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星期五」成为基督徒

当我十一岁的时候,一本书彻底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

Opus Dei - 我与「星期五」成为基督徒

他就对他们说:「来,跟从我!我要使你们成为渔人的渔夫。」他们立刻捨下了网,跟随了他。 (玛4:19-20)

非同於圣伯多禄和圣安德肋,当我听到上主的呼唤时,我根本不会知往哪里去,更不用说对成为「人类的捕鱼人」这一神圣使命有所了解。但我接近天主的路要比当年宗徒们的容易走得多—至少我不必放弃我的「渔网」。然而不论我如何轻而易举地走向天主,为著见證基督的神蹟,每一个这样的故事都值得纪念。以下便是我皈依的故事。

凡属天主的绝不会被凯撒夺去。虽然成长在一个没有宗教意识的国家,我却自幼怀著一种对超乎自然的力量的模糊概念,而非成为了一个无神论者。当我十一岁的时候,一本书彻底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儘管这本书从未被历史上任何一位伟大的传教士所重视并将其联繫到对基督信仰的宣扬。笛福所写的《鲁宾逊漂流记》讲述了一位水手流落荒岛却可安居於此并且说服一位名叫「星期五」的土著改信基督的故事。鲁宾逊的宣教力量是如此之强,以至跨越大陆与历史而打动了我,使我与书中的「星期五」一道为基督信仰所感化。儘管我不曾详究各基督教派别的历史背景,但我当时已然确信耶稣基督乃真天主。

有趣的是,儘管鲁宾逊是个清教徒,虽受他的感化,我却成为了一个天主教徒。在2009年圣诞的时候,当人们都在以世俗化的方式庆祝这一节日的之时,我却在网路上探求这节日所基於的信仰的起源,好使自己明白这节庆的真正意义。虽然年幼懵懂,但我却自此发现了一个难以撼动的事实:基督信仰的精萃乃最大程度上保存於宗徒圣伯多禄继承者所领导的普世大公教会中。既然我自认信仰基督,那就必须使自己成为一个天主教徒。但是,承认普世大公教会的权威并在心理上亲近她还远不能使我与天主的关係更进一步。儘管当时教会在我身在国家的情况极为特殊,我还是透过网路完成了我基本的慕道训练,由「认识天主」进而「了解天主」。回想看来,除却天主的奥蹟我很难解释箇中缘由——这期间没有任何人要求、鼓励、或暗示我如此去做。

最终我有幸来到了另一个有宗教自由的地方。到达之後我立即与当地堂区取得联繫,以满足我多年与普世教会共融的意愿。同时,在融入教会的路上,我有幸通过一位大学教授而认识到了主业团,经由这一神圣的团体,我更获得了在罗马领洗与世界各地朋友建立友谊的机会。在上主的恩宠与主业团兄弟姊妹的爱护下,我向著生命的终极意义进发,愿跟随两千年前两宗徒的脚步,学习如何为世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