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海上生活”

我通常大概每三个月有一次机会望弥撒。 我常觉得每一个望主日弥撒的机会都是天主的恩赐。

个人见证
Opus Dei - “我的海上生活” 摄於基里巴斯首都,塔拉瓦的碧蓝海面。

以下是我与陌生人常有的谈话内容:

“你的工作是什麽?”

“ 我是一名海员。 ”

“???”

“简单来说,我是在船上工作的船员。 我在船上是一名工程师,负责管理船上的机器。 我通常会在船上工作六个月,然後回香港休息两个月。 休息後再重新上船。”

“ 哗! 那麽你在海上六个月不会觉得沉闷吗?”

“其实并有没有这麽誇张。我们的船不会永远只在海上航行的, 船也有靠岸的时间。 我在货船上工作,来往不同的地方。视乎港口与港口之间的距离,我们可能会在海上航行一天至半个月不等。 视乎货物的种类与数量,我们可能会在港口停上数小时到数天不等。 船在靠岸的时候我便有机会出外走走。”

“ 船在港口裏的时候,公司会帮你安排酒店住宿吗?”

“ 当然不会啦! 船上本身有住宿的地方,所以无论在海上还是在港口裏,我还是要住在船上的。”

“ 原来如此,那麽你在船上能够上网吗?你在海上的时候,休息时会做什麽?”

对很多香港人来说,行船是一个很神秘的行业。 毕竟,现在香港的现役海员大概就只有200个。

我在21岁时领洗成为天主教徒。 在这个年纪决定领洗的我实在是非常重视信仰的。 就像内心有一团熊熊烈火一样,刚领洗後,我非常热衷於信仰生活。可是, 当我在22岁开始我的航海生涯时,情况便开始变得困难。

很多人会问我船上有没有神父。 答案是 “没有!”。 由於海员宗会在美国的分会所付出的努力, 基本上所有美国的邮轮都有註船天主教神父。 可是在货船上工作的我便不能享受这样的 “福利”了。

也许我最大的挑战是参与每个星期的主日弥撒。 我们通常尽量避免在星期日靠港, 因为码头当局可能会收取较高的费用。 即使我们在星期日靠港, 港口附近也未必会有天主教圣堂。 我通常大概每三个月有一次机会望弥撒。 我常觉得每一个望主日弥撒的机会都是天主的恩赐。

不能望弥撒,领圣体的机会也少了, 亦因为这样我对圣体的渴望也强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会尽量为自己的灵修生活做多一点。 例如,我本身是一个不太爱看书的人,但是在船上我却开始看灵修书籍。 在家裏,我常感到每天念玫瑰经很困难, 但在船上,它却成为我每天不可缺少的祈祷。 在家裏,我很少在平日上圣堂, 但在船上,如果是在港口裏而附近有天主教圣堂的话,即使是在平日,我也必会到那裏在圣体柜面前祈祷。

以往, 我很少和别人谈及我的信仰,亦不在意别人的信仰,儘管我并不介意让别人知道我的信仰。 可是,一个主业团的神父改变了我的想法。 在数年前,他提议给我灵修指导, 刚巧我正在考虑是否要继续做船员, 所以我便欣然接受他的提议。 最後,我决定再做一阵子的船员。 神父的确在我作这个决定上提供要一点帮助, 更重要的是他亦教导了我使徒工作是每个基督徒的责任。 从此,我便渐渐开始尝试在船上做我的使徒工作。

在我工作的船上, 船员通常是来自五湖四海。 不少同事会说他们是佛教徒,基督徒,伊斯兰教徒,甚至是无神论者。 虽然我们都已经承诺会尊重各人的信仰,但是在船上公开地谈论信仰始终是颇奇怪的。 所以,我通常会用间接的方式来带起信仰的话题。 例如我会在饭前祈祷时画十字圣号, 好奇的非天主教徒同事看看到便有机会主动问及我的信仰。 如果我知道某同事是天主教徒,我便会邀请他一起去参观港口附近的圣堂。 我尤其喜欢参观富有当地特色的圣堂, 这也是下地遊览的一大乐事。

一张合约的终结。 在船上过了六个月, 回家的感觉真好!

也许,你会想知道一些我在海上所遇过的惊险故事。 说实话,我常祈祷希望天主让我一帆风顺。 感谢天主, 我到现在也未碰过那些在报纸上不时会被报道的海上恐怖事件, 例如海盗,沉船,搁浅等。 这些都是我们船员连提及也会为之震抖的恐怖恶梦。 但我倒是有一些值得分享的罕有经历。 以下是其中之一:

那时是十月。 我的船正在从太平洋往北航行至台湾的海途上。 天气预测显示将有一个很强的颱风撞上我们所预设的航道上。 其实我们常常都会在海上遇到恶劣天气, 这可是司空见惯。 像往常一样,我们便作出对应恶劣天气的準备,包括改变了航行向, 绑紧船上所有东西, 以及做足其他的安全措施。 可是,并不是所有船都像我们一样做足準备。 大概在第二天的凌晨四点钟左右, 我们收到了一个从附近发出的求救讯号。 有一艘货柜船撞进了颱风,失去稳性,并沉没了! 我们便立即开向发出讯号的地方。 在我们还未到达事发地点前,那裏已经有别的船开始进行搜救。 从他们提供的资料中,我们知道有13名沉船上的船员已被获救, 而沉船上应该总共有26人。 为了救回那些还未获救的人,我们便和其他船互相协调,进行搜索。 後来日本政府也加入搜索。 但由於有颱风的影响,所以我们的搜索变得非常困难。 在搜索过程中我不停为所有等待救援的人祈祷。 过了两日後,总共有15人获救。 考虑到过了48小时後的生还机会非常微, 所以日本政府便宣布停止搜救作业。

其实海员的生活是廷艰苦的。 我们需要面对海上的危险,不固定的作息时间,缺席於圣体圣事。 可是,只要我把工作奉献给天主,并且在工作时想念天主, 我便会有力量去面对这一切。 我相信如果工作的动机是出於对天主的爱, 那麽天主必会保护我,并赐我完成那工作所需的恩宠。

後来我开始更深入的去了解主业团的工作, 我发现他们致力於为青年提供信仰培育。 我相信, 无论是在信仰的层面上还是个人发展的层面上,圣施礼华的精神必能够给年青人提供一个很好的指导。 就是因为这样, 我愿意支持主业团,并在去年便成为主业团的协助人。

李国华

2018年5月6日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