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临期:天主的仁慈

节录自载於《基督刚经过》书中,圣施礼华於1951年12月2日将临期第一主日题为《基督徒的召叫》的讲道

圣施礼华的教导
Opus Dei - 将临期:天主的仁慈

天主的仁慈

今天标誌着将临期的开始。思考一下灵魂的仇敌所惯用的技俩,不无裨益。诸如:情慾的蠢动,轻浮的浅薄,理性否认天主的荒谬,骄傲狂妄扼杀爱主爱人之心等等。所有这些障碍,都是真刀真枪,可以给我们造成极其严重的祸害。因此,唸进台咏时,祷文号召我们呼籲天主的仁慈:「上主,我向你把我的心举起,我的天主,我全心要倚靠你。恳求你不要使我蒙受羞耻,也不要容许我的仇人欢喜。」[1] 到唸奉献咏时,我们将再次重温这同一意念:「凡期望你的人绝不会蒙羞。」

现在救恩的时刻已经临近。听到圣保禄的金口玉言,令人振奋:「当我们的救主天主的良善,和衪对人的慈爱出现时,衪救了我们,并不是由於我们本着义德所立的功劳,而是出於衪的怜悯。」[2]

如果你们逐页翻阅圣经,必会发现到处提到天主的慈爱。祂的慈爱瀰漫大地。[3] 上主的怜爱,恩泽子子孙孙,[4] 我们「必有慈爱围护。」[5] 仁慈「作你的护卫和保安。」[6] 为援助我们,「慈爱高达青天」[7],所求皆蒙「恩准」[8] 。天主怜爱我们,犹如慈父,[9] 天主怜悯我们,[10] 「祂的仁慈是甘饴的,有如大旱时的云雨」。[11]

耶稣基督的一生,是天主仁慈的纲领和摘要:「怜悯人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受怜悯。」[12] 我主在另一场合又说:「你们应当慈悲,就像你们的父那样慈悲。」[13] 福音其他的情节,例如:怜悯淫妇、浪子、亡羊、欠债的恶僕等譬喻,以及复活纳因城寡妇的独子,[14] 也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影响。基督大有理由复活纳因城可怜寡妇之子,因为他是那寡妇的独生子,他给她的生命带来意义,他能在她晚年奉养她。但是,耶稣行这个大奇蹟,并不是出於公义,而是出於仁慈,因为祂的圣心,被人间疾苦深深感动。

有天主的仁慈,我们的保障何其稳固!「他若向我呼号,我必俯听,因为我是仁慈的。」[15] 这是一个邀请,也是一个许诺,天主保證做到,绝不食言。「所以我们要怀着依恃之心,走近恩宠的宝座,以获得仁慈,寻到恩宠,作及时的扶助。」[16] 有天主的仁慈为我们开路,对付成圣的敌人,牠们必然束手无策,无能为害。我们若因自己的过失和人性的软弱而跌倒,主必会前来救助,把我们提昇。「你们已学会躲避怠惰,力戒骄横,日进於德,不做世俗物慾的奴囚,嚮往永生而轻视流光。然而由於人性的软弱,在这处境艰险的世途上,保持坚定的步伐并不容易。为此,良医早已开下妙方,使你们不致迷路;那位仁慈的审判者,绝不会使你们因得不到赦免而失望。」[17]

响应天主

基督徒的生活,应当在天主仁慈的「保护伞」下成长发展;应当念念不忘天主仁慈的恩泽,检点行为,循规蹈矩,力求符合天主儿女的身份。那麽,使我们的召叫深深扎根的主要方法是什麽呢?这些方法,是我们生活的支柱。今天,我想谈谈其中两个:内修生活与教理培育——即加深我们对信德的认识。

先谈内修生活。真正瞭解什麽是内修生活的人,真是凤毛麟角!人们一听到谈论内修生活,脑海里马上联想到阴森森的寺庙殿堂。足足有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我讲了又讲,内修生活不是那麽一回事。我所讲的内修生活,是普通基督徒的内修生活。他们大都生活在闹市喧嚷中,生活在光天化日下,在马路上,在工作中,在家庭里,甚至在娱乐休憩中。但是,他们整天的生活,无时不以耶稣为中心。这若不是持续的祈祷生活,那麽又是什麽呢?你们不是真要做一个祈祷的灵魂吗?不是要与天主建立亲密的关係,使自己圣化吗?亚历山大的克莱孟写道:「人变成天主,因为他爱天主之所爱。」[18] 此即祈祷的灵魂一贯领悟的基督徒信念。

开始是比较困难的。非下苦功去寻觅天主不可,要感谢祂慈父般切实的关怀。这并不是什麽感情用事,而是天主的慈爱在灵魂深处,使你们逐渐察觉出来,心心相印,自有灵犀一点通。事实上,是基督在深情地寻找我们:「看,我立在门口敲门。」[19] 你们的祈祷生活怎样呢?在白天,你们有要与祂畅谈心曲的衝动吗?那麽,你们有没有向祂轻轻耳语,请祂稍候片刻,跟着便来同祂心对心地密谈呢?

在专为我主保留的谈心时间里,你们胸怀扩大了,你们的意志加强了,你们的思想,在恩宠辅助下,给人间的现实,注满超性实质内容。结果是你们形成了明确切实的善志,你们决心要改善自己的行为,要以更大的爱德待人接物,要像优秀运动家那样,全力以赴,一往直前,把这场基督徒仁爱与和平的鬥争进行到底。

於是祈祷变得持续不不断,如同我们的心跳,我们的脉博。若无天主的临在,便无默祷生活。若无默祷生活,我们为基督所做的工作,便毫无价值。因为若不是上主兴工建屋,建築者徒然劳苦。[20]

© Fundacion Studium


[1] 咏24(25):1-2

[2] 铎3: 5

[3] 咏32(33):5

[4] 德18:12

[5] 咏31(32):10

[6] 咏58(59):11

[7] 咏33(34):8

[8] 咏116(117):7

[9] 咏24(25):7

[10] 咏108(109):21

[11] 德35:26

[12] 玛5:7

[13] 路6:36

[14] 路7:11-17

[15] 出22:27

[16] 希4:16

[17] 圣盎博罗削Expositio Evangelii secundum Lucam, 7 (PL 15, 1540)

[18] 圣格肋孟亚历山大里亚Paedagogus 3, ,1,5 (PG 8, 556)

[19] 默3:20

[20] 参阅咏1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