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张德明(Paul)的小故事

四个学生谈及他们在香港的传道老师。

Opus Dei - 我们与张德明(Paul)的小故事

张德明是一个在香港的主业团Supernumerary成员,他在2020年5月3日因癌症与世长辞,终年59岁。当一些小学生正在上主日学时,他曾经多年来给那些小学生的家长教授天主教教理。

我们也要喜乐,常存感恩之心

我的代父张德明(Paul Cheung)不单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良师益友,而且他更是我在人生旅途上的守护者;不论过去、现在或未来。

人活在世上最难以避免的一件事,那就是改变。我们多多少少都曾听过类似这样耳熟能详的格言:「世界上唯一不变的事,就是改变。」我们一生当中都必须面对改变、因应改变。有些改变我们乐观其成,有些则不然。而我在Paul的引领和指导下所作出的改变,肯定是最好的改变,因为没有改变,肯定连起步通向成圣之路这资格我也没有。

Paul教晓了我(及很多人),不论环境顺逆,欢喜与忧愁,我们也要喜乐,常存感恩之心,事事感谢天主。因为这一切也是天主为我们每一个人所亲自设计的,一切都是祂最好的安排。所以,当他知道自己患上癌症,他每一天在世时,也是用最乐观和最正面的方式去面对,并将所有一切奉献给天主。所以认识Paul的兄弟们一定会记得他的招牌笑容,但其实他的身体正面对着前所未有极大的痛苦,即管如此,他仍会用其微弱并带点沙哑的声音,说:「奉献给天主」。这超圣的行为,怎教人不佩服他的信德,亦是我仰慕他的原因。

虽然Paul现在已经在天家和天主一起生活,为了能够和他再次重聚,我会继续在平凡生活中为成圣这目标而努力奋斗。希望大家也可以在人生旅途上找到喜乐,并与朋友、家人分享我们的爱。总有一天,我们每个人将不会再有明天。所以我们必须立刻从今天开始要懂得如何去爱。天主保佑。——Augustine(Ricky)

他的天主有无比的信德

天主透过身边的人召叫我,使我接触主业团,也使我认识张德明先生(Paul Cheung)。还记得第一次于德信慕道班见到Paul,他是一个充满笑容的人,非常乐天,从他身上我们可以看见对天主所安排的喜乐。在慕道班中除了学习教理之外,也从Paul身上学习很多做人之道,夫妻相处之道,他曾说过夫妇不要在小孩面前争拗,记得有一次和太太意见相左,有争拗,但当想起Paul所教及他作过的分享,即时向太太道歉,也向小朋友表明因为爸爸做得不好让妈妈不开心所以要道歉,即时平息了风波,也让小朋友学习了要爱身边的人,要懂得认错。

我们都知道Paul有三位小朋友,最细的儿子有特殊学习需要,需要较多时间照顾,有些家长会有很多怨言,不知道开始时怎样面对,但在我认识的Paul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他对天主赐予的感恩,在Paul患病期间仍见到他对天主有无比的信德,他反而会安慰身边的朋友,也尽力争取机会参与退省、弥撒,还一直顾念我们「德信四兄弟」,关心我们,还记得他临离开前个多月约我食饭,给我及我工作的建议,在他身上我们见到他活出天主的「爱」,从他身上我对主业团有更深的认识。如何在工作中祈祷;如何在工作中对天主感恩;如何活出一个公教徒的身份。很庆幸能认识Paul,透过Paul加强了我对天主教的信仰,透过他,我可将主业团介绍给身边的人,他让我看见他身后的基督,他对家人、朋友、天主的爱非常值得我们学习,透过他使我知道在我们身上应如何活出公教徒的身份,从而成为天主的好工具,为天主的福传努力,Paul,一位好的教友、父亲、老师、朋友,在他身上结出很多的果实,他是葡萄树上的好枝条,也是我学习的好榜样,好的朋友,好的导师,永远怀念。安息主怀。——Benedict(Dickson)

亦都在老师身上学习到爱家人、爱朋友

我敬爱的慕道班老师—Paul,他是一位充满热诚的天主教徒。我好记得在其中一堂慕道班,Paul所说的一句话:「圣经系完美,无懈可击!」后来我问:「咁天主创造的世界点解并不完美?点解有斗争和生老病死,点解要圣经先系完美?」后来老师解答:「因为我们的始祖亚当厄娃犯了罪,我们就由无病无痛无忧虑无痛苦,由亚当厄娃食了禁果后,开始彻底改变了,这就是我们的原罪」。由那刻开始,我期待着每一个星期的课堂,由创世记,到主耶稣基督诞生,为我们赎罪牺牲,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然后到四旬期,我们领圣洗的日子亦都在即。感恩能够跟老师学了两年道理,最重要学到老师对天主和对人的热枕,谢谢老师。

除了信仰上,亦都在老师身上学习到爱家人、爱朋友。记得有一次我们一起到澳门避静四天,最后完结时,我们相约教友到手信街买手信。但亚Paul回复一句:「我唔去喇!你哋去啦!我赶住返屋企见太太见家人。」那一刻深深感受到,老师真系好挂住屋企人。那一份已经按耐不住要立刻回家的情感,完全表露无遗,令我好好反思自己,我对我的家庭有没有这一份热诚?有没有这一份冲动?有没有这一份承担?要讲老师教我的事,实在在这一版纸上,未能够完全一一道出!我相信老师对人对神有着一份热诚。现在应该已经在天堂得见天主圣容及圣施礼华和众圣人一起乐在天堂,期待和你在天堂再聚。

记得你患病初期跟我讲:「哎呀!啊Joe,当日未能做你代父,不如你做我义子。」我一直未有实行,只觉得自己不配,到你在病房(弥留)的时间,我叫你醒来,我想叫你一声义父,好让我在天堂和你相认,但最后都没有起来给我一个回应!人总要爱得及时,就好似天主给我们的召叫一样。这一刻你没有回应天主的圣召,下一刻真的还奢望会有机会吗?天堂的门最后会为我们而打开吗?当然天堂的大门永远为我们而打开,但我们有没有每一刻活在当下,珍惜每一分每一秒活出天主教徒的生命和诫命?

虽然Paul没有醒来回应我,但我相信你绝对愿意成为我的义父。你的义子,Joseph(Joe)

4 个 Paul 的学生和一个朋友和 Paul 的儿子在 2020 年 11月到 Paul 的坟前扫墓。

你教导我的一切一切,我也会铭记于心

亲爱的Paul老师:你在天家里可好?转眼间,你已离开我们一年多了。还记得在2013年的时候,我为了等儿子上「小荳芽」时的空闲时间,我往了德信学校4楼的课室,参加了慕道班,并在那里认识了你,因你是我们慕道班的老师。在这两年的慕道班生活中,你教晓我们除了天主的道理外,还教了我们种种做人的态度,和对家庭的责任。

其中一样你认为生活当中最重要的,就是「爱」!你很爱你的家人,很爱天主。从你分享你对家庭和天主的爱,也是我更加要爱天主和我的家人,亦令我决意跟随天主,作他的仆人。领洗过后,你仍然会常常的关心我们,纵然你患了病,也会提醒我和教导我如何继续学习天主的教导。你教导我的一切一切,我也会铭记于心,继续爱天主和爱我的家人。愿你在天家快乐!你的学生,Matthew(Tom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