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主的升天:和平與喜樂的播種人

節錄自載於《基督剛經過》書中,聖施禮華於1966年5月19日耶穌升天節題為《吾主的升天》的講道

與聖施禮華一起祈禱
Opus Dei - 吾主的升天:和平與喜樂的播種人

麥子與莠子

我對你們講述的並非我的個人見解,而是基督關於基督徒理想的教導。你們可以看出,這教導要求嚴,標準高,有吸引力。但也許有人會問:「這樣的生活方式,在今天的社會裡能行得通嗎?」

的確,我主正是在這樣一個時代裡向我們發出這個召喚的,在這個時代裡,人人口講和平,實則沒有和平,不論是在人靈中,或在社會機構中,或在社會生活中,或在國與國之間,都沒有和平。人人口上大談平等自由,但迴目四顧,所見只是壁壘森嚴不可逾越的種族制度。我主正是在這樣一個時代裡向我們發出這個召喚的,在這個時代裡,人人要求體諒,但是觸目驚心的是偏偏看不到體諒,連循規蹈矩願行愛德的人們中間也看不到體諒。請君勿忘,愛德不止於施捨,愛德包括體諒。

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時代裡,狂熱主義者不妥協的死硬派,拒絕聽取別人的理由,玩弄反唇相譏技倆,反倒向受害者進行暴力侵略。最後,我主正是在這樣一個時代裡向我們發出這個召喚的,我們能聽到五花八門形形色色的空談團結,但是即使在天主教教友內部,也難以想像有這種前所未有的分裂,更不提其他一般群眾了。

我從未發表過政治言論;那不是我的職責。若是要我以司鐸身份形容當前世界形勢的話,我只需重溫我主的一則比喻:麥子與莠子的比喻。「天國好像一個人,在自己田裡撒了好種子;但在人睡覺的時候,他的仇人來,在麥子中間撒上莠子,就走了。」[1] 情況很清楚,田野是肥沃的,種子是良好的;田野的主已經撒下了種子,撒得正值農時,撒得恰得其法。他甚至還僱了人看守農田。在此之後,麥子中間若是出現莠子,準是由於人的疏忽失職,特別是基督徒的疏忽失職,他們墮入夢鄉大睡其覺,讓仇人乘虛而入。

當那些疏忽失職的僕人們問主人田裡怎會長出莠草時,答案是顯而易見的:「這是仇人做的。」[2] 我們基督徒本當戰戰兢兢,使天主安排在世界上的美好萬物,得以能為真理與善良服務而發展。但是我們卻墜入夢鄉大睡其覺。悲哉!人心之怠惰庸碌!然而在此同時,仇人及其大小嘍囉僕從卻馬不停蹄,為非作歹。難怪莠子到處蔓延叢生,不可收拾。

我的聖召不是報災鳴警的先知的聖召。我這樣講絕不是要你們把現實看得一片荒涼失望。我不抱怨天主讓我生逢這時代。我愛這個時代。因為正是在此時代,天主召叫我們要聖化自己。我並不癡心夢想,一廂情願。癡心夢想成不了事。世界從未有過良辰好景。從一開始起,從教會還在搖籃時起,從十二位宗徒宣道時起,暴力迫害早已開始,第一批異端邪說早已跳了出來,謊話早已在流傳,仇恨憤怒早已爆發傾瀉。

此外,惡勢力猖獗得勢,不可一世,也不容否認。在這個世界上,這塊天主的農田裡,這個基督的產業中,野草蔓延叢生。不僅蔓延叢生,而且不可收拾。切莫被所謂人定勝天持續躍進的神話矇蔽。進步,有秩序的進步是好的,是天主所要的,但是人們所想的是另一種進步,一種偽進步,一種矇蔽視線的偽進步,使人類在這種偽進步中不知不覺,失去方向,倒退而行,反而失去早先已經攻克的地盤。

我始終認為,我主已給了我們這個世界作嗣業。全靠我們自己下定決心是否常要保持靈魂的清醒。我們應當實事求是,但也不做失敗主義者。世界上充滿邪惡,得罪天主,戕害人靈,常常是不可挽救地傷害人靈。只有良知麻木,被常規老套弄得喪失敏感,被玩世態度弄得感覺遲鈍的人,才會否認這個現實。我們固然應當有樂觀主義,但是我們的樂觀主義必須來自堅信天主常勝的全能,而不是來自人的自我陶醉,不是來自人的愚蠢狂妄的自鳴得意。

和平與喜樂的播種人

我們該怎麼辦呢?我早說過,我不想報導甚麼社會或政治危機,甚麼文化衰退或崩潰。我是從基督信仰觀點來觀察世界。按照邪惡即褻犯天主之罪的精確定義來討論邪惡問題。基督徒的使徒工作,既不是政治規劃,也不是文化方案,而是傳播善良,用愛心「感染」人,播種和平與喜悅。使徒工作無疑會為大眾帶來精神福利,使人間有更多的正義,諒解和相互尊重。

我們周圍有許許多多人靈。我們沒有權利讓自己成為他們獲得永福的障礙。我們有義務善度聖善的基督徒生活,修德成聖,絕不背逆天主,絕不讓期待基督徒作出善表,指出真理根源的人失望。

使徒工作必須建築在諒解的基礎上。我堅持這一點,就是我剛才講過的,愛德不止於施捨,愛德包括諒解。我不得不承認,我個人是從切身經驗學到甚麼叫做被誤解的。我總是千方百計力求讓別人瞭解我,但是總有人偏偏不肯諒解。這使我更多了一個理由,一個很實用的理由,在待人接物中越發要努力抱諒解態度。然而,我們待人心胸廣闊,四海一家,天下為公,不應該是因為這種偶然性的理由。我們應有的諒解態度,乃是天主好兒女的基督愛德的證明。我主要我們處身於世上各種正當行業中,為了便於播種,不是播種稗子莠草,而是播種兄弟情誼的良種,寬恕原諒的良種,愛德和平的良種。始終不與任何人為敵。

基督徒必須隨時準備把自己的生命分享給眾人,使人人都有接近耶穌基督的機會;必須甘心為他人犧牲自己的心願;絕不把人隔離在防水的容器裡,不給人打戳印貼標簽,把他們當作商品或乾燥的昆蟲標本來處理。基督徒決不與人隔離。因為這樣做,他的生活便會蛻變為可悲的自私自利。基督徒應像基督,他必須力求成為「對一切人,我就成為一切,為的是總要救些人。」[3]

要是我們都能這樣生活該多好啊!要是我們都能在言行中撒遍慷慨大度的良種,滲透諒解和平的願望,該有多好啊!我們應該鼓勵人們行使正當的獨立性,各自負起現世業務的全部責任。每一基督徒要先捍衛他人的自由,從而也能捍衛自己的自由。基督徒的愛德應使他做到愛人不分高低優劣,一律接受其人的現狀而愛之。因為人皆有過,人皆犯錯,誰能例外?基督徒依賴天主聖寵,努力以身作則,幫助人克服罪惡,剷除莠草,使我們大家都能互助互濟,按照人的尊嚴和基督徒的尊嚴而生活。

誰在等待我們

基督交給門徒們的使徒工作,在社會事務上必然產生具體的成果。認為基督徒想要完成自己的使命就非要與世界背道而馳,非要在人事俗務方面變成失敗主義者的看法,是完全不能理解的。萬事萬物,縱然是最細小的瑣事,都兼有一個本性意義和一個超性意義。基督是完美的人。祂並非來摧毀人性,而是來提攜人性。祂取了我們的人性,只是沒有罪。祂分享人的一切憂患思慮,只是沒有故意作惡的經驗。

基督徒必須隨時準備從內部來聖化社會。他處身於世界之中,卻不屬於世界。世界若因罪惡——但不是因它的本性——起來否認及對抗天主及其救世的愛旨;基督徒就斷然與世界劃清界線。

我主升天節還提醒我們一點:這同一基督,這位鼓勵我們在世界上努力實現我們任務的基督,也在天堂上等我們。換言之,我們現世的生活,儘管我們愛它,但究竟不是最後歸宿。「我們在此沒有常存的城邑,而是尋求那將來的城邑,」[4] 那永恆之家,在那裡我們將永遠定居。

不過要當心,不要把天主聖言理解得過於狹隘。我主無意要我們在現世度一個不幸福的生活,而只在來世賞報我們。天主要我們在現世上也有幸福,但同時要我們一心嚮往另一個只有祂才能饋賜的圓滿的幸福。

在現世我們已能預嚐天堂的滋味,即默觀超性界的現實,靈魂內天主聖寵的化工,因愛天主而愛人等,都是永福的開端,註定要一天天日益茁長。我們基督徒絕不可讓自己陽奉陰違度兩面雙重的生活。我們的生活必須是一個鞏固而單純的統一體,我們的一言一行無不統一其中。基督在等待我們。我們是「天國的公民」[5],同時又是這個世界十足的公民,雖身在各種艱難困苦邪惡不義誤解叢中,但同時又沉浸於喜樂寧靜之中。因為我們深知我們是天主的兒女,喜樂寧靜自然油然而生。讓我們在事奉天主中持之以恆。我們必會看到這支和平大軍,這共同贖世的民族,在人數和聖德上將不斷增長。讓我們做默觀的人靈,從清晨醒來第一個思想,直到夜晚最後一念,無不時刻與我主密談對話,心心相印。通過聖母,邁向耶穌;通過耶穌,邁向聖父聖神。

儘管如此,耶穌升天依然在我們心靈上留下一絲一縷別有滋味的傷感。那麼就讓我們仿效宗徒們的榜樣,投奔到祂母親的懷中。「他們回到耶路撒冷……,同耶穌的母親瑪利亞……,同心合意地專務祈禱……。」[6]

© Fundacion Studium


[1]瑪13:24-25

[2]瑪13:28

[3]格前9:22

[4]希13:14

[5]斐3:12:「我們的家鄉原是在天上」

[6]宗1: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