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週四:彌撒在基督徒生活中的地位

節錄自載於《基督剛經過》書中,聖施禮華於1960年4月14日聖週四題為《聖體聖事——信與愛的奧蹟》的講道

與聖施禮華一起祈禱
Opus Dei - 聖週四:彌撒在基督徒生活中的地位

彌撒在基督徒生活中的地位

彌撒聖祭,把我們面對面地帶到信德的中心奧蹟之一,因為它是至聖聖三給予教會的恩賜。為此緣故,我們可以認為彌撒是基督徒精神生活的中心與根源。

彌撒是全部聖事的目的。[1] 我們的聖寵生活,由聖洗聖事而產生,由堅振聖事而增益鞏固,在彌撒中得到茁壯成長,臻於圓滿。耶路撒冷的聖聖濟利祿寫道:「當我們參與感恩祭時,天主聖神的神化行動,使我們變成精神化。祂不僅像在聖洗聖事中那樣,使我們分享基督生命,而且使我們變成肖似基督,把我們同基督的完備成全化成一體。」[2]

這聖神的灌注,把我們同基督結合起來,使我們承認自己是天主的兒女。護衛者即是愛。祂教導我們生活要充滿愛德,從而「使他們完全合而為一」Consummati in Unum[3],使我們在人間,也能像聖體在我們中間一樣,如聖奧思定所說:成為「團結的標誌,愛的聯繫。」[4]

我這樣講並非奇語驚人,有些基督徒對彌撒聖祭的觀念非常欠缺。對於他們,彌撒不過是一種單純外表的儀式,若不是社會風俗的話。這是由於人類可悲的心靈,竟能把天主的奇恩視為常規。在彌撒中,在我們此刻舉行的彌撒中,我再講一遍,至聖天主聖三特別地親臨參與。為了相稱於這偉大的聖愛,我們理應完全自獻,完全獻出自己的肉體和靈魂。我們聆聽天主,向天主談心,瞻仰天主,品嚐天主的甘飴。言辭不足以傳情達意時,就引吭高歌;催迫唇舌,向全人類宣講上主的偉大,Pange, Lingua!

生活於彌撒,即意味着持續地祈禱,深信是我們本人與天主個別的會晤。我們朝拜祂,讚頌祂,感謝祂;我們痛悔自己的罪過,淨化自己的靈魂;我們體驗在基督內同所有基督徒的結合。

或許我們曾不時自問:我怎樣才能相稱於天主偉大的聖愛?或許我們曾打算參加一個說明基督徒生活的節目。答覆是很容易,而且是信友人人力所能及的,即熱心參與彌撒聖祭,在這概括基督全部囑望的祭獻中,學習加深自己與天主間的個人關係。

讓我提醒一下你們常見的彌撒祈禱與行動的規程:當我們一步一步地跟隨彌撒規程進展時,我主會把我們每人生活中有待改善的方面,有待克服的罪過,有待培植的待人友愛如兄弟的態度,一一顯示給我們。

司鐸走近祭台,走近「使我悅樂、青春煥發的天主面前」。彌撒聖祭是在歡樂曲中開始的,因為天主親臨於此。司鐸親吻祭台,漾溢着歡樂,愛慕感恩之情。祭台乃是基督的象徵,且提醒我們緬懷先聖。在這小小的祭台上,無價之寶的聖事將向我們呈現。

懺悔詞使我們意識自己的不配與禮。這並不是對個人罪過空洞的提示,而是確實陳列我的罪行和軟弱。為此,我們再三口誦心維:上主,求你垂憐;基督,求你垂憐。假若我們需要的赦免,須由我們自己去立功爭取,那麼,我們必會凄然失望。但是,由於天主的美善,我們的赦免來自你的仁慈。因此,我們讚頌——Gloria!光榮頌:「因為只有你是聖的,只有你是主,只有你是至高無上的。耶穌基督,你和聖神,同享天主聖父的光榮。」

現在,我們來聆聽聖言,書信和福音——聖神發出的光。聖神藉人口講話,好讓我們的理智領悟默想,好能鞏固我們的意志,使我們身體力行的志願取得實效。鑒於我們是一體的天主子民,「集合於父及子及聖神的一體中」[5],所以我們念信經,肯定申明我們信仰的團結一致。

接着便是奉獻:人的餅與酒。非常微薄,但伴有祈禱:「主,我們懷着謙遜和痛悔的心情,今天在祢面前,舉行祭祀,求祢悅納。」再次提醒我們的卑微,提醒我們切盼滌淨獻禮的願望:「我要洗滌我的雙手……我熱愛祢的宅邸的華美……。」

剛才,即在司鐸洗手之後,司鐸以全體參與禮者的名義,向至聖天主聖三祈禱——Suscipe, Sancta Trinitas——請接受我們為紀念基督的生活,祂的苦難,復活和升天,以及為光榮終身童貞瑪利亞與所有聖人而作的奉獻。

Orate, Fratres,司鐸邀請參禮者祈禱,願這奉獻有效於所有人的得救,因為這祭獻是你們的和我的,是整個教會的祭獻。祈禱吧,兄弟們,儘管參禮的人可能並不多,儘管參禮的只有一人,儘管只有獻祭的司鐸本人,因為每一台彌撒,都是普世的祭獻,都是每一部落,每一語言,每一民族的救贖。[6]

通過諸聖相通功,所有基督徒,無不從舉行的每一台彌撒中,取得聖寵,不管那台彌撒有成千上萬的人參與,還是只有一個分心走意的輔祭小童在那裡,不論怎樣,在每一台彌撒中,上天與下土,聯合上主的天使,齊聲歌頌:聖,聖,聖……。

我與天使們一齊朝拜讚頌,毫無困難,因為我知道,當我舉行彌撒聖祭時,他們都環繞在我的周圍,一同朝拜至聖聖三。我知道童貞聖母也在那裡,因為她與至聖聖三的親密關係,因為她是基督的母親,是基督聖體與聖血的母親,是真天主真人耶穌基督的母親。耶穌因聖神之功,絲毫不借人力而降孕於瑪利亞的至聖之胎。在基督的血管內流着的是祂母親的血,而基督的血即是加爾瓦略血祭和彌撒聖祭中所奉獻的血。

接着,我們開始感恩經,滿懷天主兒女的信賴心,呼喚天主為我們最慈愛的父親,為教會祈禱,為教會的一切成員——教宗,我們的家人,朋友和伙伴——祈禱。天主教友,胸懷天下萬民,我們為所有的人祈禱,因為天下無一人不在天主聖愛寵眷之內。我們懇求天主俯聽我們的祈禱。我們呼籲並紀念榮福終身童貞瑪利亞,以及一些最早跟隨基督,並為祂而殉教致命的聖人,緬懷與他們的結合。

祝聖的時刻臨近了。現在,基督在彌撒中,再一次藉司鐸親自行動:「這就是我的身體」……「這一杯就是我的血」。耶穌與我們同在!餅酒的實體轉變(transubstantiation)是天主無限聖愛的奇蹟的重演。今天,當那時刻再次出現時,我們禁不住不需言辭地向我主說:天下沒有任何事物能把我們與祂分開。當祂在脆弱的餅酒外形下,毫無防範地委身交與我們雙手之中時,祂早已使我們成為祂心甘情願的奴隸了。「讓我們常藉祂而生活,品嚐陶醉於祂的甘飴。」[7]

再來祈禱。因為我們人總有要求的東西:為已故的兄弟們,為我們自己祈禱。我們帶來自己的軟弱和不忠,肩頭的包袱是沉重的。但是,祂要為我們背負,祂要同我們一起背負。感恩經以再次呼求天主聖三而告終:藉着基督,偕同基督,在基督內,一切崇敬和榮耀歸於祢——全能的天主聖父,及與祢同體的聖神,世世無窮。

耶穌是道路,是中保。在祂內萬物皆備,在祂外唯有虛無。在基督內,因祂的教導,我們敢於稱天主為父親——祂是造化天地的全能者;祂是慈父:當浪子回頭的故事重演於我們生活中時,祂一次又一次地等待我們重投祂的懷抱。

我們馬上就要恭領我主了:「請看,天主的羔羊……主,我當不起你到我的心裡來……」在這世上,當我們接待一位顯要人物的時候,必要大事舖張,拿出最好的東西來——張燈結彩,鳴炮奏樂,衣冠楚楚。要迎接基督降臨我們靈魂中來,我們又該如何準備呢?

早在我孩提童年時,勤領聖體尚未廣泛實行。我還記得那時人們是怎樣準備領聖體的。肉身和靈魂,樣樣都要井井有條,恰如其分:最考究的衣著,梳得整整齊齊的頭髮,連個人清潔衛生也極關重要,甚至還灑上幾滴香水……這一切都是愛心的表現,精心巧思,無微不至,有風度的靈魂,懂得怎樣以愛還愛。

靈懷基督,彌撒告終。當我們整天奔波忙碌,從事日常瑣務,力求聖化人間一切誠實的活動時,聖父的祝福,聖子的祝福,聖神的祝福,常伴隨左右,片刻不離。

參與彌撒,能使我們學會加深與天主聖三的每一位之間的友情:父,生子;子,生於父;聖神,共發於父及子。我們趨赴任何一位,即趨赴唯一的天主。當我們接近聖三,父及子及聖神,即進入唯一真天主的臨在。熱愛彌撒,孩子們,熱愛彌撒吧!如飢似渴般地恭領聖體,儘管你心中並無激情,儘管你的情感比不上你的願望。滿懷信德,滿懷望德,滿懷火熱的愛德來恭領聖體吧!

© Fundacion Studium


[1]參閱聖多瑪斯,《神學大全》III, 1 65, a.3

[2]Catechesis, 22, 3

[3]若17:23

[4]In Ioannis Evangelium tractatus, 26, 13 (PL 35, 1613)

[5]聖西彼廉(St. Cyprian),De dominica oration, 23 (PL 4, 553)

[6]參閱默5:9

[7]聖詩「我今虔誠朝拜」(Adoro Te De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