有意義。」[11]

只有在教會的基督奧體內,我們才能獲得力量,卓有成效地為我們這個時代的世界服務效勞。這也正是為何,雖然我們的能力有限,但我們仍然分擔教會在每個時期、每個地方的掛慮、擔憂和苦難。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將聖保祿的心態轉化為自身的:「誰軟弱,我不軟弱呢?誰跌倒,我不心焦呢?」(格後11:29)

5. 我們使徒的使命並不局限於某些特定的活動,因為憑藉著耶穌基督的大愛,我們能把所有一切都轉化成為他人付出的基督徒服事。每個人在我們的生活中、在我們的家庭中、在我們的工作場所中、在我們生活的社會中、在我們的親朋好友間,都全然地實踐主業團的使命。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能理解聖施禮華所堅持的這個觀點,在主業團中,「相異於重視組織的結構,我們對於個人的主動自發性、對於出自自由、負責任、受聖神行動所引導的主動倡議,賦予首要和根本的重要性。」[12] 這也是為何主業團最主要的使徒工作,是我們每個人親自進行、展開的友誼和信賴的使徒工作。

鑒於這一切,我們能更妥善地認知,「我們所有使徒工作的任務,以及我們用來執行它們的工具,對所有人:numeraries、associates、supernumeraries和協助人而言,都是onus et honor,一種負擔和榮幸。」[13] 是什麼意思。憑藉著諸聖的相通功,我們無論身在何處,全都一起執行使徒工作的使命。因此,聖施禮華針對教會中的每一個人,提醒我們:「若能去善用我們所能利用的方法,我們將成為世界的鹽、世界的光、世界的酵母。我們將成為天主的欣慰。」[14]

相同的管道

6. 為了完成我們的使命,基督就是道路。而為了能作為門徒和宗徒般地跟隨祂,我們所有主業團的成員都有「相同的管道」:同樣的基督徒生活規範和習俗、同樣的靈修和教義培育。根據我們的個人情況,以不同的方式將它們活出來,但整體而言,基本上總是相同的。

要謹記,它們是方法而不是目的,因著天主的恩寵引導我們,在我們人性的顧慮中,藉著聖事,尤其是聖體聖事,所賦予我們在基督內極其豐盛的生命的滋養,進而增進默觀的生活。

這些實踐虔誠的操練,是充滿愛的對話的一部分,擁抱著我們的整個生命,並引領我們個人與基督相遇。它們是天主等候我們的時刻,好能與我們分享祂的生命。我們發現,為貫徹這些操練而付出的努力是自在暢快的,因為「聖德擁有靈活肌肉般的彈性……聖德並非有如紙板一般死板;它懂得如何微笑、忍讓別人、並懷有希望。這是生活,超性的生活。」[15]

於是,我們因信靠天主的慈悲憐憫,便能照著天主所賜予我們的精神,試著總是尋求活出圓滿的愛德。有聖德,並不意味著做更多的事,或者是為了達到我們為自己所設定的標準。正如聖保祿所解釋的,聖德是攸關於回應聖神的行動,直到基督在我們內形成。(參迦4:19)

合一性和多樣性

7. 我們的父親將主業團的運作視為「同一件紡織品」,是由我們以不同的方式活出同一個聖召所織而成。這就是為什麼他強調,在主業團中階級是不存在的,沒有一等或次等的成員:這並不是取決於我們活出聖召的不同方式,也不是我們所從事的工作型態。就像是任何具有超性特質的現實一樣,那最攸關緊要的 — 是這世上無法論斷的 — 就是我們是如何回應天主的愛。

聖施禮華說出了聖召的合一性,他說我們的聖召「只有一個天主的聖召、只有一種靈修現實,靈活地配合每個人各自的境況,以及他的生活崗位。這份同一的聖召,在不同情況致使自然上的限度內,需要同等的奉獻精神。」[16]

當然,主業團中的合一性和多樣性要同時相符於男性和女性:在精神、使徒的使命、以及方式的合一,但又有適於各自不同的活動。此外,在關於主業團整體共同的事務上,無論男性和女性,在中央和區域層面的指導方針都是統一的。男性和女性的管理部門,具有同等的主動自發性和責任。在由法律所制定的特殊重要事件中,他們都有權接受或拒絕監督的建議,就各地區而言,也就是有權接受或拒絕區代表的建議。

傾盡一生

8. 有些人看似比其他人更奉獻於主業團的使命,但事實上並非如此。所有人都以「同樣的奉獻精神」生活,因為身為主的事業、承行主的事業,並不僅是(甚至非主要的是)參與某些特定的任務、或協助使徒工作活動。我們的聖召以及與之相對應的使命,包含了我們的整個生命,而不只是某一部分;我們的一生是去與基督相遇,和去做使徒工作的契機和途徑。

聖施禮華寫道,我們呼召的先決條件是「全然的聖召相遇,因為無論一個人的婚姻狀況如何,他都依照主業團的精神,全心地投入他的工作,並忠誠地履行他身分應盡的職責。因此,在主業團中獻身於天主,並不意味執著於某幾樣活動;也不是指在生活中奉獻或多或少的時間去做一些善事,而放棄其他的。主業團已融入了我們整個的生命。」[17]「全然的聖召相遇」,以全心的奉獻擁抱我自己的整個生命,因為每一件事都富含來自天主的召喚,去以一份發自內心自由的愛,去愛祂和為他人服務。正如歐華路故主教所論:「主業團具備極大的靈活度:最低限度的規則,只因為是必要的;但少之又少,好使文字不至扼殺精神:Littera enim occidit, spiritus autem vivificat (格後3:6)。」[18]

9. 在這幾頁中,我也想邀請你們,為了你們的聖召,重新向天主獻上感恩。這份喜悅的感激之情,不僅僅是為了當我們看到主業團,依天主聖願而達到充分完滿的美妙,而且也是為了見到那份美妙是如何因主業監督團內的每一位信友:作為numeraries(對於女性而言,也包含numerary assistants)、作為associates、作為supernumeraries或是聖十字架司鐸會會員,都能全然地活出這單一的聖召。

就這方面,我想要強調我在幾個月前所寫給你們的:我們不能因為體驗到個人和他人的軟弱,相異於置於我們面前,那份基督信仰和主業團精神所提倡的偉大願景而感到喪志。當我們因這種理想與個人生活現實之間的迥異而感到挫折時,讓我們堅信我們能以聖神所賜的力量之恩,每天重新開始。[19]

二、主業團Numerary的聖召

10.「在主業團的心中,numeraries將自己獻於他們所有弟兄姐妹的腳下,以服務的特殊使命,讓他人的成聖之路平坦順遂。他們照顧他們身心靈一切所需,在他們遭遇困難時,扶持他們,他們透過無私的犧牲奉獻,使每個人的使徒工作都能碩果滿滿。」[20] 藉此,numeraries為他們的弟兄姐妹們「賜予生命」。他們的工作,「透過維持每個人靈性的活躍和醒寤,帶來了手足情誼和團結合一的卓越非凡的現實。」[21]

對於numeraries,主業團的聖召是由使徒獨身的恩賜,以及他們對培育的任務和使徒工作活動的全然可用性所取決。這份可用性眾所周知,是以為他人服務的特殊使命得以實行,並且以numeraries原則上住在主業團的中心而促成。然而,可能很多情況會出現,使不住在中心或許更好。這並不影響他們的身份或他們的使命,因為他們永遠知道,無論住在哪裡,他們都是為所有人服務。

隨時候命的心

11. Numeraries隨時準備好去為他人服務,關乎於是否真正地擁有「一顆隨時候命的心」:那份「有效」的自由,只為天主而活,並藉著祂為他人而活,同時也願意承擔主業團所賦予的任務。

對某些人而言,這份隨時可用性包含肩負培育的任務和使徒工作,同時也致力於相應他們的才賦、研究和喜好的專業工作,以便將福音的喜訊帶到那裏。對其他人來說,則是專業地奉獻自己於主業團中心的內務工作、或是培育的任務、管理、指導、亦或是與使徒活動全力合作。

另一方面,我們的隨時候命不能只局限於被動地去做那些「吩咐我去做的事」,而是想到我們從天主那榮獲了何種天賦,能用來服事使徒工作的使命,如此這份隨時候命的心態才能充分地顯示出來。我們率先「跨出第一步」:主動地奉獻自己。因此,這份隨時候命的可用性不會是故步自封、一成不變的,相反地,而是習慣性地想去按照「天主的步調」行動。

我們必須理解並自由地活出這份全然的隨時可用性,這指的是只有被愛而束縛(也就是說,不被一份工作、或我們所居住的地方等等……而束縛,但同時也紮根於我們所在之處。)讓我們自由的,不是因外在的環境或情況,而是我們心中所懷著的愛。

作為這獨特服務任務的具體展現,我們的父親預見到主業團管理的工作將落在numeraries的身上。我們需要一些人獻身於這項工作,因為它維繫著整個生命。但是,如果認為那些致力於管理或培育工作的人,更願意隨時付出,或者認為他們「更加」承行主業團,那麼就錯了。這是蔡浩偉故主教在他所寫的一封信中的真義:「別無選擇地,有時得讓我的一些女兒和兒子們削減他們的專業工作 — 或甚至完全捨棄它,至少暫時得這麼做 — 好能致力於在靈修生活和指導使徒工作上幫助他們的弟兄姐妹們。」[22]

我們的父親在許多地方表達了這種內在全然奉獻的意向。例如:「所有人都有天主的聖召,但numeraries必須是直接、立即地將自己獻於天主作為全燔祭,奉獻一切:奉獻他們的整顆心、永不停歇地奉獻他們的活動、奉獻他們的財產、奉獻他們的名譽。」[23]確切來說,就是心甘情願地放棄他們一切的活動,無論是什麼,不設限地奉獻,好去承行主的事業。顯然地,有時某些情況會客觀地限制他們在某段時間肩負某些職務,或任務的可能性。所以我再重複一遍,重要的是他們內心的意願,為了對基督的愛,樂意心甘情願地為他人效勞。

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一群

12. 讓我們也謹記聖施禮華所說過的另一段話:「吾主不希望祂的主業團只是轉瞬即逝。祂要它永垂不朽:祂想要在主業團中有一群人被釘在十字架上。聖十字架將使我們堅忍不拔、屹立不搖,永遠與福音的精神同在,讓使徒工作結出祈禱和奉獻犧牲的甘甜果實。」[24] 我們的父親並未指明這群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人是誰,但是歐華路故主教在筆記中評論到這段話時指出,在主業團中以不同的方式活出自己的聖召,在此段話中已宣明或暗指不同方式為何了。因此從上下文來看,我們可以認為這群人首先指的就是numeraries。

在其他某些地方,聖施禮華也稱司鐸們是特別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一群。而事實上,我們所有人,包含associates和supernumeraries都必須被釘在十字架上,因為那是我們找到吾主的所在—正如我們的父親說的話,深刻的表達出他個人的經驗:「擁有十字架就是與基督肖似、認同,就是成為基督,也因此就是成為天主的兒女。」[25]

儘管從人性的角度來看,numeraries為了能專職地奉獻自己於其他類型的活動(主業團中心的內務、管理、培育、指導、或是協助使徒活動),必須得離開他們先前從事的專業一段時間,實在不容易。但是,這能帶來與十字架的相遇,是與基督最深刻認同的所在,是超性的喜樂的來源—時常也在意料之外。

13. 當我們申請加入主業團時,我們理解並自由地接受 — 出於愛!— 這種隨時候命的態度,能引領我們全身投入到天主神聖的計畫中。與此同時,就像在靈修生活中的其他事情一樣,我們自我奉獻有效力的成熟度會隨著時間而增長。這種成長是通過我們內在的生活,以及我們各式各樣奉獻自我的經歷來實現的 — 例如:臨時更改一些計畫或作息表等…… — 這些小變動,讓我們的靈魂為必要時得做出的更大改變做好準備。當然,當涉及重大任務或變動時,主任們總是會事先徵求當事人的意見;儘管在後者坦率地指出他們可能看到的任何困難的同時,基於出於對天主和人靈的愛,他們也切望保持心甘情願的心態,隨時隨地願意去做任何需要他們去做的事。

我堅決認為,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應該有這種習慣性的內在準備,去為我們的弟兄姐妹和眾人奉獻自我,許多人苦苦的等候著我們基督徒的服務:「舉起你們的眼,細看田地,莊稼已經發白,可以收割了」。(若4:35)

這種態度與在專業上健全的雄心壯志,完全不相互悖逆,並以自然而然和負責任的顧慮,在經濟上自食其力,並照顧我們超性大家庭所需。若是主業團需要,我們願意替換我們的職業工作,正是為了能致力於培育他人,這與堅信我們是一群願意像我們的夥伴們般,與積極參與這世界的挑戰的男女相輔相成,因為我們的任務是為轉化世界助上一臂之力,並將它帶到天主那裡。負責主業團內的指導和培育的崗位亦是如此,是一種非常有效的方式。

你們身為numeraries的,活出使徒獨身的恩賜,作為在基督內完滿的愛,開啟了靈性的父性和母性。你們被召叫去作為在世上全然獻給天主的活見證,能充分隨時隨地服務所有人:藉著周遭的人,透過這個世界,愛上耶穌。你們榮獲了一個特別的召喚,去守護這個超性的大家庭,並去照顧你們的弟兄姐妹。

你們有著一望無際的視野:藉著你們獻身的生活,有時可能是隱匿的,沒有任何人性方面的光輝燦爛,但透過你們的豐收結果,你們能觸及這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三、Numerary Assistant的聖召

14. 妳們身為numerary assistants的,具有特殊的服務效用,這透過妳們在主業團的中心,創造和維持一個基督徒家庭的氣氛而加以實踐。就妳們而言,藉著自己的專業工作,也就是家務管理工作,來實現這項任務。一如妳們所知,這不僅僅是去做一連串的實務工作 — 這是我們大家以種種方式,能做也必須去做的,而是去規劃、組織和協調這些事,好使中心能成為家,讓每個人都能感到自在、受歡迎、「被肯定」、被照顧,同時也是負責任的。這項任務對每一個人而言都十分重要,它牽動主業團的整體,以及每一個成員的外觀和精神層面。因此,妳們女人成為「不可替代的支柱和精神力量的泉源,令其他人感染到妳們精神的強大動力。」[26]

以人和家庭為優先

15. 透過妳們的工作,妳們關心和服務我們在主業團裡的生活,讓每個人成為妳們工作的焦點和當務之急。這具體表現了主業團是一個大家庭;具有實質意義的家庭,而不只是個比喻而已。妳們還記得我們的父親經常告訴我們,主業團中的聯繫,比血緣關係的更加牢固,這也會相對影響到感情層面和相互之間的友愛。

聖施禮華經常反思這一個事實:家務管理的工作與聖母所做的工作是一樣的。因此,主業團的「家庭氛圍」必須是納匝肋家庭的氛圍(雖然我們並未親眼目睹,但我們能想像得到)的翻版和延續。

雖然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我們中心裡的家務管理工作有不同的名稱,但實際上,妳們numerary assistants都是姐妹、母親,是家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如父親和其他孩子一樣。因為妳們接獲從天主那裡的恩寵去照顧主業團裡的每一個人,聖施禮華常說,如果他能,他願意成為numerary assistant。他稱妳們為他的「小女兒」,因為妳們是最後來到主業團的,這並不是因為他小看妳們:相反地,他特別倚重妳們的成熟和堅定的忠心耿耿,以便去一展主業團的宏圖。

來自各個環境

16. 妳們這些numerary assisstants都來自各行各業,實在是一個美妙的現實情況。事實上,人們有時不確定天主要她們成為numerary還是numerary assistant。其中一項得記住的要點是,這個人是否傾向於願意去履行更直接的服務和關懷他人的任務。當然,分辨聖召是要依靠各人藉著在靈修指導,和來自主任們的指導,加以最終的分辨。

無論如何,我們都明白家務管理的工作具有偉大的尊嚴:傳遞賦予並維持一個家庭的溫馨氛圍。此外,那些從事家務管理工作的,「透過這份專業—因為這是一個貨真價實和高貴的工作—不僅能為家庭帶來正面積極的影響,而且有時相較於其他職業,能在眾多的親朋好友和與她們有接觸的人身上,履行更廣泛的任務。」[27]

使徒工作中的使徒工作

17. 聖施禮華對家務管理的工作極為重視,甚至把它看作是「使徒工作中的使徒工作」:沒有它,主業團便無法推展。

它是使徒工作中的使徒工作,首先是因為它本身就是一個非常直接的使徒工作。我要重申,它不僅限於提供物質上的服務,儘管這些服務本身是必需和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個任務—轉化成為祈禱—對接受你們家務管理服務的人的人性和靈修培育,有非常直接的影響。妳們所營造的環境具有淺移默化的影響力。

事實上,妳們出色的工作使我們的精神變得顯而易見,並藉著行動,以有形和恆常的方式有效地傳達它。這就是為什麼妳們要盡最大的可能去專業化妳們的家務工作,就如同我的每個孩子也一樣的去做他們自己的工作。透過將家務工作提升到被聖化的工作的境界,妳們便將妳們的專業能力,直接用於為人們服務,使它成為能人性化、能激勵所有專業工作的要素。

其次,家務管理的工作是使徒工作中的使徒工作,因為它就像是其他使徒工作的元氣活力和推動刺激,使它們得以順利進行,特別是在於妳們試著將妳們的工作,轉化為與天主的對話時。聖施禮華寫道,「當妳們做家務管理工作時,妳們便參與所有的使徒工作,妳們與我們所做的所有工作攜手合作。如果妳們懷著對天主的愛去工作,以精進妳們的工作為必要條件,這就成為主業團最大的推動力。」[28] 在一個國家或城市開始推展使徒工作,還沒有家務管理的工作時,是明顯可見的;然而一旦有了家務管理的工作,主業團就變得更加生氣勃勃、更有朝氣活力,也是明顯可見的。此外合情合理地,每位numerary assistants都應當盡己所能參與許多其他的使徒活動。

我們也說,家務管理工作是主業團的「脊柱」,因為它支撐著整體,否則便無法挺身屹立了。感謝天主,讓這成為事實;這是我們必須永遠謹記在心和珍惜的。當然,妳們其他在家務管理方面工作的numeraries,也構成了這個骨幹和這個使徒工作中的使徒工作。

我的numerary assistant女兒們,妳們有著一個令人振奮不已的使命:去將現今這個充滿個人主義和冷漠的世界,轉變成一個真正的家庭。當妳們懷著愛去做妳們的工作時,妳們能觸及所有的環境。妳們正在建立一個更人性和更具天主性的世界,因為妳們藉著將工作轉化成為祈禱,透過妳們的愛和妳們的專業精神,全面地照顧人們,使這個世界變得高貴莊嚴。

四、主業團Associate的聖召

獨具特色

18. 你們身為associates的,主要是藉著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和家庭環境中,進行深入的個人使徒工作,並透過與其他numeraries聯手照顧其他成員,來承行主的事業。藉由你們的生活,你們展現了所有已受洗的人的使徒活動全然自由的性質,以一顆幹勁十足的獨身之心來貫徹。這就是為何聖施禮華會對你們說:「我羡慕你們:你們就像我一樣,對天主的獻身是全然的,但你們能接觸的範圍更廣。」[29] 他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呢?他認為關鍵是處身在這世界中,深入世上的活動、工作、家庭中,好在那裡度一個基督徒的生活。

你們會發現自己處於各種的環境中,周旋在各式各樣的職業中。你們的生活向無限可能的領域敞開,在其中體現和散播主業團的精神。因為你們的出身是這麼形形色色,你們的觸角伸向了整個社會的結構;因為你們在每個地方待的時間較長久,你們能輕易地在那個地區注入、樹立使徒工作;你們的生活方式使你們得以培養大量多樣的關係,並且以一種非常穩定的方式進行:在你們的家庭和職業中、在你們的社區、在你們所居住的鄉鎮、城市或國家中。正如聖施禮華所說,你們能「接觸的範圍更廣」,不僅是在你們的使徒工作的幅度上,而且在深度上也是如此,因為你們以自己的生命展現出,何謂「在這世界中」以專一的心,把自己獻給天主。

所以我們很能理解,為什麼我們的父親希望associates的人數能是numeraries的兩倍之多:因為關鍵在於我們是在普通情況中工作,那屬於我們每個人的工作。

如果有人在考慮主業團的聖召時,猶豫著是否要成為numerary或是associate,我們要讓他們看清,如果認為成為一名numerary比成為associate還好,那是種誤解。這觀念在分辨聖召時,是非常重要的。在某些情況下,主業團聖召的道路是顯而易見的:例如,一個已婚的人可以成為supernumerary,但不能成為associate或numerary。但是,有些其他的情況並不那麼明顯,而最終的分辨必須由當事者作出:他/她是那個體驗到天主在單一和共同的聖召中,對他有特殊要求的人。合乎常理地,從謹慎明智的角度來看,最好是去尋求靈修指導的建議,也與主任們談談,他們瞭解這個人,並希望能與他/她一起分辨天主的旨意為何。

基督的馨香

19. 針對associates,聖施禮華寫道:「藉由他們的工作,在各行各業、在各地(有時是參與合作性的使徒工作)、在世上最多元化的各個角落裏,他們在每一個地方,和在他們的同伴間,都帶著基督的馨香;他們努力為這個社會、為那些來自相同背景,和具有相同社會地位的人,在公眾和私人的專業領域和財經事業中,給予基督徒的意義。而這一切,通常都不需要更換他們的工作或居住的地方。」[30] 我本人也聽蔡浩偉故主教說過 — 師承聖施禮華 — 他說,你們associates在不更動你們所在的情況下,透過聖化你們的日常生活、職業工作和你們的家庭生活,以一種格外清晰的方式,展現出何謂主業團。

你們身為associates的,有時在合作性教育機構,或其他使徒活動中工作。但這不是你們投身於主業團使命的主要方式,因為整個主業團的使命都在你們的手中。有時候你們必須承擔這些任務,但是你們主要的途徑是聖化自己的日常生活,以友誼和信任待人,必要時,陪伴你們的朋友,去參加「聖辣法耳」(負責青年的基督徒培育工作)和「聖加俾厄爾」(負責已婚和成年人的培育工作)的培育活動……簡而言之,天主召叫你們成為麵團中的酵母。我再說一遍,對你們來說,最重要的是在你們普通平凡的境況,和在你們個人專業的工作中,實現使徒工作。

五、監督團的司鐸

20. 自男性numeraries和associates中,能產生主業團司鐸職的聖召,這與平信友在主業團的神學和法律上的實質是同樣的必不可缺。這份召叫,並不是為主業團的聖召錦上添花,而是以一種新的方式活出它,懷著「比其他人更大的責任感,『將他們的心放在地上,如地毯般,好使他們的弟兄姐妹們踩踏時,感到輕柔。』」[31]

連同他們在教會內,以聖體為中心的那些屬於司鐸職務的工作,監督團的神父們,主要致力為其他信友們提供神職的服務,以及關懷照料他們的使徒工作。具體而言,相符於監督團特定的牧靈工作使命,他們首要關心在意的是舉行聖體聖事與和好聖事、宣講上主的聖言、靈修指導、以及廣泛的教理培育工作。

監督團的神父們,就像其他成員一樣,遵循著主業團的精神生活,這一事實蘊含著某種司鐸職的風格。他們在他們的事工中,必然會反映出世俗的基調;他們非常謹慎地尊重和助長平信徒們的責任感和主動性;他們以超性的方式行事,使人們能更親近天主;他們為周遭的人培養自由的精神—也就是愛;他們運用自己的主動性,建構出豐盛的司鐸工作。當然,他們也盡可能的協助他們居住地的教區活動。

為他人服務

21. 聖施禮華在初期所寫的書信中,有一封是特別寫給他的司鐸兒子們:「我的司鐸兒子們,你們被晉鐸任命去服務。容我先提醒你們,你們的司鐸事工就是服務的使命。因為我很瞭解你們,我知道『服務』這一詞表達了你們所願的一切,和你們所有的一切。你們這份美好和真誠的渴望,願意永永遠遠、如待手足般地忙於為人行善,是我的驕傲和安慰的泉源,也是為何我可以說你們是gaudium meum et corona mea(斐4:1)我的喜樂和我的冠冕。」[32]

作為神父,你們服務的精神激勵你們去感受,實際上,並成為你們弟兄們中的一份子,意識到在主業團內「只有一個階級,儘管它是由司鐸和平信友所組成的。」[33] 同時,藉由你們的榜樣和你們的話語,你們要試著像鬧鐘一樣,喚醒他人對成聖的渴望,並成為主業團合一團結的工具。在你們和每個人都緊密相處之時,試著保持適切的人文水平,在你們的外表、你們的談吐等……方面,懷有司鐸的莊重嚴謹。

我的孩子們,如果聖施禮華對每個人說,「我們所談的必須是基督,而不是我們自己。」[34] 你們作為神父的,必須分外努力不外露鋒芒,不主導帶頭,盡力確保你們生命裡的主導者和光源是基督,以及無論在任何情況下,讓你們的弟兄姐妹們閃耀發光。為了能做到這一點 — 你們都很清楚,並且已經試著這麼做了 — 你們格外需要在合一的生活中,與天主共融、祈禱、和喜悅地犧牲奉獻。

六、NumerariesAssociates的使徒獨身制

22. 主業團numeraries和associates的聖召涉及使徒獨身制,這是來自天主的恩賜,並藉著以愛還愛來給予回應。「永遠銘記於心,愛是我們獨身的原因 — 是眾愛之愛。」[35] 因此,我們不應該把獨身,僅僅看作(或視為主因)是某種功能性的選擇:也就是說,把它看作能使我們更加致力於主業團的任務,或者能方便遷徙。誠然,獨身使這成為可能,或者更為容易,但它最根本、最重要的動機是,這是一份獨特的恩賜,使我們肖似於基督的生活。「獨身必須是信仰的見證:對天主的信賴在這種生活形式中變得顯而易見,唯有從天主那裡能獲取它的真義。將我們的生命建基於此,放棄婚姻和家庭,就是指確實地歡迎和經驗天主,好能將祂帶給他人。」[36]

使徒獨身制並不會把我們和其他人分開。但因為它意味著要以一顆專一的心向天主作出承諾,所以它必須在我們獻身生活的基調中顯現出來,就像是個已婚的人,不能表現得好像他對他的配偶尚未作出忠誠的承諾。

當一個人積極地活出他的聖召時,有時會與世界的標準相抵觸。我們在這方面,也可以運用聖施禮華曾說過的話:「你問我:『在這個外教的環境中,當我的生活和環境相抵觸時,那麼我的自然看來是否有點虛偽?』我回答你:『無疑地,你的生活會和別人的生活相衝突。而那份抵觸是由於你用行動來證實你的信德,這就正是我所要求你的自然。』」[37]

讓我們再次重發我們的信念,確信使徒獨身是天主聖愛的特殊標記,是格外認同耶穌基督的召喚,也隨之賦予更大的能力去愛每一個人—甚至就人性而言,但更重要的是超性的。因此,獨身在生理上放棄了的父性和母性,成就更偉大的靈性上的母性或父性。但無論如何,那些更愛天主的人,無論他們是獨身的還是已婚的,他們都會更肖似基督,因為婚姻也是「這世上的成聖之路。」[38]

七、主業團Supernumerary的聖召

天主偉大的恩賜

23. 主業團大部分的信友們是由你們這些supernumeraries組成的,你們努力聖化生活中的各個層面,特別是你們的婚姻和家庭生活,因為你們通常是已婚的。1947年,聖施禮華為了回應關於supernumeraries所接獲的意見,回信給他在西班牙的孩子們:「我讀了你們所寫的關於supernumeraries的想法……下周我會把它還給你們,附帶一些具體的建議。無論如何,我現在想說的是,千萬不要忘記:你自己想要成為一個supernumerary,我們不是在談論加入某個協會中的紳士們的題字……作為一個supernumerary是天主偉大的恩賜!」[39] 是天主賜予的恩寵,聖施禮華說:那是主業團聖召的「偉大的恩賜」。對於supernumeraries來說,這個聖召是特殊的助力,幫助他們遵循自己的成聖之路:這條路藉由洗禮,而在大多數情況下,是透過接受婚姻聖事和家庭的培育顯示出來的。

這份召叫是以選擇為前提的,正如我先前所寫的,它導向一個使命:在教會中成為並承行主的事業。在「聖加俾厄爾工作指示」中,關於supernumeraries,聖施禮華寫道:「我現在看到這個由男男女女所組成的美好團隊的行動……每一個人都意識到他們已經被天主所揀選,在這社會中,特別是他的所在,懷著堅若磐石和高深的虔誠孝愛,竭力喜樂地時時刻刻盡自己的職責 — 儘管它需要付出努力,好能成聖。」[40] 所以,讓我們永遠不要把自己的聖召看成不過是一連串的要求,和要盡的義務(當然聖召也包含這些),但最重要的是,聖召是天主所做出的選擇、天主賜予我們的偉大恩賜。

那賦予你們使命意義的視野,是成為「聖化人們的酵母,在聖化他們的同時,也會使他們成為真正的人。」[41] 就如阿桂拉和普黎史拉,在格林多款待了聖保祿(參宗18:2),並向阿頗羅和許多人傳福音,(參宗18:26;羅16:3;格前16:19)就像許多初期的基督徒一樣,他們過著和與他們同時代的人一樣普通平凡的生活,同時也是這地上的鹽,和黑暗世界的光明。

「在這些supernumeraries中,有著包羅萬象的社會背景、專業和工作。這一切的境況,都被我的孩子們加以聖化,男男女女在他們自身的生活狀況和世上的處境情勢中,以『聖召的滿全』奉獻自己,追求基督徒的至臻完美。」[42] 請留意我們的父親是何等強調「聖召的滿全」。就多樣性而言,這明顯地遵循了一個事實,即主業團是一條在日常生活中聖化和做使徒工作的道路;是普通平凡的生活,接納各式各樣誠實和人性的一切。

婚姻和家庭

24. supernumerary在主業團的聖召,首先在家庭環境中進行。「你們首要的使徒工作是在家中。」[43] 聖施禮華夢想supernumeraries的家應該是「充滿光明和歡樂,傳播福音及其訊息的核心。」[44] 這是你們留給社會的遺產。這正是為何他也寫給你們:「主業團給你們的培育,引導你們去欣賞、感激家庭的美好,組成一個家庭涉及超性的工作,以及隱藏在你們的婚姻職責中的聖化泉源。」[45]

此外,你們也被召叫去為其他家庭帶來正面積極的影響:特別是,藉由協助他們,使他們的家庭生活更基督化,並使青年們能準備好踏上婚姻的道路,讓許多年輕人能熱衷於組成基督徒家庭。從那些家庭中,將會產生許多有使徒獨身的聖召,如天主所意願的。

即使你們是單身或喪偶—當然,或者是沒有孩子的夫婦—你們也能視家庭為你們的首要使徒工作,因為無論如何,你們總有一個需要滋養的家庭環境。

在自身的環境中發揮基督徒的影響力

25. 聖施禮華在你們身上看到基督徒絕佳的機動性,能在工作中和社會環境中散發基督的愛,主要是透過你們的友誼和信任的使徒工作;這樣做還將有助於改善社會結構,使其更加人性化,更適於天主子女的生活,並積極參與解決我們這個時代的問題。「當你們努力以基督徒的方式作為你們工作和活動的空間,為職業、機構和人類結構定位時,你們就是在做最卓有成效的使徒工作。」[46]

所以很明顯,這些supernumeraries的聖召,以及它所包含的使命,不能只局限於實行一些虔敬操練、參加培育活動、參與使徒工作活動。相反地,它包含了圍繞著你們的整個生命,因為你們生活中的一切事物,都可以是與天主相遇和某種模式的使徒工作。去承行主的事業,就是在我們自己的生活中力行,通過諸聖的相通功,協助它在全世界落實貫徹。或者,就像我們的創辦人用一個寫實的短語所提醒我們的,「藉著每個人都是天主的事業」,去承行天主的事業

當你們覺得主業團就像是你們自己的時候,你們就有濃厚的興趣去陶冶培育自己、把基督帶給他人、講述你們的信仰。事實上,「你們在主業團所受到的培育是靈活的;它適應於你們的個人狀況和人際社交關係,就像貼身的手套一樣……雖然我們只有一種精神和一套神修方式,但這些可以、也應該在任何一種情況下實踐,而非一成不變的。」[47]

這種避免僵化的靈活性,並不意味著作為一個supernumerary,在我們跟隨基督的過程中,就不需要那麼英勇或激進。因此,我們不應該過分地聚焦於你們所處情況的多樣性,而是要關注於情況的本質,正是在該情況中,天主召叫了你們,賜給你們祂的使命。在任何情況下,都是與基督同在、愛基督、與祂一同工作,並將祂帶到各處。

當聖施禮華寫道,「supernumeraries部分的奉獻自我,為主業團服務,」[48] 他指的是你們要實際上隨時準備好去做特定的使徒工作,而不是指你們只承行部分主業團的使徒工作,因為 — 我重申 — 我們都以我們的整個生命,貫徹這個承行主業團的任務。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父親,在談到supernumeraries的使徒工作使命時,也寫道:「使徒工作不是以一種零星分散或偶然碰巧的方式來履行,而是透過習慣性和聖召的方式來履行,這樣它就成為一個終身的矢志。」[49]

天主指望你們散佈開來、自發地、主動地,並把福音的喜樂帶給各式各樣的人。「在你們做使徒工作的時候,依我們的精神所指示的寬廣範圍內,你們要採取主動,找到最適合那些情況的活動 — 無論是在什麼地方、什麼環境、什麼時間。」[50]

這是我supernumerary兒女們的偉大使命,一個無限量、無窮盡的使命。「每個村莊都該要有一些Supernumerary在那兒散發著我們的精神。」[51]

八、聖十字架司鐸會AssociateSupernumerary的聖召

26. 聖施禮華對聖十字架司鐸會中,不歸屬於監督團的 — associates和supernumeraries — 神父、執事說:「你們和我一樣,都是主業團的一份子」。

當然,那份在這世上成聖的召喚也包括那些歸屬於他們教區的在俗神父們。主業團的聖召是相同的:那份神聖的呼召,去以同樣的精神和同樣的靈修方式尋求成聖,並在每個人的境況和履行各自的職責中實行使徒工作,並形成主業團大家庭的一部分。

至於在法律上屬於主業團,對於監督團的信友,和不歸屬監督團的聖十字架司鐸會會員而言,當然有所不同。然而,在法律的維繫上(分別是管轄性的和加入性的)的差異,絲毫不會削減這份召喚是相同的這一事實,都以同樣的精神,以及同樣的主業團特有的途徑去追求成聖。

這法律上的差異,使你們能夠在接受主業團的召叫之時,不被帶離你們原有的崗位,因為你們仍然歸屬於各自的教區,這絲毫不會改變你們與你們的主教,以及和其他司鐸夥伴們的關係。藉由提供適當的培育,你們的聖召強化並促使你們更為忠誠、慷慨地落實你們司鐸職的承諾和事工,使你們的成聖之路更令人喜悅。此外,你們特別關切去推展司鐸的聖召;你們被召叫,去成為與主教們團結合一、以及你們教區司鐸團內兄弟情誼的酵母。

關於這方面,我們的父親是如何鼓勵你們的!「試著陪伴彼此,即使就物質上而言,也這麼做。你們必須有一顆有血有肉的心,因為我們熱愛耶穌、天父、和聖神的心是有血有肉的心。如果你們看到你們其中一位弟兄遭受困難,去,去到他那裡:不要等到他叫你們。」[52]

我們喜悅的相信,對於聖十字架司鐸會的會員來說,提及聖化工作(我們靈修生活的「軸心」),基本上意味著聖化他們司鐸職的活動。客觀的來看,他們主要的活動已是神聖的;但與此同時,就像任何工作一樣,它也能是個人聖化和使徒工作的場所和途徑。


27. 我們已臨近於自1928年10月2日-天主將主業團顯現給聖施禮華之時的百年紀念。從那時起,在這世上、在教會中、而因此也就是在主業團內,就一直不斷並將持續地有著許多的喜樂與憂愁。

1975年3月27日,當我們的父親宣講默想時,在祈禱中他回憶起主業團相對而言簡短的歷史:「多麼壯闊的全景:如此多的苦難,如此多的喜樂!然而如今,一切皆是喜樂,全都是喜樂……因為經驗教導我們,痛苦磨難是天主神聖藝術家的鑿子,渴望將我們每個人,將我們這不成形的一群,打造成十字聖架、成為基督、成為我們每個人都被召成為的alter Christus(另一個基督)。主啊,感謝祢所做的一切。感激不盡!」[53]

基督徒聖召的美好,一如天主為我們在主業團中的每一個人所取決的,必叫我們洋溢著喜樂:一方面,當我們看到有這麼多善心人士和好事時,感到健康的人性幸福;另一方面,感到那份特別的超性喜樂,正如我們的父親向我們保證的:「扎根在十字架上。」這讓我們充滿著喜樂地深知(讓我們再次回想)「十字聖架將會使我們堅忍不懈,永遠懷著福音的精神,以祈禱和犧牲,結出使徒事工的甘甜果實。」[54]

我們請求聖母降福我們,充滿母愛的提醒我們,主業團在我們的手中。因此,如果我們遵從天主的旨意,回應祂所賜的恩寵,儘管我們有些過犯和缺失,那個從1928年10月2日開始寫的故事,將持續下去,直到世界末日。我們將繼續喜樂地工作,為了天主的光榮,尋求把基督置於人類一切活動的頂峰。

你們的父親深情地祝福你們,

康仁


[1] 書信,1932年1月9日,9

[2] 書信,1952年12月12日,35

[3] 書信,1954年5月31日,17

[4] 書信,1967年3月19日,93

[5]《天主之友》146

[6] 參聖多瑪斯・阿奎那《羅馬書信註解》第8章,第3篇

[7] 教宗方濟各,通諭《眾位弟兄》277

[8] 梵二大公會議《教會憲章》3

[9]《鍊爐》69

[10] 同上,835

[11] 教宗方濟各,宗座勸諭《福音的喜樂》121

[12] 對話,19

[13] 書信,1954年5月13日,34

[14]《基督剛經過》74

[15]《鍊爐》156

[16] 書信,1951年12月24日,137

[17] 書信,1961年1月25日,11

[18] 真福歐華路,聖彌額爾工作(負責獨身成員的培育)指示,135

[19] 參監督的訊息,2020年7月20日

[20] 書信,1957年9月29日,8

[21] 同上,76

[22] 蔡浩偉,牧函,1995年11月28日,16

[23] 聖加俾厄爾工作指示,113

[24] 主業團超性精神指示,28

[25] 1963年4月28日,默想筆記

[26] 聖若望保祿二世,宗徒文告《婦女的尊嚴與聖召》30

[27] 對話,88

[28] 書信,1965年7月29日,11

[29] 1962年9月15日聚會筆記

[30] 書信,1957年9月29日,13

[31] 書信,1956年8月8日,7

[32] 同上,1

[33] 同上,5

[34]《基督剛經過》,63

[35] 聖彌額爾工作指示,84

[36] 教宗本篤十六世,致詞,2006年12月22日

[37]《道路》380

[38] 對話,92

[39] 致主業團總參事會書信,1947年12月18日

[40] 聖加俾厄爾工作指示,9

[41] 書信,1959年1月9日,7

[42] 同上,10

[43] 同上,53

[44]《基督剛經過》30

[45] 書信,1959年1月9日,53

[46] 同上,17

[47] 同上,33

[48] 聖加俾厄爾工作指示,23

[49] 同上,15

[50] 書信,1942年10月24日,46

[51] 書信,1959年1月9日,13

[52] 與司鐸們家庭會議筆記,1972年10月26日,監督團總檔,P04,II,1972年,767頁

[53] 講道摘錄,監督團總檔,P01,1975年,809頁

[54] 主業團超性精神指示,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