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要正當

為何要審慎?因為要公正,要有愛德,善事主及鄰人。

節錄自載於《天主之友》書中,聖施禮華於1963年11月3日題為《對主對人都開放》的講道。

如你認為我們不能常把聖經所講的引用到日常生活中,原因是我們默想不夠。你們中有年輕的、中年的,但都想在生活中結果實,否則不會在此。我們都想抱著犧牲精神做事,善用主賜的天份,熱心救靈,但雖有善念,我們仍難免陷入法利塞人和黑落德黨人合謀,ex pharisaeis et herodianis(谷12:13)的陷阱,這些人本是維護天主權利的基督徒,但卻因和惡勢力連結,奸詐地使同為救世主服務的主內弟兄落入陷阱。

要審慎,簡單地行事,這是天主子女應有的美德。說話行事要自然,處事要深入根源;不要只看表面。記著,如要在靈性、人性上都盡基督徒的本份,我們要預期對人對己都有難受的時刻。

我不想向你隱瞞,當我要指正別人或作些會引起痛苦的決定,我事前、當中、事後都很難過,雖然我非感情用事的人,但我一想到只有動物才不哭,我就釋然了,我們做天主子女的,必要哭泣,如你認真忠誠地盡責,你必有受苦的時刻。勿忘以不傷人作藉口,不惜代價逃避痛苦,是較舒服的事(雖然這是錯的)。因指正嚴重過犯並不好受,猶豫通常隱藏著羞恥的逃避,不想自己難受。孩子,地獄中多得是閉口不言的人呢!

你們中有當醫生的,原諒我作醫學上的假設,我的比喻可能不夠科學化,但在靈修上仍有效。要治癒傷口,首先要把它洗淨,包括傷口的四周,外科醫生知道洗傷口會很痛,但不洗更糟,洗完要塗消毒劑,會「刺痛」病人,但只有這樣,傷口才不會發炎。

傷口雖小,但這些程序保障身體健康。當一個人生命中樞的靈魂的健康出現危機,那洗滌、剪除、刮削、消毒、疼痛,都不是必須的嗎?審慎要求我們作這樣的處理而不是逃避,因逃避是不關心,甚至是違反公正及堅毅的。

一個在天主及人眼中真誠做事的人需要所有的美德,至少潛在地擁有它們。如果你問我:神父,那麼我們的軟弱怎麼辦?我會回答:「難道生病的醫生,甚至是慢性病,不可醫人嗎?他的病使他不能處方嗎?當然不,只要有醫學知識,又能應用,並以對己的關心對人,便能治人。」

化弱點為利益

如果你每天勇敢地在主前省察,你會發覺自己許多弱點。藉主的幫助及我們的努力,要除它們,不是大問題,雖然根治好像永不可能。假如你決心回應,這些弱點可協助我們治療別人的過失,當明白自己和別人一樣軟弱、易於犯罪甚至嚴重的過犯,我們會對人更了解、更溫柔,但也有更多要求,因為我們想要大家全心全意愛主。

我們基督徒,天主的子女,幫人的方法是忠信地實踐那些偽善者故意對師傅說的:「你不看人的情面。」(瑪22:16)意即我們必要完成拒絕任何偏袒,我們對所有靈魂都關心!雖然很自然的,我們會先關心那些不知天主為何放在我們身邊的人,(即使有時它們好像只是人為因素)。

「你按真理教授天主的道路,et viam Dei in veritate doces。」(瑪22:16)不要停止教導別人,即是忠信無比地指示主的道路。你不要擔心別人看到你我的缺失,我從不怕讓人看到我的缺失,或告訴人自己如何改過,或如何掙扎為對主忠信。我們克服、除去過失也是教導天主道路的方法:首先,縱然我們的缺失多明顯,主仍要我們努力以生活作證,其次,上主要我們教導人,如祂一樣,「所行所教的一切,coepit facere et docere。」(宗1:1)

我已提醒你們,我這神父很愛你們,但天父更愛你們,因祂是無限的美善,祂是無限的父親。我沒有可責備你們的地方,只是要幫你們更愛耶穌基督與教會,祂的羊群,因為這方面你們縱使和我爭也不及我。當我講道或和你們個別說話時,我要你們注意自己的一些缺失,不是故意為難你們,唯一的動機是幫我們更愛主,當我強調實踐德行,我不曾忘記自己也有責任如此做。

我曾聽人輕率地說失足的經驗使人在同一錯誤上重犯數百次,但一個審慎的人會善用這些挫敗使自己將來更小心,學習行善,更決心成聖。嘗試在事主的成敗中,不論任何代價都要增加盡基督徒責任與義務的決心。當我們高尚忠信地尋求主的光榮及近人的利益時,要勇敢行事,不要逃避榮耀或責任,不要怕周圍的人的反應,也許來自虛偽的弟兄。

為何要審慎?因為要公正,要有愛德,善事主及鄰人。審慎被稱為「諸德之母,genitrix virtutum」(註一)及「善導之母,auriga virtutum」是有原因的(註二)。

每人應得的一份

細讀今日的福音,看美德如何指導我們行事,當法利塞及黑落德黨人說完假情假義的奉承話,便觸到問題的核心,「你以為如何?給凱撒納稅,可不可以?」(瑪22:17)聖十字若望說:「留意他們何等精明,他們不說:告訴我們,什麼是適合或可允許的?卻問耶穌的想法。他們一心想出賣他,使權貴憎恨他。」(註三)「但耶穌知他們的惡意,就說:『你們為什麼要試探我?拿一個稅幣給我看看!』他們便遞給祂一塊『德納』,耶穌對他們說:『這肖像和名號是誰的?』他們對祂說:『凱撒的。』耶穌對他們說:『那麼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瑪22:18-21)

你看這衝突如主的回答一般悠久,清楚且毫不含糊。事奉天主和事奉人;行使公民權利和宗教責任;建設和改進世上的城鎮和相信渡過現世走向天鄉,這些都沒有衝突、沒有敵對。

我不厭其煩地重複,生命的合一是聖化工作、家庭、社會的必要條件,耶穌不允許他們分割:「沒有人能事奉兩個主人,他或是要恨這一個而愛那一個,或是依附這一個而輕忽那一個。」(瑪6:24)當一個基督徒選擇了天主,全然回應上主,這回應催迫他一切以天主為中心,同時,也公平待人。

不能以虔敬為理由保護自己,而剝奪別人應得的一份。假使有人說:「我愛天主,但他卻惱恨自己的弟兄,便是撒謊的人。」(若一4:20)拒絕給我主愛及尊崇──我們造物主和天父應得的,或藉詞服事他人就無法聽命於主,也是謊言。因聖若望說:「幾時我們愛天主,又遵行他的誡命,由此知道我們真愛天主的子女。原來愛天主就是遵行他的誡命,而他的誡命並不沈重。」(若一5:2-3)

你聽過許多人,為了效率、發表一些愛德議論,要減少對主尊崇的外在標記,他們認為這些是多餘的,故不用理會。這些想法只會引致無結論的爭執,在基督徒中造成醜聞,防礙實踐主的誡律:我們要給每個人應得的一份,並溫和地實踐公正的美德。

備註

註一:聖多瑪斯,In III Sententiarum,dist.33,q.2,a.5

註二:聖伯爾納,Sermones in Cantica Canticorum,49,5(PL 183,1018)

註三:聖金口若望,In Matthaeum homiliae,70,1(PG 58,656)

Philippe Oursel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