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的梦想

五十岁以后,居然开启了另一种青春

Opus Dei - 一个新的梦想全家探访屏东的阿公阿嬷顺道摄于枋寮铁道艺术村

我的故乡在台南,18岁以后就到台北就学,之后留在台北工作,也在33岁时走入了婚姻生活,以为人生大概就此终老于台北。2001年的一个特别时刻响起的电话,促使我来到高雄继续教职的生活,没想到至今(2020年)已过了19个年头,跟我之前想的一点都不一样。更没有想过,当我在即将迈入50岁的时候,天主透过主业团来继续敲我的心门,引领我进入一个我从未梦想过的生活。

与吾主建立亲密关系的机会,只是种奢侈吗?

1990年代左右,我第一次在台北的中心与主业团相遇,有几个画面一直烙印在我的脑海,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是如今依然鲜活清晰。但是,就只是那么惊鸿一瞥,之后没有能继续彼此的情缘。后来在高雄工作的头几年,有天,一位主业团的神父来高雄履行使徒工作时,和我聊过了几次话。虽然我的手机里有他的手机号码,但也就仅止于如此。那些年因为「达文西密码」造成的轰动,主业团是大家好奇的话题之一。

在高雄时,我是在天主教学校里类似宗教辅导中心里服务(吴苏乐教育中心UEC),除了教授天主教学校会有的特设课程外,也会办理与信仰相关的活动、研讨会、甚至国际性的大会。虽然客观来说,我们能做不少事,天主也很怜悯我们,每年总会触动少少的心灵来接受洗礼,满足我们的小小期盼,但我的内心总有着某种忧闷。难道,那种得与吾主建立亲密关系的机会,为我、为我的家人、为我们这样一般的平信徒,只是种奢侈吗?

于2016年文藻例行的圣诞音乐会担任合唱团指挥

更扩大的家庭生活

应该可以说,是主业团找到了我。我确实很渴望做一个货真价实、而不打折扣的基督徒,并且,我也很渴望有以这样的目标--成圣--来生活的团体。但寻觅了很多机会,却一直都扑了个空。2015年的年底,一位在我服务的学校就读、领洗、毕业后加入了主业团的学生打电话来,问我是否有兴趣找一位神师,他会定期从台北下到高雄。如果有,她可以让我们双方有彼此的手机号码。我满口答应,但心里不敢过份期待,既期待又怕受伤害……在没有料到的日子,神父亲自拨了电话来邀请我参加在高雄的活动,曾经有过与主业团接触的些微经验又重回到我的记忆中。

加入成为大家庭的一份子,有没有甚么不一样的呢?首先,加入主业团大家庭的前一年(2016),我奉命接下UEC中心主任的行政工作,这向来是我最推诿的工作,我知道每次接下这类工作,我往往搞得自己身心俱疲,别人也大受影响,彼此都受苦。但台北成员规律的探访与培育,不但给我坚定不移的友谊,更扶持了我的软弱,进一步为我求得所需的一切恩宠,让我愿意大胆地承担起这份将让我的生活天翻地覆的任务。

因为,当时接踵而来的是一个迫在眉睫的亚太吴苏乐教育大会(APUEC)即将召开。之后,又须执行在真福山办理的技专校院教学创新先导计划,来年还有为日韩台三地天主教大学生举办的第三届教宗方济各志工营、以及本校为行政人员与学生是团领导者办理的领袖营队……更遑论每年既有的各类年度活动。还好这些大事不是一次全揭开在我眼前,否则我一定连向天主祈求的意愿都不会有。

其次,2017年超乎我预想的被欢迎加入主业团的家庭成员,心中的喜悦无以言喻,除了内心的忧闷被转变为奋斗的欢欣之外,更相信天主正仁慈地照顾我的家庭(包含与我结缡20年的妻子以及3个儿女,还有母亲姐姐弟弟等)。2019年在马来西亚的Bukit Tiram House举行第一次的亚洲华文版年度课程,还使我们这些华文世界的已婚团员能有机会相聚,一种超越血缘关系的更扩大的家庭生活,激起我们向世界传播福音的热情。我的内人很确实经验到,我的生活变得积极多了,虽然我还是缺点多多,且生活会忙碌不少。即使现在我卸下了行政工作,但堂区的邀请却跟着而来:借着被邀请加入传协会的一员,我和其他家中成员能一起参加堂区的信仰服务工作。

在文藻外语大学教授「工作权与社会正义」课程照

开启了另一种青春

2019年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for Family Development (IFFD)在伦敦举办的第20届世界大会,团体推荐我去参加。原先我因为自己的行程表看起来是机会渺茫,想要打退堂鼓,但他们强烈地鼓励我信赖天主,结果居然成行,让我至今难忘。还记得是星期四下午3点上完我在文藻的最后一堂课后,带着行李只身从小港到香港转机,在半夜时分航向伦敦,为能在当地时间星期五一早6点多抵达机场,好赶上早上9:15开始的第一场训练。之后参加到星期日下午结束,立刻又拎着行李从伦敦飞回香港再回高雄,已是星期一的20:45;而隔天早上8:10我需要在教室上课。这么超乎想象的经验,是透过许多善心的弟兄姊妹们的协助才得以实现,我至今仍感激于他们的慷慨,为他们的善举而加倍感谢天主。

总之,蒙召成为已婚团员,生活只有更富挑战与忙碌--因为使徒精神的热火在我内燃烧着,且更有奋斗的目标,无论是内在或外在的挑战。获享天主儿女之甘饴,更是无法外藏而想要告诉所有遇见人。五十岁以后,居然开启了另一种青春、从永恒生命之泉喷涌而出青春,真是作梦也没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