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人性,就越神性(一):耶稣,我们该做什么?

在这篇关于人性美德的第一篇文章中,我们思考如何让我们所有的渴望能够在天主内找到和谐。这需要时间和努力去发现,但它能释放我们自由地去爱。

每个故事都有它自己的发展
要塑造坚定的愿望
东西的和谐


在我们看来,圣奥思定的想法可能有些不寻常。因为在他的回忆录中曾提到「重量」对他周围物体的影响。这位后来成为希波的主教,凭着第四世纪的科学知识他观察到:火焰总是往上走,而石头总是往下掉。后来,当他看到油和水混合在一起时,油倾向于浮出水的上面,似乎一切无序的东西好像都在寻求秩序,找到一个自己可憩息之所。圣奥思定直觉认为所有这些在移动中的物体都是被它的「重量」所引导。然后,他情有独钟的描述:「我的重量即是我的爱;爱带我到哪里,我便到哪里。」[1]我们都有同样的经历:我们想要什么、寻求什么、爱什么,那些就是驱动我们的力量。我们总是寻求、期盼欲望能得到满足。这种「重量」把我们引向还算过得去的幸福,可是我们却不愿受限于仅仅是转瞬即逝的快乐。因而便设法找出能吸引圣奥思定,使他感到持久爱情的原动力。

每个故事都有它自己的发展

一个年轻人曾问过耶稣:「我要做什么,才能承受永生?」(路18:18)我们怀着虔敬的心阅读这段经文,因为它提出了一个涉及我们每个人的问题。那位既是天主又是真人的会怎么回答呢?因他称呼耶稣为「善师」,所以在回答之前,耶稣反问了他一句,祂的问话似乎有点直白:「你为什么称我善呢?除了天主一个外,没有谁是善的。」(路18:19)虽然我们不知道我主是怎么察觉到的,但祂已经注意到这个年轻人在生活中寻找「更具内涵的某样东西」,他总认为自己可以在受造物中找到、可以控制、可以在世上抓住它。因此,耶稣首先想确定这个年轻人正在努力履行天主的律法,然后祂想更进一步的,让他明确地认清势必会与他在履行诫命时的自满情绪,以及富裕虚华的偶像绝裂。「你还缺少一样:把你一切所有的都变卖了,施舍给穷人,你必有宝藏在天上,然后来跟随我!」(路18:22)面对我主的呼唤,这个年轻人在经历了我们只能为他猜测的一场内心交战之后的离去。原本耶稣多么期盼着他会成为一个伟大的门徒,但是他终究还是选择回到他舒适的家、他的财富和他最熟悉的环境。

事实上那个年轻人所渴望的伟大幸福,并非是我们能够立即掌握、控制或支配的。我们只能透过把自己舍弃给天主方能获得。圣若望保禄二世说:「既然唯有天主是善的,那么任何人为的努力,即使严格遵守诫命,也无法『满全』法律,就是承认上主是天主,向祂呈奉唯独祂应得的钦崇(参玛4:10)。这种『满全』只能从天主的恩赐而来。」[2]因此,最需要的也许是坚心忍耐,知道如何「积极等待」。

基督徒的爱不是一种突发性的感觉,尽管这也是可能存在的,毕竟是属于一个爱情故事,且每个故事都有它自己的发展。「圣宠通常需要时间,而且并不喜欢冲动行事。」[3]也许这个年轻人正在寻求一种能立即满足他对幸福的渴望;他变得不耐烦,而没有意识到天主的爱,就像播种在地里的谷物,需要时间与基督之爱的温暖一起成长。我们在福音中看到,耶稣是如何逐步准备祂最亲近的门徒,不疾不徐。有时,我们可能也会嫌耶稣走得太缓慢而失去耐性,妄想在一夜之间成为圣人。

要塑造坚定的愿望

我们知道,门徒就像那个富有的青年和我们所有人一样的需要时间,首先要净化他们想象力所铸造的虚妄梦想:现世的成功、荣耀的诱惑、舒适的生活。他们需要领悟一些重点,好比痛下决心「时常祈祷,不要灰心。」(路18:1)要学会宽恕「七十个七次。」(玛18:22)当我主看到使徒们已具有最起码的准备,并在彻夜祈祷之后,派遣他们一个一个的出去传道(参玛10:1-5;路6:12)。可是这并不意味着祂的门徒们已经被栽培完成,事实远非如此。圣施礼华经常强调,一个使徒的培养是永无止境的。不妨试观一下在跟随祂的人当中,仍有许多人对于天主的召唤并未深深扎根。有些人竟拒绝接受祂的教导:「他们退去了,不再同他往来。」(若6:66)也有不少人在耶稣经受审判的时候,抛弃了祂。在这些人身上,我们可以说他们的愿望还不够坚固、不够稳定、不够自律。

然而天主以神圣的耐性,一点一滴地亲近我们的心,呼唤我们,并派我们出去向所有的男男女女广传福音。我们透过个人的默想、朝拜圣体、利用教会现有的口祷,以及透过整天持续的默观来实现。我们逐渐建立与基督的亲密关系;我们品味祂的友谊、祂的眼神、祂的力量、祂的理解度......。此外天主还借着挫折准备我们;帮助我们慢慢的与我们的偶像断绝,无论偶像是大或小、是内在或外在的;让我们在灵魂里为耶稣腾出更多的空间。最终,耶稣透过充实我们一天的持续工作来亲近我们的心。耶稣遂向他们说:「我父到现在一直工作,我也应该工作。」(若5:17)于是我们终于知道将那对美善事物的渴望放置在我们心中的那位,即引导圣奥思定所谓的「重量」,也就是使那份渴望得以完成的一位。

东西的和谐

在我们的一生中,我们经常犯错误,一味寻求无法填满我们内心而又转眼即逝的东西,且为其所炫惑,殊不知天主才是一切美好的源泉。圣若望保禄二世回顾那个富有的青年总是担忧自己必须「做些什么」才能上天堂,他指出:「唯有天主能对善作答复,因为祂本身就是善。实际上,寻求善,就是归向天主,止于至善。耶稣显示那位富家子向祂提出的问题,实在是宗教问题,祂所说的善:吸引人、约束人、以天主为根源,就是天主。」[4]

在许多人离弃了耶稣之后,祂问十二个宗徒他们是否也要离开。西满伯多禄回答说:「主!惟你有永生的话,我们去投奔谁呢?我们相信,而且已知道你是天主的圣者。」(若6:68-69)在这爱的呼唤中,伯多禄已发现了自己生命的终极意义:天国、永生、天堂。日后阿味拉圣女大德兰在她的祈祷书中表达出如此美好的真理:「我们需要的一切,莫过于天主。」[5]正是这样发现了隐藏的宝藏,人心中其他的欲望才会找到一个和谐、有分寸、合理的空间;正是这样,这些欲望所期待的东西才会形成一个有序的整体。我们不须逃离它们,因它们不再主宰我们。凡发现天主超越所有其他万物之上的人,能感到敏捷、超脱,被释放出来,并能把福音的力量带给所有受造物。这样我们就能「运用自由,和造物主结合,也只有我们可以献给或拒绝给予造物主应有的光荣。这种可能性就成为人类奔向光明或黑暗的自由意志,上主邀请我们,催迫我们选择美善,祂多么爱我们啊!」[6]

圣施礼华激励我们热爱这个世界,不是因为这受造的世界是绝对的美善,而是因为它是天主的第一个恩典,是人心中所生的欲望的第一个来源。然而,这些欲望需要被赋予我们所有任务的意义、赋予我们整个存在的一致性的大爱所深化。我们对天主之爱,非但没有消除所有夫妇伴侣参与了继起人类生命伟大工程时所激发的种种欲望,反而净化了这些欲望,将它们与天主的亲密关系的召唤合而为一。

圣奥思定说,当道德美德在引导我们趋向于幸福之际,事实上,也是与天主之爱不谋而合的。每当我们为了乐于为善而尽的一切努力,也总是为爱而努力。于是,希波的主教根据这种爱的功能来定义每一种美德。「我认为引导我们生活幸福的美德,不外乎是对天主完美的爱……。节制是种爱,能把自己全然交付给所爱的;坚毅是种爱,能为所爱的而欣然承受一切;正义是种爱,只为所爱的服务,因而能正确的裁决;审慎是种爱,能睿智的对障碍或是助益的因素作分辨。」[7]


在我们的一生中,务使欲望和谐的路径能不断的加强,因为是个持续的爱情故事。然而我们都很匆忙;我们只做出一些仓促的决定,并寻求立即的满足……。以致这条道路最终会导致挫败。我们有时说一个人「坠入爱河」,彷佛情爱是突然发生的事。尽管这种「一见钟情」的爱有时存在,但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通常不总会是这样的。当天使向玛利亚报告喜讯,宣布她将成为默西亚之母时,她的反应是那么的迅速,可能让我们感到惊讶,好像她突然间意识到神圣之爱的圆满。但实际上,在她无原罪而受孕的那一刻起,天主就在我们母亲的灵魂中运作,她的整个生命始终是个爱情故事。

保禄.奥卡拉汉(Paul O'Callaghan)

[1] 圣奥思定《忏悔录》第13章,第9节

[2] 圣若望保禄二世通谕《真理的光辉》11

[3] 圣施礼华《犁痕》668

[4] 圣若望保禄二世通谕《真理的光辉》9

[5] 阿味拉的圣女大德兰,在她的祈祷书中发现的亲笔写的片段

[6] 圣施礼华《天主之友》24

[7] 圣奥思定《天主教会道德论》I,15,no.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