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经历

来自香港的多米尼克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的47天

Opus Dei - 一起经历

多米尼克和溫尼

「李先生,测试结果出来了;你很可能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我们正等待着重复测试的结果,以作肯定。」我很震惊,整个身体仿佛被雷电击中一样,僵硬地站在负压隔离室。为了打破这漫长又尴尬的沉默,我勉强提出了一个问题:「我的存活率是多少?」医生急忙地用不安的声音回答:「现在不要考虑这个问题,你应该专注于如何战胜病毒.. .」就是这样,我在加拿大度假两周后,于2020年3月被正式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我本以为只停留几小时的房间,那只有白色和无情的医疗设备,像停尸间一样冰冻,窗户密不透风的房间,成为我接下来47天的居所。

我很害怕,非常害怕。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想到自己可能会死去。我们(我和妻子)刚在加拿大买了第一栋房子。它有一个带凉棚的漂亮后院。我想像有一天我们会有孩子,我会一边和他们在后院玩耍,而妻子一边准备烧烤。要是我这样离开的话,那将是我一生中唯一没有经历过的遗憾事情。作为基督徒,我们从小就相信死亡只不过是通往与造物主分享永生福乐的大门,我们应该带着喜乐和希望来迎接它。但别开玩笑了!在那一刻,我只想到的,是我不想死;我不想失去妻子。我的心变得沉重及充满了恐惧,血液急速地涌到身体的每一条血管。我把情况告诉了灵修导师。他说理解我的感受并祝我平安。直到那时,我才想起耶稣一直在我身边,与我一起在旅途中迈出每一小步。知道祂和我在一起经历这事使我感到一点安慰。

使用 iPad 參與在線彌撒

我的妻子也感染了病毒,她被分配到我对面的隔离室,起初我们不可以互相联系。于午夜时分,我注意到对面房门的窗户有一丝光照出来。我叫妻子站在门边,我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形轮廓,我想那是我的妻子。她开始哭泣并问我:「我们会死吗?我不想失去你,我想再次见到家人;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建议这旅行。」当我听到妻子的这些话时,我感到喉咙上有一块沉重的巨石,而我的眼睛被泪水淹得模糊起来。我告诉自己要坚强,我回答她:「不要傻,这不是你的错。这些事可以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我向你保证,因为我们还年轻,我们会好起来的,我们很快会再次看到你家人和互相见面。」尽管同样地害怕和不知所措,我说这些话安慰妻子,因为我无法忍受看到她那样脆弱。

幸运的是,第二天我们被安排到同一个房间,这对我们即将到来的战斗起了巨大的变化。几乎每天,我们都需要进行检查:鼻咽拭子采样,方法是将一根细长的棉签通过您的鼻孔,直到喉咙;X光;静脉穿刺;除此之外,就是药物的副作用,如恶心,头痛和腹泻。言而,在我妻子的支持下,整个过程变得更容易忍受,像训道篇中说道:「两人胜过一人……」(训4:9-10)。这次经历以某种方式让我实践了婚姻誓言,就是「无论是顺境或逆境,疾病或健康」都一起渡过。我学会了更加感激和珍惜妻子,以及我们的婚姻。有人陪伴你渡过难关总是很好,然而,我的妻子比我快出院,我只得独自为战斗的后半段奋斗。

你必须获得两个连续阴性的测试结果,且它们相隔24小时,才可出院。我妻子在复活节的星期天出院了。当时我以为很快会仿效她,医生也告诉我再待多几天便应该可出院,但我最终在那个冰冷的房间内独自呆多了三个星期。事实上,我独自一人隔离几个星期没什么问题,但真正使我筋疲力尽的是那种不确定性。每天早上期待的测试结果却一再令我失望。我原本以为是数天却拖到数周。在那冰冷的房间里,我变得痛苦和沮丧,每天吃着三顿同样难吃的饭菜。周末是最糟糕的,因为我看到人们在外面享受美丽的阳光与春日,慢跑或骑自行车,而我却被关在房间内。我渴望呼吸新鲜空气,与他人联系,以及四处漫步的自由。我很想尝尝有口感和味道的东西,甚至列出出院后想吃的东西!妻子告诉我她独自打理家庭的困难。我感到内疚并希望作出帮助。我向天主祷告,助我尽快摆脱困境,并思考为什么我需要经历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然而,天主默不作声。

聖枝主日自製聖枝

无论我多么努力地保持乐观,偶然也会感到非常沮丧和失落。我在脑海里尖叫。出于绝望,我开始练习祈祷默想。我把所有的焦虑和烦恼都传达给耶稣,而不要求结果。在祈祷中,我感到温暖及基督的临在,我脑海中浮现出一句古老的经文:「有我的恩宠为你够了」(格后12:9)。我感到耶稣想叫我放心,因为祂掌握了一切。我了解到,身为基督徒并不意味着你可以摆脱不幸或没有痛苦,你仍然会充分体验它们,但是你不必独自经历它们。基督忍受了你所经历的一切痛苦,并愿意再次和你一起走,只因为你是祂心爱的孩子。基督的临在给了我燃料去忍受更长的路程。

第47天,在5月的一个星期天,我终于得到了两次的阴性结果,并出院了。我走出医院的那一刻,发现世界看起来是如此逼真。我感到阳光在皮肤上的温暖。我注意到春天的鸟儿在鸣叫,以及公园里的洒水器。再次获得自由实在太好了。我用很长的时间拥抱妻子,并珍惜每一秒。我承诺要更加珍惜她,及被上主祝福的这段婚姻。我们吃了一顿美味的牛排餐,然后去了逛街。街道上挤涌的人群和喧闹的交通使我感到很震动。这与我在那房间里,和耶稣在一起时的宁静与平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意识到它是多么的重要,就像圣施礼华于《道路》(281号)中描述:「静默是内修生活的守门人。」现在我出院了,但有时候,确实会想念那个冰冷房间的宁静和简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