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閒及空餘時間(三)

「子女在到了青春期時可能會要求得到他們有時候仍然未能成熟地掌握的自由度。」

家庭生活
Opus Dei - 休閒及空餘時間(三)

父母與青春期的子女在某些問題上意見一致有時候是很困難的。這是一個老掉牙的問題,但在今天變化多端的社會裡,可能會更加常見、更加嚴峻。有時候,這個問題會是如何在週末及黃昏利用空餘時間。

父母的態度

父母關心子女在晚上的空餘時間進行什麼消遣活動是對的。許多父母都感到,在討論這個問題時能夠保持家中的安靜和秩序是艱難的。雙方有關週末外出活動的談話,經常都會變成一場戰爭。要找到有說服力的理由去勸諭年輕人及時回家是絕不容易的。父母的權威可能因此而被削弱。有些父母們會試圖加強對子女的管制,但是他們很快就會察覺到這個做法並不行。管制不等同於教育。

子女在到了青春期時可能會要求得到他們有時候仍然未能成熟地掌握的自由度。但這並不是說他們因此而不應該得到適合他們的自由度。問題涉及一些頗為困難的事情:教導他們怎樣去負責任地管理自己的自由,和學習怎樣為自己所做的事負責。只有這樣,他們才會擴闊自己的視野,好使他們能夠憧憬更崇高的目標,而不會只限於不惜一切地追求娛樂。所以,為了給子女提供有關自由的教育,父母有時候要給他們定下一些界限,和堅決地不准他們超越這些界限。當他們知道了這些界限的意義,父母又清楚地解釋一些不能讓步的事情(其實是責任)時,他們就會學到怎樣在社會中生活和什麼是真正的自由。

當子女的性格和意志受到確實的培育、本身的個性開始變得堅定的時候,和父母發生有關服從方面的衝突是不足為奇的。聖施禮華在一個葡萄牙藉的父親向他談及和自己一個孩子在這方面遇到困難時答說:「讓我們誠懇一點吧。這裡有沒有人,包括女士們,從來都沒有給過自己的父母一個困難的時間呢?請他們舉手!誰敢舉手?所以,如果你的子女也令你受到一點苦,這是很自然的」[1]。重要的是幫助他們去明白,他們經常所要求得到的(很多時候是合理)權利是,必須要負起與它相關的責任的。

為著了解、為著教導而對話

若要教導子女怎樣適當地以有價值的娛樂活動去利用空餘時間,父母必須為他們花上時間和關注,和他們單對單地談話。一個開放的、誠懇的、充滿熱愛和智慧的對話,是一個人發現真正的自我的渠道。我們甚至可以說,一個人是藉著對話而「塑造」成的。因此家庭就是我們學習如何與他人互相建立關係,和認識自己的最好的地方。我們在家庭這一個能夠衍生信任的氣氛中經驗到愛人與被愛的意義。而這種信任的氣氛,也是一個人能夠學到如何去愛、去學習自由、去尊重他人的自由、和正面地重視自己對他人的責任。沒有信任,自由是會發育不良的。

家庭內的平和氣氛,容許父母坦白地和子女談論他們使用自己的空餘時間的方法,期間經常保持著真正關心他們的語調,和避免家人互相對立或氣氛惡劣。父母們應該避免「說教」,說教只會是徒勞無功的。也不要「質問」他們,質問的結果會是令人不快的。應該做的是播種「判斷的標準、價值的釐定、有趣的事物、思路、感召的源頭、和生命的楷模」[2]。這些都可以使子女們能夠過一個正直的人性和基督徒的生活。堅固子女良好行為的機會是永不缺乏的。父母們也應該逐步地了解子女們所去的地方的環境,和他們與什麼樣的人交友。

如果父母在子女幼小時就已經得到了他們的信任,和他們對話就會很自然。家庭的氛圍會有很大的幫助,縱使有時候大家的意見是不一致。聖施禮華說過:為了家庭而花費時間是「最佳的投資」。例如在一起吃飯時加深互相的了解,和家人過一些「優質」的時間,就是說特別親密的、能夠使家人更加和諧的時間。在孩子們仍小時與他們常常在一起,對於在他們成為青少年後和他們深切地對話會有幫助。

無疑,解決問題一定是越早越好的。如果父母們自子女年幼時就開始給他們提供關於德行的教育,又如果子女經歷過與父母親密的關係,那麽當他們踏入青少年期的時候,去幫助他們應付那時的挑戰就會來得容易些。可是,許多父母覺得自己沒有給子女提供「及時雨」。無論原因是什麼,他們可能感到很難和子女締造一個有建設性的對話,或是令子女接受一些規範。如果父母們因此而感到氣餒,就該提醒自己:父母的工作是沒有「止用期」的,而且他們要確信,沒有一句說話、一個熱情的舉止或努力,如果是以子女的好處為出發點的,會是白費心機的。家庭內每一個成員,不論父母或子女,都需要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的機會。「耐心」是每一個一個家庭成員都應有的權利和義務。我們對他人的缺失應該有耐心,而他們對我們的缺失也是一樣。

但是,若要在家庭內締造一個由信德所感召的文化,只憑對話是不夠的。同樣重要的是花時間在家庭生活中,計劃一些在週末或假日時可以一家大小一起進行的活動。

有時候可以是和子女們一起做體育活動,或是和其他家庭組織一些郊遊或慶祝的活動,或是使他們參加一些由青年會等培育中心所主辦的文化、體育、文藝或義工活動。這不是說要把一些已經完全準備好的東西遞給他們,而是鼓勵他們的創意,同時又留意到他們本身的喜好。聖施禮華督促我們在今天社會這麽重要的這一點上要加一把力:「有急需把慶節和習俗再基督徒化。有急需避免使公開的表演節目陷於愚蠢乏味或毫無價值觀的兩個進退兩難的困境之中」[3]

在經濟上保持他們只有小量金錢

今天的年輕人往往喜歡逛商場、衝動性的購物、吃喝、和看電影。現今坊間所提供的消閒活動都受著潮流和消費主義的影響。如果慣性地以這些活動作為消遣的方法,人很容易就會養成一些個人主義、被動、少於與其他人一起參與、和團結的習慣。這些娛樂和休閒活動會是「今天的世界常見的、貶低人性的表達方式,和扭曲關於性的形象的手段」[4] ,從而限制了個人的自由,使人失去人的尊嚴。歸根究柢,這種行為其實是與休閒的本質有所牴觸的, 因為休閒實應是個人得到釋放和成長的一個時刻。

所以,不要給孩子們太多金錢。這樣可以教他們金錢的價值,和金錢是要他們自己賺來的。聖施禮華是他的父母以深切的基督徒方式養育成人的。他們尊重他的自由,並教他怎樣明智地使用自由。他曾經說:「他們從來沒有強加他們的意願於我。他們保持我只有小量金錢,非常小,但卻給我自由」[5]。今天,年輕人找工作比較容易,尤其是在假期時。鼓勵他們做假期工是好的,不但是為了賺取娛樂的使費,而且也是讓他們能夠幫補家計,或幫助有需要的人。

我們不應忘記,年輕人的內心蘊藏著一些強烈的、他們有能力熱心於其中的理想。年輕人會為友人做任何事。他們往往就是沒有機會發現耶穌這個偉大的友人。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在第十五屆世界青年節的閉幕禮上說:「祂在我們實際的日常生活中,以獨特的和個人化的方式愛了我們每一個人:在我們的家庭中,在我們與友人一起時,讀書及工作時,休息和輕鬆一下的時候。」他繼續說,我們這個充滿著消費主義和享樂主義的社會,急切需要那些隨時準備為他人而作自我犧牲的人的見證。「我們的社會急需這個標志,而年輕人更加需要它。他們經常被誘使去幻想著過沉於逸樂的生活、去吸毒和尋樂,最終只是發現自己越來越沉溺於失望、無聊和暴力中」[6]

對於父母來說,教育孩子如何好好地使用自己的休閒及空餘時間是一個真正的挑戰。它是一個要求很高的職責。但是,正如所有為了愛而做的事一樣,它是令人驚異地值得做的。有些父母有時候會感到無能為力。這時候,最好就是提醒自己,一切為了教育子女而付出的努力,不但會為自己的子女帶來益處,而且也會中悅天主。盡善盡美地去教育子女是上主交託了給父母的職責之一,而且這個職責是沒有人能取代的。教宗本篤十六世說:在家庭裡,父母藉分享著所有受了聖洗的人的普通司祭職,可以「在以基督徒的方法教育子女時,擔當著領導者和指引者的各式,從而行使著這個司祭職」[7]。以勇氣和充滿望德的樂觀心態去面對這項工作,一定是值得的。

J. Nubiola, J.M. Martin



[1] 聖施禮華,1972年10月31日在葡萄牙波圖市 Enxomil 的一個聚會的講話

[2]教宗真福保祿六世,「在新世界中傳福音」勸諭,1975年12月8日,19節

[3] 聖施禮華,「道路」,975

[4]教宗本篤十六世,與美國一羣主教會面時的說話

[5] 聖施禮華,「與主交談」,70頁

[6] 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2000年8月20日世界青年節閉幕彌撒中的講道

[7] 教宗本篤十六世,2009年2月18日通常!接見羣眾時的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