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君王節:天主兒女般的寧靜

節錄自載於《基督剛經過》書中,聖施禮華於1970年11月22日基督君王節題為《基督君王》的講道

與聖施禮華一起祈禱
Opus Dei - 基督君王節:天主兒女般的寧靜

個人的自由

基督徒工作時,不可避重就輕,不可降低世俗事務本身固有的價值。如果把「降福一切人類活動」一語理解為糟塌或忽視它們內在的品質,我就寧可不再用這句子了。我個人素不欣賞給人的普通活動掛上一個招牌,或貼上一張說明標簽。儘管我尊重反對意見,但是還是感到這種貼標簽的做法,未免是妄用信德神聖名義。有證據指出:「天主教」這個標簽,竟被人用來合法化某些不合人之常情的活動與行徑。

除罪以外,世界以及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美好的,因為是我主所造的。因此,力求戒避罪惡取悅天主的基督徒,應當同其他公民肩並肩一起,獻身於一切人間的工作;應當捍衛由人類尊嚴衍生的一切價值。

其中有一項價值,尤其應當特別珍惜,即個人的自由。基督徒唯有捍衛他人的個人自由 —— 包括與生俱有的責任 —— 才能保衛自己的個人自由而不失人與基督徒的完整品格。我要不厭其煩地講:我主無償地賜給我們一個超性恩典,即聖寵;又賜給我們一個本性的奇恩,即個人的自由。為了避免把這個奇恩降低為放縱,我們應當發展完整的品格,力求使自己的行為符合天主的法律,因為主的神在那裏,那裏就有自由。[1]

基督的神國是自由之國。那裡只有一種奴隸,就是為了愛天主而自由約束自己的人。這是多麼有福的自由奴役啊!它使我們獲得自由。若無自由,我們就無從響應聖寵。若無自由,我們就不能用最超性的理由 —— 因為我們要 —— 而自由地獻身於我主。

你們聽眾中有些人認識我已有多年。你們可以證明:我一生時間都用於宣講個人自由,宣講帶有個人責任的個人自由。天涯海角,踏破鐵鞋,我到處尋找自由,而且繼續在尋找,就如迪奧杰尼斯試圖尋找一位正人君子一樣。我變得一天比一天更愛它。世間萬物中,我唯它最愛。它是一座寶藏,我們還遠遠不夠賞識它的價值。

我之談論個人自由,並不是用它作藉口來討論其它正當的問題 —— 那一類問題不屬於我的司鐸專長範圍。我知道討論世俗時事是俗權民政方面的事,我不宜插嘴置啄。這一類問題,我主留給世人自己去自由而心平氣和地去討論。我也知道:司鐸開口說話,不應當涉及人群政党之間的分岐糾紛。司鐸開口說話只是引導人靈歸向天主,引導人靈接受天主的救世教義,引導人靈勤領耶穌親定的聖事,引導人靈善度靈修生活,以能更接近天主,從而使我們意識到,我們都是祂的兒女,四海之內皆兄弟,無一例外。

今天我們慶祝基督君王節。有人若用政治規劃的眼光來看基督的神國,便是對信德的超性目標完全無知;他的良心便會有背上與耶穌毫不相干的重擔的危險,因為耶穌的軛是柔和的,耶穌的擔子是輕鬆的。[2] 我這樣講,並沒有越出司鐸職責的範圍。讓我們真心熱愛所有的人罷;讓我們愛基督於萬有之上罷。這樣,我們就不得不珍愛他人的自由,不得不與人和平相處了。

天主兒女般的寧靜

不過,你們或許會說:「人家不要聽這一套,更不必說去實行了。」這我知道。自由是棵嬌健的植物,在碎石堆裡,在荊棘叢中,或是在腳踩步踏的路旁是長不好的。[3] 這我們早在基督降世之前就學到了。

你們還記得聖詠第二首不?「萬邦為甚麼囂張,眾民為甚麼妄想?世上列王君群集一堂,諸侯畢至聚首相商,反抗上主,反抗祂的受傅者。」[4] 你們看,沒甚麼新奇。甚至在祂誕生之前,人們已在反對上主的受傅者基督了。當年祂走在巴勒斯坦的街道上的時候,人們反對祂。他們迫害祂,並以攻擊祂的奧體肢體的方式,繼續迫害着祂。為何如此切齒痛恨呢?為何對純粹的清白無辜如此動火呢?為何這世界偏要憋死每一顆良心的自由呢?

「來!我們掙斷他們的綑綁,讓我們擺脫他們的繩韁!」[5] 他們砸碎了柔和的軛,拋棄了貨載 —— 拋棄了聖德、正義、聖寵、仁愛、和平,琳瑯滿目的貨載。他們憎恨仁愛,嘲笑天主的善良,善良到不願召喚祂的天使大軍來支援祂。[6] 但願我主果真來同他們打一回交道,果真忍痛犧牲幾個無辜的好人,讓大多數罪有應得的人類嚐嚐烈火的滋味,恐怕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同他們達成某種諒解。但是這不是天主的想法。天主聖父是一位真正的慈父。天下哪怕只要有十個好人,祂就樂於寬恕其餘不計其數的壞蛋。[7] 靠仇恨過日子的人是不會懂得這種仁慈的,他們日益耽迷於世上消遙法外的虛假安全感,靠戕害公義吃飯。

「坐於天上者在冷笑,我主對他們在熱嘲。在震怒中對他們發言,在氣焰中對他們喝道」[8] 天主早該大發義怒,早該予以天誅地滅了!但是祂的仁慈更寬大!

「我已祝聖我的君王,在熙雍我的聖山上。我要傳報上主的聖旨:上主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了你。』」[9] 天主聖父的仁厚,把聖子賜給我們為王。祂威嚇我們時卻變得溫柔;祂口講生氣卻把愛心交給我們。「你是我的兒子」,這話就成為對你們和我說的。

辭不達心,因為心受天主的感召。祂對我們說:「你們是我的兒子。」不是路人,不是寵僕,不是朋友(這已相當可觀了),是兒子!祂給我們以兒子身份同祂虔誠來往的一切自由。我還敢不揣冒昧地說:這位慈父對兒子的請求,不可能不有求必應。

不錯,許多人怙惡不悛。但是上主堅定地說:「你向我請求,我必將萬民賜你作產業,我必將八極賜你作領地。你必以鐵杖將他們粉碎,就如同打破陶匠的瓦器。」[10] 這可是重若千鈞的許諾,而且是天主作的許諾。我們切莫等閑視之。贖世主基督降臨世界,不是來無所事事的。祂坐於聖父之右,以君王的主權進行統治。這可是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宣言,向我們指出:在我們生命終止時 —— 那是早晚要終止的 —— 等候着我們每人的將是甚麼命運。所有固執作惡,心如鐵石,意冷心灰的人,在歷史告終之日,將會得其報應。

天主雖能征服,卻寧可勸服:「眾王!你們現在應當自覺,大地掌權者!你們應受教;應以敬畏之情事奉上主,戰戰兢兢向祂跪拜叩首;以免祂發怒將你們滅於中途,因為祂的怒火發作非常快速。」[11] 基督是上主,是君王。「我們現今也給你們報告喜訊,就是那向祖先所應許的恩許,天主已給我們作他們子孫的完成了,叫耶穌復活了,就如在第二篇聖詠上所記載的:『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了你。』……所以,諸位仁人弟兄,你們必須知道:就是藉着這耶穌給你們宣佈了赦罪之恩;凡在一切你們憑梅瑟法律不能成義的事上,憑着祂,凡信的人都可以成義。所以,你們要小心,不要叫先知書上說的話來到你們身上:『藐視的人啊!你們要看,要驚訝,要消逝!因為在你們的日子,我作了一件事,即使有人告訴你們,你們也必不信那件事。』」[12]

這義舉即是救世工程,即是基督在人靈中的神國,即是天主仁慈的彰顯。「凡一切投奔他的人真是有福的。」[13] 我們基督徒有權宣佈基督的王權。儘管不公義到處泛濫,儘管許多人蔑視愛的神國,救世工程卻在這孳生邪惡的同一人類歷史中前進。

天主的天使

「我知道我對你們所懷的計劃,是和平而不是災禍的計劃。」[14] 讓我們做和平的人,正義的人,行善的人。這樣我主將不會來作我們的審判,而來做我們的朋友,我們的兄弟,我們的愛。

在我們塵世愉快的旅途中,我們享有天主的天使的陪伴。聖葛萊格利寫道:「在贖世主誕生之前,我們失去了天使的友誼。原罪和我們每天犯的罪,把我們與他們的光明純潔隔離開來……。但是自從我們服膺基督君王時起,天使也承認我們是同胞了。

目擊天朝君王俯取人身,天神也就不再躲避我們的悲慘狼狽了。他們不敢自以為比他們崇拜的天朝君王所取的人性高出一等。那人性已被提擢,高於他們。現在他們把人當作伙伴已毫無困難了。」[15]

聖母瑪利亞,我們君王的至聖母后,我們心靈的母后,以她獨有的慈愛眷顧我們。仁慈之母,聖寵寶座,我們求妳幫助我們,一行一行地寫出自己生命以及周圍人們生命樸實的愛德的詩篇。使它宛如「和平,有如河流一般」[16]。因為妳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仁慈的汪洋大海。「江河流入大海,大海總不滿溢。」[17]

© Fundacion Studium


[1] 格後3:17

[2] 瑪11:30

[3] 參閱路8:5-7

[4] 詠2:1-2

[5] 詠2:3

[6] 參閱若18:36;瑪26:52-54

[7] 參閱創18:32

[8] 詠2:4-5

[9] 詠2:6-7

[10] 詠2:8-9

[11] 詠2:10-13

[12] 宗13:32-33,38-41

[13] 詠2:13

[14] 耶29:11

[15] In Ioannis homiliae, 8, 2 (PL 76, 1104)

[16] 依66:12

[17] 訓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