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上的聲望

「一位基督徒在職業上的聲望不一定包含他在職業上獲得成功。會吸引人靈歸向天主的聲望,是源於由愛德活化了的各種基督徒的美德。」這是一篇有關聖化工作文章系列的新文章。

Opus Dei - 專業上的聲望

「原來基督徒的使命實際上就它的本質來看,亦就是傳教的使命。」[1] 就如祂首批門徒一樣,基督召叫了我們去跟隨祂及帶領其他人靈歸向祂:「來跟隨我!我要使你們成為漁人的漁夫。」[2]

聖施禮華基於主的這個比諭,教導我們說:對於那些受召去藉由自己的專職工作來幫助他人成聖的人來說,他們各自在其專職上所享有的地位,在天主的計劃中是有實際作用的。它是使徒工作的一件重要的工具,「這正是你作為『捕人的漁夫』的『餌』。」[3] 因此,聖施禮華鼓勵我們:「你也有一個專業方面的聖召。它是個踢馬刺,刺激你前進。對,這個刺激你前進的踢馬刺,也就是你藉以捕人的魚鈎。所以,端正你鑽研專業的意向動機吧!保證你之所以要爭取專業方面的成就,完全是為了能夠為天主,為人靈更好地服務。天主也在指望你做到這個。」[4]

聲望與謙遜

天主「為了要顯示和通傳祂的光榮」[5] 而創造了萬有。祂願意讓人的工作成為祂的創世工程的一份參與,藉此反映出祂本有的光榮。「你們的光也當在人前照耀,好使他們看見你們的善行,光榮你們在天之父。」[6] 所謂聖化工作,就是為了愛天主而將它做得盡善盡美,好使它能成為一道吸引我們週圍的人歸向天主的亮光。

我們不應該尋求自己的光榮,而要尋求天主的光榮,就如同聖詠所說的:「Non nobis, Domine, non nobis, sed nomini tuo da gloriam;[7] 上主,光榮不要歸於我們,不要歸於我們!只願那個光榮完全歸於祢的聖名。」我們重複誦唸上述這句禱詞的機會有這麼多啊!「Deo omnis gloria. 『一切光榮歸於天主。』⋯⋯我們的虛榮正是:虛偽的光榮;應算是種褻瀆地盜竊天主的光榮;『我』不應該在任何地方顯示出來。」[8]

我們需要經常矯正自己的意向,可是我們不應該害怕自己會流於虛榮或驕傲而羞於追求在職業上的聲望,因為它對平信徒的使徒工作使命來說是必須的。教會訓導當局提醒我們,平信徒「不唯要依循各行業的規則,而且要取得各該行業的真正技能。」[9] 「平信徒應該以職業上的才能,人性的正直,基督徒的精神來完成他們的工作,特別以此作為他們自己成聖的方法。」[10]

我們在此時默想一下聖施禮華所說的話是適切的:「因為工作是我們成聖的樞紐,所以我們需要在職業中爭取聲望,而每一個人都應該在自己的工作及社交圈子中,藉由自己與工作夥伴之間公平誠實的競爭中能夠脫穎而出而贏得尊嚴及良好的聲望。」

「我們的謙遜並不意味我們是膽怯的和害羞的,或是在挑戰人類某些崇高的努力上缺乏膽識。我們必須以超性的精神及服務他人的願望 —— 以基督徒的服務精神 —— 努力在同儕中出類拔萃。」

「有一些對於人生沒有真正的俗世看法的人將謙遜視為自信的缺乏,是一種阻礙行動的優柔寡斷,一種為了避免摩擦及意見分歧,以求討好每一個人而放棄自己的權利(有時甚至是屬於真理的和正義的權利)的態度。因此,有一些人會不甚了解我們活出深入的 —— 和真正的 —— 謙遜的方式;他們甚至會稱它為驕傲。世人對於謙遜這個基督徒的美德的概念已經大大被扭曲變形了,可能是因為人企圖在世俗中,以更適合在修院內使用的方式,而不是以基督徒受召在世界的十字街頭上行動的方式去活出它。」[11]

出於對天主和對人靈的愛

一位基督徒在職業上的聲望不一定包含他在職業上獲得成功。當然,人性的成功就像是一道吸引他人的光彩。但是,如果他人在接近這個成功的人時卻無法察覺出他是一個真正的基督徒,一個愛天主而又謙虛的人,反而是一個充滿著傲慢與自負的人,那麼,「道路」中所描述的情況就會出現了:「你的愛德是放肆的。遠看,很吸引人,你滿有光彩;近看,使人遠離,你缺乏熱力。太可惜了!」[12]

會吸引人靈歸向天主的聲望,是源於由愛德活化了的各種基督徒的美德。這種聲望得自於人的勤奮、稱職、公正、開朗、高尚、忠誠、誠實、友善、誠懇、隨時願意服務他人……。這些美德既可以伴隨著人的成功,也可以伴隨著他的失敗。這種聲望,是一個人日復一日地,出於對天主和對人靈的愛而努力實踐這些美德而獲得的。

聖施禮華說:「工作誕生於愛的表現,又以愛為依歸。」[13] 對於在工作中獲得的聲望,我們也可以同樣地說。聲望是「誕生於愛」,因為尋求聲望的原因必須是愛,不是虛榮心或自我恭維。聲望是「愛的表現」,因為一個在職業中有聲望的基督徒,必須在服務他人這一種精神上脫穎而出。聲望也是「以愛為依歸」的,因為聲望不能夠成為工作的目標;它只該是一個讓人能夠以具體和日常的方法去吸引人靈歸向天主的渠道。

沒有使徒工作成效的職業成就,是一種荒蕪的成就,如一盞不會發出光亮的燈一樣。聖施禮華強調,我們的聲望必須是一個漁夫的魚鈎;如果一個人不去捕魚,他能被稱為漁夫嗎?聲望不是一件令人嚮往、被人小心珍藏的珠寶,就像一個守財奴為他所珍藏的寶物而沾沾自喜一樣。相反,它應該是我們要毫無畏懼地,為了給天主服務而拿出來經營的珠寶。

我們並非沒有意識到這樣做可能會帶來風險。我們知道,有些人可能是受到我們在職業上的聲望的吸引而接近我們,但是一旦我們和他們談及天主時,他們就會退開,從此就無法像以前那樣欣賞我們。我們也知道某些俱樂部、羣體或有影響力的社團,可能會向有聲望的專業人士敞開大門,給他們提供聯絡其他成員的方式和互相的支持,條件是他們不要透露自己的信仰。因此,他們隱晦地接受了一個觀點,就是宗教應該被規範為只是一件屬於個人的私事。這些人會試圖以尊重自由為託詞來將這種態度合理化。但是,由於他們從宗教事務中排除了其內有真理的可能性,他們破壞了真理,也破壞了自由,而且實際上否認了主所說的話:你們「會認識真理,而真理必會使你們獲得自由。」[14] 這些極端世俗化的組織「禁止」(這裡選用了這個名詞,是為了反映出其實際情況)人談及天主和做使徒工作,似乎是試圖藉此使基督徒不可能加入,因為它們要強制他們必須在進來前先將自己的信仰除下並掛在大門上,如同帽子一樣。

對此,我們的反應不能是把自己與他人隔絕。相反,我們需要帶著天主子女的渴望及喜樂,更大膽地展開使徒工作,因為我們已經以繼承人的身份承受了這個世界,為了能夠擁有它和恢復它的秩序。我們需要進行深入的友誼及信賴的使徒工作,需要創造一個開放和自由的、迥然不同於那對信仰充滿狂熱的抗拒的環境。在這個環境內,我們可以與那些善良的、尋求建立一個符合人類那超凡的尊嚴的社會的人對話和合作。雖然這個目標對我們來說是有很高的要求,但是我們不能夠放棄它。我們需要利用自己所爭取得到的職業聲望,使基督的精神在社會中成為酵母。

在不同種類的工作中

當祂在納匝肋的那些年時,「耶穌在智慧和身量上,並在天主和人前的恩愛上,漸漸地增長。」[15] 福音也告訴我們,祂是眾所周知的「木匠」。[16] 因此,我們可以很容易地推論,祂在工作中享有極大的聲望。

祂以木匠為生。在祂那沒有任何超凡的徵兆的日常工作中,祂的同鄕看到祂不僅在身量上成長,而且也在智慧上增長及受到愛戴。這一個句子反映了幾多服務他人的小事件啊!就是祂在接待他人、接受他人的要求並以專業的技能來達成它、同時並且以愛德去實踐公義、在工作中勤奮和有秩序、自己休息並努力讓他人也休息等等時候所採取的態度。在祂的寧靜、祂的平安、祂的喜樂,祂所有的行為中,人們都感受到一些吸引他們的東西,使他們想要與祂談話,向祂傾訴,以祂作為榜樣:一個很人性又很天主聖的、散發出對天主及對人的熱愛的、使人感覺自己同時在天堂上也在世界上的、鼓勵他們要改過遷善的人所立的榜樣。或許他們中有許多人會想到,如果我們努力在工作中像耶穌一樣,這個世界會變得多麼不一樣啊!無論是在城市中或是在田野間,生活會變得多麼不一樣啊!

正是在平淡如一個木匠所幹的工作中,耶穌在身量、智慧及受人愛戴方面同時成長;就是說,祂從道成肉身的那一刻開始,祂的人性就已經充滿了祂的天主性這個奧蹟,正在一步一步地顯現於人前。「在天主眼中,工作職務本身,沒有高低貴賤之分。任何工作的價值,都取決於工作時,所持為天主而做的愛心,有多大多深。」[17] 歸根究底,職業上的聲望乃是出於工作時所表現出的愛德。它是工作者個人的素質,不是該件完成了的工作的素質。它不在於有著一份人的眼光認為是有「聲望」的職業,而是在於怎樣以帶有聲望的方式去從事任何職業,無論它是否出類拔萃。

以人性的角度來看,有些職業確實是被認為比其他職業更為突出的,例如那些涉及在社會中行使權力的,或對文化有更直接影響的,或在媒體方面有更大迴響的,體育運動明星的職業等等。正因如此(因為這些職業享有更大的尊崇,對社會有更大的影響),從事這些職業的人更加需要不但在「技術」上,而且在倫理道德上擁有聲望:就是說,基督化的職業聲望。非常重要的就是:對於天主的子女來說,當他們從事這些職業時,他們必須爭取這種聲望,因為社會的風氣也很大程度上有賴於他們在職業上的聲望。

因為在一般的情況下,這些職業都會是由所謂「知識分子」來從事,所以「我們要嘗試確保在知識的各個領域中,都有正直的人,就是具有真正基督徒良知的人;他們的言行一致,能夠善用知識的武器,服務人類和教會。」[18] 當聖施禮華解釋主業團的使徒工作時,他非常在意地寫下這段說話:「基督親自揀選了我們,好使我們每一個人可以在世界的中央(也就是祂安置了我們、而且不願把我們從其中隔離出去的地方),各人在自己處身的境況中奮鬥以爭取聖德。也好使我們(以自己的生活及言語作為見證,去給人指出成聖這個召喚是普世性的)可以給那些處身於各種不同的社會情況中、尤其是那些屬於知識份子的人,培育在俗世社會的心臓地帶中的基督徒完美。」[19]

聖母瑪利亞以這麽大的謙遜、智慧及愛情來為耶穌做了卓越的服侍工作,以使我們以主之俾女、上智之座、至愛之母來呼求她。

Javier Lopez


[1] 梵二《教友傳教法令》,2

[2] 谷 1:17

[3] 聖施禮華,《道路》,372

[4] 聖施禮華,《犁痕》,491

[5] 參閱梵一大公會議《天主之子教義憲章》第5條

[6] 瑪5:16

[7] 詠115(113 b),1

[8] 聖施禮華,《道路》,780

[9] 梵二《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43

[10] 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1988年12月30日《基督信友平信徒》宗座勸諭,43

[11] 聖施禮華,1945年5月6日的書信,30-31

[12] 聖施禮華,《道路》,459

[13] 聖施禮華,《基督剛經過》,48

[14] 若8:32

[15] 路 2:52

[16] 谷 6:3

[17] 聖施禮華,《犁痕》,487

[18] 聖施禮華,《鍊爐》,636

[19] 聖施禮華,1944年2月14日的書信,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