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部的疼痛治癒了

我背部的疼痛变得如此剧烈,以至於我几乎无法动弹。有一天,一切都改变了......

Opus Dei - 我背部的疼痛治癒了

我一直在背痛,已经好一段时间了。多年来我的敌人占於优势,它的驻军包括引起经典骨质疏松症的小型砲兵,然而一个装甲营击碎了我的脊椎骨,留下了通常会伴随著年龄出现的脊椎关节炎。我从来没有在军队工作过,但我认为我的背痛是我幽默和喜乐的敌人,对我所爱的人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在通常情况下,疼痛并不太强烈,也不会让我无法工作,所以我常常在挑战中躲过小衝突。然而,在2018年9月23日,我注意到脖子後面有些疼痛。这种不适持续几天了,一天在我醒来之後,我的整个脊椎都深深地被疼痛灼烧,使我无法起床。自从我母亲去世以後,我独自生活,我无法寻求任何帮助,也不知道该怎麽办;甚至无法动弹。经过几小时後,我才能够慢慢地移动并做些基本的事情。

第二天,经过极大的努力,我去看了医生,但让我在候诊室的椅子上筋疲力竭。当我的号码出现在萤幕上时,我发现自己无法起身,我力气完全消失,疼痛剧烈到甚至连手都无法抬起。几分钟後,医生因惊讶我的缺席而走出她的办公室。她叫我的名字,我告诉她我就在这里,但我无法动弹。医生帮助我,把我从她那里送到医院,尽快去照X光。最终的结果是给我许多止痛药,和一些医学术语,简而言之,我的年龄和我的背部状况毫无关连,只有靠止痛药慢慢生效,并继续为争取喜悦而奋鬥。

几天过去了,敌人继续愤怒异常。感谢天主,我有一些很好的姐妹,她们很关注我的需求。其中一位鼓励我去参加迎接瓜达露佩‧欧提斯‧兰达苏丽遗体去马德里恩宠骑士皇家圣堂的仪式。我告诉她,由於我的病情,我不可能参加。然而,後来,我对自己说:我必须走出战壕。

第二天,我鼓起勇气面对参加那个活动的挑战。是在10月5日,我第一次在瓜达露佩的遗体前祈祷。我很痛苦地排队等候去钦崇未来的真福,我手臂几乎无法动弹,走路好像机器人一样。轮到我时,我去亲吻了她的骨灰盒,我向瓜达露佩求助,让我可以继续前进,因为我知道我这辈子还能做很多事。我回到座位上,奋力参加完整个的仪式。

两天後,也就是10月7日,当我在客厅里,半躺在周围彷彿用靠垫环绕堆成的一座山里,我突然注意到脖子後面有个「咔哒」声,瞬间感觉到巨大的舒缓和幸福渗透我的整个身体。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能洗澡,穿好衣服,在街上散步。我欣喜若狂!我甚至可以上下楼梯,我难以置信地重複做了几次。从无法拿任何东西、无法从卧室走到厨房,现在我可走在街上,上下楼梯,购买物品和搬运东西来庆祝。

起初我并没有想到是瓜达露佩,但我完全清楚我的背部疼痛随著那「咔哒」一声而消失了。我也经历到一种善良和平静的感觉,彷彿来自天主的恩宠触动了我,好像圣母正在亲吻我,推动我继续前进,仍有许多工作等待著我。这些想法在我脑海中飘盪,因而寻问天主的仁慈给我这份我不堪当的礼物,意义为何?就在那时,我猛然清楚而明显地意识到是出於瓜达露佩的代祷。我立刻开始感谢她。此外,好像要确认是她的代祷,我的一位姐妹给我发了两张已经在主业团网站上登过的照片,一张是我在排队等候钦崇瓜达露佩的遗体时,另一张是当我在亲吻她骨灰盒的时候。

从那时起,我一直能与瓜达露佩交谈。我向她祈求一切,称她为我的「朋友」,因为我知道她是。现在我们一起在这场生活的战鬥中努力,想要做更多的事情,我希望其他人也知道这位帮助过我的朋友。我知道无论我做甚麽都无法全然表达我对这个奇蹟的感激,但至少我的见證可留下这位圣洁的女平信友的美妙代祷證据,关注我们仍然在世上奋鬥的需求。

P. D. D. - 西班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