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的信实

圣若瑟庆节向我们彰显了忠诚生活的美好。「圣若瑟是一个忠诚正直的人,因为爱充满了他的灵魂,使他热爱因天主眷顾而为他指明的道路。」

Opus Dei - 更新的信实

圣若瑟是一个忠诚正直的人vir fidelis et iustus,因为爱充满了他的灵魂,使他热爱因天主眷顾而为他指明的道路。「若瑟毫无保留地信赖天主的眷佑,然而也时时反省事态的发展变化,从而力求对天主的工程,取得一定程度的理解。天主的工程就是智慧。所以他逐渐悟出一个真理——超性计划,往往相左人的计划。」[1] 圣若瑟必须在圣言的整个人性生命中,反覆更新他的信实:在天使向玛利亚报喜之後、在白冷的人口普查期间、在逃往埃及的途中,以及在耶路撒冷失去孩子,然後在圣殿中找到祂之後。他以明智、灵敏和快乐的顺服,履行了天主对他的要求。

忠诚是一种美德,必须在一生中不断更新。结了婚的人每天都更新他们的爱情——尤其是在结婚纪念日——因此他们净化爱情,使之不断增长。跟随基督对我们生命道路的呼唤,我们也要更新自己为爱做出奉献的决定。当我们首次对天主的召唤说「是」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天主要求我们做的一切,但我们已经渴望完全、永远地奉献自己。

战胜时间的力量

「你既在少许事上忠信,我必委派你管理许多大事:进入你主人的福乐罢!」[2] 塔冷通的比喻目的在强调小事的重要之後,把上主的喜悦与信实连在一起。忠信使我们从最小的到最大的,从世上所交托我们的,直到永恒的荣耀。忠诚在於履行我们的诺言。因此,是跟真实和可信赖联繫在一起;诚信的人,言行一致。可是,那能打开天国之门的信实却更为深远:包括了一个人的一生。这种美德,从一个人的爽直和透明的身份,及他与天主和其他人的关係中随著时间的轨迹,不證自明。

因此,忠诚有动态的一面。人生是多变的,而忠诚可以说是一种战胜时间的力量,不是透过僵化死板或惰性,而是以一种创新的方式。将每天的新情境融入我们最初的承诺,从而带给我们生活的连续性、安全感和成果,并进入天堂的幸福。「忠诚是完美的爱」[3] 是真的,并救赎时间。(参弗5:16)

圣经显示出无条件的信实,及每个人是如何受召去回应天主的信实。与天主的盟约,与基督的信实,是人性忠诚的基础和典範。所有真正的信实都与天主的信实首先相连,因而我对天主与对别人的信实是密不可分的。

天主对每个人都有一个计画,即使当事人并不知道。天主会奖赏每个对自己的召唤和使命忠诚的人,使他成为一个由恩宠重建的新受造物。「胜利的,我要赐给他隐藏的『玛纳』,也要赐给他一块刻有新名号的白石,除领受的人外,谁也不认得这名号。」[4] 在比赛中给胜利者一块白石;法庭上用一块白石免除被告的罪;一块有记号的石头被用作私人宴会的入场券。我的信实必使我成为得胜者,又蒙恩宠的洁净,得以进入天国的筵席:「被召赴羔羊婚宴的人,是有福的!」[5] 我忠诚的目的是想分享天主自己的生命,及在祂的国里丰盛完满的爱情。

天主是信实的

旧约强调天主的信实,称祂为emet & hesed,真实且慈悲。祂的慈悲大过诸天,祂的信实从地极到天际。[6] 信实与天主的启示关连。当天主在启示祂的名字时,也同时启示了祂永恒不变的忠诚,过去如何,将来也复如此。在过去是如此,因为祂是我们先祖的天主,在未来也是如此,因为祂永远与我们同在。[7] 「天主启示祂的名字是『我是』,显示祂是一个时常临在的天主,在祂的子民身旁拯救他们。」[8]

天主总是在当下承守祂的应许。[9] 因此,意识到祂存在的重要性,这是我们在内心生活中学到的第一课。念简短的短诵,或凝视一下圣母的图像,是提醒我们那位创造我们、维持我们存在、用父爱看待我们、用特殊召唤选择了我们的「那一位」的具体方式。天主的信实是祂大爱的硕果,也就是祂跟本的存在:「天主,『祂是自有者』,向以色列人流露是『慈悲宽仁的天主,富於慈爱忠诚』(出34:6)。这两个名词以综合的形式表达了上主圣名的丰盈。[10] 当我们忠心时,我们就更相似我们的天主,祂是爱,是永远信实的。「天主会给一切承行祂圣意者的圣善生活,加上一重冀望不到的界度,加上一重赋予一切事物意义的重要界度——即天主性的界度。我们可以这样说,天主给若瑟谦逊圣德的生活,加上了童贞圣母玛利亚的生命,加上了我主耶稣的生命。天主绝不会让祂的宽宏大量,落於人後。」[11]

我们的信实以天主的信实为基础

身为基督徒,我们坚定地坦承我们的希望,因为应许的那位是忠信的,[12] 并且已召唤了我们。「那召你们的是忠信的,他必实行。」[13] 圣保禄毫不犹豫地将神圣的信实应用於耶稣基督: 「主是忠信的,他必坚固你们,保护你们免於凶恶。」[14] 我们宣称「耶稣基督昨天、今天、直到永远,常是一样。」Iesus Christus heri et hodie idem, et in saecula. [15]

我们的生活并不总是轻松愉悦的,也非一帆风顺的。天主把受苦视为信实的一部分。圣伯多禄教导我们:「凡照天主旨意受苦的人,也要把自己的灵魂託付给忠信的造物主,专务行善。[16] 我们被标上原罪的後果。我们的忠诚是特别建立在接受自己的过失并请求宽恕的基础上。「但若我们明认我们的罪过,天主既是忠信正义的,必赦免我们的罪过,并洗净我们的各种不义。」[17] 要忠诚,我们必须承认我们个人的过错,因为我们的心需要净化。如果我们不像在弥撒圣祭中,从认错开始,我们将无法接近我主。

我们的信实是回应天主的呼唤,天主是信实的,祂把圣神赐给我们,为使我们肖似天主。圣保禄恰当地表达了我们生活中的圣召意义是如何从天主的信实中发展出来的: 「天主是忠信的,因为你们原是由他所召,为同他的圣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合而为一。」[18] 失望永远不来自天主。只有祂才值得绝对的爱,因为祂的爱超越死亡。

天主是美善的

要真正的忠诚,包括在困难的情况下,我们必须真正了解天主是无限美善的。这奇妙的事实是在祈祷、圣事和从别人身上发现的。恩宠是绝对至高无上的,是慈悲天主的礼物,一切真诚的忠信都该如此:「我们应该爱,因为天主先爱了我们。」nos diligimus, quoniam ipse prior dilexit nos [19] 天主,至慈爱之父,爱我们,差遣祂的独生子耶稣给我们。「天主竟这样爱了世界,甚至赐下了自己的独生子,使凡信他的人不至丧亡,反而获得永生。」[20]

信实建立在天主爱的基础上,是爱的完美。「我们年轻时,凭著天主的恩宠,全心全意献给祂的爱,不是能随著时间的流逝收回来的。忠信是爱的完美:在一个为奉献给天主的灵魂的生命中,总能发现,在任何形式的失意背後,潜伏著腐败和不洁的根源。完整和全然的,总是喜悦和无条件的。」[21]

我主说圣神要世人深信「罪恶,因为他们没有信从我。[22] 我们可以理解这不仅是指不信耶稣是真天主和真人的事实,也指不完全信赖祂爱我们,是「罪」。也许我们还无法把圣保禄这有些神秘意味的话完全融入我们生活中:「我现今在肉身内生活,是生活在对天主子的信仰内;他爱了我,且为我捨弃了自己。」[23] 让我们问自己:「我现在肉身内的生活,是生活在爱了我、且为我捨弃了自己的天主子的信仰内吗?」

相信天主的爱

我们因著天主的恩赐而信,所以知道天主就是爱。这爱已在耶稣的大爱中全然彰显,祂为我们每一个人而死,在圣体圣事中把自己赐给我们,永远作为我们的朋友和兄长陪伴著我们。因此,我们可以与圣施礼华一起真的说出圣保禄的那三个字:omnia in bonum! 我们想爱天主,对那些爱祂的人而言,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美善而发生的,儘管我们不能总是明白其前因後果。相信天主的爱是这麽基本,所以圣若望总结了宗徒们对基督的经历:「我们认识了,且相信了天主对我们所怀的爱。」[24]

「因此,基督徒的信德就是信靠这圆满之爱及其强大的力量,相信这爱能够转化世界,推进世界的历史。」[25] 耶稣向我们显现这爱的面貌,在祂为我们及我们的得救所作的自我奉献里。教宗方济各在谈到圣伯多禄时指出,也许魔鬼最大的诱惑是暗示他,「你不堪做耶稣的朋友,因为你背叛了耶稣。」但我主是信实的。教宗补充说,「友谊具有这种力量:一个很忠诚的朋友,藉由他的忠诚使另一个也许并非如此的人更忠诚。就耶稣而言,祂比任何人都更有力量使祂的朋友们忠诚。」[26]

圣施礼华将天主之爱与神圣父子情谊的深邃意识结合在一起:「在所有困难之中,它会带给你多大的信心、安宁和乐观,让你意识到,自己是一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父亲的孩子。」[27] 然而,儘管我们知道这一点,我们经常还是会生气、担心困难、失败和局限,担心挫折和误解。照人性的说法,这是自然的,但是表明我们还不能完全相信天主是无时无刻都在我们身边,怀著无限的爱,祂知道一切,也能做一切。祂是我「内心的密友」[28] ,祂在我心中,比我在自己心中更真实。

「『义人凭信德而生活。』 後来,这句话成为圣保禄默想的主题,也完全名副其实地可用於圣若瑟身上。若瑟之承行天主圣意,绝不是做一日和尚撞一天钟,绝不敷衍塞责,马虎了事。他总是积极主动,全心全意地去做。对若瑟而言,每个守法的犹太人所遵行的法律,不只是一部法典,一纸冷酷的清规戒律,而是生活天主意志的生动表现。所以当天主出其不意,向他召唤时,他完全明白应当怎样领悟从命。」[29]

如果我们发现自己过於烦乱,意味著我们仍然在某种程度上,把大家都渴望的安全感与和平,抓在自我手上,比如:对我们顺利的事、健康的身体、有个适合我们的工作、被他人看得起……甚至在使徒工作上的努力。那麽,我们把基督放在哪里?我们仍然怀有只有圣神才能「劝服」我们的「罪过」,然後藉著祂完美的爱德来医治我们,这样我们才能百分之百信靠天主的爱。

圣奥思丁评论我主在若望福音中的话,说天主将把我们需要的爱放在我们内里:「耶稣说:『祂(圣神)将使世人信服,』好像在说,『祂将把爱德倾注你们心中。』」[30] 爱的圆满就是圣德,这是我们只有在天国才能满全的。以圣神的恩宠和我们慷慨的回应,在此时此地,在今生,我们可以藉著有爱德行为的信德中成长得越来越多。为了实现这种成长,我们必须把我们所有的安全感都锚定在天主之爱中。

靠爱德的力量

对基督之爱的信德引领我们在至圣圣三中获得爱的安息。没有任何比被这位天主所爱更能打动我们去爱了,祂渴望孕育我们在祂三位一体大爱的暖流中。我们以爱天主的尺度,以天主爱我们每个人的信德,去爱别人,在他们身上看到为天主所爱的人。是爱德给予行动生命和力量;若没有爱德,为他人利益而行的善事仅是利他主义,甚至是隐藏的自私。「我若把我所有的财产全施捨了,我若捨身投火被焚;但我若没有爱,为我毫无益处。爱是含忍的,爱是慈祥的,爱不嫉妒,不誇张,不自大,不作无礼的事,不求己益,不动怒,不图谋恶事,不以不义为乐,却与真理同乐: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31]

我们怎样才能得到这种爱德呢?「除了从十字架上外,是不可能去爱所有的人。我们要爱所有的灵魂;不拒绝任何人。」[32] 只有从十字架上我们才能爱所有男女。要做到这点,要靠十字架带领我们忘记自我,唯有透过爱天主,且知我们是被天主所爱的。「我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你们该彼此相爱;如同我爱了你们,你们也该照样彼此相爱。如果你们之间彼此相亲相爱,世人因此就可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33]

当我们对喜乐和信心的人性理由褪色後,对天主之爱的信心就变得坚定,这种爱只有用信心的眼睛才能感受得到:「人性尊严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我们谦逊地体认到圣宠使我们成为天主子女的事实。救赎我们,给我们生命的,并非来自我们的力量,而是天主的恩宠,这个真理永远不能遗忘,否则我们生命的『天主化』将会本末倒置,而变得武断自大。迟早有一日,当我们灵魂得面对自己的软弱和卑贱时,会造成神修生活的崩溃。」[34]

幸福

我们的爱建立在我们对天主之爱的信心上。我们的自由融入於我们的忠诚,因为没有爱就没有真正的恒毅。唯有爱才能产生忠信:「爱上天主,那麽,你就不会离开祂了。」[35] 伴随著忠诚而来的是喜悦和幸福,包括我们经历身体或精神痛苦的时刻。相信天主的爱,「一个天主的孩子,靠信仰生活的基督徒,可能遭受到痛苦和哭泣,可能有悲伤的理由,但绝不会忧愁。」[36]

第一个「封圣」的是那个「好贼」。我主在十字架上说了几句话,在十字架上祂爱了全世界,祂为拯救所有接受恩宠的人献出自己的生命,教导我们忠诚和幸福是密不可分的。忠诚就是永远与耶稣同在,永不离开祂。在天国,我们将体验到自己被「神化」的伟大奥秘,我们将在「圣子」中更圆满的成为子女。我主告诉那个善良的贼,「我实在告诉你:今天你就要与我一同在乐园里。」[37] 就在那一天,他将和耶稣在乐园里。「乐园」一词起源于波斯语,意为花园或公园,满溢著幸福感。这就是为什麽创世纪中提到伊甸「园」。[38] 当耶稣告诉好贼他将在乐园,也就是一种幸福在等待著他的说法。

「同圣若瑟一起,基督徒学会怎样从属天主,怎样善尽人间职守,藉以圣化世界。跟圣若瑟结识,便会找到耶稣。跟圣若瑟谈心,便会找到玛利亚——她总在纳匝肋工作坊里,在她的周围遍撒平安。」[39]

Guillaume Derville


[1]圣施礼华《基督刚经过》42

[2]玛25:21

[3]圣施礼华,书信,1931年3月24日,45

[4]默2:17

[5]默19:9

[6]参咏54 (53);申7:9;32:4;依 49:7;咏145 (144): 13

[7]参出3:6, 12

[8] 《天主教教理》207

[9]同上,参212

[10]同上,214

[11]圣施礼华《基督刚经过》40

[12]参希10:23; 11:11

[13]得前5:24

[14]得後3:3

[15]希13:8

[16]伯前4:19

[17]若一1:9

[18]格前 1:9; 10:13

[19]若一4:19

[20]若 3:16

[21]圣施礼华,书信,1931年3月24日,45

[22]若16:9

[23]迦2:20

[24]若一4:16

[25]教宗方济各《信德之光》15

[26] [26]教宗方济各,演讲,2017年3月2日

[27]圣施礼华,书信,1959年1月9日,60

[28]圣奥思丁《忏悔录》III, 6

[29] 《基督刚经过》41

[30]圣奥思丁,In Ioannis Evangelium Tractatus, 95, 1

[31] 格前13:3-7

[32]圣施礼华,讲道,与主谈话,139页

[33]若13:34-35

[34] 《基督刚经过》133

[35] 《道路》999

[36]圣施礼华,《信仰的富裕》,发表於ABC, 1969年11月2日

[37] ]路23:43

[38]参创2:8

[39] 《基督刚经过》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