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君王节:天主儿女般的宁静

节录自载于《基督刚经过》书中,圣施礼华于1970年11月22日基督君王节题为《基督君王》的讲道

与圣施礼华一起祈祷
Opus Dei - 基督君王节:天主儿女般的宁静

个人的自由

基督徒工作时,不可避重就轻,不可降低世俗事务本身固有的价值。如果把「降福一切人类活动」一语理解为糟塌或忽视它们内在的质量,我就宁可不再用这句子了。我个人素不欣赏给人的普通活动挂上一个招牌,或贴上一张说明标签。尽管我尊重反对意见,但是还是感到这种贴标签的做法,未免是妄用信德神圣名义。有证据指出:「天主教」这个标签,竟被人用来合法化某些不合人之常情的活动与行径。

除罪以外,世界以及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美好的,因为是我主所造的。因此,力求戒避罪恶取悦天主的基督徒,应当同其他公民肩并肩一起,献身于一切人间的工作;应当捍卫由人类尊严衍生的一切价值。

其中有一项价值,尤其应当特别珍惜,即个人的自由。基督徒唯有捍卫他人的个人自由 —— 包括与生俱有的责任 —— 才能保卫自己的个人自由而不失人与基督徒的完整品格。我要不厌其烦地讲:我主无偿地赐给我们一个超性恩典,即圣宠;又赐给我们一个本性的奇恩,即个人的自由。为了避免把这个奇恩降低为放纵,我们应当发展完整的品格,力求使自己的行为符合天主的法律,因为主的神在那里,那里就有自由。[1]

基督的神国是自由之国。那里只有一种奴隶,就是为了爱天主而自由约束自己的人。这是多么有福的自由奴役啊!它使我们获得自由。若无自由,我们就无从响应圣宠。若无自由,我们就不能用最超性的理由 —— 因为我们要 —— 而自由地献身于我主。

你们听众中有些人认识我已有多年。你们可以证明:我一生时间都用于宣讲个人自由,宣讲带有个人责任的个人自由。天涯海角,踏破铁鞋,我到处寻找自由,而且继续在寻找,就如迪奥杰尼斯试图寻找一位正人君子一样。我变得一天比一天更爱它。世间万物中,我唯它最爱。它是一座宝藏,我们还远远不够赏识它的价值。

我之谈论个人自由,并不是用它作借口来讨论其它正当的问题 —— 那一类问题不属于我的司铎专长范围。我知道讨论世俗时事是俗权民政方面的事,我不宜插嘴置啄。这一类问题,我主留给世人自己去自由而心平气和地去讨论。我也知道:司铎开口说话,不应当涉及人群政党之间的分岐纠纷。司铎开口说话只是引导人灵归向天主,引导人灵接受天主的救世教义,引导人灵勤领耶稣亲定的圣事,引导人灵善度灵修生活,以能更接近天主,从而使我们意识到,我们都是祂的儿女,四海之内皆兄弟,无一例外。

今天我们庆祝基督君王节。有人若用政治规划的眼光来看基督的神国,便是对信德的超性目标完全无知;他的良心便会有背上与耶稣毫不相干的重担的危险,因为耶稣的轭是柔和的,耶稣的担子是轻松的。[2] 我这样讲,并没有越出司铎职责的范围。让我们真心热爱所有的人罢;让我们爱基督于万有之上罢。这样,我们就不得不珍爱他人的自由,不得不与人和平相处了。

天主儿女般的宁静

不过,你们或许会说:「人家不要听这一套,更不必说去实行了。」这我知道。自由是棵娇健的植物,在碎石堆里,在荆棘丛中,或是在脚踩步踏的路旁是长不好的。[3] 这我们早在基督降世之前就学到了。

你们还记得圣咏第二首不?「万邦为甚么嚣张,众民为甚么妄想?世上列王君群集一堂,诸侯毕至聚首相商,反抗上主,反抗祂的受傅者。」[4] 你们看,没甚么新奇。甚至在祂诞生之前,人们已在反对上主的受傅者基督了。当年祂走在巴勒斯坦的街道上的时候,人们反对祂。他们迫害祂,并以攻击祂的奥体肢体的方式,继续迫害着祂。为何如此切齿痛恨呢?为何对纯粹的清白无辜如此动火呢?为何这世界偏要憋死每一颗良心的自由呢?

「来!我们挣断他们的捆绑,让我们摆脱他们的绳缰!」[5] 他们砸碎了柔和的轭,抛弃了货载 —— 抛弃了圣德、正义、圣宠、仁爱、和平,琳琅满目的货载。他们憎恨仁爱,嘲笑天主的善良,善良到不愿召唤祂的天使大军来支援祂。[6] 但愿我主果真来同他们打一回交道,果真忍痛牺牲几个无辜的好人,让大多数罪有应得的人类尝尝烈火的滋味,恐怕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同他们达成某种谅解。但是这不是天主的想法。天主圣父是一位真正的慈父。天下哪怕只要有十个好人,祂就乐于宽恕其余不计其数的坏蛋。[7] 靠仇恨过日子的人是不会懂得这种仁慈的,他们日益耽迷于世上消遥法外的虚假安全感,靠戕害公义吃饭。

「坐于天上者在冷笑,我主对他们在热嘲。在震怒中对他们发言,在气焰中对他们喝道」[8] 天主早该大发义怒,早该予以天诛地灭了!但是祂的仁慈更宽大!

「我已祝圣我的君王,在熙雍我的圣山上。我要传报上主的圣旨:上主对我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了你。』」[9] 天主圣父的仁厚,把圣子赐给我们为王。祂威吓我们时却变得温柔;祂口讲生气却把爱心交给我们。「你是我的儿子」,这话就成为对你们和我说的。

辞不达心,因为心受天主的感召。祂对我们说:「你们是我的儿子。」不是路人,不是宠仆,不是朋友(这已相当可观了),是儿子!祂给我们以儿子身份同祂虔诚来往的一切自由。我还敢不揣冒昧地说:这位慈父对儿子的请求,不可能不有求必应。

不错,许多人怙恶不悛。但是上主坚定地说:「你向我请求,我必将万民赐你作产业,我必将八极赐你作领地。你必以铁杖将他们粉碎,就如同打破陶匠的瓦器。」[10] 这可是重若千钧的许诺,而且是天主作的许诺。我们切莫等闲视之。赎世主基督降临世界,不是来无所事事的。祂坐于圣父之右,以君王的主权进行统治。这可是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宣言,向我们指出:在我们生命终止时 —— 那是早晚要终止的 —— 等候着我们每人的将是甚么命运。所有固执作恶,心如铁石,意冷心灰的人,在历史告终之日,将会得其报应。

天主虽能征服,却宁可劝服:「众王!你们现在应当自觉,大地掌权者!你们应受教;应以敬畏之情事奉上主,战战兢兢向祂跪拜叩首;以免祂发怒将你们灭于中途,因为祂的怒火发作非常快速。」[11] 基督是上主,是君王。「我们现今也给你们报告喜讯,就是那向祖先所应许的恩许,天主已给我们作他们子孙的完成了,叫耶稣复活了,就如在第二篇圣咏上所记载的:『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了你。』……所以,诸位仁人弟兄,你们必须知道:就是藉着这耶稣给你们宣布了赦罪之恩;凡在一切你们凭梅瑟法律不能成义的事上,凭着祂,凡信的人都可以成义。所以,你们要小心,不要叫先知书上说的话来到你们身上:『藐视的人啊!你们要看,要惊讶,要消逝!因为在你们的日子,我作了一件事,即使有人告诉你们,你们也必不信那件事。』」[12]

这义举即是救世工程,即是基督在人灵中的神国,即是天主仁慈的彰显。「凡一切投奔他的人真是有福的。」[13] 我们基督徒有权宣布基督的王权。尽管不公义到处泛滥,尽管许多人蔑视爱的神国,救世工程却在这孳生邪恶的同一人类历史中前进。

天主的天使

「我知道我对你们所怀的计划,是和平而不是灾祸的计划。」[14] 让我们做和平的人,正义的人,行善的人。这样我主将不会来作我们的审判,而来做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兄弟,我们的爱。

在我们尘世愉快的旅途中,我们享有天主的天使的陪伴。圣葛莱格利写道:「在赎世主诞生之前,我们失去了天使的友谊。原罪和我们每天犯的罪,把我们与他们的光明纯洁隔离开来……。但是自从我们服膺基督君王时起,天使也承认我们是同胞了。

目击天朝君王俯取人身,天神也就不再躲避我们的悲惨狼狈了。他们不敢自以为比他们崇拜的天朝君王所取的人性高出一等。那人性已被提擢,高于他们。现在他们把人当作伙伴已毫无困难了。」[15]

圣母玛利亚,我们君王的至圣母后,我们心灵的母后,以她独有的慈爱眷顾我们。仁慈之母,圣宠宝座,我们求妳帮助我们,一行一行地写出自己生命以及周围人们生命朴实的爱德的诗篇。使它宛如「和平,有如河流一般」[16]。因为妳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仁慈的汪洋大海。「江河流入大海,大海总不满溢。」[17]

© Fundacion Studium


[1] 格后3:17

[2] 玛11:30

[3] 参阅路8:5-7

[4] 咏2:1-2

[5] 咏2:3

[6] 参阅若18:36;玛26:52-54

[7] 参阅创18:32

[8] 咏2:4-5

[9] 咏2:6-7

[10] 咏2:8-9

[11] 咏2:10-13

[12] 宗13:32-33,38-41

[13] 咏2:13

[14] 耶29:11

[15] In Ioannis homiliae, 8, 2 (PL 76, 1104)

[16] 依66:12

[17] 训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