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新的夢想

五十歲以後,居然開啟了另一種青春

Opus Dei - 一個新的夢想全家探訪屏東的阿公阿嬤順道攝於枋寮鐵道藝術村

我的故鄉在台南,18歲以後就到台北就學,之後留在台北工作,也在33歲時走入了婚姻生活,以為人生大概就此終老於台北。2001年的一個特別時刻響起的電話,促使我來到高雄繼續教職的生活,沒想到至今(2020年)已過了19個年頭,跟我之前想的一點都不一樣。更沒有想過,當我在即將邁入50歲的時候,天主透過主業團來繼續敲我的心門,引領我進入一個我從未夢想過的生活。

與吾主建立親密關係的機會,只是種奢侈嗎?

1990年代左右,我第一次在台北的中心與主業團相遇,有幾個畫面一直烙印在我的腦海,不知道為什麼,就算是如今依然鮮活清晰。但是,就只是那麼驚鴻一瞥,之後沒有能繼續彼此的情緣。後來在高雄工作的頭幾年,有天,一位主業團的神父來高雄履行使徒工作時,和我聊過了幾次話。雖然我的手機裡有他的手機號碼,但也就僅止於如此。那些年因為「達文西密碼」造成的轟動,主業團是大家好奇的話題之一。

在高雄時,我是在天主教學校裡類似宗教輔導中心裡服務(吳甦樂教育中心UEC),除了教授天主教學校會有的特設課程外,也會辦理與信仰相關的活動、研討會、甚至國際性的大會。雖然客觀來說,我們能做不少事,天主也很憐憫我們,每年總會觸動少少的心靈來接受洗禮,滿足我們的小小期盼,但我的內心總有著某種憂悶。難道,那種得與吾主建立親密關係的機會,為我、為我的家人、為我們這樣一般的平信徒,只是種奢侈嗎?

於2016年文藻例行的聖誕音樂會擔任合唱團指揮

更擴大的家庭生活

應該可以說,是主業團找到了我。我確實很渴望做一個貨真價實、而不打折扣的基督徒,並且,我也很渴望有以這樣的目標--成聖--來生活的團體。但尋覓了很多機會,卻一直都撲了個空。2015年的年底,一位在我服務的學校就讀、領洗、畢業後加入了主業團的學生打電話來,問我是否有興趣找一位神師,他會定期從台北下到高雄。如果有,她可以讓我們雙方有彼此的手機號碼。我滿口答應,但心裡不敢過份期待,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在沒有料到的日子,神父親自撥了電話來邀請我參加在高雄的活動,曾經有過與主業團接觸的些微經驗又重回到我的記憶中。

加入成為大家庭的一份子,有沒有甚麼不一樣的呢?首先,加入主業團大家庭的前一年(2016),我奉命接下UEC中心主任的行政工作,這向來是我最推諉的工作,我知道每次接下這類工作,我往往搞得自己身心俱疲,別人也大受影響,彼此都受苦。但台北成員規律的探訪與培育,不但給我堅定不移的友誼,更扶持了我的軟弱,進一步為我求得所需的一切恩寵,讓我願意大膽地承擔起這份將讓我的生活天翻地覆的任務。

因為,當時接踵而來的是一個迫在眉睫的亞太吳甦樂教育大會(APUEC)即將召開。之後,又須執行在真福山辦理的技專校院教學創新先導計畫,隔年還有為日韓台三地天主教大學生舉辦的第三屆教宗方濟各志工營、以及本校為行政人員與學生是團領導者辦理的領袖營隊……更遑論每年既有的各類年度活動。還好這些大事不是一次全揭開在我眼前,否則我一定連向天主祈求的意願都不會有。

其次,2017年超乎我預想的被歡迎加入主業團的家庭成員,心中的喜悅無以言喻,除了內心的憂悶被轉變為奮鬥的歡欣之外,更相信天主正仁慈地照顧我的家庭(包含與我結縭20年的妻子以及3個兒女,還有母親姐姐弟弟等)。2019年在馬來西亞的Bukit Tiram House舉行第一次的亞洲華文版年度課程,還使我們這些華文世界的已婚團員能有機會相聚,一種超越血緣關係的更擴大的家庭生活,激起我們向世界傳播福音的熱情。我的內人很確實經驗到,我的生活變得積極多了,雖然我還是缺點多多,且生活會忙碌不少。即使現在我卸下了行政工作,但堂區的邀請卻跟著而來:藉著被邀請加入傳協會的一員,我和其他家中成員能一起參加堂區的信仰服務工作。

在文藻外語大學教授「工作權與社會正義」課程照

開啟了另一種青春

2019年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for Family Development (IFFD)在倫敦舉辦的第20屆世界大會,團體推薦我去參加。原先我因為自己的行程表看起來是機會渺茫,想要打退堂鼓,但他們強烈地鼓勵我信賴天主,結果居然成行,讓我至今難忘。還記得是星期四下午3點上完我在文藻的最後一堂課後,帶著行李隻身從小港到香港轉機,在半夜時分航向倫敦,為能在當地時間星期五一早6點多抵達機場,好趕上早上9:15開始的第一場訓練。之後參加到星期日下午結束,立刻又拎著行李從倫敦飛回香港再回高雄,已是星期一的20:45;而隔天早上8:10我需要在教室上課。這麼超乎想像的經驗,是透過許多善心的弟兄姊妹們的協助才得以實現,我至今仍感激於他們的慷慨,為他們的善舉而加倍感謝天主。

總之,蒙召成為已婚團員,生活只有更富挑戰與忙碌--因為使徒精神的熱火在我內燃燒著,且更有奮鬥的目標,無論是內在或外在的挑戰。獲享天主兒女之甘飴,更是無法外藏而想要告訴所有遇見人。五十歲以後,居然開啟了另一種青春、從永恆生命之泉噴湧而出青春,真是作夢也沒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