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日:在新加坡與主業會監督蔡浩偉主教重逢

林豪是一位台灣的主業會會員,他在文章中紀錄了當天的所見所聞、他與家人僕僕風塵旅程的經歷,序述了監督的訓誨,和分享了他們與監督相處期間的溫馨回憶。他亦深深體會到家人的愛,成全了他的願望。

林豪在1996年蔡浩偉監督訪台時曾與他見面。今年在給監督的生辰賀函中再次邀請他訪台,剛巧其時監督正準備至亞洲、澳洲之旅程,可惜行程未能包括台灣。然而並未因此消減林豪渴望會見監督的熱忱,他須要為種種考慮而努力,終於得償所願,與家人遠赴新加坡參加聚會,更能夠與監督見面,接受他的降福。他在文中紀錄了當天的所見所聞、他與家人僕僕風塵旅程的經歷,序述了監督的訓誨,和分享了他們與監督相處期間的溫馨回憶。他亦深深體會到家人的愛,成全了他的願望。

* * * * * * *

監督將訪問東南亞

為祝賀監督77歲生日,我於6月初寫信給監督,簡述個人使徒工作情況,且提出自1996年監督拜訪台灣之後已過了12年,其間我們只有在2002年至羅馬參加聖施禮華列聖大典時,有幸到訪總部(Villa Tevere),唯未能私下與監督交談,在信中我提到希望監督能再到台灣,因我們很愛他,也為他的意向祈禱。

不久之後我們便收到消息,知道監督將於7月到澳洲參加世青日,而在來回途中將會到訪印度,香港及澳門、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行程非常緊湊,很可惜並未包括台灣在內。所有在台灣的成員都設法找機會與監督碰面,聆聽他的教導。

我曾考慮去新加坡參加與監督的聚會,唯據知當地會員眾多,且會有很多來自其他國家的會員,因此要單獨見到監督的機會很小,加上費用和工作的考量,因此我準備以祈禱陪伴監督。其後在神父的鼓勵下我便提出了與監督碰面的渴求,期望得到他的降福,也期望給他擁抱、以示支持與愛,以解除他的疲勞。在主任的協助下便通知了新加坡個人所請,接下來就要說服家人了。

說服家人一起同行

回家與太座及女兒商量,她們本無心理準備,太座認為我們得到的恩寵已經夠多了,我提出監督已經77歲了,下次不知道何時才能見面,如果新加坡能夠為我們安排與監督碰面,我們就應設法去,機票及住宿費由我省下的零用錢支付。經過一番堅持、掙扎及妥協,最後結論是:每個家中成員的願望能夠達成,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我愛你,所以我願意達成你的願望。」事就這麼成了。

至於能否與監督碰面,仍未肯定;然而在七月中突然接到通知,有物件要托我轉交給監督,而接受了信差的任務,使我們與監督碰面的機會大增;同時亦收到監督的回信,他說:「我很樂意到台灣來,為我祈禱好使吾主允許我拜訪這片可愛的土地。」不久更知道獲安排在8月2日下午六點半單獨會見監督。

8月1日早晨五點我們由家中出發,中午十二點多到達新加坡樟宜機場,我們沿路詢問以搭捷運的方式到飯店,辦妥了住房手續,再前往聖心堂參加彌撒後,已有九小時未進食了。

參加大型聚會

8月2日下午我們在一點半出門搭計程車到Orchid Country Club,參加下午三點至四點的大型聚會,在現場我遇到許多多年未見的會員及神父,稍作寒暄之後即就坐,會場內約有300多人。一位馬來西亞會員帶著全家一同趕來參加聚會,當時還未知能否與監督碰面,但經主辦單位不斷貼心的安排下終於在聚會結束後能與監督碰面,這才不虛此行。監督於三點由兩位隨同神父Don Fernando、Don Joaquin及羅瑞文蒙席陪同進場,隨即開始以西班牙文講話,…即時翻譯非常流暢。

監督講話中提到主業會已經有近九萬個會員,他鼓勵我們熱愛教宗,又告訴我們高齡82歲的教宗於7月至澳洲參加「世青日」,先到本會Kenthurst會議中心休息,進門的一刻就有三位本會神父及兩位獨身會員迎接陪伴他,他覺得很放心,監督當時也在澳洲陪伴教宗,教宗在「世青會」曾說過:「來自世界各國的年輕人,你們興奮地參加『世青會』,但對於我這80多歲的教宗而言,由地球的另一邊來到這裡陪伴著你們,卻是一件辛苦的事。」

監督提到他到會場途中前遇到了塞車,讓他想起在愛爾蘭發生的一件事。有一位成員在路上遇到了大塞車,動彈不得,他耐心等待的時候,搖下車窗與鄰車的一位小姐聊天,結果經過這次巧遇,他們成了夫妻,而他太太之後也成了會員。

監督說主業會最大的武器就是祈禱,沒有其他秘密,我們對任何事都要保持樂觀,我們要祈禱、盡責、忠實及克己,要忠誠地做好規範、工作及使徒工作,且忠實到底。

在提問時有一位有6個小孩子的新加坡在職母親問及培育子女,監督聽了很高興,讚美她是一位慷慨的母親,然後講述一位有16個小孩子的成員,他如何先訓練老大,讓他來領導照顧弟妹,同時讓每個孩子都有工作分配,一起將家事做好。監督又說:「妳們要訓練大的孩子照顧年幼的孩子,培養他們的責任感,幫助父母照顧好家庭。」

在區代表羅瑞文蒙席兩次提醒後,監督幽默的說:「你們看時間過得真快,羅蒙席一直在催促,我的時間完全由他來掌握,因為接下來還有別的聚會,為不耽誤時間,我就此降福你們。」

家人與監督會面

大會結束後,我在大廳再與久別重逢的會員及神父,彼此問候合影留念。近五點我們便起程前往主業會中心,因為路途遙遠並須要轉車數次,加上時間非常緊湊,我在捷運上請家人一同念玫瑰經求聖母幫忙,終於準時到達了,當時已經有其他的家庭在等候著。

不久監督與羅蒙席進來了,我先趨前擁抱監督,隨後他與內人及小女握手問候,我們送上禮物,是一個刻有「用心愛台灣」(Love Taiwan with all your heart) 字樣之水晶心形文鎮,並將全家福、家人與妹妹家合照及今年在台灣舉行第一屆東南亞會議共五張相片送給他,監督逐一降福後便以西班牙文教導我們,並由馬神父翻譯:「剛才我遲到了,很對不起。」筆者回答:「沒關係。」可是監督堅持是他的錯,可見他對小事情的重視,絕不推諉。我對監督說:「這次你錯過了(與想念諧音)台灣。我們很想念你,所以來到這裡見你。」(Father this time you missed Taiwan, but we miss you too, so we are here.)

監督說:「我很愛台灣,也很想到這片可愛的土地(我回答說:我們也很愛你),我下次到日本及韓國時,會經過台灣的。」我們一聽都非常高興,羅蒙席肯定地說:「因為韓國很快就要建立中心,因此監督下次會到訪台灣的。」監督又說:「聖施禮華很重視台灣與中國的使徒工作,因為台灣是到大陸的跳板,所有的會員先到台灣受訓後再轉向大陸內地,未來在中國人民的使徒工作必定果實非常豐碩,且將會影響全世界。」

他接著說:「你們要愛護自己的家庭,夫妻之間要彼此相愛合一,要愛Marijo(小女),也要慷慨地愛其他的孩子。」又說:「你們要熱心祈禱、有負責任、忠實、做克己、做犧牲、要有愛心、耐心、常保有望德,我們要不斷地重新開始。要認真工作及做好使徒工作,這兩件事都很重要。」

談話之後我請監督與我們合影留念,這對台灣很重要。監督最後隆重地以聖三之名降福我們全家合一,並送給我們每人一串玫瑰念珠,他離開前我再給予熱情的擁抱,以表現我們深厚父子之情。

七點我們離開中心之後,便徒步去吃晚餐,沿路我們一直回憶監督的一舉一動及教導,大家都覺得很滿足,我亦誠摯地感謝家人願意滿足個人的心願,小女由於穿新鞋打腳,卻沒有抱怨而輕鬆地將鞋提在手上,和我們漫步一同欣賞夕陽,這真是天主所賞賜的一天。

參加男結婚會員之聚會

七點半我又要起程步行趕到NUS Guild House參加八點另一個聚會了。這次我差一點迷了路,幸好遇上令一位迷路朋友,他剛巧在找尋聚會地點,我表示身份之後就與他一同前往。該聚會的參加人數約有一百多,來自新加坡和東南亞各地,當晚我有幸坐在第一排的位置,可以仔細聆聽監督的教導。

監督準八時進場,這次的講話要比下午的直接而具有權威,還記得監督提到:「你們要注重內修生活,做好每天的祈禱規範,如果不能照顧好自己的內修生活,就是欺騙主業會,欺騙家人及欺騙你自己。

你們要重視告解聖事、神修指導及與主任談話,要不斷地更新自己,重新開始,要對自己的聖召忠實、負責,恆心到底。

聖施禮華、歐華路主教及我,甚至未來的監督,面對不對的事情,絕對會立刻糾正,不會顧及人性尊嚴。」

監督最後幽默的說:「我知道你們還沒有吃晚飯,如果我再留你們下來,你們的太太一定會有意見,我現在就給你們我旳降福。」

感謝天主所賜予的一切恩寵

會後大家都滿心喜悅的回家去了,這是我們自1996年監督來台後,第二次與他單獨碰面,我們非常感謝羅蒙席及新加坡會員細心的安排,使我們收穫豐盛。

個人內心有很深刻的感受,讓我想到耶穌說的一段話:「你們求,必要給你們;你們找,必要找到;你們敲,必要給你們開。」(瑪:七,7)既然天主這樣重視我們,愛我們,我們當然要以愛還愛,不能讓祂失望;我將所獲得的一切帶回台灣,也告訴大家監督將要來到台灣的消息,我們應該開始準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