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事就是爱(三):我们的真名字

当我们回应了天主对我们生命的计划,祂就会向我们显示我们的真名字。关於圣召系列的第三篇文章。

Opus Dei - 伟大的事就是爱(三):我们的真名字

圣经中的第一卷书以造物主天主的事蹟开始,造物主仅凭祂的话语,就使生物得以存在:「天主说:『有光!……在水与水之间要有穹苍』……『在陆地上,土地要出生青草、结种子的蔬菜和结果子的果树』……『地上要生出生物,各按其类;走兽、爬蟲和地上各种生物,各按其类!』」(创1:1-25)但是当创造人类的时刻到来时,却发生了一件不同的事。天主不是单纯地创造一个物种或某种的存在,而是以祂自己的肖像创造了一个存在,一个被天主亲自召唤而存在的人,并赋予他一个名字,亲自称呼他。

如果我们从创造的事蹟翻到圣经的最後一卷书,会发现令人惊讶的东西。除了天主在创造时,给了我们的名字以外,在生命的尽头,我们还会被赋予一个新的名字。「胜利的,我要赐给他隐藏的『玛纳』,也要赐给他一块刻有新名号的白石,除领受的人外,谁也不认得这名号。」(默2:17)。我们如何理解在生命的尽头赋予我们这个新名字的意义?在这,我们面临著圣召的奥秘-随著我们迈向真生命的道路,也展开了个人的奥秘。

是无偿和未完成的

一朵玫瑰,一棵橡树,或一匹马不需要为它们的样子做出任何决定:它们仅仅单纯的存在。它们成长,达到成熟年纪,最後就消失。可是人类就不是这般了。

随著我们的成长,尤其是在青春期,我们逐渐意识到自己不能单纯的只是「另一个人」。某种东西促使我们想成为一个有名有姓、独特的「某个人」,异於常人且不可複製。我们感受到我们来到世上要有些成就,透过我们的生活,可以使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我们对於知道自己是什麽,或身边事物的状况,并不满意;反倒是被催促去梦想自己想要成为什麽样的人,以及梦想我们的世界会成为什麽样子。

有些人会认为这想法是幼稚的,缺乏对现实的认识,迟早会觉醒的。然而,这种梦想的渴望确实与我们的最高自我有关联。对於一个基督徒来说,渴望成为有名有姓的某个人,表明天主是想如何创造我们的:作为一个不可複製的存在。祂创造了这个世界,将其交由我们的第一对父母手里,「叫他耕种,看守乐园。」(创2:15)。祂愿望依靠我们的工作来保存这个世界,并使它的华丽光辉灿烂,这样我们就能像圣施礼华所说的那样「热情的」爱它。[1]

当天主赐予我们生命的恩典时,祂也做了同样的事。祂邀请我们去发挥自己的个性,然後将这份努力交在我们手里。因此,祂希望我们运用我们个人的自由、自主性和我们所有的能力。「天主要你给祂一些什麽。天主对你抱著希望。」教宗方济各在世界青年日讲道中说:「祂鼓励你梦想。祂想让你看到,有了你,世界可以变得不同。事实是,除非你竭尽所能,否则世界永远不会改变。这是你的挑战。」[2]

祂用你的名字叫你

西满陪同弟弟安德肋聆听洗者若翰。从加里肋亚到犹太的旅程很长,但是值得付出代价。在那里似乎有大事要发生了。几世纪已过去了,自从天主派遣最後一位先知给祂的子民。现在在犹太,似乎有位新先知真的出现在他们中间。安德肋在约旦河岸边遇见耶稣,整个下午都在与祂交谈。当他回到弟弟西满那时,他跟他说:「我们找到了默西亚。」然後把西满带到耶稣那里。(若1:41-42)西满在路上一定在猜想什麽?默西亚,天主派遣的那一位,是否可能终於来到了?正如圣经所预言的,他们生活的世界会改变吗?当他们接近师傅时,「耶稣看著他,说:『你是若望的儿子西满,你要叫刻法』──意即伯多禄。」在世界改变之前,西满的生活必须改变。

福音向我们显示西满伯多禄的一生,让我们不断发现耶稣真实的身份,及他所承担的使命。在与洗者若翰度过那些日子之後,回到加里肋亚不久,耶稣再次来到伯多禄的船边,要他将船划离岸上一点,方便祂从船上传道。西满可能觉得有点勉强,因为他整夜都在捕鱼,而且什麽也没捕到。耶稣与民众讲完话後,祂提出一个新的要求:「划到深处去,撒你们的网捕鱼罢!」(路5:4)。此刻西满更觉得荒谬,因为他们当晚已花了很多时候捕鱼,却一无所获,而且人人都知道,在光天化日下,鱼一定不会自投罗网。但是西满服从了,并且看到自己的网充满了鱼。这个在他船上的人到底是谁?当「西满伯多禄一见这事,就跪伏在耶稣膝前说:『主,请你离开我!因为我是个罪人。』」(路5:8)。「耶稣对西满说:『不要害怕!从今以後,你要做捕人的渔夫!』」(路5:10)。

谁是西满?一个来自加里肋亚的渔夫,像他家中其他的男人一样?他花了多年的时间从事这项工作,并且变得非常出色。他认为这是他的身份。但是耶稣给他的生活带来意想不到的启迪。我主的亲密关係彰显了他的真实自我:一个罪人,但天主已经挑选了一个罪人,祂想依靠他。伯多禄和他的兄弟听到这个神圣的召唤,「他们把船划到岸边,就捨弃一切,跟随了他。」(路5:11)。本笃十六世反思这一福音场景:「伯多禄仍然无法想像自己有一天会去到罗马,而且在那里他将成为我主『捕人的渔夫』。他接受了这个令人惊讶的呼叫,让自己参与这伟大的冒险:他的慷慨;他意识到自己的有限,但深信那位呼唤了他,并跟随内心的梦想。他已说了『是』,一个勇敢慷慨的『是』,并成为耶稣的门徒。」[3]

後来,我主更加具体地陈述了重塑他一生的使命:「我再给你说:你是伯多禄(磐石),在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会,阴间的门决不能战胜她。」(玛16: 18)。天主对我们的计划,与我们分享祂生命的呼唤,具有与创造相同的转化能量。就像人类的创造涉及一个个人的召唤,来自天主的个人召唤也具有能够改变现实的创造力。这对我们来说,是如此激进,意味著一个「新的名字」,新的生活。今天谁还记得一个两千年前住在中东湖边的一个渔夫?然而,有多少人崇敬伯多禄,被基督召叫的使徒,也使他成为「教会可见的基石。」[4]

隐埋的宝藏

耶稣给我们的使命能改变我们的生命,并使其充满光明。因此,意识到天主可能呼唤我是件非常吸引人的事。但也令人深感不安,因为在我们看来,如果我们被召唤,如果天主指望我们,我们可能会失去自由。现在我们无法选择人生任何的其他道路!唯一可能的道路是祂要我走的路。

反思伯多禄一生的历史能提供我们少许帮助。当他决定为跟随耶稣而放弃一切时,他失去了自由吗?这难道不是他一生中最自由,让他最「自由」的决定吗?有时,我们可以视自由最重要的是选择的能力,且不受任何限制。然而,从这种角度来看,自由被削减为对我们只产生短暂影响的特殊选择:例如吃汉堡还是吃炸鸡?我们该踢足球还是打篮球?我们想听这首歌还是那首歌?

但是,还有其他类型的选择能提供我们生活崭新的方向,使我们的生活更自由、更喜乐。这种情况会发生,当我们决定将自己的一生都豁出去,并决定要成为谁时。然後,即可看见自由的真面目,其「释放」的能力。这些不再是暂时的决定,而是影响我们一生的决定。例如:当某人决定与某个人结婚,而视他为世界可以提供的最大宝贝。相似地,当一个年轻人决定学医时,明白他的选择将要求他付出极大的努力和牺牲。献身给他人或执行某任务,暗示著要捨弃其他的一切。当然,这也为将来的选择预设下条件。不过,这一步不可被视为是种放弃,而是冒著生命的危险寻求一种使之充满意义的爱情或目标。因此,随著时间的流逝,这个人的名字不再只是受洗时的名字:现在成为「某人的丈夫或妻子」或「某某医生」。他们的名字,身份越来越清晰;接著他们的生活就具有更清晰的意义和方向。

耶稣确切的提供我们这类的选择。祂以某些造成我们存在的天赋和品质,创造了我们。後来,在我们的一生中,祂赠送我们一个「宝藏」,一项「隐埋」在我们灵魂中的使命。「天国好像是藏在地里的宝贝;人找到了,就把它藏起来,高兴地去卖掉他所有的一切,买了那块地。」(玛13:44)。实际上,宝藏就是祂自己-祂无条件的爱;祂从天父那里获得的使命。如果我发现了它,则无需进一步去找寻。我将以整个生命拥抱它,让祂塑造我的各个面向。就像宗徒伯多禄,教会的磐石是建立在他的身上;就像外邦人的宗徒保禄;就像主的婢女,救主的母亲玛利亚一样。

拥抱这使命-欢迎耶稣进入我们的生活并跟随祂-令我们把一切都弃置一旁。没有什麽能像认知自我一样使我们自由:真理必会使你们获得自由。」veritas liberabit vos(若8:32)。因此,我们可以跟圣保禄一起说:「凡以前对我有利益的事,我如今为了基督,都看作是损失。不但如此,而且我将一切都看作损失,因为我只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为了他,我自愿损失一切,拿一切当废物,为赚得基督。」(斐3:7-9)。起初当我们发现自己与耶稣这麽亲近时,可能感到有些不安,意识到祂想依赖我们。但是,当我们停下来考虑一下时,我们就会看清祂对我们的要求完全吻合我们是谁,我们的才能和经验。看来我们就是为此而生的。这样,新名字即可被视为创世以来就已经存在了。天主为此而创造了我们。然而,对於我们而言,这似乎太多了。「这个宝藏,这个使命……是给我的吗?天主真的拣选了『我』吗?」

发挥我所有的天赋和才能

天主不仅在我们生命中的某个特定时刻呼唤我们:祂一直在这样呼唤。同样,我们的回应要持续一生,每天都用更新的爱来回应祂对我的爱的召唤。「自从你对祂说了声『是』,时间扩展了你的水平线,出现更明朗鲜豔的色彩,一天比一天更美丽壮观。可是你非得继续不断地说:『是』」。[5]

圣伯多禄多次对我主说「是」。当许多跟随师傅的人,听到祂谈论生命的食粮感到震惊而离开祂时(参若6:60-71);或耶稣坚持要洗他的脚时,他认为这样做简直是荒谬透顶(参若13:6-10)。伯多禄仍然留在耶稣身旁,再次表达自己的信仰。然而,他对我主还是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他继续梦想著我主会向世界呈现祂的荣耀,那时祂将以自己的胜利权力向世人展现,并享誉全世界。他花了多年的时间才意识到那不是天主的行事方式。他经历了三次否认耶稣的悲伤,落为耶稣的叛徒。他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弱点。但最後他明白了,因为他的视线从未离开过耶稣。「主感化了伯多禄。他三次背主,竟连一声责备都没有,只有充满爱怜的凝视。」 [6] 结论,圣召是邀请一个人去凝视耶稣,让自己被祂注视,分享祂的永生并努力模仿祂。这导致一个充满爱情、自我付出的一生。

那天伯多禄在加里肋亚海的岸边,遇见复活的耶稣时,他的召唤有了永不回头的决定。他有机会请求宽恕,并意识到自己多麽爱祂,用他可怜的肉心,再次告诉祂。神圣的师傅回答:「你餵养我的羊群。」(若21:17);然後告诉伯多禄:「跟随我罢!」(若21:19)。这归结了一切,因为伯多禄已经发现跟随我主意味著热爱到底,这是一条自我付出,并服务每个人的奇妙道路:道路,而不是目标。我们生活中每天必须与耶稣同路。

充实的生活

伯多禄在罗马殉道。传统相信是在梵蒂冈山上,他被钉在十字架上蒙难。当他得知判决後,肯定他回顾自己的一生。年轻的岁月,他强硬而坚定的个性,和在加里肋亚海边捕鱼。然後他与耶稣的相遇,从那以後,发生了多少奇妙的事件!那麽多的欢乐与痛苦。那麽多的人进入他的生命。那麽多的爱。是的,他的生活肯定改变了很多。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约旦河岸与西满会面时,我主不仅看到一个具有某些特质的成年人。祂在他身上看见了伯多禄:将在他身上建立教会的磐石。当祂注视著我们时,祂看到我们一生中将行的所有美善。祂看到了我们的才能、世界、历史,儘管我们的微不足道,但祂提供了我们帮助祂的可能性。祂不要求我们做不可能的事情,而只是要求我们跟随祂。我们的特质就是这般,不多不少,并且这种存在使我们非常适合跟随我主,并在教会中事奉祂。靠祂的帮助,我们被召叫去寻找最佳的途径。我们每个人都有天主赐予我们的恩赐:「按我们各人所受的圣宠,各有不同的恩赐:如果是说预言,就应与信德相符合;如果是服务,就应用在服务上;如果是教导,就应用在教导上;如果是劝勉,就应用在劝勉上;施与的,应该大方;监督的应该殷勤;行慈善的,应该和颜悦色。」(罗12:6-8)。

当伯多禄离开了贝特赛达之後,就不再是以前那个非常有自信的渔夫。天主已使他成为基督在天与地之间的中间人。几世纪以来,人们仍旧重複他的故事。今天,仍是如此。第一批加入主业团的年轻人将才华交在天主手中,他们带来了多得无法想像的硕果。正如圣施礼华向他们所保證的:「梦想,但事实会令你的梦想不足。」或是如教宗告诉参加守夜祈祷的年轻人:「愿主祝福你的梦想。」[7]

耶稣的召唤激发出每个年轻男女最好的一面,以致他们为别人服务而生活,并使生活满全。我们在伯多禄身上看到这一点。我们也已经发现祂多麽爱我们,并依靠我们,我们要关注祂的召唤:在今天以及生命中的每一天。因此,当我们与祂面对面时,祂要赐给我们「一块刻有新名号的白石,除领受的人外,谁也不认得这名号。」(默2:17)。我们会认出自己真实的姓名。

卢卡斯布赫(Lucas Buch


[1] 参《犁痕》290;《天主之友》206;《热爱世界》113

[2] 方济各,克拉科夫世界青年日守夜祈祷讲道,2016年7月30日

[3] 本笃十六世,一般觐见,2006年5月17日

[4] 《天主教教理》936

[5] 《犁痕》32

[6] 《犁痕》964

[7] 方济各,克拉科夫世界青年日守夜祈祷讲道,2016年7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