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德的公式

2月10日是国际妇女和女童科学日。为追念瓜达露佩对化学的热情,我们将开始一系列关於她的一些「公式」:有助於我们如何面对现今深深影响专业人士的一些问题,例如:缺乏时间、压力、不安、恐惧、悲伤…等。

Opus Dei - 圣德的公式

瓜达露佩‧欧提斯‧兰达苏丽

圣德的公式

公式1:起泡(沸腾)

瓜达露佩‧欧提斯‧兰达苏丽热爱化学。儘管她也学会了如何在工作和其他职责之间取得平衡,但她对自己专业的热情在她的生命中始终如一,即使在她几乎无法投入太多时间时,也是如此。然而,在她晚年,她还获得了化学博士学位,除了在其他研究中心授课之外,并在马德里著名的拉米罗‧梅兹图研究机构(Ramiro de Maeztu)担任教授。

现在,教会呈现给我们一位圣德的典範-瓜达露佩。她的榜样可以帮助今天的基督徒认知,天主是怎样的,并寻求与祂认同,直到永远与祂一起在天堂。

为追念瓜达露佩对化学的热情,我们将开始一系列关於她的一些「公式」:有助於如何面对现今深深影响专业人士的一些问题,例如:缺乏时间、压力、不安、恐惧、悲伤…等,我们会以瓜达露佩自己写的东西,大多数是她写给不同人的信件,以及那些认识她的人的證言,展现给我们她幸福、友谊、和信任的公式。

公式1: 起泡 (沸腾)

起泡是把酸和碱放在一起产生的化学反应,一些分子从液态变成气态。酸是一种限制试剂:酸越多,产生的气泡就越多。

当我们感到高兴时,我们就会感到沸腾的兴奋。全然信赖天主的「试剂」即会产生极度的喜乐,儘管我们仍然存在著体会到自己缺点的「碱」。

瓜达露佩是这样做的……

「我非常快乐,感到非常幸福。真福欧华路总是问我:是否真的快乐?我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乐!虽然我知道我做任何事情都有很多缺点(尤其是虚荣和对自己的爱),但我也知道我主帮了我多少的忙,我深信如果祂坚持下去,有一天我能真正的取悦祂。」(给圣施礼华的信,1945年12月12日於毕尔包)。

「父亲:我很高兴地告诉您,您有我在这里,今天我负责,明天我殿後,但我永远快乐,因为我在服侍上主。每天我更信赖祂,更不依靠自己的力量,因此,自从尼莎告诉我她要离开的那一刻起,我就请求我主,不要让自己跟祂分离片刻。我很想和祂一起把中心扛在自己的肩上,也鼓励我的姐妹们去祂那儿。」(致圣施礼华的信,1946年3月17日)

她们在宿舍第一次举行整夜守圣体後,瓜达露佩写信给尼莎‧冈萨雷斯‧古兹曼说:「我们所有人都好高兴!我们也祈祷了好多!我想你也参加过类似的事情,对吧?」(毕尔包,1946年4月4日)

「父亲,有时我想我向天主祈祷,说我觉得自己没有十字架,因为我的工作并不难;现在我的感觉也是一样,虽然我感受到了一些十字架:我的十字架是我为其他人的担忧,看到我的姐妹们在挣扎,明白雇用的女孩们的反应不好,以及我缺乏力气;但是我试著喜悦地做这些事,把其馀的交在我主的手中。」(给圣施礼华的信,1946年11月3日,毕尔包)。

「跟您的烦恼相比,这些小事根本算不了什麽。父亲,因为无论发生什麽事情,您总是很平静,很快乐,所以我也想做同样的事才好帮助您。我也注意到,多亏这些十字架,我因此增加了更多天主的临在,每天我也不那麽担心自己了。只有在圣堂中,我才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很大很大的缺陷,我的心谦卑下来之後,我就不再担心了。有时我想我应该感到更多的悔恨,但是我没有;即使想起过去犯的错,也不让我忧心。」(给圣施礼华的信,1946年11月11日,毕尔包)

那些对她有深刻认识的人也作了见證。在她动了心脏手术以後,1958年,恩卡尼塔‧奥尔特加从罗马写信给瓜达露佩的弟弟爱德华多说:「亲爱的罗莉塔和爱德华多,我感到非常高兴,能告诉你们瓜达露佩的好消息。她已脱离了危险状况,几天之内,她就能起床一阵子了。我把医生的报告寄给你们。瓜达露佩一刻也没有失去她典型的喜悦与平静,儘管她完全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在这光辉灿烂的天空下,反映著妳所在之地的一切荣耀之光,让我们不会留意到妳的离去,虽然妳已搬到另一所新居。我们会想念妳的微笑、妳的建议、妳的关注、妳的笑话,和妳一阵一阵开怀的大笑声,如今依然瀰漫在屋子的每个角落里…现在就为我们求情吧,瓜达露佩,这样我们的心将永远与欢乐有更大的共鸣。因为妳很了解什麽是深植於心的喜悦,就是那些根植於十字架形式的喜悦。」(在瓜达露佩过世後,一位匿名作者对她的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