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要正当

为何要审慎?因为要公正,要有爱德,善事主及邻人。

节录自载于《天主之友》书中,圣施礼华于1963年11月3日题为《对主对人都开放》的讲道。

如你认为我们不能常把圣经所讲的引用到日常生活中,原因是我们默想不够。你们中有年轻的、中年的,但都想在生活中结果实,否则不会在此。我们都想抱着牺牲精神做事,善用主赐的天份,热心救灵,但虽有善念,我们仍难免陷入法利塞人和黑落德党人合谋,ex pharisaeis et herodianis(谷12:13)的陷阱,这些人本是维护天主权利的基督徒,但却因和恶势力连结,奸诈地使同为救世主服务的主内弟兄落入陷阱。

要审慎,简单地行事,这是天主子女应有的美德。说话行事要自然,处事要深入根源;不要只看表面。记着,如要在灵性、人性上都尽基督徒的本份,我们要预期对人对己都有难受的时刻。

我不想向你隐瞒,当我要指正别人或作些会引起痛苦的决定,我事前、当中、事后都很难过,虽然我非感情用事的人,但我一想到只有动物才不哭,我就释然了,我们做天主子女的,必要哭泣,如你认真忠诚地尽责,你必有受苦的时刻。勿忘以不伤人作借口,不惜代价逃避痛苦,是较舒服的事(虽然这是错的)。因指正严重过犯并不好受,犹豫通常隐藏着羞耻的逃避,不想自己难受。孩子,地狱中多得是闭口不言的人呢!

你们中有当医生的,原谅我作医学上的假设,我的比喻可能不够科学化,但在灵修上仍有效。要治愈伤口,首先要把它洗净,包括伤口的四周,外科医生知道洗伤口会很痛,但不洗更糟,洗完要涂消毒剂,会「刺痛」病人,但只有这样,伤口才不会发炎。

伤口虽小,但这些程序保障身体健康。当一个人生命中枢的灵魂的健康出现危机,那洗涤、剪除、刮削、消毒、疼痛,都不是必须的吗?审慎要求我们作这样的处理而不是逃避,因逃避是不关心,甚至是违反公正及坚毅的。

一个在天主及人眼中真诚做事的人需要所有的美德,至少潜在地拥有它们。如果你问我:神父,那么我们的软弱怎么办?我会回答:「难道生病的医生,甚至是慢性病,不可医人吗?他的病使他不能处方吗?当然不,只要有医学知识,又能应用,并以对己的关心对人,便能治人。」

化弱点为利益

如果你每天勇敢地在主前省察,你会发觉自己许多弱点。藉主的帮助及我们的努力,要除它们,不是大问题,虽然根治好像永不可能。假如你决心回应,这些弱点可协助我们治疗别人的过失,当明白自己和别人一样软弱、易于犯罪甚至严重的过犯,我们会对人更了解、更温柔,但也有更多要求,因为我们想要大家全心全意爱主。

我们基督徒,天主的子女,帮人的方法是忠信地实践那些伪善者故意对师傅说的:「你不看人的情面。」(玛22:16)意即我们必要完成拒绝任何偏袒,我们对所有灵魂都关心!虽然很自然的,我们会先关心那些不知天主为何放在我们身边的人,(即使有时它们好像只是人为因素)。

「你按真理教授天主的道路,et viam Dei in veritate doces。」(玛22:16)不要停止教导别人,即是忠信无比地指示主的道路。你不要担心别人看到你我的缺失,我从不怕让人看到我的缺失,或告诉人自己如何改过,或如何挣扎为对主忠信。我们克服、除去过失也是教导天主道路的方法:首先,纵然我们的缺失多明显,主仍要我们努力以生活作证,其次,上主要我们教导人,如祂一样,「所行所教的一切,coepit facere et docere。」(宗1:1)

我已提醒你们,我这神父很爱你们,但天父更爱你们,因祂是无限的美善,祂是无限的父亲。我没有可责备你们的地方,只是要帮你们更爱耶稣基督与教会,祂的羊群,因为这方面你们纵使和我争也不及我。当我讲道或和你们个别说话时,我要你们注意自己的一些缺失,不是故意为难你们,唯一的动机是帮我们更爱主,当我强调实践德行,我不曾忘记自己也有责任如此做。

我曾听人轻率地说失足的经验使人在同一错误上重犯数百次,但一个审慎的人会善用这些挫败使自己将来更小心,学习行善,更决心成圣。尝试在事主的成败中,不论任何代价都要增加尽基督徒责任与义务的决心。当我们高尚忠信地寻求主的光荣及近人的利益时,要勇敢行事,不要逃避荣耀或责任,不要怕周围的人的反应,也许来自虚伪的弟兄。

为何要审慎?因为要公正,要有爱德,善事主及邻人。审慎被称为「诸德之母,genitrix virtutum」(注一)及「善导之母,auriga virtutum」是有原因的(注二)。

每人应得的一份

细读今日的福音,看美德如何指导我们行事,当法利塞及黑落德党人说完假情假义的奉承话,便触到问题的核心,「你以为如何?给凯撒纳税,可不可以?」(玛22:17)圣十字若望说:「留意他们何等精明,他们不说:告诉我们,什么是适合或可允许的?却问耶稣的想法。他们一心想出卖他,使权贵憎恨他。」(注三)「但耶稣知他们的恶意,就说:『你们为什么要试探我?拿一个税币给我看看!』他们便递给祂一块『德纳』,耶稣对他们说:『这肖像和名号是谁的?』他们对祂说:『凯撒的。』耶稣对他们说:『那么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玛22:18-21)

你看这冲突如主的回答一般悠久,清楚且毫不含糊。事奉天主和事奉人;行使公民权利和宗教责任;建设和改进世上的城镇和相信渡过现世走向天乡,这些都没有冲突、没有敌对。

我不厌其烦地重复,生命的合一是圣化工作、家庭、社会的必要条件,耶稣不允许他们分割:「没有人能事奉两个主人,他或是要恨这一个而爱那一个,或是依附这一个而轻忽那一个。」(玛6:24)当一个基督徒选择了天主,全然回应上主,这回应催迫他一切以天主为中心,同时,也公平待人。

不能以虔敬为理由保护自己,而剥夺别人应得的一份。假使有人说:「我爱天主,但他却恼恨自己的弟兄,便是撒谎的人。」(若一4:20)拒绝给我主爱及尊崇──我们造物主和天父应得的,或藉词服事他人就无法听命于主,也是谎言。因圣若望说:「几时我们爱天主,又遵行他的诫命,由此知道我们真爱天主的子女。原来爱天主就是遵行他的诫命,而他的诫命并不沈重。」(若一5:2-3)

你听过许多人,为了效率、发表一些爱德议论,要减少对主尊崇的外在标记,他们认为这些是多余的,故不用理会。这些想法只会引致无结论的争执,在基督徒中造成丑闻,防碍实践主的诫律:我们要给每个人应得的一份,并温和地实践公正的美德。

备注

注一:圣多玛斯,In III Sententiarum,dist.33,q.2,a.5

注二:圣伯尔纳,Sermones in Cantica Canticorum,49,5(PL 183,1018)

注三:圣金口若望,In Matthaeum homiliae,70,1(PG 58,656)

Philippe Oursel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