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好的一面

来自葡萄牙的莫妮卡·奥古斯托(Monica Augusto)在澳门工作,现已与家人定居于澳门。新型冠状病毒带来的种种限制,但从一些小事上看来,对她的家人都是祝福。

Opus Dei - 新型冠状病毒好的一面 我的孩子,玛蒂德和小米格尔

我和我的丈夫米格尔(Miguel)已在澳门定居多年了。我们有两个孩子,玛蒂德(Matilde)快13岁了,米格尔10岁了。2017年,当我们为孩子们在主教座堂报名上天主教教义时,我遇到了主业团的一位成员。我意识到自己对教义的需要,开始在主业团的中心上课,后来也参加月省,去年(2019年)底,我成为协助人。

这一段时间,我们都经历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从二月初开始,几乎所有澳门的人都不得不在家工作,我们的孩子也在家里上网上课程。和许多其他人一样,这次疫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

在疫情恶化的几个月前,只要我能把弥撒加入我的工作时间表里时,我都试着参加平日弥撒,因为我发现了领受圣体带来的平静和力量。

信仰朝圣之路上向前迈出一步

但是突然间,澳门的教堂从2月6日开始无限期的关闭,我们无法再领受圣体圣事。在疫情爆发之前,我也试着找时间去办公室附近的朝拜圣体小圣堂,在圣体前面祈祷,但在目前无法去祈祷的日子里,令人感到十分空虚。

然而,天主一直在看管我们,祂是我们的天父,所以在教区、神父和小区的帮助下,我们可以有网上弥撒、网上退省、九日敬礼和其他活动来帮助我们继续活出我们的信仰。这些沉默和祈祷的时刻改变了一切,因为我可以把这次疫情爆发的时段当作一份礼物,在我的信仰朝圣之路上向前迈出一步。现在我在寻找这样的机会,同时,更感激我们在正常情况下所能拥有的一切。

我们的家庭也学会了适应新的情况。例如,透过网络望弥撒,我们继续参与,就好像在教堂望主日弥撒,这样一来,在家里,我们仍然需要在特定的时间内吃完早餐,这样我们就可以遵守一小时的圣体斋,好像我们要领圣体一般。我们学着念教会所建议的神领圣体经文,我确信这次我们深刻地学习了神领圣体的真实价值。我还从朋友那里获得圣施礼华教导的神领圣体经文,以及这个经文在他生命中的起源。当我们望弥撒的时候,我们也点根蜡烛,在电视旁边放一个十字架。

玛蒂德在AOL烘焙活动中

我们有更多彼此交谈的机会

另一件我想分享的事,是为孩子们制定了一个时间表,因为只有他们在家,我和丈夫都得出外工作。因此,根据时间表,孩子们尽量安排好时间学习、吃饭、玩耍、做运动、上网等时间,并空出祈祷的时间。

我们的家庭生活,因新型冠状病毒反而受益良多。我们有更多彼此交谈的机会,有更多平静的和家人聊天的时间,而不是匆匆忙忙的催孩子去睡觉,因为这段时间孩子没有上学,早上可以在床上多留一会儿;关心对方今天过得怎么样;分享自己的事情,我们每天全家可以有个聚会。我们也做良心省察,每个人都会表达一个感恩的祈祷,并说出感谢天主的原因。即使这让我每晚比较晚才能睡觉,我非常高兴我们度过一段优质的时间。事实上,当孩子们一旦返回学校,我们希望能够继续维持这份亲情的联系。

为那些生病或死于病毒的人祈祷

由于孩子们早上不用早起上学,可以晚点起床,所以晚饭后,我们也念家庭玫瑰经。刚开始时,让孩子们做这件事并不简单,但后来,即使有些抱怨,他们果真答应预留念玫瑰经的时间。在念每一端奥迹之前,我们都说出意向,我的女儿玛蒂德,认为这是疫情带给我们家庭的一个福气。我们为那些生病或死于病毒的人祈祷,同时要感谢玛蒂德,因为她极为关注各国的最新情况,使我们总是为与疫情相关的意向祈祷。

小米格尔(little Miguel)也开始专心关注一些问题,甚至开始更理解到祈祷的力量。我有种过敏,令我有时咳嗽不止。一天早上,他问我:「妈妈,你还好吗?你咳嗽时,请你手里拿着念珠嘛!」

当我们在家念玫瑰经时,我们轮流说出每端的奥迹。但有一次,我丈夫因为背痛而睡着了,玛蒂德因一大早就起床做作业而睡着了,我也睡着了。我没有意识到,轮到我该说那端的奥迹。过了一会儿,我突然惊醒过来,小米格尔还在念玫瑰经,我问他是否说了那端的奥迹。小米格尔告诉我,本来轮到我说,但因我睡着了而没有反应,他说:「嗯,总得有人说出奥迹啊,这……所以,我就讲了。」

我的家人:米格尔,玛蒂德,小米格尔,莫妮卡

圣堂门口领受圣体

感谢天主,几个月之后,由于澳门教区的安排,我们可以在指定的圣堂门口领受圣体。我们全家先在车上用手机参与网上弥撒,到了领圣体的时间,我们就出外领受。这对我们一家人来说,是个重要的时刻;我们真的很想念领受圣体的滋味。我做了一个比较,譬如当我们禁食守大斋的时候,我们需要做些牺牲,为了更欣赏我们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小事情。

反思这一切,我注意到整体上,有更多的人开始意识到成长的需要,意识到精神上的觉醒。我们都是人,当有东西可以用时,我们视之为理所当然。当我们欠缺什么时,我们会想念、寻找它们。这是我们所有人积极迈出一步的时刻,我们可以说,「既然我们没有它们,并不意味着我们什么都不能做。我们可以换个不同的方式做啊!」

这种情况使我们心灵成熟。开头时,我们可能会害怕,因为我们不惯于不熟悉的方式。但是后来,我们学习看到积极正面的结果出现……。具体地说,我们找到了其他与我主联系的方法。现在我每天都感谢天主赐予我的这些果实。这些可能是小事,也可能是大事,学会敞开心扉。而最重要的是,学习在我和我的家人的生活中聆听祂的旨意。

澳门
Monica Tavira Neves Augusto(莫妮卡奥古斯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