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显节:我主的彰显

节录自载於《基督刚经过》书中,圣施礼华於1956年1月6日主显节题为《我主的彰显》的讲道

圣施礼华的教导
Opus Dei - 主显节:我主的彰显

不久前,我看到一座大理石黄铜浮雕,描绘婴孩耶稣接受三王来朝的景象。中心人物周围,有四位天使,各执一样象徵:皇冠,竖有十字架的地球状圆球,宝剑和权杖。艺术家选择大家都熟悉的象徵,来表明我们今天庆祝的事件。这些贤士,传统称作三王,不远千里而来,朝拜圣婴。他们先到耶路撒冷,探问「才诞生的犹太人君王在哪里﹖」[1]

这问题使我深为感动。现在,我也来朝见这位「躺在马槽里」[2] 的耶稣。祂的寄身之处,只宜於牲口家畜。主啊,祢的王权,祢的宝剑,祢的权杖何在呢?它们本来都是祂的,祂却推辞不要。祂宁愿身裹襁褓为王统治。我们的君王毫无装饰。祂变成一个毫无自卫能力的婴儿,来到我们人间。叫我怎能不想起使徒说的哪句话呢:「却使自己空虚,取了奴僕的形体。」[3]

我主降生成人,来教导我们圣父的旨意。祂躺在马槽里,早就以身作则教导了我们。耶稣基督在寻找我们,带给我们修德成圣的召叫,号召我们协同祂一起完成救赎世界的大业。我们且来反省一下,祂给我们上的这第一课。我们该协同救赎世界,不是靠制服他人,而是靠克胜自我;我们必须像基督一样,空虚自己,甘作他人的奴僕,以引导世界皈依天主。

君王何在?会不会是耶稣要在众人心中为王统治呢?是不是正因为这缘故,祂才变成婴儿,因为有谁不爱婴儿呢?君王究竟何在?圣神要在我们心灵中形成的基督,究竟何在?祂不可能在骄傲者的心中,因为骄傲使人远离天主。祂也不可能在缺乏爱德者的心中,因为缺乏爱德使人背离天主。基督不可能在那里。处於无爱状态中的人,是孤伶伶的。

在此主显节,你们来到婴孩耶稣跟前,看到祂身为君王,却毫无君王的排场。你们应对祂说:「主啊,排除我的傲气罢!消灭我的私爱之心,我的好大喜功,我的独断独行罢!求祢把我的人格,奠立在与祢认同的基础上罢!」

信德的道路

我们应与基督认同。这目标可不简单,但也不困难。只要我们遵照吾王的教导生活,只要我们每天请教祂的圣训,只要我们的生活充满圣事的现实,即勤领圣体(这是祂为了养育我们而赏赐的),那麽基督徒的道路,完全是可取可行的。天主明确无误地召叫了我们。如同三王那样,我们也发现了一颗奇星,在我们灵魂的长空,光辉耀目,指引方向。

「我们在东方观察到祂的星辰,所以前来朝拜祂。」[4] 我们也有同样经验。我们也看到自己灵魂内,有一道新光照耀,越照越亮。这就是要善度基督徒生活的强烈愿望,这就是要认真对待天主的迫切要求。假定你们各自公开谈一下,天主怎样使你们觉悟召叫的私人情节,大家一定会马上肯定:这一切都是天主一手造就的。让我们一起感谢天主圣父,天主圣子,天主圣神和圣母玛利亚罢——一切恩宠都是从他们而来的——因为召唤这个恩宠,连同信德,是上主能给予受造物最珍贵的恩赐。这恩赐,是一个要修务纯全爱德的明确愿望;是一个坚定的信念,深信在我们的社会工作与业务工作中修德成圣,不仅可能,而且必要。

且看上主多麽亲切地邀请我们。祂的话语充满温情,是出自锺情恋爱者之口的话:「我以你的名字召叫了你,你是我的。」[5] 天主即是美善,伟大,智慧。祂竟宣佈我们是属於祂的,我们已被选作祂无限之爱的对象!要是想理解祂上智措置的奇妙,可真需要一个特强的信德,三王那样的信德,不畏沙漠,不怕狂风暴雨,连沙漠中的绿州,也动摇不了我们追求永恒白冷郡目标的心;要有这样的信念,我们终将享有与天主合而为一的生命。

信德生活,是牺牲的生活。我们基督徒的召唤,不是叫我们逃避人间的岗位,而是要我们摈弃一切阻碍我们贯彻天主圣意的事物。乍见的光明,只是开端。要让它变成灿烂的明星,还须步步紧跟它的引导。只有如此,它的光芒才会昭若华阳。金口圣若望写道:「三王在波斯国所看到的,不过是一颗星。但他们追随星光,离乡别井,踏上漫漫征途,却看到了义德的太阳。可以断言:他们若是留在家里,按兵不动,那就连那颗星都看不到了。因此,让我们急起直追,不怕道路险阻,奔向圣婴的家乡。」[6]

坚定於召唤

「『我们在东方观察到祂的星辰,所以前来朝拜祂。』黑落德王听到後,大为不安。整个耶路撒冷,也跟他一起不安。」[7] 这一幕景象,今天仍在重演。有些人面对天主的莊严伟大,或看到别人胸怀壮志,看到基督徒忠心耿耿,践行信仰,便会感到奇怪,大吃一惊,甚至嗤之以鼻,啧有非议。他们好像无法容忍别人,有任何不符合他们庸规俗矩的生活方式。他们奚落响应天主召叫的人所表现的慷慨行动。他们害怕这种献身精神,有时竟到了失魂落魄,畸型病态的地步。他们竭尽全力,阻挠甘愿彻底献身天主的人,所作的神圣抉择。

在某些场合中,我亲眼看到,针对献身服务天主和人灵者,所发动的攻势总动员。某些人竟主张:我主在召选他人为祂服务之前,该先徵求他们的许可。显而易见,他们认为对天主圣爱的召叫,人没有自由作出任何自主明确的回应,无论「是」,抑或「否」。对於持此看法的人来说,人灵的超性生命是次要的。他们对救灵魂倒不是不信,不是不要考虑,但必须先考虑满足人的舒适享受和自私自利。请问假定果真如此,那麽基督教义的真谛还剩下多少?难道耶稣仁慈而又严格的教悔,只是讲给我们听听而已的吗?还是要我们在听了之後去身体力行的呢?难道祂没有讲过:「你们要成全,如同你们的天父是成全的那样」[8] 吗?

我主召叫所有的人,都来同祂会晤,都来做圣人。祂不仅邀请三王,邀请大智者,当权者,却在此前,首先派遣祂的天使,而不是一颗星,邀请了白冷郡的牧童们。[9] 贫富智愚,天下所有的人。都应当在内心培养虚怀若谷的谦逊心,以便能聆听领悟天主的圣训。

且以黑落德为例。他位尊王侯,有群儒智士,供他差使。「他於是召集大司祭和民间经师,询问他们基督应在何处诞生。」[10] 然而,他的权势知识,并没有引他承认天主。在他的铁石心肠里,权势知识反成了作恶的工具,他竟妄想歼灭天主,草菅无辜婴儿的生命。

让我们再看看圣经,他们告诉他,应在犹太境内的白冷郡;因为先知这样写道:「你犹太境内的白冷啊!你在犹大的群邑中,决不是最小的,因为将由你出来一位领袖,祂将牧养我的百姓以色列。」[11] 请君注意天主这个仁慈的表现。祂身为救世之主,却宁愿诞生在一个没没无闻的小村落。箇中道理,正如圣经反覆所述,乃是在於,天主不是慕人名利之辈。[12] 祂召叫人灵来践行信仰,不以财富,地位,血统或学识为準。天主召唤永远先於人的功绩。「他们在东方所见的那颗星,走在他们前面,直至来到婴孩所在的地方,就停在上面。」[13]

召叫永远先行。甚至在我们懂得要皈依天主之前,天主早就先爱了我们,早就把我们赖以回应召唤的爱,种在我们心田里了。天主的慈父之爱,走出门来迎接我们。[14] 我主不仅是公义的,而且更是仁慈的。祂不是坐等我们登门拜访,而是采取主动,向我们发出不容置疑的讯号,叫我们认清祂的慈父心肠。

© Fundacion Studium



[1]玛2:2

[2]路2:12

[3]斐2:7

[4]玛2:2

[5]依43:1 (18:1 – 错)

[6]金口圣若望,In Matthaeum homiliae 6, 5 (PG 57, 78)

[7]玛2:2-3

[8]玛5:48

[9]参阅路2:9

[10]玛2:4

[11]玛2:5

[12]参阅编下19:7;罗2:1;弗6:9;哥3:25等

[13]玛2:9

[14]咏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