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的牧函(2020年10月28日)

范康仁蒙席针对主业团的精神,以及它是如何依据每个人各自的情况而生活的主题提供一些反思。

Opus Dei - 监督的牧函(2020年10月28日)

目录

一、圣召的恩赐
至高主权之恩
同一精神
同一使徒使命
相同的管道
合一性和多样性
倾尽一生

二、主业团Numerary的圣召
随时候命的心
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一群

三、Numerary Assistant的圣召
以人和家庭为优先
来自各个环境
使徒工作中的使徒工作

四、主业团Associate的圣召
独具特色
基督的馨香

五、监督团的司铎
为他人服务

六、Numeraries和Associates的使徒独身制

七、主业团Supernumerary的圣召
天主伟大的恩赐
婚姻和家庭
在自身的环境中发挥基督徒的影响力

八、圣十字架司铎会Associate和Supernumerary的圣召


发自罗马,2020年10月28日

我挚爱的孩子们,愿耶稣为我看顾我的儿女们!

1. 因主业团创立百年纪念近在眼前,并思及吾主置于我们眼前,那浩瀚的使徒工作的全景,我想要让我们大家都慢慢地、深刻地去默想圣施礼华所教导关于普世基督徒成圣的圣召,是如何在我们每个人身上成真。自初始,我们的父亲就明白这个圣召的普世性意味着在这世上—在我们这个有光明、有阴暗的真实世界里,对天主和他人满怀热爱,是做得到的。

一、圣召的恩赐

至高主权之恩

2. 天主拣选并召叫每一个人:「祂在基督内已拣选了我们,为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瑕疵的。」(弗1:4)我们对这份恩赐的认知觉察,以及面对它的责任和义务,孕育滋养一个青春洋溢的灵魂,将会引领我们去为圣化世界通力合作。在与教会中每一个人的共融中,让我们试着慷慨地回应我们在主业团内每个人所特定的基督徒圣召。

让我们看见这份圣召的伟大,它使我们在这世上的旅程充满了永恒的气息,尽管有着我们的局限、过犯和一路上所遭遇到的困难,就如我们的父亲曾说过的:「不管怎样。」

圣施礼华提及「我们圣召的至高主权之恩」。那不是短暂的,而是永恒的恩典。「它是对生命的新视野……彷佛在我们心中点燃了一盏明灯;」同时也是「一股奥秘的动力,一种排山倒海之势的生命力。」[1] 简而言之,这是一份拥抱我们整个生命的恩宠,并以光照、以力量展现出来:光照,好使我们能看清道路,看见天主想要我们做什么;力量,好能响应那份召叫,答复我愿意,并在这条路上勇往迈进。

我们的父亲在他的一封信中写道:「在圣召中,那唯一的关键就是天主的恩宠—也就是圣召的起因—以及接受这恩宠的当事者的慷慨。」[2] 天主总是希望我们的自由能在响应中—也因而就在圣召的整体架构中,能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偕同不会剥夺我们的自由,但会使它臻于完美的恩宠。这是一种在分辨圣召的前阶段的自由,也仰赖那些能够、并应该给予建议的人所带来的光照。

同一精神

3. 每个在主业团内的人,依照他各自的情况,都有着相同的圣召。我们都被召叫,以同样的精神、同样的使徒工作使命、以同样的方式,去成为主的事业(主业),并去成就它。

我们都享有「同一种精神」,它驱使我们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圣化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份高尚的工作,无法被神化、被圣化。没有任何一份工作,不应该为我们自己和他人的成圣而被圣化,并使之成圣。」[3] 这种精神引领我们在生命中的时时刻刻,无论面对任何事,都去寻求与天主密切的结合。因此,圣化我们的工作,是我们寻求成圣的「轴心」,为了透过我们对圣宠的回应,寻求认同耶稣基督。

这对天主所赋予我们的世俗事务,带来了正面积极的视野。我们热爱这个世界,但并非视而不见那些与它内在的美善不相同的一切。(参若一2:15)它的忧虑也是我们的忧虑,如果它的喜乐通常能让我们更容易爱它,那么它的悲伤应使我们更加爱它。圣保禄的这些话,带给我们多大的安慰,也该在我们心中唤起何等的责任感:「一切都是你们的,你们却是基督的,而基督是天主的」。(格前3:22-23)

如果圣化我们的工作是我们圣德的「轴心」,那么我们与天主的神性亲子关系就得是根基。亲子关系,借着圣化的恩宠,「引介」我们进入圣三的神性生命,透过圣神,在圣子内,成为圣父的儿女。「透过洗礼的圣宠,我们成了天主的儿女。因天主做出的这个自由的抉择,人类固有的尊严,荣获无可比拟的举扬。当罪恶摧毁了这一美妙的现实时,那救赎却透过带领我们更加密切分享在圣言内的神性亲子关系,更令人钦佩地修复了它。(参Missale Romanum,Ordo Missæ)」[4]

因为我们的父子关系是根基,它塑造了我们的一生。它使我们怀着天主儿女的信赖去祈祷、带着天主儿女的风范去度过一生、以天主儿女的自由去论究和抉择、怀着天主儿女的淡定自若、去面对痛苦与折磨,如天主孩子般地去欣赏美好的事物。简而言之,与天主的神性亲子关系「存于我们每个思念、愿望、情感中。」[5] 它也必然会扩展为兄弟情谊。「圣神亲自和我们的心神一同作证:我们是天主的子女。」(罗8:16)这个见证就是我们对天主的孝爱,[6] 并带来手足之爱。「其他人从别的水源饮水。对我们而言,人类尊严和兄弟情谊的泉源是在耶稣基督的福音中。」[7]

简言之,我们灵修生活的核心和根源,就是感恩圣事。客观而言,它是根源,因为「每次在祭台上举行『我们的逾越羔羊 — 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牺牲祭』(格前5:7),就是实行我们得救的工程。」[8]

然而,我们的生活是否真的主观地以圣体为中心,还取决于我们个人对圣宠的回应:「持续奋斗,好使祭台上的圣祭能真正成为你内修生活的中心和根源,也使你整天的生活变成崇拜的行动,即是成为你所参与的弥撒的延续和下一台弥撒的准备。而你整天的生活将成为崇拜的行动、洋溢着短诵、朝拜圣体,并奉献你的工作和你的家庭生活……」[9]

我们基督徒生命中,如以圣体为核心,也会振奋我们使徒工作使命的进展与成效:「作一个圣体圣事的灵魂!如果你的思想和希望都以圣体柜为中心,那么,我的孩子,你的圣德和使徒工作所结出的果实将是何等丰硕!」[10]

同一使徒使命

4. 我们都有同样的「使徒使命」。我们都被召叫,要去圣化自己,并与教会的使命携手合作,以基督徒的方式去转化这个世界;对我们而言,就是活出主业团的精神。主业团的使命只能在教会伟大的使命中被正确地理解,「我们全都蒙召向他人明确地见证天主的拯救之爱,祂不在乎我们的不完美,却亲近我们,给我们祂的许诺和力量,让我们的生命有意义。」[11]

只有在教会的基督奥体内,我们才能获得力量,卓有成效地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世界服务效劳。这也正是为何,虽然我们的能力有限,但我们仍然分担教会在每个时期、每个地方的挂虑、担忧和苦难。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将圣保禄的心态转化为自身的:「谁软弱,我不软弱呢?谁跌倒,我不心焦呢?」(格后11:29)

5. 我们使徒的使命并不局限于某些特定的活动,因为凭借着耶稣基督的大爱,我们能把所有一切都转化成为他人付出的基督徒服事。每个人在我们的生活中、在我们的家庭中、在我们的工作场所中、在我们生活的社会中、在我们的亲朋好友间,都全然地实践主业团的使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理解圣施礼华所坚持的这个观点,在主业团中,「相异于重视组织的结构,我们对于个人的主动自发性、对于出自自由、负责任、受圣神行动所引导的主动倡议,赋予首要和根本的重要性。」[12] 这也是为何主业团最主要的使徒工作,是我们每个人亲自进行、展开的友谊和信赖的使徒工作。

鉴于这一切,我们能更妥善地认知,「我们所有使徒工作的任务,以及我们用来执行它们的工具,对所有人:numeraries、associates、supernumeraries和协助人而言,都是onus et honor,一种负担和荣幸。」[13] 是什么意思。凭借着诸圣的相通功,我们无论身在何处,全都一起执行使徒工作的使命。因此,圣施礼华针对教会中的每一个人,提醒我们:「若能去善用我们所能利用的方法,我们将成为世界的盐、世界的光、世界的酵母。我们将成为天主的欣慰。」[14]

相同的管道

6. 为了完成我们的使命,基督就是道路。而为了能作为门徒和宗徒般地跟随祂,我们所有主业团的成员都有「相同的管道」:同样的基督徒生活规范和习俗、同样的灵修和教义培育。根据我们的个人情况,以不同的方式将它们活出来,但整体而言,基本上总是相同的。

要谨记,它们是方法而不是目的,因着天主的恩宠引导我们,在我们人性的顾虑中,借着圣事,尤其是圣体圣事,所赋予我们在基督内极其丰盛的生命的滋养,进而增进默观的生活。

这些实践虔诚的操练,是充满爱的对话的一部分,拥抱着我们的整个生命,并引领我们个人与基督相遇。它们是天主等候我们的时刻,好能与我们分享祂的生命。我们发现,为贯彻这些操练而付出的努力是自在畅快的,因为「圣德拥有灵活肌肉般的弹性……圣德并非有如纸板一般死板;它懂得如何微笑、忍让别人、并怀有希望。这是生活,超性的生活。」[15]

于是,我们因信靠天主的慈悲怜悯,便能照着天主所赐予我们的精神,试着总是寻求活出圆满的爱德。有圣德,并不意味着做更多的事,或者是为了达到我们为自己所设定的标准。正如圣保禄所解释的,圣德是攸关于响应圣神的行动,直到基督在我们内形成。(参迦4:19)

合一性和多样性

7. 我们的父亲将主业团的运作视为「同一件纺织品」,是由我们以不同的方式活出同一个圣召所织而成。这就是为什么他强调,在主业团中阶级是不存在的,没有一等或次等的成员:这并不是取决于我们活出圣召的不同方式,也不是我们所从事的工作型态。就像是任何具有超性特质的现实一样,那最攸关紧要的 — 是这世上无法论断的 — 就是我们是如何响应天主的爱。

圣施礼华说出了圣召的合一性,他说我们的圣召「只有一个天主的圣召、只有一种灵修现实,灵活地配合每个人各自的境况,以及他的生活岗位。这份同一的圣召,在不同情况致使自然上的限度内,需要同等的奉献精神。」[16]

当然,主业团中的合一性和多样性要同时相符于男性和女性:在精神、使徒的使命、以及方式的合一,但又有适于各自不同的活动。此外,在关于主业团整体共同的事务上,无论男性和女性,在中央和区域层面的指导方针都是统一的。男性和女性的管理部门,具有同等的主动自发性和责任。在由法律所制定的特殊重要事件中,他们都有权接受或拒绝监督的建议,就各地区而言,也就是有权接受或拒绝区代表的建议。

倾尽一生

8. 有些人看似比其他人更奉献于主业团的使命,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所有人都以「同样的奉献精神」生活,因为身为主的事业、承行主的事业,并不仅是(甚至非主要的是)参与某些特定的任务、或协助使徒工作活动。我们的圣召以及与之相对应的使命,包含了我们的整个生命,而不只是某一部分;我们的一生是去与基督相遇,和去做使徒工作的契机和途径。

圣施礼华写道,我们呼召的先决条件是「全然的圣召相遇,因为无论一个人的婚姻状况如何,他都依照主业团的精神,全心地投入他的工作,并忠诚地履行他身分应尽的职责。因此,在主业团中献身于天主,并不意味执着于某几样活动;也不是指在生活中奉献或多或少的时间去做一些善事,而放弃其他的。主业团已融入了我们整个的生命。」[17]「全然的圣召相遇」,以全心的奉献拥抱我自己的整个生命,因为每一件事都富含来自天主的召唤,去以一份发自内心自由的爱,去爱祂和为他人服务。正如欧华路故主教所论:「主业团具备极大的灵活度:最低限度的规则,只因为是必要的;但少之又少,好使文字不至扼杀精神:Littera enim occidit, spiritus autem vivificat (格后3:6)。」[18]

9. 在这几页中,我也想邀请你们,为了你们的圣召,重新向天主献上感恩。这份喜悦的感激之情,不仅仅是为了当我们看到主业团,依天主圣愿而达到充分完满的美妙,而且也是为了见到那份美妙是如何因主业监督团内的每一位信友:作为numeraries(对于女性而言,也包含numerary assistants)、作为associates、作为supernumeraries或是圣十字架司铎会会员,都能全然地活出这单一的圣召。

就这方面,我想要强调我在几个月前所写给你们的:我们不能因为体验到个人和他人的软弱,相异于置于我们面前,那份基督信仰和主业团精神所提倡的伟大愿景而感到丧志。当我们因这种理想与个人生活现实之间的迥异而感到挫折时,让我们坚信我们能以圣神所赐的力量之恩,每天重新开始。[19]

二、主业团Numerary的圣召

10.「在主业团的心中,numeraries将自己献于他们所有弟兄姐妹的脚下,以服务的特殊使命,让他人的成圣之路平坦顺遂。他们照顾他们身心灵一切所需,在他们遭遇困难时,扶持他们,他们透过无私的牺牲奉献,使每个人的使徒工作都能硕果满满。」[20] 藉此,numeraries为他们的弟兄姐妹们「赐予生命」。他们的工作,「透过维持每个人灵性的活跃和醒寤,带来了手足情谊和团结合一的卓越非凡的现实。」[21]

对于numeraries,主业团的圣召是由使徒独身的恩赐,以及他们对培育的任务和使徒工作活动的全然可用性所取决。这份可用性众所周知,是以为他人服务的特殊使命得以实行,并且以numeraries原则上住在主业团的中心而促成。然而,可能很多情况会出现,使不住在中心或许更好。这并不影响他们的身份或他们的使命,因为他们永远知道,无论住在哪里,他们都是为所有人服务。

随时候命的心

11. Numeraries随时准备好去为他人服务,关乎于是否真正地拥有「一颗随时候命的心」:那份「有效」的自由,只为天主而活,并借着祂为他人而活,同时也愿意承担主业团所赋予的任务。

对某些人而言,这份随时可用性包含肩负培育的任务和使徒工作,同时也致力于相应他们的才赋、研究和喜好的专业工作,以便将福音的喜讯带到那里。对其他人来说,则是专业地奉献自己于主业团中心的内务工作、或是培育的任务、管理、指导、亦或是与使徒活动全力合作。

另一方面,我们的随时候命不能只局限于被动地去做那些「吩咐我去做的事」,而是想到我们从天主那荣获了何种天赋,能用来服事使徒工作的使命,如此这份随时候命的心态才能充分地显示出来。我们率先「跨出第一步」:主动地奉献自己。因此,这份随时候命的可用性不会是故步自封、一成不变的,相反地,而是习惯性地想去按照「天主的步调」行动。

我们必须理解并自由地活出这份全然的随时可用性,这指的是只有被爱而束缚(也就是说,不被一份工作、或我们所居住的地方等等……而束缚,但同时也扎根于我们所在之处。)让我们自由的,不是因外在的环境或情况,而是我们心中所怀着的爱。

作为这独特服务任务的具体展现,我们的父亲预见到主业团管理的工作将落在numeraries的身上。我们需要一些人献身于这项工作,因为它维系着整个生命。但是,如果认为那些致力于管理或培育工作的人,更愿意随时付出,或者认为他们「更加」承行主业团,那么就错了。这是蔡浩伟故主教在他所写的一封信中的真义:「别无选择地,有时得让我的一些女儿和儿子们削减他们的专业工作 — 或甚至完全舍弃它,至少暂时得这么做 — 好能致力于在灵修生活和指导使徒工作上帮助他们的弟兄姐妹们。」[22]

我们的父亲在许多地方表达了这种内在全然奉献的意向。例如:「所有人都有天主的圣召,但numeraries必须是直接、立即地将自己献于天主作为全燔祭,奉献一切:奉献他们的整颗心、永不停歇地奉献他们的活动、奉献他们的财产、奉献他们的名誉。」[23]确切来说,就是心甘情愿地放弃他们一切的活动,无论是什么,不设限地奉献,好去承行主的事业。显然地,有时某些情况会客观地限制他们在某段时间肩负某些职务,或任务的可能性。所以我再重复一遍,重要的是他们内心的意愿,为了对基督的爱,乐意心甘情愿地为他人效劳。

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一群

12. 让我们也谨记圣施礼华所说过的另一段话:「吾主不希望祂的主业团只是转瞬即逝。祂要它永垂不朽:祂想要在主业团中有一群人被钉在十字架上。圣十字架将使我们坚忍不拔、屹立不摇,永远与福音的精神同在,让使徒工作结出祈祷和奉献牺牲的甘甜果实。」[24] 我们的父亲并未指明这群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人是谁,但是欧华路故主教在笔记中评论到这段话时指出,在主业团中以不同的方式活出自己的圣召,在此段话中已宣明或暗指不同方式为何了。因此从上下文来看,我们可以认为这群人首先指的就是numeraries。

在其他某些地方,圣施礼华也称司铎们是特别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一群。而事实上,我们所有人,包含associates和supernumeraries都必须被钉在十字架上,因为那是我们找到吾主的所在—正如我们的父亲说的话,深刻的表达出他个人的经验:「拥有十字架就是与基督肖似、认同,就是成为基督,也因此就是成为天主的儿女。」[25]

尽管从人性的角度来看,numeraries为了能专职地奉献自己于其他类型的活动(主业团中心的内务、管理、培育、指导、或是协助使徒活动),必须得离开他们先前从事的专业一段时间,实在不容易。但是,这能带来与十字架的相遇,是与基督最深刻认同的所在,是超性的喜乐的来源—时常也在意料之外。

13. 当我们申请加入主业团时,我们理解并自由地接受 — 出于爱!— 这种随时候命的态度,能引领我们全身投入到天主神圣的计划中。与此同时,就像在灵修生活中的其他事情一样,我们自我奉献有效力的成熟度会随着时间而增长。这种成长是通过我们内在的生活,以及我们各式各样奉献自我的经历来实现的 — 例如:临时更改一些计划或作息表等…… — 这些小变动,让我们的灵魂为必要时得做出的更大改变做好准备。当然,当涉及重大任务或变动时,主任们总是会事先征求当事人的意见;尽管在后者坦率地指出他们可能看到的任何困难的同时,基于出于对天主和人灵的爱,他们也切望保持心甘情愿的心态,随时随地愿意去做任何需要他们去做的事。

我坚决认为,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都应该有这种习惯性的内在准备,去为我们的弟兄姐妹和众人奉献自我,许多人苦苦的等候着我们基督徒的服务:「举起你们的眼,细看田地,庄稼已经发白,可以收割了」。(若4:35)

这种态度与在专业上健全的雄心壮志,完全不相互悖逆,并以自然而然和负责任的顾虑,在经济上自食其力,并照顾我们超性大家庭所需。若是主业团需要,我们愿意替换我们的职业工作,正是为了能致力于培育他人,这与坚信我们是一群愿意像我们的伙伴们般,与积极参与这世界的挑战的男女相辅相成,因为我们的任务是为转化世界助上一臂之力,并将它带到天主那里。负责主业团内的指导和培育的岗位亦是如此,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

你们身为numeraries的,活出使徒独身的恩赐,作为在基督内完满的爱,开启了灵性的父性和母性。你们被召叫去作为在世上全然献给天主的活见证,能充分随时随地服务所有人:借着周遭的人,透过这个世界,爱上耶稣。你们荣获了一个特别的召唤,去守护这个超性的大家庭,并去照顾你们的弟兄姐妹。

你们有着一望无际的视野:借着你们献身的生活,有时可能是隐匿的,没有任何人性方面的光辉灿烂,但透过你们的丰收结果,你们能触及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三、Numerary Assistant的圣召

14. 妳们身为numerary assistants的,具有特殊的服务效用,这透过妳们在主业团的中心,创造和维持一个基督徒家庭的气氛而加以实践。就妳们而言,借着自己的专业工作,也就是家务管理工作,来实现这项任务。一如妳们所知,这不仅仅是去做一连串的实务工作 — 这是我们大家以种种方式,能做也必须去做的,而是去规划、组织和协调这些事,好使中心能成为家,让每个人都能感到自在、受欢迎、「被肯定」、被照顾,同时也是负责任的。这项任务对每一个人而言都十分重要,它牵动主业团的整体,以及每一个成员的外观和精神层面。因此,妳们女人成为「不可替代的支柱和精神力量的泉源,令其他人感染到妳们精神的强大动力。」[26]

以人和家庭为优先

15. 透过妳们的工作,妳们关心和服务我们在主业团里的生活,让每个人成为妳们工作的焦点和当务之急。这具体表现了主业团是一个大家庭;具有实质意义的家庭,而不只是个比喻而已。妳们还记得我们的父亲经常告诉我们,主业团中的联系,比血缘关系的更加牢固,这也会相对影响到感情层面和相互之间的友爱。

圣施礼华经常反思这一个事实:家务管理的工作与圣母所做的工作是一样的。因此,主业团的「家庭氛围」必须是纳匝肋家庭的氛围(虽然我们并未亲眼目睹,但我们能想象得到)的翻版和延续。

虽然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我们中心里的家务管理工作有不同的名称,但实际上,妳们numerary assistants都是姐妹、母亲,是家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如父亲和其他孩子一样。因为妳们接获从天主那里的恩宠去照顾主业团里的每一个人,圣施礼华常说,如果他能,他愿意成为numerary assistant。他称妳们为他的「小女儿」,因为妳们是最后来到主业团的,这并不是因为他小看妳们:相反地,他特别倚重妳们的成熟和坚定的忠心耿耿,以便去一展主业团的宏图。

来自各个环境

16. 妳们这些numerary assisstants都来自各行各业,实在是一个美妙的现实情况。事实上,人们有时不确定天主要她们成为numerary还是numerary assistant。其中一项得记住的要点是,这个人是否倾向于愿意去履行更直接的服务和关怀他人的任务。当然,分辨圣召是要依靠各人借着在灵修指导,和来自主任们的指导,加以最终的分辨。

无论如何,我们都明白家务管理的工作具有伟大的尊严:传递赋予并维持一个家庭的温馨氛围。此外,那些从事家务管理工作的,「透过这份专业—因为这是一个货真价实和高贵的工作—不仅能为家庭带来正面积极的影响,而且有时相较于其他职业,能在众多的亲朋好友和与她们有接触的人身上,履行更广泛的任务。」[27]

使徒工作中的使徒工作

17. 圣施礼华对家务管理的工作极为重视,甚至把它看作是「使徒工作中的使徒工作」:没有它,主业团便无法推展。

它是使徒工作中的使徒工作,首先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直接的使徒工作。我要重申,它不仅限于提供物质上的服务,尽管这些服务本身是必需和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任务—转化成为祈祷—对接受你们家务管理服务的人的人性和灵修培育,有非常直接的影响。妳们所营造的环境具有浅移默化的影响力。

事实上,妳们出色的工作使我们的精神变得显而易见,并借着行动,以有形和恒常的方式有效地传达它。这就是为什么妳们要尽最大的可能去专业化妳们的家务工作,就如同我的每个孩子也一样的去做他们自己的工作。透过将家务工作提升到被圣化的工作的境界,妳们便将妳们的专业能力,直接用于为人们服务,使它成为能人性化、能激励所有专业工作的要素。

其次,家务管理的工作是使徒工作中的使徒工作,因为它就像是其他使徒工作的元气活力和推动刺激,使它们得以顺利进行,特别是在于妳们试着将妳们的工作,转化为与天主的对话时。圣施礼华写道,「当妳们做家务管理工作时,妳们便参与所有的使徒工作,妳们与我们所做的所有工作携手合作。如果妳们怀着对天主的爱去工作,以精进妳们的工作为必要条件,这就成为主业团最大的推动力。」[28] 在一个国家或城市开始推展使徒工作,还没有家务管理的工作时,是明显可见的;然而一旦有了家务管理的工作,主业团就变得更加生气勃勃、更有朝气活力,也是明显可见的。此外合情合理地,每位numerary assistants都应当尽己所能参与许多其他的使徒活动。

我们也说,家务管理工作是主业团的「脊柱」,因为它支撑着整体,否则便无法挺身屹立了。感谢天主,让这成为事实;这是我们必须永远谨记在心和珍惜的。当然,妳们其他在家务管理方面工作的numeraries,也构成了这个骨干和这个使徒工作中的使徒工作。

我的numerary assistant女儿们,妳们有着一个令人振奋不已的使命:去将现今这个充满个人主义和冷漠的世界,转变成一个真正的家庭。当妳们怀着爱去做妳们的工作时,妳们能触及所有的环境。妳们正在建立一个更人性和更具天主性的世界,因为妳们借着将工作转化成为祈祷,透过妳们的爱和妳们的专业精神,全面地照顾人们,使这个世界变得高贵庄严。

四、主业团Associate的圣召

独具特色

18. 你们身为associates的,主要是借着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和家庭环境中,进行深入的个人使徒工作,并透过与其他numeraries连手照顾其他成员,来承行主的事业。藉由你们的生活,你们展现了所有已受洗的人的使徒活动全然自由的性质,以一颗干劲十足的独身之心来贯彻。这就是为何圣施礼华会对你们说:「我羡慕你们:你们就像我一样,对天主的献身是全然的,但你们能接触的范围更广。」[29] 他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呢?他认为关键是处身在这世界中,深入世上的活动、工作、家庭中,好在那里度一个基督徒的生活。

你们会发现自己处于各种的环境中,周旋在各式各样的职业中。你们的生活向无限可能的领域敞开,在其中体现和散播主业团的精神。因为你们的出身是这么形形色色,你们的触角伸向了整个社会的结构;因为你们在每个地方待的时间较长久,你们能轻易地在那个地区注入、树立使徒工作;你们的生活方式使你们得以培养大量多样的关系,并且以一种非常稳定的方式进行:在你们的家庭和职业中、在你们的小区、在你们所居住的乡镇、城市或国家中。正如圣施礼华所说,你们能「接触的范围更广」,不仅是在你们的使徒工作的幅度上,而且在深度上也是如此,因为你们以自己的生命展现出,何谓「在这世界中」以专一的心,把自己献给天主。

所以我们很能理解,为什么我们的父亲希望associates的人数能是numeraries的两倍之多:因为关键在于我们是在普通情况中工作,那属于我们每个人的工作。

如果有人在考虑主业团的圣召时,犹豫着是否要成为numerary或是associate,我们要让他们看清,如果认为成为一名numerary比成为associate还好,那是种误解。这观念在分辨圣召时,是非常重要的。在某些情况下,主业团圣召的道路是显而易见的:例如,一个已婚的人可以成为supernumerary,但不能成为associate或numerary。但是,有些其他的情况并不那么明显,而最终的分辨必须由当事者作出:他/她是那个体验到天主在单一和共同的圣召中,对他有特殊要求的人。合乎常理地,从谨慎明智的角度来看,最好是去寻求灵修指导的建议,也与主任们谈谈,他们了解这个人,并希望能与他/她一起分辨天主的旨意为何。

基督的馨香

19. 针对associates,圣施礼华写道:「藉由他们的工作,在各行各业、在各地(有时是参与合作性的使徒工作)、在世上最多元化的各个角落里,他们在每一个地方,和在他们的同伴间,都带着基督的馨香;他们努力为这个社会、为那些来自相同背景,和具有相同社会地位的人,在公众和私人的专业领域和财经事业中,给予基督徒的意义。而这一切,通常都不需要更换他们的工作或居住的地方。」[30] 我本人也听蔡浩伟故主教说过 — 师承圣施礼华 — 他说,你们associates在不更动你们所在的情况下,透过圣化你们的日常生活、职业工作和你们的家庭生活,以一种格外清晰的方式,展现出何谓主业团。

你们身为associates的,有时在合作性教育机构,或其他使徒活动中工作。但这不是你们投身于主业团使命的主要方式,因为整个主业团的使命都在你们的手中。有时候你们必须承担这些任务,但是你们主要的途径是圣化自己的日常生活,以友谊和信任待人,必要时,陪伴你们的朋友,去参加「圣辣法耳」(负责青年的基督徒培育工作)和「圣加俾厄尔」(负责已婚和成年人的培育工作)的培育活动……简而言之,天主召叫你们成为面团中的酵母。我再说一遍,对你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在你们普通平凡的境况,和在你们个人专业的工作中,实现使徒工作。

五、监督团的司铎

20. 自男性numeraries和associates中,能产生主业团司铎职的圣召,这与平信友在主业团的神学和法律上的实质是同样的必不可缺。这份召叫,并不是为主业团的圣召锦上添花,而是以一种新的方式活出它,怀着「比其他人更大的责任感,『将他们的心放在地上,如地毯般,好使他们的弟兄姐妹们踩踏时,感到轻柔。』」[31]

连同他们在教会内,以圣体为中心的那些属于司铎职务的工作,监督团的神父们,主要致力为其他信友们提供神职的服务,以及关怀照料他们的使徒工作。具体而言,相符于监督团特定的牧灵工作使命,他们首要关心在意的是举行圣体圣事与和好圣事、宣讲上主的圣言、灵修指导、以及广泛的教理培育工作。

监督团的神父们,就像其他成员一样,遵循着主业团的精神生活,这一事实蕴含着某种司铎职的风格。他们在他们的事工中,必然会反映出世俗的基调;他们非常谨慎地尊重和助长平信徒们的责任感和主动性;他们以超性的方式行事,使人们能更亲近天主;他们为周遭的人培养自由的精神—也就是爱;他们运用自己的主动性,建构出丰盛的司铎工作。当然,他们也尽可能的协助他们居住地的教区活动。

为他人服务

21. 圣施礼华在初期所写的书信中,有一封是特别写给他的司铎儿子们:「我的司铎儿子们,你们被晋铎任命去服务。容我先提醒你们,你们的司铎事工就是服务的使命。因为我很了解你们,我知道『服务』这一词表达了你们所愿的一切,和你们所有的一切。你们这份美好和真诚的渴望,愿意永永远远、如待手足般地忙于为人行善,是我的骄傲和安慰的泉源,也是为何我可以说你们是gaudium meum et corona mea(斐4:1)我的喜乐和我的冠冕。」[32]

作为神父,你们服务的精神激励你们去感受,实际上,并成为你们弟兄们中的一份子,意识到在主业团内「只有一个阶级,尽管它是由司铎和平信友所组成的。」[33] 同时,藉由你们的榜样和你们的话语,你们要试着像闹钟一样,唤醒他人对成圣的渴望,并成为主业团合一团结的工具。在你们和每个人都紧密相处之时,试着保持适切的人文水平,在你们的外表、你们的谈吐等……方面,怀有司铎的庄重严谨。

我的孩子们,如果圣施礼华对每个人说,「我们所谈的必须是基督,而不是我们自己。」[34] 你们作为神父的,必须分外努力不外露锋芒,不主导带头,尽力确保你们生命里的主导者和光源是基督,以及无论在任何情况下,让你们的弟兄姐妹们闪耀发光。为了能做到这一点 — 你们都很清楚,并且已经试着这么做了 — 你们格外需要在合一的生活中,与天主共融、祈祷、和喜悦地牺牲奉献。

六、NumerariesAssociates的使徒独身制

22. 主业团numeraries和associates的圣召涉及使徒独身制,这是来自天主的恩赐,并借着以爱还爱来给予回应。「永远铭记于心,爱是我们独身的原因 — 是众爱之爱。」[35] 因此,我们不应该把独身,仅仅看作(或视为主因)是某种功能性的选择:也就是说,把它看作能使我们更加致力于主业团的任务,或者能方便迁徙。诚然,独身使这成为可能,或者更为容易,但它最根本、最重要的动机是,这是一份独特的恩赐,使我们肖似于基督的生活。「独身必须是信仰的见证:对天主的信赖在这种生活形式中变得显而易见,唯有从天主那里能获取它的真义。将我们的生命建基于此,放弃婚姻和家庭,就是指确实地欢迎和经验天主,好能将祂带给他人。」[36]

使徒独身制并不会把我们和其他人分开。但因为它意味着要以一颗专一的心向天主作出承诺,所以它必须在我们献身生活的基调中显现出来,就像是个已婚的人,不能表现得好像他对他的配偶尚未作出忠诚的承诺。

当一个人积极地活出他的圣召时,有时会与世界的标准相抵触。我们在这方面,也可以运用圣施礼华曾说过的话:「你问我:『在这个外教的环境中,当我的生活和环境相抵触时,那么我的自然看来是否有点虚伪?』我回答你:『无疑地,你的生活会和别人的生活相冲突。而那份抵触是由于你用行动来证实你的信德,这就正是我所要求你的自然。』」[37]

让我们再次重发我们的信念,确信使徒独身是天主圣爱的特殊标记,是格外认同耶稣基督的召唤,也随之赋予更大的能力去爱每一个人—甚至就人性而言,但更重要的是超性的。因此,独身在生理上放弃了的父性和母性,成就更伟大的灵性上的母性或父性。但无论如何,那些更爱天主的人,无论他们是独身的还是已婚的,他们都会更肖似基督,因为婚姻也是「这世上的成圣之路。」[38]

七、主业团Supernumerary的圣召

天主伟大的恩赐

23. 主业团大部分的信友们是由你们这些supernumeraries组成的,你们努力圣化生活中的各个层面,特别是你们的婚姻和家庭生活,因为你们通常是已婚的。1947年,圣施礼华为了响应关于supernumeraries所接获的意见,回信给他在西班牙的孩子们:「我读了你们所写的关于supernumeraries的想法……下周我会把它还给你们,附带一些具体的建议。无论如何,我现在想说的是,千万不要忘记:你自己想要成为一个supernumerary,我们不是在谈论加入某个协会中的绅士们的题字……作为一个supernumerary是天主伟大的恩赐!」[39] 是天主赐予的恩宠,圣施礼华说:那是主业团圣召的「伟大的恩赐」。对于supernumeraries来说,这个圣召是特殊的助力,帮助他们遵循自己的成圣之路:这条路藉由洗礼,而在大多数情况下,是透过接受婚姻圣事和家庭的培育显示出来的。

这份召叫是以选择为前提的,正如我先前所写的,它导向一个使命:在教会中成为并承行主的事业。在「圣加俾厄尔工作指示」中,关于supernumeraries,圣施礼华写道:「我现在看到这个由男男女女所组成的美好团队的行动……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他们已经被天主所拣选,在这社会中,特别是他的所在,怀着坚若盘石和高深的虔诚孝爱,竭力喜乐地时时刻刻尽自己的职责 — 尽管它需要付出努力,好能成圣。」[40] 所以,让我们永远不要把自己的圣召看成不过是一连串的要求,和要尽的义务(当然圣召也包含这些),但最重要的是,圣召是天主所做出的选择、天主赐予我们的伟大恩赐。

那赋予你们使命意义的视野,是成为「圣化人们的酵母,在圣化他们的同时,也会使他们成为真正的人。」[41] 就如阿桂拉和普黎史拉,在格林多款待了圣保禄(参宗18:2),并向阿颇罗和许多人传福音,(参宗18:26;罗16:3;格前16:19)就像许多初期的基督徒一样,他们过着和与他们同时代的人一样普通平凡的生活,同时也是这地上的盐,和黑暗世界的光明。

「在这些supernumeraries中,有着包罗万象的社会背景、专业和工作。这一切的境况,都被我的孩子们加以圣化,男男女女在他们自身的生活状况和世上的处境情势中,以『圣召的满全』奉献自己,追求基督徒的至臻完美。」[42] 请留意我们的父亲是何等强调「圣召的满全」。就多样性而言,这明显地遵循了一个事实,即主业团是一条在日常生活中圣化和做使徒工作的道路;是普通平凡的生活,接纳各式各样诚实和人性的一切。

婚姻和家庭

24. supernumerary在主业团的圣召,首先在家庭环境中进行。「你们首要的使徒工作是在家中。」[43] 圣施礼华梦想supernumeraries的家应该是「充满光明和欢乐,传播福音及其讯息的核心。」[44] 这是你们留给社会的遗产。这正是为何他也写给你们:「主业团给你们的培育,引导你们去欣赏、感激家庭的美好,组成一个家庭涉及超性的工作,以及隐藏在你们的婚姻职责中的圣化泉源。」[45]

此外,你们也被召叫去为其他家庭带来正面积极的影响:特别是,藉由协助他们,使他们的家庭生活更基督化,并使青年们能准备好踏上婚姻的道路,让许多年轻人能热衷于组成基督徒家庭。从那些家庭中,将会产生许多有使徒独身的圣召,如天主所意愿的。

即使你们是单身或丧偶—当然,或者是没有孩子的夫妇—你们也能视家庭为你们的首要使徒工作,因为无论如何,你们总有一个需要滋养的家庭环境。

在自身的环境中发挥基督徒的影响力

25. 圣施礼华在你们身上看到基督徒绝佳的机动性,能在工作中和社会环境中散发基督的爱,主要是透过你们的友谊和信任的使徒工作;这样做还将有助于改善社会结构,使其更加人性化,更适于天主子女的生活,并积极参与解决我们这个时代的问题。「当你们努力以基督徒的方式作为你们工作和活动的空间,为职业、机构和人类结构定位时,你们就是在做最卓有成效的使徒工作。」[46]

所以很明显,这些supernumeraries的圣召,以及它所包含的使命,不能只局限于实行一些虔敬操练、参加培育活动、参与使徒工作活动。相反地,它包含了围绕着你们的整个生命,因为你们生活中的一切事物,都可以是与天主相遇和某种模式的使徒工作。去承行主的事业,就是在我们自己的生活中力行,通过诸圣的相通功,协助它在全世界落实贯彻。或者,就像我们的创办人用一个写实的短语所提醒我们的,「借着每个人都是天主的事业」,去承行天主的事业

当你们觉得主业团就像是你们自己的时候,你们就有浓厚的兴趣去陶冶培育自己、把基督带给他人、讲述你们的信仰。事实上,「你们在主业团所受到的培育是灵活的;它适应于你们的个人状况和人际社交关系,就像贴身的手套一样……虽然我们只有一种精神和一套神修方式,但这些可以、也应该在任何一种情况下实践,而非一成不变的。」[47]

这种避免僵化的灵活性,并不意味著作为一个supernumerary,在我们跟随基督的过程中,就不需要那么英勇或激进。因此,我们不应该过分地聚焦于你们所处情况的多样性,而是要关注于情况的本质,正是在该情况中,天主召叫了你们,赐给你们祂的使命。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与基督同在、爱基督、与祂一同工作,并将祂带到各处。

当圣施礼华写道,「supernumeraries部分的奉献自我,为主业团服务,」[48] 他指的是你们要实际上随时准备好去做特定的使徒工作,而不是指你们只承行部分主业团的使徒工作,因为 — 我重申 — 我们都以我们的整个生命,贯彻这个承行主业团的任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父亲,在谈到supernumeraries的使徒工作使命时,也写道:「使徒工作不是以一种零星分散或偶然碰巧的方式来履行,而是透过习惯性和圣召的方式来履行,这样它就成为一个终身的矢志。」[49]

天主指望你们散布开来、自发地、主动地,并把福音的喜乐带给各式各样的人。「在你们做使徒工作的时候,依我们的精神所指示的宽广范围内,你们要采取主动,找到最适合那些情况的活动 — 无论是在什么地方、什么环境、什么时间。」[50]

这是我supernumerary儿女们的伟大使命,一个无限量、无穷尽的使命。「每个村庄都该要有一些Supernumerary在那儿散发着我们的精神。」[51]

八、圣十字架司铎会AssociateSupernumerary的圣召

26. 圣施礼华对圣十字架司铎会中,不归属于监督团的 — associates和supernumeraries — 神父、执事说:「你们和我一样,都是主业团的一份子」。

当然,那份在这世上成圣的召唤也包括那些归属于他们教区的在俗神父们。主业团的圣召是相同的:那份神圣的呼召,去以同样的精神和同样的灵修方式寻求成圣,并在每个人的境况和履行各自的职责中实行使徒工作,并形成主业团大家庭的一部分。

至于在法律上属于主业团,对于监督团的信友,和不归属监督团的圣十字架司铎会会员而言,当然有所不同。然而,在法律的维系上(分别是管辖性的和加入性的)的差异,丝毫不会削减这份召唤是相同的这一事实,都以同样的精神,以及同样的主业团特有的途径去追求成圣。

这法律上的差异,使你们能够在接受主业团的召叫之时,不被带离你们原有的岗位,因为你们仍然归属于各自的教区,这丝毫不会改变你们与你们的主教,以及和其他司铎伙伴们的关系。藉由提供适当的培育,你们的圣召强化并促使你们更为忠诚、慷慨地落实你们司铎职的承诺和事工,使你们的成圣之路更令人喜悦。此外,你们特别关切去推展司铎的圣召;你们被召叫,去成为与主教们团结合一、以及你们教区司铎团内兄弟情谊的酵母。

关于这方面,我们的父亲是如何鼓励你们的!「试着陪伴彼此,即使就物质上而言,也这么做。你们必须有一颗有血有肉的心,因为我们热爱耶稣、天父、和圣神的心是有血有肉的心。如果你们看到你们其中一位弟兄遭受困难,去,去到他那里:不要等到他叫你们。」[52]

我们喜悦的相信,对于圣十字架司铎会的会员来说,提及圣化工作(我们灵修生活的「轴心」),基本上意味着圣化他们司铎职的活动。客观的来看,他们主要的活动已是神圣的;但与此同时,就像任何工作一样,它也能是个人圣化和使徒工作的场所和途径。


27. 我们已临近于自1928年10月2日-天主将主业团显现给圣施礼华之时的百年纪念。从那时起,在这世上、在教会中、而因此也就是在主业团内,就一直不断并将持续地有着许多的喜乐与忧愁。

1975年3月27日,当我们的父亲宣讲默想时,在祈祷中他回忆起主业团相对而言简短的历史:「多么壮阔的全景:如此多的苦难,如此多的喜乐!然而如今,一切皆是喜乐,全都是喜乐……因为经验教导我们,痛苦磨难是天主神圣艺术家的凿子,渴望将我们每个人,将我们这不成形的一群,打造成十字圣架、成为基督、成为我们每个人都被召成为的alter Christus(另一个基督)。主啊,感谢祢所做的一切。感激不尽!」[53]

基督徒圣召的美好,一如天主为我们在主业团中的每一个人所取决的,必叫我们洋溢着喜乐:一方面,当我们看到有这么多善心人士和好事时,感到健康的人性幸福;另一方面,感到那份特别的超性喜乐,正如我们的父亲向我们保证的:「扎根在十字架上。」这让我们充满着喜乐地深知(让我们再次回想)「十字圣架将会使我们坚忍不懈,永远怀着福音的精神,以祈祷和牺牲,结出使徒事工的甘甜果实。」[54]

我们请求圣母降福我们,充满母爱的提醒我们,主业团在我们的手中。因此,如果我们遵从天主的旨意,响应祂所赐的恩宠,尽管我们有些过犯和缺失,那个从1928年10月2日开始写的故事,将持续下去,直到世界末日。我们将继续喜乐地工作,为了天主的光荣,寻求把基督置于人类一切活动的顶峰。

你们的父亲深情地祝福你们,

康仁


[1] 书信,1932年1月9日,9

[2] 书信,1952年12月12日,35

[3] 书信,1954年5月31日,17

[4] 书信,1967年3月19日,93

[5]《天主之友》146

[6] 参圣多玛斯・阿奎那《罗马书信批注》第8章,第3篇

[7] 教宗方济各,通谕《众位弟兄》277

[8] 梵二大公会议《教会宪章》3

[9]《炼炉》69

[10] 同上,835

[11] 教宗方济各,宗座劝谕《福音的喜乐》121

[12] 对话,19

[13] 书信,1954年5月13日,34

[14]《基督刚经过》74

[15]《炼炉》156

[16] 书信,1951年12月24日,137

[17] 书信,1961年1月25日,11

[18] 真福欧华路,圣弥额尔工作(负责独身成员的培育)指示,135

[19] 参监督的讯息,2020年7月20日

[20] 书信,1957年9月29日,8

[21] 同上,76

[22] 蔡浩伟,牧函,1995年11月28日,16

[23] 圣加俾厄尔工作指示,113

[24] 主业团超性精神指示,28

[25] 1963年4月28日,默想笔记

[26] 圣若望保禄二世,宗徒文告《妇女的尊严与圣召》30

[27] 对话,88

[28] 书信,1965年7月29日,11

[29] 1962年9月15日聚会笔记

[30] 书信,1957年9月29日,13

[31] 书信,1956年8月8日,7

[32] 同上,1

[33] 同上,5

[34]《基督刚经过》,63

[35] 圣弥额尔工作指示,84

[36] 教宗本笃十六世,致词,2006年12月22日

[37]《道路》380

[38] 对话,92

[39] 致主业团总参事会书信,1947年12月18日

[40] 圣加俾厄尔工作指示,9

[41] 书信,1959年1月9日,7

[42] 同上,10

[43] 同上,53

[44]《基督刚经过》30

[45] 书信,1959年1月9日,53

[46] 同上,17

[47] 同上,33

[48] 圣加俾厄尔工作指示,23

[49] 同上,15

[50] 书信,1942年10月24日,46

[51] 书信,1959年1月9日,13

[52] 与司铎们家庭会议笔记,1972年10月26日,监督团总档,P04,II,1972年,767页

[53] 讲道摘录,监督团总档,P01,1975年,809页

[54] 主业团超性精神指示,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