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的罗马圣週

从走出机场、踏进罗马这一刻开始,惊奇与讚叹从未间断。

Opus Dei - 不可思议的罗马圣週

去年7月我的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希望我能拥有个信仰,我第一个想到天主教。透过朋友介绍,7月22日星期日,我决定自己去参加一次弥撒,走进南松山天主堂,我最早认识的教堂,也是最熟悉的。刚好当天我也参与了大博尔福传学校,我深受感动,我决定开始慕道。等待新的慕道班开班时,因缘际会在南松山天主堂认识了主业团的成员,因而加入主业团的基础教理培育班,慢慢的在学习教理,又参加南松山及大博尔青年团的各种活动之下,我越来越期待成为教友。直到年底,我的教理老师,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罗马过圣週,经过一阵子考虑,实在认为机不可失,我就答应了。

长久的等待,期待已久的罗马圣週之旅即将展开,这次是由主业团(Opus Dei)的成员带我一起去参加他们规划的一系列活动「UNIV国际大学生会议」。这是一个让大学生可以在圣周时来到罗马,与教宗共度圣周,并探讨当代重要议题的活动。我也终於要準备在复活节领洗,正式成为教友。在这等待的日子里,不断的祈祷,希望自己能在旅程中收穫满满,也更接近深爱的天主。所以,从走出机场、踏进罗马这一刻开始,惊奇与讚叹从未间断。

第一次走在欧洲的街上,深深地被这充满文艺气息的街道、建築所吸引,似乎完全消除了长途航程的疲倦。在抵达饭店前,远远的就看见了梵蒂冈的中心—圣伯多禄大殿的圆顶。多麽壮丽非凡的景色啊,彷彿就是罗马与天的连结。所以二话不说,到饭店放下行李後,直奔大殿前方的广场,寻了一处做晚祷。伴著和煦的阳光、立派的建築、巧夺天工的圣人雕像,这样的祈祷环境真是美妙。尤其盯著圆顶上的十字架时,感觉自己就在天堂,一个温暖并充满光明的画面在脑中浮现,就在这样令人平静的氛围下结束了晚祷。

隔天一早,我们团队毎人手拿著一张神圣的入场券迈向梵蒂冈,準备参加教宗主持的圣枝主日弥撒。我从没想过自己还未成为教友前,竟能在梵蒂冈亲眼见到教宗。广场上人人手中握著棕榈枝欢迎教宗,也庆祝耶稣进入圣城耶路撒冷。太阳照射出来的光芒也如同来自天堂的皓光,照耀著整个广场。整个弥撒过程对我来说尽是新鲜感受:拉丁文的礼仪、多国语言的读经及信友祷词,最後加上如诗如画的额我略圣歌,这正是我最喜欢的风格。

结束弥撒後,我们到了圣依搦斯蒙难堂。教堂内正以管风琴演奏,气氛果真不同凡响,而且这是我在罗马走进的第一间教堂,里头的壁画、巴洛克式的雕刻都令我叹为观止,不禁好奇教堂的建造过程是多麽複杂;接著去了罗马万神殿旁的教堂—神庙圣母大殿,天花板是美丽的水蓝色,令人心旷神怡。

圣卡里斯托有个大约建於西元2世纪的地下墓穴同样令我印象深刻,看见了早期受迫害的基督徒,他们的信德是多麽坚强;在里面我们举行了一台弥撒,如同早期基督徒一样在狭小的空间中与天主相遇,这样的弥撒不仅特别,还能坚强信仰,让自己在这个充满俗世诱惑的环境中能够勇敢迈向真理,持续讚美、光荣天主。隔天我们也申请在圣伯多禄大殿内举行弥撒,没想到竟然刚好在大博尔山显圣容的壁画前方祭台,让身为大博尔青年团一员的我,深感天主的幽默;结束弥撒後,我们前往塔顶,準备眺望整个罗马。当我们一步步上楼,越能感觉这栋建築物的雄伟,抵达顶端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清楚的将整个罗马城一览无遗,可以了解这城市的文明、历史,真是壮阔又富有故事性,当然天主要让我看到的,一定更美、更广阔。

圣週三我们再次来到圣伯多禄大殿,并且参观了教堂地底下的圣伯多禄之墓,一窥这历史的遗迹以及古罗马人的生活模式。那些富人所建築的皇宫墓穴,真是令人折服。圣週四的晚上,按照普世教会圣周四的传统,必须到七间教堂拜访圣体,为陪伴当夜被士兵抓走的耶稣,并赔补当初门徒们对祂的遗弃。虽然罗马教堂很多,但由於我们参与圣週四礼仪比较早,其他教堂都还在举行弥撒,我们几乎走遍罗马市才完成任务,那晚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已经準备好陪同耶稣踏上苦路。

圣週五早上拜访了耶路撒冷真十字架堂,教堂内放有钉过耶稣身体的钉子。看见那根钉子,不难想像耶稣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只为了拯救我们。在这里有许多神父和修女同我们一起祈祷,一起默想耶稣的痛苦。晚上我们有幸拿到入场券,在圣伯多禄大殿内参加教宗亲自主持的礼仪,神父们用拉丁文颂唱完整部受难史,每一句、每一个字都唱出了当时的情感:比拉多的审问、耶稣的回答、群众的呼喊及伯多禄否认耶稣时的惊慌,全都惟妙惟肖的表现出来,再加上西斯汀教堂合唱团的歌声,弥撒过程真的如同身处1900多年前的以色列,我们就如同圣母玛利亚一样,在激动的犹太人群中,为耶稣痛心。

到了复活庆典夜间礼仪的时刻,我虽说不紧张,但是證道礼仪才刚结束,我一站到洗礼池前就开始发抖,直到诸圣祷文唱到「圣马希连国柏,为我等祈」,我才因爲听到自己的主保圣人的圣名而停止发抖。接著在大家的祝福下结束了洗礼,现场的掌声真是如雷贯耳,彷彿连天使也出现了一样欢乐。我不断的祈祷,尤其是为家人、朋友以及台湾教会;初领圣体的我有数不尽的感动,我终於不是在座位上看著大家领受基督的那位,我也与耶稣合一了,当下心中充满喜悦与平安;随著弥撒结束,主耶稣也复活了,大家都开心的不得了。我同代父走到祭衣间打算向为我施洗的神父(主业团副监督)道谢,没想到大约有20几位神父一一拥抱我向我祝贺,出了祭衣间後也是不断有人来跟我握手道贺,甚至有人要求合影,从来没有这样深感荣幸。我想这一切都是来自天主的恩宠,我真能感觉到这个大家庭的欢迎,温馨也热情,跟随著耶稣,我也重生了。

真的很幸运,在还不是教友的情况下,体验了这麽多神奇的事。最不可思议的非属结束弥撒後,我在祭衣间,教堂管理人亲口告诉我:这间教堂—圣安德肋圣殿,正是当年圣马希连国柏神父被祝圣成司铎的教堂,这样的巧合做梦都没有想过,听到当下我连话都讲不出来,不禁要感谢天主的安排。希望未来每年圣週都可以有更多年轻教友到罗马体验,那些来自天主的奇妙化工,也为台湾教会带来更多的恩宠。

郑世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