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利亞的一生(九) : 賢士來朝

當東方的賢士到來朝拜聖嬰,瑪利亞的一生系列在白冷這場景將暫停。

瑪利亞的一生
Opus Dei - 瑪利亞的一生(九) : 賢士來朝

當耶穌被獻於聖殿後,聖家便回到白冷。西默盎關於這孩子的預言繼續在瑪利亞和若瑟心中迴響。瑪利亞應該也會想起在舊約中先知提及關於默西亞,她的兒子,說他將會被尊為王,不單只在以色列,也在世界各民族。

依撒意亞先知已經非常強而有力地宣告:「萬民要奔赴你的光明,眾王要投奔你升起的光輝。舉起你的眼向四方觀望罷! 他們都聚集來到你這裏…成群結隊的駱駝,以及米德楊和厄法的獨峰駝要遮蔽你,牠們都是由舍巴滿載黃金和乳香而來,宣揚上主的榮耀。」(依60:3-6)

這期間,日子過得很正常,沒有任何顯示有甚麼不尋常的事會發生。直至有一天一件不尋常的事發生。

當耶穌在黑落德為王時,在猶大的白冷出生後,東方的賢士們來到耶路撒冷,查問說:「才誕生的猶太人君王在哪裏﹖我們在東方見到了衪的星,特來朝拜衪。」(瑪2:1-2)聖瑪竇記載當他聽到這樣的查問時,「黑落德王一聽說,就驚慌起來,全耶路撒冷也同他一起驚慌。」(瑪2:3)

我們對那些顯貴人士知道得很少,只是從聖經上得知。他們從東方察覺到一夥異常明亮的星,引領著他們啟程尋找那猶太人的君王。其餘的,例如他們有多少人,他們的原居地,那天上的光的本質,他們用甚麼路線等,都是推測,或多或少都有根據。

西方傳統叫「三王」,正如人們一般的想像,甚至告訴我們他們的名字-梅爾基奧爾,加斯帕爾和巴爾塔薩爾。有些其他基督宗教傳統將他們的人數增加至七,甚至十二。他們的原居地可能是美索不達米亞,或更可能是波斯。從一件歷史事件發現,他們來自波斯比較可取:當波斯國王科索羅斯二世在主後第七世紀初入侵巴勒斯坦時,他摧毀了虔誠基督徒為紀念救世而建立的所有大教堂,除了一所:白冷的耶穌聖誕大教堂。他之所以讓它保留,是因為在入口處有幾個穿著波斯袍的男人的肖像,向被母親抱著的耶穌致敬。

福音中稱他們為「賢士」這與我們今天所理解的意思很大分別。他們並非魔術師,卻很可能是波斯其中一種牧師級數的人,占星術士,瑣羅亞斯德教的門徒,這都是不少古典希臘作家提及的。再者,事實上以色列人所期待的默西亞觀在羅馬帝國的東部,甚至羅馬本身都有所聞。所以,有些有學問的智者或叫賢士,被天主內在的光照下,將他們所發現的那異常明亮的星解釋為猶太人期待已久的君王誕生的記號,也絕不為奇。

雖然民間熱心敬禮將耶穌誕生和賢士到達巴勒斯坦緊密聯繫起來,但我們不確定這是何時發生的。我們只知道黑落德感到驚慌及「仔細詢問他們那星出現的時間」(瑪2:7)。然後他詢問經師默西亞應該在哪裡出世。經師根據米該亞先知書回答說:「你猶大的白冷啊!你在猶大的群邑中,決不是最小的,因為將由你出來一位領袖,衪將牧養我的百姓以色列。」(瑪2:6)。黑落德為打發他們,就叫賢士往白冷去:「你們去仔細尋訪嬰孩, 幾時找到了給我報信,好讓我也去朝拜衪。」(瑪2:8) 但他的真正用心卻不是這樣,因為黑落德不久便將白冷及其周圍境內所有兩歲及兩歲以下的男嬰殺死,以確保他認為那要來奪取他王位的已死。由此我們可以推算賢士們可能在耶穌誕生後一年或一年半到達。

收到這訊息後,賢士們趕快前往白冷,很高興那原本神奇地在耶路撒冷消失了的星,又再次引導他們。這事實證明那星並不是如很多人嘗試指出的,是一種自然現象-一夥彗星,一行星合之類,而是天主給予這些人的一個超自然的標記,而且只給他們。

他們一離開耶路撒冷,聖瑪竇續說,「他們在東方所見的那星,走在他們前面,直至來到嬰孩所在的地方,就停在上面。他們一見到那星,極其高興喜歡。他們走進屋內,看見嬰兒和他的母親瑪利亞, 遂俯伏朝拜了衪,打開自己的寶匣,給衪奉獻了禮物,即黃金、乳香和沒藥。」(瑪2:9-11)

瑪利亞和若瑟的心必定是充滿喜樂和感恩-喜樂,是因為先知關於默西亞的預言開始實現;感恩,因為這些慷慨男士,各國眾多基督信仰的前輩,送來的禮物,可能有助減輕他們的財務狀況。若瑟和瑪利亞不能償還他們的慷慨,但那些人認為已經得到充分的回報,就是耶穌的微笑帶給他們靈魂的新光,和他的母親瑪利亞熱情的謝意.

J.A. Loar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