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經歷

來自香港的多米尼克面對新型冠狀病毒的47天

Opus Dei - 一起經歷

多米尼克和溫尼

「李先生,測試結果出來了;你很可能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我們正等待著重複測試的結果,以作肯定。」我很震驚,整個身體彷彿被雷電擊中一樣,僵硬地站在負壓隔離室。為了打破這漫長又尷尬的沉默,我勉強提出了一個問題:「我的存活率是多少?」醫生急忙地用不安的聲音回答:「現在不要考慮這個問題,你應該專注於如何戰勝病毒...」就是這樣,我在加拿大度假兩週後,於2020年3月被正式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我本以為只停留幾小時的房間,那只有白色和無情的醫療設備,像停屍間一樣冰凍,窗戶密不透風的房間,成為我接下來47天的居所。

我很害怕,非常害怕。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想到自己可能會死去。我們(我和妻子)剛在加拿大買了第一棟房子。它有一個帶涼棚的漂亮後院。我想像有一天我們會有孩子,我會一邊和他們在後院玩耍,而妻子一邊準備燒烤。要是我這樣離開的話,那將是我一生中唯一沒有經歷過的遺憾事情。作為基督徒,我們從小就相信死亡只不過是通往與造物主分享永生福樂的大門,我們應該帶著喜樂和希望來迎接它。但別開玩笑了!在那一刻,我只想到的,是我不想死;我不想失去妻子。我的心變得沉重及充滿了恐懼,血液急速地湧到身體的每一條血管。我把情況告訴了靈修導師。他說理解我的感受並祝我平安。直到那時,我才想起耶穌一直在我身邊,與我一起在旅途中邁出每一小步。知道祂和我在一起經歷這事使我感到一點安慰。

使用 iPad 參與在線彌撒

我的妻子也感染了病毒,她被分配到我對面的隔離室,起初我們不可以互相聯繫。於午夜時分,我注意到對面房門的窗戶有一絲光照出來。我叫妻子站在門邊,我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形輪廓,我想那是我的妻子。她開始哭泣並問我:「我們會死嗎?我不想失去你,我想再次見到家人;這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建議這旅行。」當我聽到妻子的這些話時,我感到喉嚨上有一塊沉重的巨石,而我的眼睛被淚水淹得模糊起來。我告訴自己要堅強,我回答她:「不要傻,這不是你的錯。這些事可以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我向你保證,因為我們還年輕,我們會好起來的,我們很快會再次看到你家人和互相見面。」儘管同樣地害怕和不知所措,我說這些話安慰妻子,因為我無法忍受看到她那樣脆弱。

幸運的是,第二天我們被安排到同一個房間,這對我們即將到來的戰鬥起了巨大的變化。幾乎每天,我們都需要進行檢查:鼻咽拭子採樣,方法是將一根細長的棉籤通過您的鼻孔,直到喉嚨;X光;靜脈穿刺;除此之外,就是藥物的副作用,如噁心,頭痛和腹瀉。言而,在我妻子的支持下,整個過程變得更容易忍受,像訓道篇中說道:「兩人勝過一人……」(訓4:9-10)。這次經歷以某種方式讓我實踐了婚姻誓言,就是「無論是順境或逆境,疾病或健康」都一起渡過。我學會了更加感激和珍惜妻子,以及我們的婚姻。有人陪伴你渡過難關總是很好,然而,我的妻子比我快出院,我只得獨自為戰鬥的後半段奮鬥。

你必須獲得兩個連續陰性的測試結果,且它們相隔24小時,才可出院。我妻子在復活節的星期天出院了。當時我以為很快會仿效她,醫生也告訴我再待多幾天便應該可出院,但我最終在那個冰冷的房間內獨自呆多了三個星期。事實上,我獨自一人隔離幾個星期沒什麼問題,但真正使我筋疲力盡的是那種不確定性。每天早上期待的測試結果卻一再令我失望。我原本以為是數天卻拖到數週。在那冰冷的房間裡,我變得痛苦和沮喪,每天吃著三頓同樣難吃的飯菜。週末是最糟糕的,因為我看到人們在外面享受美麗的陽光與春日,慢跑或騎自行車,而我卻被關在房間內。我渴望呼吸新鮮空氣,與他人聯繫,以及四處漫步的自由。我很想嚐嚐有口感和味道的東西,甚至列出出院後想吃的東西!妻子告訴我她獨自打理家庭的困難。我感到內疚並希望作出幫助。我向天主禱告,助我盡快擺脫困境,並思考為什麼我需要經歷這種毫無意義的事情。然而,天主默不作聲。

聖枝主日自製聖枝

無論我多麼努力地保持樂觀,偶然也會感到非常沮喪和失落。我在腦海裡尖叫。出於絕望,我開始練習祈禱默想。我把所有的焦慮和煩惱都傳達給耶穌,而不要求結果。在祈禱中,我感到溫暖及基督的臨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句古老的經文:「有我的恩寵為你夠了」(格後12:9)。我感到耶穌想叫我放心,因為祂掌握了一切。我了解到,身為基督徒並不意味著你可以擺脫不幸或沒有痛苦,你仍然會充分體驗它們,但是你不必獨自經歷它們。基督忍受了你所經歷的一切痛苦,並願意再次和你一起走,只因為你是祂心愛的孩子。基督的臨在給了我燃料去忍受更長的路程。

第47天,在5月的一個星期天,我終於得到了兩次的陰性結果,並出院了。我走出醫院的那一刻,發現世界看起來是如此逼真。我感到陽光在皮膚上的溫暖。我注意到春天的鳥兒在鳴叫,以及公園裡的灑水器。再次獲得自由實在太好了。我用很長的時間擁抱妻子,並珍惜每一秒。我承諾要更加珍惜她,及被上主祝福的這段婚姻。我們吃了一頓美味的牛排餐,然後去了逛街。街道上擠湧的人群和喧鬧的交通使我感到很震動。這與我在那房間裏,和耶穌在一起時的寧靜與平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我意識到它是多麼的重要,就像聖施禮華於《道路》(281號)中描述:「靜默是內修生活的守門人。」現在我出院了,但有時候,確實會想念那個冰冷房間的寧靜和簡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