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地中海(三):「从右手的伤口」

圣施礼华神修生活中的「新发现」。默观我主神圣的人性,祂因我们的罪过而受了伤,现在祂已复活,对我们而言,该是希望的字号。

Opus Dei - 新地中海(三):「从右手的伤口」

圣若望说,在耶稣复活的那天晚上,门徒们聚集在一间屋子里,因为怕犹太人,门户都关着,(若20:19)。耶稣来了,站在中间对他们说:「愿你们平安!」说了这话,便把手和肋膀指给他们看。」〈若20:19-20)。瞬间,他们的沮丧变成了深深的喜悦。他们充满我主带来的平安,然后领受了圣神的恩赐。(参若20:22)

许多福音场景中的细节,引起我们的注意。宗徒还在等什么呢?耶稣出乎意料地出现在他们中间,祂的临在使他们充满喜乐与平安。我们虽熟知祂的一些言语和示意动作,但是祂现在会是怎样的望着他们呢?他们抛弃了祂,丢下祂独自一人。他们因为胆怯而逃跑了。然而,我主并没有责备他们。祂本人早已预言会发生什么事。祂明白他们的弱点也可能是深深转变的根源。在遭受苦难之前,耶稣告诉伯多禄:但是我已为你祈求了,为叫你的信德不至丧失,待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兄弟。」(路22:31-32)既然他们心里已经痛改前非了,他们就能更加充分地接受天主所赐给他们的爱情;否则,以伯多禄为首的他们也许会继续过分的依赖自己的力量。

但是,耶稣为什么要向他们显示这些仍然留着被钉在十字架上、遭受折磨的手和肋旁呢?然而,看到祂的伤口,并没有使他们充满悲伤,反而充满了和平。并没有导致沮丧,反而是喜悦。正确地看来,这些钉子和长矛遗留下的痕迹,正是天主之爱的印记。耶稣希望自己死而复活之后,仍能将受难受苦的伤口保留在祂的身上,以作为消除任何人们不相信的证明。尽管我们经常处事的回应是平庸甚至冷淡的,祂也不希望我们认为:祂可能反悔自己过去曾做过的事。基督的爱情是屹立不摇的。

此外,对于多疑的多默而言,伤口是复活的确证。耶稣是天主之子,祂确实为我们的罪死亡并复活。教宗说:「耶稣的伤口是丑事,是信仰的绊脚石,但也是信仰的考验。这就是为什么在复活的基督身上的伤口永不消失:它们仍然存在,因为那些伤口是天主对我们的圣爱的持久标志。它们对于信仰天主攸关重要。不仅是相信天主的存在,更是为相信『天主就是爱,仁慈和忠诚』。圣伯多禄引用依撒意亚书给基督徒说:『你们是因他的创伤而获得了痊愈』。」(伯前2:24,参照依53:5)[1]

神修作者们在我主的伤痕中发现一种快乐的字号。例如,圣伯尔纳德写道:「透过这些开放的伤口,使我享受岩穴间的蜜,坚石中的油。(参申32:13)也就是说,我可以品尝并看到上主有多美善。」[2] 在这些伤口中,我们了解天主无限的爱情。圣神的恩赐从祂刺透的心中流出来。(参若7:36-39)我主的伤口是绝对的避难所。发现了这些敞开伤口的深度,可将我们带入内心生活的「新地中海」。

「我主右手的圣伤」

「把自己放在基督的伤口中,」阿维拉的圣若望建议。「在那,祂告诉我们,是祂的鸽子─在寻找祂纯真的灵魂─栖息之处。」[3]「主啊,把我隐藏在祢的伤口里,」这是个为人熟知的诚恳祈求。为接近师父,圣施礼华也采用这条根深蒂固的基督宗教传统途径。正如他在1933年写道:「我每天把自己放在我的耶稣的伤口中。」[4]

这是他一生奉行的奉献精神之一,他也推荐给亲近他的年轻人。[5] 但使此奉献有了特殊意义,要归功于他在西班牙内战时,在布苟斯居住期间,体验的一次经历,为他开展了全新、无边际的全貌。那时期,他深深经历着千辛万苦。他的主业团的孩子分散在西班牙各地:有些在战场前线,有些在遭受宗教迫害的地区躲藏在各个角落里生活,包括他的母亲,姊姊和小弟。至于他的属灵女儿,几乎没有传给他任何消息。一些在战争之前跟随他的年轻人则已丧生。

面对这些情况,圣施礼华知道自己必须要加倍努力、祈祷,尤其是操练苦修。但是在1938年6月上旬,当他在吴尔卡修道院做论文研究时,一天在走去那里的路上,他从天主那里得到了特殊的光照。在当天写给Juan Jiménez Vargas的一封信中,他谈到这一点:

「亲爱的璜尼斗:今天早上,在去吴尔卡修道院做祈祷的路上,我发现了一个新地中海:我主右手的圣伤。我整天停留在伤口内,亲吻和崇拜。我们天主的神圣人性真是多么的可爱!祈求祂赐给我祂真实的爱情,以彻底净化我所有的情感。仅仅用嘴说『心在十字架上!』是不够的。如果基督的一个伤口能清洗、愈合、抚慰、强化、点燃和令人心醉神迷,那么,在十字架上五个敞开的伤口有什么不能做到呢?心在十字架上!哦!我的耶稣,我还能要求什么呢?我意识到,如果我持续这样默观下去(圣若瑟,我父我主,在我请求他光照我之后,是他带领我去那里)我将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更加疯狂。你自己也尝试一下!」[6]

圣施礼华对我主的神圣人性和基督的伤口,早已有深切的虔敬之心。但是现在,出人意料的是,他把这一切都看作是「新地中海」。他更加深刻地紧握那些伤口表露无遗的救赎圣爱,并意识到回应如此巨大的爱情的最佳方法,不是他自己能「做什么」,而是将自己置身于基督受伤的手中,默观,并让自己彻底的被这圣爱完全征服。

他继续在信中说:「尽管如此,我还是很嫉妒在战场上的每个人。这种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假如我自己的路,不是那么清楚地标示出来的话,那么能『超越』道尔神父会是很棒的。[7] 但是……也许那对我非常的合适,因为苦修对我向来就不是很难。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被引到另一条路的原因:圣爱。」他的道路就是去爱,并让自己被爱。他结语说:「保重,我的儿子。愿天主在你心中!Dominus sit in corde tuo!在这我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你的父亲从右手的圣伤里祝福你。」[8]

那项事件,那出乎意料之外的光照,是他神职工作的希望和激励的标志。感恩于这神圣的启发,一个众所周知、而且经常让人沉思的现实─他本人曾走过,并推荐给他人的道路─突然之间成为「新的」,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的字号,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让自己与众不同过。

以爱来捍卫

耶稣的伤口是祂的圣爱恒常的提醒,使祂在十字架上的牺牲臻至极致。天主永不后悔祂对我们的爱。因此,默观祂的爱,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希望的字号。看到带有苦难痕迹复活的主,我们开始意识到「正是在祂受屈辱的最低点─也是祂圣爱的最高点─希望因而蓬勃呈现。如果你们其中一个问说:『希望是如何诞生的?』『从十字架上诞生的。仰望十字架;仰望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从那里你将获得永不消失的希望,一直持续到永生。』」[9] 十字架上,我们的希望于焉诞生,并且一直的重新诞生。 「这是为什么跟耶稣在一块时,我们所有的黑暗都能转变成光明,每次的失败都会变成胜利,每次的失望都会变成希望。每一次:是的,每一次。」[10] 那么,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是困苦吗?是窘迫吗?是迫害吗?是饥饿吗?是赤贫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然而,靠着那爱我们的主,我们在这一切事上,大获全胜,(罗8:35,37)。

在看到我们的软弱和罪过之后,各种形式的诱惑就会出现,并让人失去希望。过去,我们以虚浮或粗心的态度而认同的某些事,现在我们看来,突然变成荒谬的「不可行」,那曾经是个对爱我们的天主的打击。我们冷淡而微弱的反应也可能导致失去希望。然而,这些不过是令我们初次跌倒了之后,所导致的一连串诱惑罢了。默观我主的伤口,可能是最好的应对方法,因为我们被提醒,祂的爱与死亡一样坚强(歌8:16?)。尤有什者,祂的爱情已经征服了死亡。正如当代诗人流畅地写到:「从祂肋旁流出的水洗净我们/伤口的内里仍顽强的捍卫着/来自许多无谓的『不愿』/也来自许多微弱的『我愿』,与无尽的臣服。」[11]

当默观我主神圣人性时,深知祂因我们的罪过而受了伤,现在复活了,对我们来说应该也是一种希望的字号。耶稣看着我们就像祂看着宗徒那样,没有丝毫怨恨。祂不会因为我们的罪过、弱点、背叛而斥骂我们。相反的,祂「肯定」了我们,因为祂的爱确实是无条件的。祂没有告诉我们:「如果你表现良好,我就会爱你的,」反而说「我爱你,你是我的宝贝;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仍是我的宝贝。」

这个源自于默观我主体内敞开伤口的体悟,让我们充满喜悦与和平。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可以躲在那里避难,再次迎接天主的宽恕。 「在我自己的生活中,我经常看到天主的仁慈容貌,祂的忍耐;我还看到很多人找到勇气进入耶稣的伤口,对耶稣说:主啊,我在这里,接受我的贫穷,将我的罪隐藏在圣伤中,用血洗涤。我一直看到天主就是这样做─接受了他们、安慰了他们、清洗了他们,爱了他们。」[12]

承认我们自己的渺小不是失败或屈辱。如果天主是个寻求控制我们的主宰,是可能的。但天主不是这样。爱是祂的动力:祂给了我们祂无条件的爱,希望我们迎接祂。

同情之路

有很多可以接近我主伤口的方法。圣施礼华建议说:「让圣神带领你,在圣伤内解除你人性及神性的爱的负担。」[13] 我们知道他多么喜欢用想像力将自己置身于福音的场景里。例如,在《圣玫瑰经》中,当他默想光荣一端的奥迹时,他写道:「在这端结束前,你吻了祂脚上的伤痕……而我比较大胆些,因为我比较幼小,我将双唇放在祂肋旁的伤口上。」[14]

蔡浩伟主教在他写的一本追忆自己在圣施礼华身旁的岁月的书中,回忆起圣人在弥撒后,如何谢圣体的经历,他每天都更新自己与永生之爱的亲密接触。「他会跪在地板或跪凳上几分钟。注视手里拿着的袖珍耶稣苦像,诵念『至甘饴美善的耶稣……』En ego, O bone et dulcissime Iesu,垂怜我,善良温柔的耶稣。他一面念『向耶稣苦像诵』的经文,一面虔诚地亲吻每一个圣伤。」[15]

圣施礼华在那个六月的早晨,深刻地发现了我主的伤口,不仅表明了基督对我们的爱。就像圣母一样,也邀请我们与祂共同救赎;成为祂基勒乃人西满,安慰令祂伤心的冒犯,尤其是因为它们也伤了我们的心。最后,这是一个呼唤,要照顾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祂如此亲密的与他们认同,祂一直渴望在他们中,跟我们留下来。(参玛25:40)

因此,圣施礼华发现这个「新地中海」-肯定是天主的特殊光照-的背后,也应该看到他在马德里贫困地区,用了无数的时间,照顾病人和穷人。在这里,我们可看到一种发现天主之爱的奇方妙法:摆脱自己,在受苦的人中与耶稣亲近。对于圣施礼华来说,这是一条稳当的道路。

在受苦之人中触摸基督,为我们提供了一条接近祂的伤口,用爱回应祂圣爱的途径。因此,当天主看到我们个人的软弱时,我们也学会了向他人伸展同样的温柔。跟随着这条路走,我们自己的生活会焕发出更新的使命感,促使我们摆脱自我,不是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反倒是依靠来自天主的召唤,天主改变了我们,并靠我们在世上散播祂的平安与喜乐。教宗在这一点上坚持不懈:「有些基督徒与主的创伤保持距离,有时候我们会受到诱惑而成为他们中的一分子。然而,耶稣要求我们去接触人类的悲伤,去接触他人受苦的肉躯。…每当我们这样做时,生活虽倍添麻烦,却显得多彩多姿,因而强烈经验到什么是百姓,什么是成为百姓中的一分子。」[16]

透过怜悯和默观的道路,「将自己」放进基督的伤口中,能为我们打开一个真实的新地中海。我们学会全心全意地关爱我们周围的人,从最需要帮助的人开始,他们通常就在我们身边,在自己的家里。

Lucas Buch


[1] 教宗方济各,若望二十三世和若望保禄二世列圣大典,2014年4月27日。

[2] 圣伯尔纳德,讲道61,(雅歌评论),4

[3] 阿维拉的圣若望《书信》47,参雅歌2:16。

[4] 圣施礼华,亲密笔记,1799b,1933年《圣玫瑰经》光荣五端的第一端

[5] 「每天,为履行旧的决策,我将留在我主肋旁的伤口内。」圣施礼华,亲密笔记,1763年,1934年;《道路》(Critical-Historical Edition, Scepter Press, commentary on point no. 288).

[6] 参圣施礼华,1938年6月6日写给Juan Jimenez Vargas的信。 (Andres Vazquez de Prada 《主业团创办人》vol. 2, Scepter, New York)

[7] 大概是指一位爱尔兰神父,威廉道尔(S. J.),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担任随军司铎,行为英勇,在大战中丧生。他强调在日常生活中,要活出喜乐、要求高的灵修主义(cf. The New Catholic Encyclopedia, vol. 4, p. 1031)

[8] 参圣施礼华,1938年6月6日写给Juan Jimenez Vargas的信。 (Andres Vazquez de Prada 《主业团创办人》vol. 2, Scepter, New York, pp. 213-214)

[9] 教宗方济各,公开接见,2017年4月12日

[10] 同上

[11] Julio Martínez Mesanza, “Defendido,” Gloria, Rialp, Madrid 2016.

[12] 教宗方济各,讲道,2013年4月7日

[13] 圣施礼华《天主之友》303

[14] 圣施礼华《圣玫瑰经》光荣五端的第一端

[15] 蔡浩伟《真福施礼华回忆录》Rialp, Madrid 2000, p. 235

[16] .教宗方济各,宗座劝谕《福音的喜乐》2013年11月24日,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