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事就是爱(二):你可能会有什麽样的生活

「今天,此刻,天主继续寻找并敲开每个人的心门。」这是分辨个人生活中圣召一系列文章的中的第二篇。

Opus Dei - 伟大的事就是爱(二):你可能会有什麽样的生活

从美索不达米亚可以看到了一些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的兴衰:叔默尔人、巴比伦人、加色丁人......虽然我们可能在学校里研究它们,但这些文化似乎很遥远,而且与今天的我们好像没有甚麽关係。然而,这个地理景观是构成我们家族前辈的老家。他的名字是亚巴郎,直到天主改名为亚巴辣罕。圣经说他在基督诞生之前1850年就已经存在了。四千年後,我们仍然记得他,特别是在弥撒时我们称他为「我们信仰之父」 [1] 因为他开始了我们的大家庭。

「我以你的名字召叫了你」

亚巴郎是历史上第一批回应天主召唤的人之一。就他而言,天主向他提出了一个非常特殊的要求:「离开你的故乡、你的家族和父家,往我指给你的地方去。」(创12:1)。在他之後还有:梅瑟、撒慕尔、厄里亚和其他先知……他们都听到天主的声音用这种或那种方式邀请他们「走出」自己的乡土,并在祂的临在中开始过新生活。和亚巴郎一样,天主应许每一个人,都会在生命中实践伟大的事:「要使你成为一个大民族,我必祝福你,使你成名,成为一个福源。」(创12: 2)。尤其特殊的是,祂「以他们的名字」召叫了每个人;因此,除了叙述天主的行为之外,旧约还包括那些回应天主召唤的人的名字。在给希伯来人书信中,对他们讚美不已。(参希11:1-40)

当天主派遣祂的儿子进入世界後,召唤的力度改变了。那些被召唤的人不仅听到天主的声音;而且也看到了一张面孔:纳匝肋人耶稣。天主也召叫他们开始度一个新生活,并在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我们知道他们的名字:玛丽德莲、伯多禄、若望、安德肋……我们也要以感激之心记住他们。

之後呢?也许看来,在耶稣升天後,天主即从人类历史中隐退了。事实上祂不仅继续行动,而且更积极了。当祂在世上时,祂只拣选了一小群人。但在过去的两千年里,天主已经「改变了成千成万男女的计划」,为他们开闢了他们自己永远无法想像的新视野。我们知道其中许多人的名字,因为他们被教会列为圣人。然後,「来自各邦国、各支派、各民族、各异语的庞大数目的男女,」(默7:9)他们是真正「历史的主角」,不为人知的圣人。[2]

今天,此刻,天主继续寻找并敲开每个人的心门。圣施礼华喜欢思考先知依撒意亚书中的这段经文:「你不要害怕!因为我救赎了你,我以你的名字召叫了你,你是我的。」(依43:1)。对他来说,冥想这些话语「就像蜂窝里的蜂蜜一样甜蜜。」[3] 因为这些话让他的心灵感受到天主以个人、独特的方式爱上他。

这些话对於我们来说也像是蜂蜜一样的甘甜,因为它们展示了天主对我们生命的重要性。祂依赖每个人,并邀请每个男女跟随祂。每个基督徒的梦想都是将自己的名字写在天主的心版上;透过回应祂的召唤,这个梦想是每个人都能实现的。

「请你仰观苍天,数点星辰,你能够数清吗?」

身为伟大圣人生命的延续,用这种方式看待自己的生活似乎有些誇张。我们体验到自己的弱点。梅瑟、耶肋米亚和厄里亚都是一样,他们也都有软弱犯错的时候。 [4] 例如:依撒意亚本人曾经说过:「我白白勤劳了,我枉费了气力而毫无益处。」(依49:4)。确实,有时我们的生活就像这样,没有意义或生趣,看到自己的努力轻易就被削减了。似乎在经历失败、痛苦和死亡时,「我为何而活」这个问题就浮现了。

天主完全了解我们的弱点,以及我们感到多麽的不安。然而祂仍寻找我们,先知不让自己被抱怨的呐喊所淹没,而认出上主的声音:「我更要使你作万民的光明,使我的救恩达於地极。」(依49:6)。我们很软弱,但这并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写照。正如教宗写道:「我们应看清我们的软弱,但也要让耶稣掌管我们的软弱,并派遣我们去履行使命。我们是软弱的,但也是一个宝藏的传递者;这宝藏使我们变得伟大,并使那些接受它的人变得更美善、更幸福。」[5]

神圣的召唤是出自天主伟大的慈悲:祂爱我、祂重视我的记号。「天主指望你的是因为你是什麽,而不是因为你所拥有的。在祂眼里,祂绝对没有兴趣你穿什麽或是你用那种手机。祂也毫不在乎你是否跟上时尚;祂关心你,就是你这模样!在祂眼里,你是宝贝,无价珍宝。」 [6] 天主的召唤,释放了我们。祂让我们摆脱小器度的生活-一味地追求永远无法消除我们对爱情饥渴的小小满足感。「当我们决定对上主说:『我把自由交在你手裏,』就发觉以前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可笑的掛虑,幼稚的野心,都不足以捆绑我们了。」[7] 天主释放了我们的自由,帮我们挣脱锁链,开放给我们祂大爱的无限视野,而每个男女都是主角。

「圣召向我们揭示生命的真谛。也就是说,依靠信德,我们能掌握人生在世的缘由终向。我的生活,无论今昔未来,藉以取得焕然一新的境界,产生前所未有的深度。一切人事的发展变迁,都去伪存真,各得其所。我们恍然觉悟……天主在引导著我们;祂交给我们的使命,在鞭策我们前进。」[8] 对於那些听到并回应天主呼叫的人,没有任何行为是微不足道的。我们生命中的一切都因这个回应而变得高尚:「我要使你成为一个大民族。」(创12:2)用你的生命,我会作出伟大的事业;你会造成影响,你会因散播快乐而快乐。因此,「当祂对我们有所求时,实际上是祂要送我们一样礼物。不是我们在帮祂的忙。而是天主照亮了我们的生命,使其充满意义。」[9]

与此同时,圣召之光让我们明白,生活的重要性并非由我们所做事情的「人性的」伟大来衡量。只有极少数人让自己的名字列入历史上的伟大人物。然而,「神圣的」伟大是通过我们与唯一真正伟大的计划:救赎的关係来衡量的。「当然,世界历史上最具决定性的转折点是由历史书上未曾提及的灵魂共同决定的。我们只能在当所有隐藏的事被揭示的那一天,我们才得认知我们亏欠的那些灵魂,他们曾在我们个人生活的转折点中作了决定性的决定。」[10]

「救赎工程如今正在进行中!」 [11] 我如何帮助推进一步?以千千万万种不同的方式,知道天主自己会赐给我们光照,帮助我们去发现帮助祂的具体方式。「天主希冀个人不仅在回应时,并且也在塑造自己的圣召时,运用他的自由。」 [12] 儘管这个人的回应仍是自由的,但也是受到发自天主的宠佑所促成的。如果我们开始行走,从我们所在的任何地方开始,天主会帮助我们看到祂对我们生活的梦想。随著我们的前进,这梦想「更清晰的成形」,因为它还取决於我们自己的主动性和创造力。圣施礼华说,如果我们做梦,我们的梦想都不够大气,因为那些真正梦想的人,与天主共同梦想。天主鼓励亚巴郎要有「远大的梦想」:「请你仰观苍天,数点星辰,你能够数清吗?」(创15:5)

两者之间共享

天主进入、留驻在亚巴郎的生命里,以某种方式将自己与亚巴郎的命运结合在一起:「我要祝福那祝福你的人,咒骂那咒骂你的人;地上万民都要因你获得祝福。」(创12:3)。亚巴郎的故事是「共享的主角」。这是亚巴郎「和天主」,及天主「和亚巴郎」的历史。因此,从这一刻开始,天主将自己以「亚巴郎的天主」呈现给所有其他男女。[13]

召唤最重要的成分:与天主同住。不仅是在做特殊的事情时,意味著要试著与天主做一切事,「凡事都要为天主的爱去做!」[14] 同样的事件发生在第一批门徒身上。耶稣拣选了他们,特别是「为了同他常在一起」;只有在此之後,圣史才补充说:「并为派遣他们去宣讲。」(谷3:14)因此,当我们听到天主的声音时,我们也不该视为是件「不可能的任务」,是件由天降下困难度极高的任务。如果是来自天主的真实召唤,那将是个进入祂生活里的邀请,祂的计划:邀请他们遵守祂爱的诫命(参若15:8)。因此,从天主的心中,通过与耶稣的真实友谊,我们可以将祂的爱带到整个世界。与我们在一起时,祂想依靠我们。或者更确切地说:祂希望与我们在一起,同时依靠我们。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为什麽那些经历天主召唤并跟随祂的人,也寻找鼓励那些开始感受祂的召唤的人。通常他们一开始可能会感到害怕。这点是很自然的:面对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未知的事物,更广阔的视野,天主寻求我们的现实,起先这些可能会排山倒海的压迫我们。但这种恐惧并不会持久;这是种非常普遍的人性反应,不该让我们感到错愕。如让自己陷入瘫痪,才是错误的。相反的,我们需要面对恐惧,找到勇气去镇静地分析。凡是生活中伟大的决定,及造就长远影响的计画,首先几乎总是感到恐惧,通过冷静的反思可以克服这种恐惧;当然,也得好好注射一针勇气。

圣若望保禄二世当选教宗时,他的邀请至今仍然不绝於耳:「为基督打开大门……不要害怕!」[15] 本笃十六世在他当选时,追忆引用这番话,指出「先任教宗是针对每个人在说话,特别是年轻人。」他问自己:「我们也许不都是在某种程度上感到害怕吗?如果我们让基督完全进入我们的生活,如果我们完全向祂敞开心扉,我们不也是害怕祂可能会从我们身上拿走一些东西?我们不也是害怕捨弃一些重要的、独特的、使生活美好的东西?难道我们不是冒著自由被削弱和被剥夺的风险吗?」[16]

本笃十六世继续说:「先圣父想向我们保證:不会的!如果我们让基督进入我们的生活,我们什麽都不会丢失,什麽都不会,绝对不会让生命里自由、美丽和伟大的东西丢失。绝不会的!只有在这份友谊中,生命的大门才开得更宽阔。只有在这份友谊中,才能真正彰显人类存在的巨大潜力。只有在这份友谊中,我们才能体验到美善和释放。」[17] 他结合了自己与圣若望保禄二世的劝言,总结说:「所以,今天……基於长久的个人生活经验,我告诉你们亲爱的年轻人:不要害怕基督!祂什麽也不会夺去,祂反倒给了你们一切。当我们把自己交付给祂时,我们能得到百倍的偿报。是的,敞开,敞开通往基督的大门-你将找到真生命。」[18] 教宗方济各也经常提醒我们:「祂要你抛下让你心灵沉重的东西,为祂清空自己,腾出空间。」[19] 因此,我们体验到所有圣人所行的事:天主不会从我们身上夺去任何东西,反而会以世界无法给予的平安和喜乐充满我们的心。

跟随这条道路,恐惧最终让步给深深的感激之情:「我感谢那赐我能力的我们的主基督耶稣,因为他认为我忠信……原先我是个亵渎者、迫害者和施暴者;但是我蒙受了怜悯,因为我当时是在不信之中,出於无知而作了那些事。」(弟前1:12-13)。事实上,我们都有个圣召,显示天主的慈悲不会受到我们的弱点和罪恶的阻碍。祂将自己以Miserando atque eligendo-祂动慈悲之心选择了我们-呈现给我们,(教宗方济各以此为他的主教座右铭)。因为,对天主而言,祂选择了我们,怀著慈悲之心-轻视了我们的卑微,是同一件事。

正如亚巴郎、圣保禄和耶稣的所有朋友一样,我们知道自己不仅被天主召唤和有祂的陪伴,而且确信祂的帮助,「我深信,在你们内开始这美好工作的那位,必予以完成,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斐1:6)虽然我们清楚我们的困难,有时很严重,但绝非是无解的。圣施礼华向主业团的第一个团员保證:「当天主我主为了人类的利益而做计划时,祂首先想到要用谁作为祂的工具……并给予他们必要的恩宠。」[20]

因此,天主的召唤是值得信赖的邀请。只有信任才能让我们生活,而不是依靠自己的力量而被奴役,因为我们以呼叫我们的那位的力量和才能创造自己生命的奇蹟。就像在攀爬高峰时,我们得依赖在我们上头的那个人,甚至得与他共用同一条绳索。走在我们前面的那个人告诉我们脚该踩在哪里、下一步该怎麽走,如果独自一人,自己可能被恐慌或晕眩所困扰。这就是我们走在人生道路上的状况,不同之处在於我们不会把信任放在像自己这样的人身上,甚至最好的朋友身上;现在我们会把信任放在天主身上,祂总是「忠信的,因为他不能否认自己。」(前弟2:13)。

你能开闢一条道路

「亚巴郎遂照上主的吩咐起了身。」(创12:4)。从而开始了他生命中永远改变了他的存在的阶段。从那一刻,他的生命就受到天主不断召唤的指引:从这到那;逃离那些邪恶的人;相信会生子的可能性;看到儿子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然後甚至愿意牺牲他。要继续不断的答应天主说:「好的」,亚巴郎的回应总是少不掉自由。跟随天主而生活的人,情况也是同样的,不仅显出与天主的亲密和共融,而且显出真实、完满和持续的自由。

正如圣施礼华所说的,确切的回应天主的召叫,不仅给我们的自由一个新的视野,而且给予最圆满的意义:「伟大的事就是爱」。[21] 并要求我们要不断地运用自由。委身给天主并不是像被放在别人控制的「输送带」上一般,违背自己意愿的被输出,直到生命的结束为止;或者像乘坐一辆完美顺利进行的火车,没有给旅行者带来任何惊喜的空间。

相反的,我们会发现在一生中,对第一次召唤的忠信要求我们做出不仅是新的,而且代价可能昂贵的决定。我们意识到,天主的召唤刺激我们每天在自由中成长。为了像任何爱的途径一样,要展翅高飞,我们需要不被汙泥玷染的双翼,并具有超大的耐力负起自己生活的责任,而这种生活却往往被琐事所奴役。简而言之,伟大的天主邀请要求同样伟大的自由,通过自己对恩典的回应和美德的增长,那份自由更为之扩大,使我们的自我更为真实。

在主业团的早期,圣施礼华曾经告诉他身边的那些年轻人,他们需开创一切,包括开闢道路。他们被召唤在世上开闢我主向他们指示的道路:「没有现成的路给你们,要穿山越岭,靠你们自己的脚步走出路来。」[22] 他指的是每个召唤的「开放」特质,需要被发现和培养。

现在和过去一样,在某种意义上,回应天主的召唤意味著用我们自己的脚步开闢道路。天主永远不会给我们一个完美的脚本,祂也没有给亚巴郎、梅瑟或宗徒们。在耶稣升天时,祂只告诉他们:「你们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传福音。」(谷16:15)。他们是怎麽做到的?去到哪里?所有这一切逐渐变得清晰。同样在我们的情况下,随著我们的生命往前迈进时,那条道路才变得更加清晰,这要归功於天主的恩典和自己的自由之间的美妙结盟。在我们的一生中,这个召唤「都是在天人之间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对答的历史,也就是召唤者天主的爱,与以爱回应祂个人的自由之间的交谈。」[23] 我们个人的历史,将是我们对天主灵感的关注及我们创造力的交织,并以最好的方式实现它们。

圣母是我们所有人的榜样,她在纳匝肋对天主说「是」。而且,因为她一生仅只关怀天主的意志,显示出信仰是「充满光明的隐晦」。「玛利亚却把这一切事默存在自己心中,反覆思想。」(路2:19)。伴随著她的儿子,我们的母亲在她生命的每一步,都知道天主要她做什麽。这就是为什麽我们也称玛利亚为「最完美的门徒」。我们将自己交託给她,这样她就可以成为引导我们脚步的晓明之星。

Nicolás Alvarez de las Asturias


[1] 《罗马弥撒经本》感恩经第一式

[2] 方济各,与青年守夜祈祷,克拉科夫,2016年7月30日

[3] 《天主之友》312

[4] 参见,例如,户11:14-15「我独自不能抱著这百姓,这为我太重。若你愿这样对待我,如果我在你眼中得宠,求你杀了我罢!免得我受这苦楚。」耶20:18:「为什麽我要从母胎里出来,眼见辛酸痛苦,在羞辱中消磨我的岁月?」列上19:4「上主啊!现在已经够了!收去我的性命罢!因为我并不如我的祖先好。」

[5] 方济各,宗座劝谕《你们要欢喜踊跃》2018年3月19日, 131

[6] 方济各,世界青年日闭幕讲道,克拉科夫,2016年7月31日

[7] 《天主之友》38

[8] 《基督刚经过》45

[9] 范康仁,「照明的光亮,想要的力量」,2018年9月20日,在Aleteia

[10] 圣十字架德兰(伊迪丝斯坦),Verborgenes Leben和Epiphanie:GW XI,145

[11] 《十字苦路》第5处,默想2

[12] 范康仁,「主业团的圣召是教会的圣召」《主业团在教会中》Sceptre Publishers

[13] 参出3:6;玛22:32

[14] 圣施礼华,私人手札第四册296,1931年9月29日(在《道路》批判历史版中引用,第813号评註)

[15] 圣若望保禄二世,在宗座开始时讲道,1978年10月22日

[16] 本笃十六世,在宗座开始时讲道,2005年5月25日

[17] 本笃十六世,在宗座开始时讲道,2005年5月25日

[18] 本笃十六世,在宗座开始时讲道,2005年5月25日

[19] 方济各,一台封圣弥撒讲道2018年10月14日。参《你们要欢喜踊跃》32

[20] 指示,1934年3月19日, 48

[21] 参Andres Vazquez de Prada《主业团创办人》第一册,86页

[22] 《道路》928

[23] 圣若望保禄二世,宗徒劝谕《我要给你们牧者》1992年3月25日,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