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星期五」成為基督徒

當我十一歲的時候,一本書徹底改變了我對世界的看法。

Opus Dei - 我與「星期五」成為基督徒

他就對他們說:「來,跟從我!我要使你們成為漁人的漁夫。」他們立刻捨下了網,跟隨了他。 (瑪4:19-20)

非同於聖伯多祿和聖安德肋,當我聽到上主的呼喚時,我根本不會知往哪裡去,更不用說對成為「人類的捕魚人」這一神聖使命有所了解。但我接近天主的路要比當年宗徒們的容易走得多—至少我不必放棄我的「漁網」。然而不論我如何輕而易舉地走向天主,為著見證基督的神蹟,每一個這樣的故事都值得紀念。以下便是我皈依的故事。

凡屬天主的絕不會被凱撒奪去。雖然成長在一個沒有宗教意識的國家,我卻自幼懷著一種對超乎自然的力量的模糊概念,而非成為了一個無神論者。當我十一歲的時候,一本書徹底改變了我對世界的看法,儘管這本書從未被歷史上任何一位偉大的傳教士所重視並將其聯繫到對基督信仰的宣揚。笛福所寫的《魯賓遜漂流記》講述了一位水手流落荒島卻可安居於此並且說服一位名叫「星期五」的土著改信基督的故事。魯賓遜的宣教力量是如此之強,以至跨越大陸與歷史而打動了我,使我與書中的「星期五」一道為基督信仰所感化。儘管我不曾詳究各基督教派別的歷史背景,但我當時已然確信耶穌基督乃真天主。

有趣的是,儘管魯賓遜是個清教徒,雖受他的感化,我卻成為了一個天主教徒。在2009年聖誕的時候,當人們都在以世俗化的方式慶祝這一節日的之時,我卻在網路上探求這節日所基於的信仰的起源,好使自己明白這節慶的真正意義。雖然年幼懵懂,但我卻自此發現了一個難以撼動的事實:基督信仰的精萃乃最大程度上保存於宗徒聖伯多祿繼承者所領導的普世大公教會中。既然我自認信仰基督,那就必須使自己成為一個天主教徒。但是,承認普世大公教會的權威並在心理上親近她還遠不能使我與天主的關係更進一步。儘管當時教會在我身在國家的情況極為特殊,我還是透過網路完成了我基本的慕道訓練,由「認識天主」進而「了解天主」。回想看來,除卻天主的奧蹟我很難解釋箇中緣由——這期間沒有任何人要求、鼓勵、或暗示我如此去做。

最終我有幸來到了另一個有宗教自由的地方。到達之後我立即與當地堂區取得聯繫,以滿足我多年與普世教會共融的意願。同時,在融入教會的路上,我有幸通過一位大學教授而認識到了主業團,經由這一神聖的團體,我更獲得了在羅馬領洗與世界各地朋友建立友誼的機會。在上主的恩寵與主業團兄弟姊妹的愛護下,我向著生命的終極意義進發,願跟隨兩千年前兩宗徒的腳步,學習如何為世人捕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