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上的声望

「一位基督徒在职业上的声望不一定包含他在职业上获得成功。会吸引人灵归向天主的声望,是源于由爱德活化了的各种基督徒的美德。」这是一篇有关圣化工作文章系列的新文章。

Opus Dei - 专业上的声望

「原来基督徒的使命实际上就它的本质来看,亦就是传教的使命。」[1] 就如祂首批门徒一样,基督召叫了我们去跟随祂及带领其他人灵归向祂:「来跟随我!我要使你们成为渔人的渔夫。」[2]

圣施礼华基于主的这个比谕,教导我们说:对于那些受召去藉由自己的专职工作来帮助他人成圣的人来说,他们各自在其专职上所享有的地位,在天主的计划中是有实际作用的。它是使徒工作的一件重要的工具,「这正是你作为『捕人的渔夫』的『饵』。」[3] 因此,圣施礼华鼓励我们:「你也有一个专业方面的圣召。它是个踢马刺,刺激你前进。对,这个刺激你前进的踢马刺,也就是你藉以捕人的鱼钩。所以,端正你钻研专业的意向动机吧!保证你之所以要争取专业方面的成就,完全是为了能够为天主,为人灵更好地服务。天主也在指望你做到这个。」[4]

声望与谦逊

天主「为了要显示和通传祂的光荣」[5] 而创造了万有。祂愿意让人的工作成为祂的创世工程的一份参与,藉此反映出祂本有的光荣。「你们的光也当在人前照耀,好使他们看见你们的善行,光荣你们在天之父。」[6] 所谓圣化工作,就是为了爱天主而将它做得尽善尽美,好使它能成为一道吸引我们周围的人归向天主的亮光。

我们不应该寻求自己的光荣,而要寻求天主的光荣,就如同圣咏所说的:「Non nobis, Domine, non nobis, sed nomini tuo da gloriam;[7] 上主,光荣不要归于我们,不要归于我们!只愿那个光荣完全归于祢的圣名。」我们重复诵念上述这句祷词的机会有这么多啊!「Deo omnis gloria. 『一切光荣归于天主。』⋯⋯我们的虚荣正是:虚伪的光荣;应算是种亵渎地盗窃天主的光荣;『我』不应该在任何地方显示出来。」[8]

我们需要经常矫正自己的意向,可是我们不应该害怕自己会流于虚荣或骄傲而羞于追求在职业上的声望,因为它对平信徒的使徒工作使命来说是必须的。教会训导当局提醒我们,平信徒「不唯要依循各行业的规则,而且要取得各该行业的真正技能。」[9] 「平信徒应该以职业上的才能,人性的正直,基督徒的精神来完成他们的工作,特别以此作为他们自己成圣的方法。」[10]

我们在此时默想一下圣施礼华所说的话是适切的:「因为工作是我们成圣的枢纽,所以我们需要在职业中争取声望,而每一个人都应该在自己的工作及社交圈子中,藉由自己与工作伙伴之间公平诚实的竞争中能够脱颖而出而赢得尊严及良好的声望。」

「我们的谦逊并不意味我们是胆怯的和害羞的,或是在挑战人类某些崇高的努力上缺乏胆识。我们必须以超性的精神及服务他人的愿望 —— 以基督徒的服务精神 —— 努力在同侪中出类拔萃。」

「有一些对于人生没有真正的俗世看法的人将谦逊视为自信的缺乏,是一种阻碍行动的优柔寡断,一种为了避免摩擦及意见分歧,以求讨好每一个人而放弃自己的权利(有时甚至是属于真理的和正义的权利)的态度。因此,有一些人会不甚了解我们活出深入的 —— 和真正的 —— 谦逊的方式;他们甚至会称它为骄傲。世人对于谦逊这个基督徒的美德的概念已经大大被扭曲变形了,可能是因为人企图在世俗中,以更适合在修院内使用的方式,而不是以基督徒受召在世界的十字街头上行动的方式去活出它。」[11]

出于对天主和对人灵的爱

一位基督徒在职业上的声望不一定包含他在职业上获得成功。当然,人性的成功就像是一道吸引他人的光彩。但是,如果他人在接近这个成功的人时却无法察觉出他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一个爱天主而又谦虚的人,反而是一个充满着傲慢与自负的人,那么,「道路」中所描述的情况就会出现了:「你的爱德是放肆的。远看,很吸引人,你满有光彩;近看,使人远离,你缺乏热力。太可惜了!」[12]

会吸引人灵归向天主的声望,是源于由爱德活化了的各种基督徒的美德。这种声望得自于人的勤奋、称职、公正、开朗、高尚、忠诚、诚实、友善、诚恳、随时愿意服务他人……。这些美德既可以伴随着人的成功,也可以伴随着他的失败。这种声望,是一个人日复一日地,出于对天主和对人灵的爱而努力实践这些美德而获得的。

圣施礼华说:「工作诞生于爱的表现,又以爱为依归。」[13] 对于在工作中获得的声望,我们也可以同样地说。声望是「诞生于爱」,因为寻求声望的原因必须是爱,不是虚荣心或自我恭维。声望是「爱的表现」,因为一个在职业中有声望的基督徒,必须在服务他人这一种精神上脱颖而出。声望也是「以爱为依归」的,因为声望不能够成为工作的目标;它只该是一个让人能够以具体和日常的方法去吸引人灵归向天主的渠道。

没有使徒工作成效的职业成就,是一种荒芜的成就,如一盏不会发出光亮的灯一样。圣施礼华强调,我们的声望必须是一个渔夫的鱼钩;如果一个人不去捕鱼,他能被称为渔夫吗?声望不是一件令人向往、被人小心珍藏的珠宝,就像一个守财奴为他所珍藏的宝物而沾沾自喜一样。相反,它应该是我们要毫无畏惧地,为了给天主服务而拿出来经营的珠宝。

我们并非没有意识到这样做可能会带来风险。我们知道,有些人可能是受到我们在职业上的声望的吸引而接近我们,但是一旦我们和他们谈及天主时,他们就会退开,从此就无法像以前那样欣赏我们。我们也知道某些俱乐部、羣体或有影响力的社团,可能会向有声望的专业人士敞开大门,给他们提供联络其他成员的方式和互相的支持,条件是他们不要透露自己的信仰。因此,他们隐晦地接受了一个观点,就是宗教应该被规范为只是一件属于个人的私事。这些人会试图以尊重自由为托词来将这种态度合理化。但是,由于他们从宗教事务中排除了其内有真理的可能性,他们破坏了真理,也破坏了自由,而且实际上否认了主所说的话:你们「会认识真理,而真理必会使你们获得自由。」[14] 这些极端世俗化的组织「禁止」(这里选用了这个名词,是为了反映出其实际情况)人谈及天主和做使徒工作,似乎是试图藉此使基督徒不可能加入,因为它们要强制他们必须在进来前先将自己的信仰除下并挂在大门上,如同帽子一样。

对此,我们的反应不能是把自己与他人隔绝。相反,我们需要带着天主子女的渴望及喜乐,更大胆地展开使徒工作,因为我们已经以继承人的身份承受了这个世界,为了能够拥有它和恢复它的秩序。我们需要进行深入的友谊及信赖的使徒工作,需要创造一个开放和自由的、迥然不同于那对信仰充满狂热的抗拒的环境。在这个环境内,我们可以与那些善良的、寻求建立一个符合人类那超凡的尊严的社会的人对话和合作。虽然这个目标对我们来说是有很高的要求,但是我们不能够放弃它。我们需要利用自己所争取得到的职业声望,使基督的精神在社会中成为酵母。

在不同种类的工作中

当祂在纳匝肋的那些年时,「耶稣在智慧和身量上,并在天主和人前的恩爱上,渐渐地增长。」[15] 福音也告诉我们,祂是众所周知的「木匠」。[16] 因此,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推论,祂在工作中享有极大的声望。

祂以木匠为生。在祂那没有任何超凡的征兆的日常工作中,祂的同乡看到祂不仅在身量上成长,而且也在智慧上增长及受到爱戴。这一个句子反映了几多服务他人的小事件啊!就是祂在接待他人、接受他人的要求并以专业的技能来达成它、同时并且以爱德去实践公义、在工作中勤奋和有秩序、自己休息并努力让他人也休息等等时候所采取的态度。在祂的宁静、祂的平安、祂的喜乐,祂所有的行为中,人们都感受到一些吸引他们的东西,使他们想要与祂谈话,向祂倾诉,以祂作为榜样:一个很人性又很天主圣的、散发出对天主及对人的热爱的、使人感觉自己同时在天堂上也在世界上的、鼓励他们要改过迁善的人所立的榜样。或许他们中有许多人会想到,如果我们努力在工作中像耶稣一样,这个世界会变得多么不一样啊!无论是在城市中或是在田野间,生活会变得多么不一样啊!

正是在平淡如一个木匠所干的工作中,耶稣在身量、智慧及受人爱戴方面同时成长;就是说,祂从道成肉身的那一刻开始,祂的人性就已经充满了祂的天主性这个奥迹,正在一步一步地显现于人前。「在天主眼中,工作职务本身,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任何工作的价值,都取决于工作时,所持为天主而做的爱心,有多大多深。」[17] 归根究底,职业上的声望乃是出于工作时所表现出的爱德。它是工作者个人的素质,不是该件完成了的工作的素质。它不在于有着一份人的眼光认为是有「声望」的职业,而是在于怎样以带有声望的方式去从事任何职业,无论它是否出类拔萃。

以人性的角度来看,有些职业确实是被认为比其他职业更为突出的,例如那些涉及在社会中行使权力的,或对文化有更直接影响的,或在媒体方面有更大回响的,体育运动明星的职业等等。正因如此(因为这些职业享有更大的尊崇,对社会有更大的影响),从事这些职业的人更加需要不但在「技术」上,而且在伦理道德上拥有声望:就是说,基督化的职业声望。非常重要的就是:对于天主的子女来说,当他们从事这些职业时,他们必须争取这种声望,因为社会的风气也很大程度上有赖于他们在职业上的声望。

因为在一般的情况下,这些职业都会是由所谓「知识分子」来从事,所以「我们要尝试确保在知识的各个领域中,都有正直的人,就是具有真正基督徒良知的人;他们的言行一致,能够善用知识的武器,服务人类和教会。」[18] 当圣施礼华解释主业团的使徒工作时,他非常在意地写下这段说话:「基督亲自拣选了我们,好使我们每一个人可以在世界的中央(也就是祂安置了我们、而且不愿把我们从其中隔离出去的地方),各人在自己处身的境况中奋斗以争取圣德。也好使我们(以自己的生活及言语作为见证,去给人指出成圣这个召唤是普世性的)可以给那些处身于各种不同的社会情况中、尤其是那些属于知识分子的人,培育在俗世社会的心臓地带中的基督徒完美。」[19]

圣母玛利亚以这么大的谦逊、智慧及爱情来为耶稣做了卓越的服侍工作,以使我们以主之俾女、上智之座、至爱之母来呼求她。

Javier Lopez


[1] 梵二《教友传教法令》,2

[2] 谷 1:17

[3] 圣施礼华,《道路》,372

[4] 圣施礼华,《犁痕》,491

[5] 参阅梵一大公会议《天主之子教义宪章》第5条

[6] 玛5:16

[7] 咏115(113 b),1

[8] 圣施礼华,《道路》,780

[9] 梵二《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43

[10] 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1988年12月30日《基督信友平信徒》宗座劝谕,43

[11] 圣施礼华,1945年5月6日的书信,30-31

[12] 圣施礼华,《道路》,459

[13] 圣施礼华,《基督刚经过》,48

[14] 若8:32

[15] 路 2:52

[16] 谷 6:3

[17] 圣施礼华,《犁痕》,487

[18] 圣施礼华,《炼炉》,636

[19] 圣施礼华,1944年2月14日的书信,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