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枝主日:天主聖寵的聖事

節錄自載於《基督剛經過》書中,聖施禮華於1971年4月4日聖枝主日題為《內修的鬥爭》的講道

與聖施禮華一起祈禱
Opus Dei - 聖枝主日:天主聖寵的聖事

內修的鬥爭

聖保祿對我們說:「應如同基督耶穌的精兵,與我共受勞苦。」[1] 基督徒的生活就是戰鬥,是戰爭,是一場美好的和平之戰,截然不同於世人由分裂仇恨所引起的戰爭。天主兒女的戰爭,是針對本身私心的戰爭。它的基礎是團結與仁愛。「我們固然是在血肉中行事,卻不是按照血肉而交戰,因為我們作戰的武器,不是屬於血肉的,而是憑天主有力的武器,足以攻破堅固的堡壘:攻破人的詭辯,以及一切為反對天主的智識所樹立的高寨。」[2] 使徒在此所指的,正是反對我們本身傾向作惡,妄自尊大的嚴肅鬥爭。

今天是聖枝主日,是我主救贖人類工程中,具有決定性意義的一週的開始。讓我們把次要問題擱置一旁,先鞭辟入裡,直接探討關係最為重大的問題。這就是得升天堂,乃是我們全力以赴的首要目標。否則其他一切都不值得。若要升天堂,忠於基督的教義是絕對必要的。若要忠於基督的教義,堅持不懈地反對通向永福途中的各種障礙,則是絕對必要的。

我知道,只要一談起戰鬥,我們馬上會想到自身的軟弱,預見自己的挫折和錯誤。天主會考慮到這一點的。我們一走路,便難免揚起塵土。我們身為受造物,渾身充滿缺點。甚至幾乎可以說,我們時常都會有缺點的。缺點是陰影,可以烘托出天主聖寵的光明,可以烘托出我們響應天主仁慈的決心。這明暗的對比,使我們顯得出富有人性,謙卑、體諒、慷慨。

請君莫自欺。在我們生活中,固然常有振奮與勝利,但是也常常有沮喪與失敗。這是基督徒塵世征途上的實際狀況,甚至連那些榮膺聖品,登上祭台的聖人們,也不例外。還記得不記得伯多祿、奧思定、方濟各?我向來不喜歡有些聖人傳記,把聖人單純地描寫得幾乎在母胎內便領受了聖寵的堅振。這種寫法有欠健全的信理觀念。實際情況並不如此。基督徒英雄人物的生活故事,同我們本身的經驗並無迥異,他們戰勝鬥,勝利了;再戰鬥,失敗了,悔改之後,再重新投入戰鬥。

我們常常失敗,通常,甚至經常失足於不足稱道的小事。但我們把它看得很嚴重。假若我們真愛天主,謙卑自下,假若我們真堅持不懈,百折不撓,那麼,失敗本是兵家常事,不足為奇。只要事事本着純正的動機,專務天主的聖意,依靠天主的聖寵,意識自我的虛無,則天下便無失敗可言,有的卻是琳瑯滿目的勝利,大悅天主的青睞。

然而,確有強敵潛伏,伺機反撲,破壞我們在生活中貫徹基督的教義。此敵便是驕傲。每次失敗挫折之後,如果我們不馬上抓住天主仁慈的援手,這敵人便會氣燄囂張起來。在此境況下,人靈會陷於陰霾之中,陷於悲觀失望的黑暗中,以為一切都完了。它的想象力會製造出實際上毫無根據的種種障礙。但只要謙虛一點,正視一下這些虛構的障礙,它們便會煙消霧散,一無蹤影。在驕傲自大的狂野想象力的慫恿下,人靈有時會為自己製造一座痛苦的加爾瓦略山。但是基督並不在這種加爾瓦略山上,因為即使人靈陷於緊張恐慌,被黑暗所包圍,我主則常在喜樂與平安中。

在修德務聖中,還有一種偽善的敵人,即認為內修鬥爭的對象,必須是不同尋常的特殊障礙,必須是噴火吐燄的巨龍。這是驕傲的又一標誌。我們荷槍持彈準備作戰,但是非要大吹大擂,搖旗吶喊,殺聲震天,方才出兵。我們必須認識,岩石最險惡的敵人,並不是利斧鋒刀,而是點點滴滴,持續不斷,滲入岩縫的涓涓細流,終於使整個岩石的結構陷於瓦解。基督徒最危險的敵人,是低估戰鬥中小磨擦的重要性。不急於打小仗,會逐漸導致對天主召喚的戰鼓,表現出反應軟弱,鬆弛痳木。

且聽我主怎樣訓導:「小事上忠信的,在大事上也忠信;在小事上不義的,在大事上也不義。」[3] 祂似乎在對我們這樣講,要不斷在貌似並不重要的小事上奮戰,在我眼中都是重要的。要準時完成任務。對需要鼓勵的人,要笑容可掬,儘管你們自己心有憂苦。要撥出必要的時間善事祈禱,切莫苟且敷衍。對任何有求於你們的人,要去幫助。力行正義,並超越正義,輔之以愛德的聖寵。

凡此一切,以及其餘種種,都是每天激勵我們的靈感,都是鼓舞我們在戰勝自我的超性運動中,力爭上游的悄悄的警語。但願天主的光明啟示你們領悟祂的教誨;願祂協助你們作戰,與你們一起取得勝利;願祂在你們失足跌倒時,不離左右,並扶助你們站起來,重投戰鬥。

我們切莫等閒視之,掉以輕心。我主要我們勤於出擊,擴大戰線,加強火力。我們有責任力爭上游,因為這競賽的唯一目標,是奪得天堂的光榮。如果我們到不了天堂,則功虧一簣而前功盡棄。

天主聖寵的聖事

任何人要戰鬥,必須使用裝備器械。經過二‍十個世紀的征塵,基督信仰的裝備器械並無改變,依然是祈禱、克苦和勤領聖事。既然克苦是祈禱——感官的祈禱——故可用兩詞概括我們的裝備器械:祈禱和聖事。

現在,我請大家一起默想聖事。聖事是天主聖寵的源泉,是天主仁慈眷顧的奇妙證據。讓我們先靜心默想一下脫利騰教理關於聖事的定義:聖事是「聖事是特定的,可感受的標誌,能產生聖寵,同時置於我們眼前,予以頒佈。」[4]

我主天主是無限的;祂的愛是無窮無盡的;祂對我們的慈祥寬仁是無邊無際的。祂用其他許多種方式賜予我們聖寵,但是卻明白無誤,不受制約地建立了七件有效的標記,似乎非如此做不可的,俾使世人能以穩定的、簡單的、易於領受的方式,來分享祂的救贖功勞。

如果聖事被荒廢,真正的基督徒生活也隨之而消失。但是我們應當看到,特別是今日,有許多人似乎已經把聖事置之度外,甚至輕視這基督聖寵救贖的洪流。在一個號稱信奉基督的社會裡,不得不談論這樣的弊病,真是令人痛心疾首。但我們非大談而特談不可,為了激勵我們,更感恩知情,更滿腔熱愛地趨赴這聖化人靈的泉源。

有人毫無顧慮地決定推遲新生嬰兒的聖洗聖事。但這樣攸法,嚴重違背正義與愛德,剝奪孩子們領受信德的聖寵,剝削孩子們濯除與生俱有的原罪的機會,從而剝奪他們迎接天主聖三居於心中的無價寶藏。他們還妄圖篡改堅振聖事的真諦。教會傳統一貫認為,通過堅振聖事,天主聖神的聖寵,靜謐而有效地傾注於人靈,堅固精神生活。堅振聖事能使基督徒,在攻克本身自私心和各種情慾的內修戰役中,像基督戰士般地奮勇戰鬥。

如果喪失對天主事物的敏感性,就難以欣賞告解聖事。聖事性的告罪不是人的,而是天主的對話。告解聖事是天主公義的法庭,但尤其是天主仁慈的法庭。它的法官仁愛寬大,「我決不喜歡惡人喪亡,但卻喜歡惡人歸正,離開邪道,好能生存。」[5]

我主的仁慈真是無窮無盡。看,祂對祂的子女們是何等慈愛溫柔。祂奠立婚姻為神聖的結合,媲美基督與祂的教會之間的結合,[6] 定為一項偉大的聖事,作為基督徒家庭的基礎,使之在天主聖寵中成為平安和諧的居所,聖德的學校。父母是天主的合作者。這就是子女之所以有責任孝愛父母的原因。像我幾年前所寫的,把第四誡譽為最親切甘飴的誡命,不是沒有道理。如果你們按照天主囑望的聖化方式過家庭生活,你們的家庭必會充滿天倫之樂,充滿光明,平安和歡樂。

在神品聖事中,天主聖父,藉聖神進一步神奧的溝通,使信徒中某些成員的靈魂,領有不可磨滅的品質,使能分享大司祭基督的司鐸職,因耶穌基督暨基督奧體元首之名,施行聖事。[7] 這公務司祭職,與一般信徒的普通司祭職,不僅在程度上,而且在本質上有着根本的不同。[8] 聖職人員能祝聖基督的聖體聖血,向天主奉獻聖祭。他們能在告解聖事中赦罪,並負有使命訓誨萬民「關於天主的一切事物」[9] ——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司鐸必須是天主的人。在其他基督徒不需要他的領域內,他應當謝絕拋頭露面。司鐸不是心理學家,不是社會學家,不是人類學家。司鐸是又一基督,是基督本人。司鐸必須照顧他們的兄弟姊妹們的靈魂大事。如果司鐸自以為可在某種人文科學的基礎上,使自己成為信理和倫理神學方面的權威,那真是一件可悲的事。即使他把那些人文科學用於司鐸工作,充其量也只能是個業餘愛好者,或是局外的觀察家,這樣做,只能表現他的雙重無知,既不懂人文科學,又不懂神學,儘管一種浮淺的智者風度,或許會騙過幾個天真的讀者或聽眾。

今日某些教會人士,似乎想創立一個新教會。他們這樣做是背叛基督,因為他們把教會救靈的精神目標,一個個地篡改成世俗目標。如果他們不抵抗這種引誘,他們的聖職便會荒廢;他們自己便會失去人們的信任和尊敬;他們便會在教會內部造成災禍,他們對基督徒和其他人士的政治自由的橫加干預,會在世俗社會上種下混亂的種籽,使他們自己變成危險有害的人。神品聖事,是為信德中的兄弟姊妹們,提供超性服務的聖事。某些人似乎企圖把它變為獨裁專制的世俗工具。

讓我們繼續默想聖事的奧妙。為病人傅油,舊稱終傅聖事,乃是為前赴天父之家的旅程,所作的親切準備。聖體聖事,可謂天主大事舖張豪宴的聖事。在此聖事中,天主竟把祂本身和聖寵一起賜予世人:耶穌基督,連同祂的肉體、靈魂、聖血和天主性,不僅在舉行彌撒之時,而且一直真實臨在於聖體聖事中。

我常想到司鐸們負有為天下基督徒,常保天主聖事渠道暢通的職責。天主聖寵降來幫助每一個靈魂,因為人人都有其特殊而個別的需要。靈魂不能成批地處理。要幫助靈魂而不分個人特殊的需要,是對人類尊嚴的褻辱,是對天主兒女的尊嚴的褻辱,是不對的。司鐸必須謙謙虛虛地為每個人的個別需要服務,意識到自己不過只是工具,是基督聖愛的運載工具而已。每一靈魂,無不都是一座珍奇的寶庫。每一個人,無不都是獨一無二,不可取代的。每一個人,無不都是價值基督的滿腔熱血。

我們已經談過奮鬥的必要性。但是要戰鬥,必須要有訓練;要有適宜的糧草;在患病受傷時,要有應急的醫藥衛生。聖事便是教會提供的應急的醫藥衛生,而並不是奢侈品。如果你自動放棄聖事,你便不可能在征途上前進,不可能跟隨耶穌基督。我們需要聖事,一如需要呼吸的空氣,循環的血液,以及賴以識別我主每時每刻對我們有何要求的光明。

基督徒的靈修需要力量,而這力量是可以從造物主得來的。我們是黑暗,而祂是光明燦爛。我們是病夫,而祂是健康強壯。我們是渺小,而祂是無限豐裕。我們是軟弱,而祂支持我們,因為您是「我的避難所,……我的天主」。[10] 世上任何事物,都無法遏止基督,為我們迫不及待地傾流救贖的聖血。但是,人的局限性能蒙蔽人的眼睛,使人看不到天主的偉大。因此,一切信徒,尤其那些在精神上對天主子民身負指導、服務之職的人,有責任絕不堵塞聖寵的源流,有責任絕不以基督的十字架為羞恥。

© Fundacion Studium


[1]弟後2:3

[2]格後10:3-4

[3]路16:10

[4]特利騰大公會議的羅馬要理 (II, C, I, 3)

[5]則33:11

[6]參閱弗5:32

[7]參閱特利騰大公會第二十三章第四節;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司鐸職務與生活法令》2

[8] 參閱梵二《教會憲章》第十章

[9]希5:1

[10]詠92[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