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5年3月28日:耶稣基督的一位司祭

在1925年3月28日,即圣枝主日前的星期六,在萨拉戈萨的San Carlos皇家修院内的圣堂,Miguel de los Santos Diaz Gomora主教授司铎职予施礼华。

关于他一生的故事
Opus Dei - 1925年3月28日:耶稣基督的一位司祭

晋铎

另外9位执事和施礼华一同晋铎。此外,还有10位司祭、14位副执事和4位执事,他们的家人以及萨拉戈萨修院的修生也到现场参礼。晋铎礼仪如常隆重其事,圣堂内人头涌涌。

准司铎施礼华全心全意放在礼仪中:祝圣双手、送给新铎礼仪用具(traditio instrumentorum,包括圣爵以及其他铎职用具),奉献自己成为司铎的祷文......

施礼华深受天主的美善所感动并为之神往,他视一切困难如无物,包括他自天主召叫后所经歴的诸多障碍,他为自己有一颗青春活力的心而感恩。很久以后,有人问施礼华是否还记得晋铎那一天,他回答道:「我儿,此时此刻的,我不能记得。但是,我若告诉你我忘记了那一天很多事情,那就不会是真的了,我相信我记得当天的一切。」

施礼华的母亲,杜丽夫人、以及她的两名儿女,Carmen和Santiago也在参礼的人群当中。他们显然是施礼华唯一出席他的晋铎礼仪的亲人。

施礼华神父于3月30日在萨拉戈萨石柱圣母大殿举行首祭。在第二天,这位23岁的神父便告别那修院,他在那里度过了五年光阴,经历了内修生活成长和密集的学习活动。随即他便展开第一个堂区牧民任务:Perdiguera堂区的暂委助理司铎。

晋铎前一年的施礼华

计划改变

成为一位神父并不是施礼华一直的抱负:他当初打算做一位建筑师。他在Logrono的同学Agustin Perez Tomas忆述当年有另一位同学说施礼华会有一天成为神父,施礼华的回应是:「不要儍了。」施礼华从未想过司铎生活是属于他的。但是,当他感受到天主召叫他时,他慷慨地改变他的计划。当他决定要学习成为司铎时,他便告诉父母亲,而他们也给予施礼华清晰而具深度的意见。因此,他在1918年10月开始以校外生身份在Logrono修院读书。

他时常也说:「我从未想过将自己奉献给天主。那问题从未出现过,因为我想那不是我召叫。然而我们的上主准备着,赐给我一份又一份的恩宠,超越我的不足、我儿时的错误和青年时所犯的过失。」

在隆冬里寒冷的一天,当时还是一名少年的施礼华,看见一位赤足嘉尔默罗会士在雪地上留下的一行足印。那行足印感动了施礼华的心并且燃起了他渴望着伟大的爱情。看见会士为天主的爱而作出的牺牲,施礼华于是问自己他自己可以为天主做什么。

为什么我成为了一位神父?

施礼华了解到天主想要他一些东西,只是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很多年之后,他问:「为什么我成为了一位神父?因为我想那让我更容易实现那我不知道的天主的渴望。在我被祝圣为神父之前的八年,我也不太清楚,不知个中是什么,直至到1928年。那就是为什么我成为了一位神父了。」

在1920年9月,施礼华搬迁到萨拉戈萨。在他晋铎前几个月,他的家惊闻恶耗:施礼华的父亲于1924年11月27日在Logroño突然离世。当施礼华接到电报,便立即赶回家里,他只能够为父亲的灵魂安息祈祷,并且安慰他的母亲、家姐和小弟弟。

施礼华只有23岁,仍有10个月才达到教会法所要求的晋铎年龄,所以他必须向教宗申请特准。在1925年2月20日,从罗马的好消息到了。3月4日,施礼华向主教代表正式请求:「本人因深信蒙天主召叫成为司祭,并渴望在四旬期第五周守斋日接受圣秩圣事司铎之职,本人恳求主教代表阁下颁下批准信,以满全教会法的要求。」

萨拉戈萨石柱圣母大殿,圣施礼华在那里于1925年3月30日举行首祭

最后施礼华于1925年3月28日守斋日被祝圣为耶稣基督的一位司祭。


资料来源:Ramon Herrando Prat de la Riba所著的《施礼华在萨拉戈萨修院的年代(1920-1925)》,Rialp,2002;Salvador Bernal所著的《施礼华蒙席:主业团创办人的个人档案》Veritas,1977;Andrés Vazquez de Prada所著《主业团创办人,第一册,早期生活》Scepter,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