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显节:黄金、乳香、殁药

节录自载於《基督刚经过》书中,圣施礼华於1956年1月6日主显节题为《我主的彰显》的讲道

与圣施礼华一起祈祷
Opus Dei - 主显节:黄金、乳香、殁药

善牧与善导

既然召叫永远先行,异星总在前头引路,指示我们沿着天主圣爱的道路发动启程,那麽若再怀疑它会不会消失,便是不合逻辑的了。三王征途中所发生的情况,在我们内修生活的某些阶段也可能出现,引路的星蓦然踪影不见了,这种情况多数要归咎於我们自己。我们虽看清召叫的星光,虽深信召唤的确凿,然而我们前进的步伐所掀起的尘沙——这就是我们悲惨可怜的状况——会形成飞扬的乌云,遮住天上的光明。

若这种情况一旦发生,我们该怎麽办呢?学习三王的榜样,谘询请教。黑落德利用知识行恶;三王利用知识行善。然而我们基督徒,既无须去请教黑落德,也无须去请教世上的三王;基督已经赐予教会在信理上永不犯错的特恩,已经给予我们宠恩渊源的七件圣事。祂早已部署妥当,使我们常常有人引路,不断警告我们当行的正道。我们有着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知识宝库。这就是在教会捍卫下的天主圣言,在圣事中分施的天主恩宠,以及生活在我们周围,以身作则,披荆斩棘,开闢忠信天主之途的人们所作的见證和所立的善表。

请允许我给你们一忠告。假若你们一旦失去光明,请你们千万要投奔到善牧那里去求援。谁是善牧呢?「他是由门进去的」,是从忠於教会信理的大门进来的。他不像傭工那样,「一看见狼来,便弃羊逃跑,狼就抓住羊,把羊赶驱散了。」[1]请大家想一想这段圣言,它绝不是随口而说的空话。基督苦口婆心,大谈牧者群羊,大谈牧栈羊群,正是揭示我们灵魂需要善导的切实證据。

圣奥思定论及善牧时指出:「如果没有坏牧者的话,祂就不会描述狼来便逃的傭工。坏牧者只求个人虚荣,不求基督的光荣。不敢以自由的精神申斥罪人。豺狼抓住羊的头颈,魔鬼引诱人犯姦淫,你却一声不吭,不予申斥。那麽你就是傭工,一见狼来,掉头便逃。你或许会争辩:『不对,我不是在这里嘛?没有逃跑呀?』我的回答是:『你的确逃跑了,因为你一声不吭。你不吭声,因为你害怕。』」[2]

基督净配教会的至圣性,常表现於有着大批善牧,正如今日所看到的情况。基督徒的信仰,儘管教导我们要心地单纯,但并不是叫我们头脑简单。天下有那麽一些傭工,一声不吭;也有那麽一些,讲的不是基督的圣言。鉴於这种情况,你们若感觉自己信德不够坚定,对某些问题看不清楚,即使是很小的问题,都应当马上去找善牧求教。善牧总是理直气壮地从栈门进来,为了人灵,他不怕牺牲捐躯。一言一行,处处反映心灵中的炎炎爱火。他或许也是罪人,但坚信依靠基督的宽恕和仁慈。

假若你的良心告诉你说,你犯了一个过错——即使看来并不严重,或者连你自己也捉摸不定,疑惑不决,那麽请你马上去办告解圣事,去找照管你的司铎。他知道怎样敦促你坚定於信德,保持灵魂的细腻灵敏,保持基督徒的刚毅坚强。教会准许我们找任何司铎办告解的自由。但是虔诚的基督徒,在完全自由的情况下,都愿意找一位熟悉的善牧办告解。那位善牧能帮助他再次抬起头来,重新看到高悬长空的上主之星。

黄金乳香殁药

福音一再表达三王喜出望外的心情:「他们一见到那星,极其高兴喜欢。」[3]他们为何如此高兴呢?因为坚信不惑者,从上主领受了印證:导星没有消失。儘管他们有时看不到有形的导星,但在心中却常持不失。基督徒的召叫亦然。只要我们不失信德,常持基督与我们同在「直到今世的终结」[4]的望德,导星必会重现。在此又一印證的激励下,我们的召叫变成活生生的现实,我们的欢乐变得更深湛饱满,我们的信望爱三德茁长得更生气蓬勃。

「他们走进屋内,看见婴儿和他的母亲玛利亚,遂俯伏朝拜了祂。」[5]我们同样也跪在耶稣前,跪在寓身谦卑中的天主前。我们再次告诉祂:我们绝不忤逆祂的召叫;绝不背离祂;决心排除障碍,矢忠不渝;响应召唤,坚持不懈。请你们各自在心里告诉圣婴耶稣,我也在自己心里以无言的呼声,向祂祈祷说:我们愿像福音譬喻中的忠僕那样,善尽自己的职责,争取听到同样的评语:「好!善良忠信的僕人。」[6]

「打开自己的宝匣,给祂奉献了礼物,黄金、乳香和殁药。」[7]且稍停片刻,让我们在这里体会一下这段褔音。我们身为虚无,毫无价值,怎能向天主献礼呢?圣经上说:「一切美好的赠与,一切完善的恩赐,都是从上降下来的。」[8]但是我们凡夫俗子,连天主的恩惠有多深多美,竟还有眼不识泰山呢?耶稣对那撒玛利亚妇人感歎地说:「若是妳知道天主的恩赐!」[9]耶稣告诫我们,向圣父期望一切,首先要寻求天主的国和正义,其馀一切自会加倍赐给我们,因为祂深知我们之所需。[10]

我们的天父,在救恩的计划中,慈爱地照顾每一个人灵:「每人都有他各自得自天主的恩宠:有人这样,有人那样。」[11]因此,由我们来考虑该献给天主哪一样祂实际上并不需要的礼品,似乎是徒劳无功的,活像那个身无分文,无钱还债的债户。[12]我们的礼品,就像旧约里的祭品,已不复为天主所悦纳:「祭物和素祭,全燔祭和赎罪祭,已非你所要,已非你所喜。」[13]

然而上主深知:「对於恋爱中的人,馈赠是一种迫切的需要。祂亲自指示我们该献何礼。祂不要金银财宝,也不要瓜果穗实或牲口家畜。祂不要海洋,也不要大气。因为这一切都是属於祂的。祂所要的,是我们甘愿献给祂的真情挚爱。『我儿,将你的心交给我。』」[14]看到没有?天主不满足於平分秋色,祂要全部。然而,祂要的不是我们有的财物,而是我们本身。只有向祂献出自我,才能向祂奉献其他礼品。

© Fundacion Studium



[1]参阅若10:1-21

[2]圣奥思定 In Ioannis Evangelium tractatus, 46, 8 (PL 35, 1732)

[3]玛2:10

[4]玛28:20

[5]玛2:11

[6]玛25:23

[7]玛2:11

[8]雅1:17 (4:10 – 错)

[9]若4:10

[10]参阅玛6:32-33

[11]格前7:7

[12]参阅玛18:25

[13]希10:8

[14]箴2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