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地中海(四):「不要说话:听祂的。」

「下决心:在可能的情况下,不断地与圣神培养友谊,跟祂亲切温顺的谈话。」圣施礼华在他的灵修生活中发现了另一个「新地中海」。

Opus Dei - 新地中海(四):「不要说话:听祂的。」

耶稣在升天之前,对祂的宗徒说:「看,我要把我父所恩许的,遣发到你们身上;至于你们,你们应当留在这城中,直到佩戴上自高天而来的能力。」(路24:49)。因此宗徒们留在耶路撒冷,等待天主的应许。实际上,许诺,礼物,就是天主自己─圣神。几天以后,在五旬节的庆节那天,他们获得了这份礼物,充满了天主的恩典。「身为基督复活的光荣见证人,众门徒都在自己身内感受到圣神的力量。他们朝着一道新光而敞开了心灵和智慧。」 [1] 那天,他们开始大胆地传道,圣经告诉我们,那些听得进圣伯多禄的话的人接受洗礼,「在那一天约增添了三千人。」(宗2:41)。

圣施礼华经常提醒我们,圣神的恩赐不是过去的记忆,而是永远存在的现实。「如同圣神降临那天,走到圣伯多禄跟前的男女一样,我们也领受了圣洗。在洗礼中,天主圣父已拥有了我们的生命,使我们加入基督的生命,和派遣圣神给我们。」[2] 首先在受圣洗时,然后在领坚振中,我们得到了天主的圆满的恩赐:至圣圣三的生活。

发现护慰者

天主的恩赐,我们获得的救赎,不是一个物件,而是一个位格。因此,所有基督徒的生命都源于与天主─住在我们的灵魂中─的个人关系。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真理,信仰生活的基础。尽管如此,仍然可能是我们需要去发现的事。

一位非常熟悉圣施礼华著作的人说:「在整个1932年,圣施礼华对圣神的敬礼奉献都有明显的增长。」 [3] 经过数月的努力,更加接近圣神,他得到了特别的光照,打开了一个全新的视野,从那天他写的一个条子中,可以看出:

「诸圣庆节的八日敬礼,星期二,1932年11月8日:今天早晨,还不到一个小时前,我的(神师)桑切斯神父向我表露了『另一种地中海』。他告诉我:『与圣神作朋友。不要说话:听祂的。』当我从Leganitos回家的路上,一面祈祷,我的祈祷既温柔又充满光明。透过让我意识到自己是天主的儿子,我看到了童年的生活如何带我去爱天父;甚至在那之前,我就已藉由玛利亚去到耶稣那,我视祂为朋友、为兄长、为恋人般的崇敬,因为这就是我。直到现在,我知道圣神居住在我的灵魂中并予以圣化……,但是我还没有掌握祂临在的真相。桑切斯神父的话正是我需要的。我感到内心深处有股大爱,我想认识祂,成为祂的朋友,祂的知己。我想方便祂的工作,让祂琢磨我、把我连根拔起、点燃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祂会赐我力量。如果我要祂做的话,会做一切……,我要祂做的!神圣的佳宾,师傅,光明,向导,圣爱:愿这头可怜的驴子,让祢宾至如归、聆听祢的教训、被燃烧、跟随祢并热爱祢。下决心:在可能的情况下,不断地与圣神培养友谊,跟祂亲切温顺的谈话。请来,圣神!Veni Sancte Spiritus! [4]

在这些手札中,圣施礼华总结了天主带领他的心灵旅程:发现神圣父子关系、玛利亚向耶稣的转祷、基督宝贵的友谊……,直到意识到天主圣爱临在他内。正如他多年之后写的那样,有时,一瞬间我们的内心「需要分辨圣三的每一位,好去钦崇祂们……,在爱中和圣父、圣子、圣神相处,甘愿跟随给予我们生命的护慰者,圣神白白把自己、连同祂的礼物及超性的美德给予我们,非因我们作了值得赏报的事。」[5]

他早已知道圣神在恩典中居住在我们的灵魂中,但是他还没有完全深刻地领悟这个真理,仿佛是个曾经活过的经历。他的神师的话,在他眼前开辟了一个新的视野,不仅是可理解的,而且更重要的是曾经活过了。 「我感到内心深处有股大爱。」面对这个奇妙的现实,他热切希望作出全然的反应,为大爱奉献服务。 「我想认识祂,成为祂的朋友,祂的知己。我想方便祂的工作,让祂琢磨我、把我连根拔起、点燃我。」而且,他恐怕自己无法做到这一点,因此他紧抓着─如果他允许的话─的确定性,那么就是天主在做工。

欢迎天主的礼物

在圣施礼华眼前展开的「地中海」,最关键的是,「天主是执行者」。数周后,他灵感来了写下《道路》中的第57条:「要时常与圣神交往,伟大的陌生者,是祂圣化你。」[6] 尽管我们的圣德是天主的工作,但圣化我们的通常是「伟大的陌生者」。

在我们这样的世界中,重点全放在人类的努力,和我们自身努力的结果,我们并不常意识到,从天主那里获得的救恩最终是「无偿的恩赐」。用圣保禄的话:「因为你们得救是由于恩宠。」(弗2:8)当然,我们自己的努力是很重要,而且我们的生活方式的确是很重要。然而,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始于因我们确定「基督信仰是一个恩宠,是天主的奇迹,祂不因为创造了世界和人类就感到满足,却要把自己放在与祂的受造物同等的地位。」[7] 这是每个人都必须「亲自」体会到的。正如教宗方济各喜欢强调的,我们需要认知「天主先我们而到。我们寻找祂,但是祂先找到我们。」[8]

从这一发现中,产生了「基督徒人生观中一个重要的恩典的原则:至高的恩宠。」[9] 随着岁月的流逝,圣若望保禄二世为教会准备新千禧年的话,仍旧是全然适用的。特别是,他令我们警惕到可能会破坏我们的灵修生活,和福传使命的诱惑:「认为其结果取决于我们行动和计划的能力。」[10] 如果我们陷入这个陷阱,我们可能很容易地想像,我们的内修生活不如我们期望的那么厉害的原因,是自己没有足够的努力,或者我们的使徒工作没有生产我们期望的果实的原因,是我们自己没有足够的要求自己。这些可能是问题的一部分,但这绝不是唯一的理由。我们基督徒知道,是天主让事情成功。 「使徒事业的发展不是靠人类的努力,而是靠圣神的呼吸。」[11]

在这里,我们以另一种方式明白:我们的生命之所以有价值,不是因自己的作为,因自己做不到,或因自己的失败而失去价值,只要我们回到想要生活在我们中间的天主。 「依照圣神而生活,意思就是遵照信、望、爱三德来生活,容许天主占有我们的生命,改变我们的心灵,使我们逐渐与祂相似。」[12] 基督徒生命真实的起点,是天父想要我们行善工,(参弗2:10)我们满怀感激地接受,并欢迎天主的恩赐,这使我们「基于天父义子女的关系,每天充满盼望地交付一切给天主旨意。」[13]

培养跟圣神亲切温顺的谈话

接受天主的恩赐就是要接受一个位格,因此我们可以理解桑切斯神父对圣施礼华的忠告:「与圣神交朋友。不要说话,听祂的。」友谊是介于人与人之间,友谊借着谈话而增长。这就是为什么当他发现天主在他心中的亲身临在时,圣施礼华做出具体的决定:「在可能的情况下,不断地培养与圣神的友谊,亲切温顺的谈话。」为了「听祂说话」,我们也该这样做。

这是向所有基督徒敞开的道路:持续不断地向护慰者的行动敞开自己的心门,倾听祂的灵感,并让自己被「引入一切真理。」(若16:13)耶稣曾应许十二位宗徒:「他必要教训你们一切,也要使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若14:26)。圣神是使我们能够按照天主的计画生活的,「并把未来的事传告给你们。」(若16:13)。

早期的基督徒了解这一事实,尤其重要的是他们在生活中已经历到。 「在宗徒大事录中,几乎没有一页未记载有关圣神的事,提及祂如何指引、领导和鼓励早期基督徒团体的生活和工作。」[14] 确实,「凡受天主圣神引导的,都是天主的子女。」(罗8:14)。而且,我们日复一日地在「聆听的困难纪律」[15] 中训练自己,让祂领导我们。与圣神的友谊意味着聆听祂的声音,「祂跟你说话,是透过日常生活中的事件、透过你的欢乐和痛苦、亲近你的人,及你良心之声对真理、幸福、美善的渴望。」[16]

最近在采访本笃十六世的书中,在这方面,有一段有趣的段落。记者问他是否经历过任何的寂寞时刻,使他内心感受到可怕的孤独。本笃十六世回答说:「当然,但是因为我感到自己与我主如此的亲密,其实我永远不会是独个儿。」他马上补充说:「我们都知道,在做事的人不是我。我也无能独自做。祂永远在那里。我只须要聆听,为祂大大的敞开自己。」[17] 与天主共度一生,并与祂有深厚的友谊,在今天和过往都一样具有吸引力。但是,记者问道:「一个人如何倾听祂,并为祂大大的敞开自己?」荣退教宗大笑起来,记者穷追不舍:「一个人如何做到最好?」本笃十六世回答:「好,你现在只求上主─祢现在必须帮助我!─收敛内心,保持沉默。我们可以一次又一次地敲着祈祷的门,那么,你已经在祈祷了。」[18]

学习认识祂的声音

在我们祈祷的生活中,也许并非故意的,我们有时可能期待一些特殊的事,保证我们是在跟天主交谈,祂在聆听我们、对我们讲话。但实际上,灵修生活是像家常便饭一样平凡。与其寻求非凡的恩宠,不如「我们应该留意认出圣神在我们身上,和在我们周围工作。」[19]

「凡受天主圣神引导的,都是天主的子女。」(罗8:14)。圣神通常不是借着特定的指示来引导我们,而是透过为我们日常的道路,提供光明和指导。祂以多种方式阐明我们生活中的大小事。让我们以新的、不同的方式、接二连三地看清每个细节,祂的光照亮以前模糊不清的事物的含义。

这道光是怎么来的?以千百种不同的方式:阅读圣经、圣人的著作或灵修读物;在不经意的情况下、朋友之间的交谈,或阅读新闻时。在无数特殊的时刻,圣神可以给我们一些建议。但是祂依赖我们的理解和自由塑成祂的建议。如把这些光带进我们的祈祷中是很好的;日复一日地慢慢默想它们;在祈祷时,停下来问问我主,「这事让我担心、发生了这件事、在这祢想要告诉我些什么?这对我的生活有什么意思?」

在这种耐心的聆听中,要牢记:圣神的声音与其他截然不同的事,能在我们的心里搅和一起:我们的自私、欲求、魔鬼的诱惑……,我们如何辨识什么是来自神圣的?在这方面,就像在许多其他事情上,没有一成不变的规则,但是有迹象可以帮助我们认出祂的临在。首先,我们必须记住,天主不会自相矛盾;祂不会向我们要任何抵触耶稣的教导─在圣经和教会教导中都清楚明了。祂也不会提出反对我们圣召的建议。其次,我们必须考虑灵感的含义。一棵树因其果实来辨别他们。(参玛7:16-20)。正如圣保禄所说:「圣神的果实是:仁爱、喜乐、平安、忍耐、良善、温和、忠信、柔和、节制。」(迦5:22-23)

在教会的精神传统中,一直教导:「天主的精神在我们的灵魂中从无挫败地产生和平,然而魔鬼则从无挫败地产生骚动。」[20] 在一天之中,许多「好念头」可能会出现在脑海里:想为人服务、关怀他人、宽恕他人。这些善念通常不是出自我们,而是出自内心的圣神。实现护慰者的这些灵感,我们将充满喜悦与和平,gaudium cum pace。

因此,我们需要在神修指导的帮助下,培养对护慰者宁静的顺从。至关重要的是,圣施礼华打开了自己的新视野,正是在神修指导时发生。他接受了「听祂说」的建议,也显示了桑切斯神父身为神师,明白自己的使命:使圣神更易于逐步的指导圣施礼华的灵魂,「方便祂的工作,让祂琢磨我、把我连根拔起、点燃我。」这是在灵修生活中陪伴他人者的工作:帮助他们认识自己,以便他们能更清楚地分辨护慰者可能对他们的要求。因此,每个灵魂学习在他们的生活里、以及周遭世界发生的事件中,逐渐看清天主。

以圣神的气息,锚固在天主的爱中

自从我主升天和五旬节圣神降临以来,我们一直生活在传教使命时期。基督已亲自赋予我们拯救世界的任务。教宗方济各经常谈论这个现实,谈到「天主如何使那些信赖祂的人接受『外展(动身前往),』」[21] 并指出,不仅赋予这项使命,我主也给予我们实践这使命的力量。的确,这种动力「不是个策略,而是圣神的实际力量,祂是非受造的爱德。」[22]

在以希望为主题的教导中,教宗方济各提醒我们,让自己被圣神引导是很重要的,他使用一个深为教会教父喜欢的形象。「给希伯来人的信中,圣保禄把希望比作锚(参见希6:18-19);我们可以在此图像中添加帆。如果锚使船具有稳定性,并使它在海浪中保持「锚固」,那么帆即是使其在水面上移动和前进的动力。希望真的是像一张帆,凝聚了圣神的风,将其转化为推动力,视情况把船推向大海或海岸。」[23]

碇泊在天主之爱的深处,给予我们安全感;顺服圣神可以使我们以天主的勇力前进,并按照祂所建议的方向前进。正如圣施礼华所坚持的,我们必须「飞得」很高,「你必须高飞,没有世上任何的支持,只靠圣神的声音和灵感。」[24] 因此,我们明白为什么「教会迫切地需要祈祷的深呼吸,」[25] 最近教宗经常提醒我们,如果我们想以使基督受感动的圣神来完成基督所托付给我们的使命,除了祈祷以外,别无他法─持续、信赖与护慰者的对话。

因此,我们将在我们内心发现生活的天主临在的地中海,并在圣神的引导下,划向深处,圣神是「光、火、一股强风,能点燃火焰,再次烧起熊熊爱火。」[26]

Lucas Buch


[1] 圣施礼华《基督刚经过》127

[2] 《基督刚经过》128

[3] Pedro Rodriguez,《道路的批判-历史版》57,第251-2页

[4] 同上

[5] 圣施礼华《天主之友》306

[6] 《道路的批判-历史版》57

[7] 圣若望保禄二世,宗座文告《新千年》2001年1月6日,4

[8] 引自S. Rubin and F. Ambrogetti, El Papa Francisco: Conversaciones con Jorge Bergoglio, Barcelona 2013, p. 48

[9] 圣若望保禄二世《新千年》38

[10] 同上

[11] 《与施礼华蒙席会谈》40

[12] 《基督刚经过》134

[13] 参范康仁《牧函》2017年2月14日,8

[14] 《基督刚经过》127

[15] 圣若望保禄二世,演讲,2004年6月5日

[16] 同上

[17] 教宗本笃十六世与Peter Seewald《最后的见证:他自己的话》2016年,第234-5页

[18] 同上

[19] 《基督刚经过》130

[20] Jacques Philippe《圣神学堂》,Scepter,纽约,2007年,第52页

[21] 教宗方济各《福音的喜乐》2013年11月24日,20

[22] 参范康仁《牧函》2017年2月14日

[23] 教宗方济各,一般接见,2017年5月31日

[24] 《链炉》994

[25] 教宗方济各《福音的喜乐》262

[26] 《天主之友》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