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临期:我们人人所领受的召唤

节录自载於《基督刚经过》书中,圣施礼华於1951年12月2日将临期第一主日题为《基督徒的召叫》的讲道

圣施礼华的教导
Opus Dei - 将临期:我们人人所领受的召唤

又一个礼仪年度开始了。弥撒进台咏邀请我们思考一下:与开始实行基督徒生活,有着密切关係的一个问题,即:我们人人所领受的召唤。「上主,求你使我认识你的法度,并求你教训我履行你的道路。」 [1] 我们恳求上主引导,指示我们祂的芳踪,让我们步步跟随,达致圆满地遵守祂诫命——爱德的境界。 [2]

你们若回顾一下自己决心全力以赴,实践信仰的种种光景,必然会跟我一样,连声感谢主恩。不是故作谦虚,这感恩之心,又必然会使你们进一步瞭解:在实践信仰上,我们自己实在无功可居。通常,我们幼年时,便从信仰基督的父母那裏,学会祈求天主。此後,老师、朋友、熟人等,又在各方面帮助我们,使我们不致忘掉天主。

你们可以畅开心灵,向耶稣倾诉自己的经历,我不作任何概括的结论。不过,或许有一天,一位像你们这样的普通基督徒,会大开眼界,豁然看到一片崭新的领域,既深远新颖,又如同福音那样古老悠久,会提示你们热切地、认真地追随基督的可能,成为宗徒中的宗徒。然後,你们或许会张皇失措,一时未能恢复过来。你们的安於现状,还没有被真正的平安取代,直到你们慷慨地向天主说:「是!」心甘情愿,自觉自愿地承行主旨,那是最超性的动机。随它而来的,必是强烈而持久的喜悦。这喜悦,只有在你们背弃天主的情况下,才会失落。

我不爱指某人,说他是特别蒙选的一员,因为基督才是抨论者,拣选者。正如圣经所载,圣保禄告诉我们:「祂於创世以前,在基督内已拣选了我们,成为圣洁无瑕疵的;」 [3] 我明白你们不会因这思想自以为了不起,或高人一等。这抉择正是我们召叫的来由,应是我们谦逊的基础。难道我们会替画家手中的画笔去建造颂功碑吗?儘管画笔在创作名画的过程中,曾经参与其事,但我们只会讚赏画家。我们基督徒,不过是世界造物主和人类救主手中的工具而已。

宗徒都是普通人

上面所讲的,早有成文的先例。每思及此,我总是深受鼓舞。我们在福音关於最初的十二位宗徒蒙召的记述中,可逐步地看清这点。现在,让我们慢慢默想一下,并祈求我主的这些圣善的见證者,帮助我们效法他们,跟随基督。

我对这班首批宗徒,备极爱戴敬仰。但从人性而言,他们并没有甚麽可誇耀之处。只有玛窦可算是个例外。玛窦挣得了一份小康的家业,後来因追随耶稣而放弃了。其馀的宗徒只是渔夫。他们过着贫困的生活,通宵捕鱼,勉强糊口。

然而,社会地位并不重要。他们没有受过教育,甚至相当愚鲁。只要看他们对超性事理的迟钝反应,便显而易见。他们往往连最基本的例子和比喻都搞不清楚,常要问师傅:「请把这比喻给我们讲解一下!」 [4] 当耶稣用「酵母」来指法利塞人的教训时,他们竟误以为耶稣在责备他们忘记带饼。 [5]

他们是贫穷的;他们是愚昧无知的。他们既不单纯,又不虚心,但却野心勃勃。他们中经常争论:在基督最终复兴以色列王国时——按照他们的理解,谁最大。到了依依惜别的最後晚餐,在耶稣行将为全人类自我奉献之际,我们还看到他们仍在激烈地争论着。 [6]

信德吗?他们所有不多。耶稣亲自指出过这一点。 [7] 虽然他们亲眼目睹死者复活、病者霍然、饼鱼增多、风浪平息、邪魔逐尽,但是只有被选为宗徒之长的伯多禄一人,能迅速回答:「你是默西亚,永生天主之子。」 [8] 然而,它只是一种有限的信德,导致伯多禄在因耶稣为救赎人类要受苦和被杀时,他竟谏责耶稣。以致耶稣不得不责斥他说:「撒殚,退到我後面去!你是我的绊脚石,因为你所体会的不是天主的事,而是人的事。」 [9]

金口圣若望诠释道:「伯多禄的想法,是人性的想法。因此他推理所得的结论是:那种事情(基督的苦难与死亡),悲惨恐怖,为祂不宜。故此引起耶稣的训斥:否也!受苦受难非我之不屑取。你所以有这种看法,是由於你的思想局限於人的思维。」 [10] 不过,这些小信德的人对基督的热爱不是很突出吗?毫无疑问他们是爱祂的,至少是在口头上。有时甚至激昂慷慨,忘乎所以:「我们也去,同他一起死罢!」 [11] 但临到真理考验的关头,却个个逃之夭夭。只有若望一人例外。若望是真正以行动去爱。只有这位青年,宗徒中最年轻的,独自伫立在十字架下。其馀的宗徒心中,就是缺少那麽一点猛如死亡的爱。 [12]

这一帮人,便是我主召唤的宗徒,便是基督挑选的人物。他们继续停滞在这种状况,直到圣神降临那天,充满圣神後方才转化成教会的柱石。 [13] 他们都是普通人,浑身缺点毛病,空话多於行动。但是儘管如此,耶稣却召叫他们做捕人的渔夫, [14] 做祂的协同赎世者,做天主圣宠的分施人。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能不费吹灰之力,便从家庭、挚友和朋辈中——更不必说从世界万民中,发现许多更相称的人,值得基督的召选,是的,那些更樸实明智的人,那些更有影响力和重要的人,那些更知恩慷慨的人。

顺着这思路想下去,我深感惭愧;同时也认识到人的逻辑,不可能解释天主的恩宠领域。天主往往拣选不完善的工具,好让人看得更清楚是祂在工作。圣保禄想起他的召叫时战战兢兢地说:「最後,也显现了给我这个像流产儿的人。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一个,不配称为宗徒,因为我迫害过天主的教会。」 [15] 这就是塔尔索的扫禄所写的。他的人格和业绩,使历史为之肃然起敬。

我在前面讲过,我们本身无功可居。我们在天主召选之前,除了可怜,一无可取。我们应该知悉:我们心中闪耀的光(信德),我们赖以相爱的爱(爱德),支持我们向上的渴望(望德),无一不是天主白白的恩赐。我们若不把谦逊增强,迟早会忘记天主召选我们的缘由:是为了我们个人的圣化。

如果我们常保谦虚,就会明瞭天主召唤的奇妙。基督亲手把我们从麦田里摘起来;撒种人用受伤的手掌,紧揑着一把麦粒;基督的血沐浴着种籽,浸透了种籽;然後,我主把麦粒迎风扬播,使之葬於土中,死而复活,繁荣孳生。

© Fundacion Studium



[1] 咏24(25):4

[2] 参阅玛22:37;谷12:30;路10:27

[3] 弗1:4

[4] 玛13:36

[5] 参阅玛16:6-7

[6] 参阅路22:24-27

[7] 参阅玛14:31;16:8;17:17;21:21

[8] 玛16:16

[9] 玛16:23

[10] 金口圣若望In Matthaeum homiliae, 54, 4 (PG 58, 537)

[11] 若11:16

[12] 歌8:6

[13] 参阅迦2:9

[14] 玛4:19

[15] 格前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