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事就是爱(六):好比演奏音乐

主业团的圣召是呼吁各个人去「诠释」他自己的乐谱,好比演奏一首圣乐,诠释方式之多,就如同人的数目一样的多。

Opus Dei - 伟大的事就是爱(六):好比演奏音乐

当耶稣谈到天主的国度时,祂知道这与那些听祂的人所想像的可能完全不同,也与我们今天可能想像的完全不同。因此,祂没有给我们定义,而是使用比喻:故事和图像邀请我们更深入地探索一个奥秘。例如:耶稣将天国比喻成「一粒芥子,种在地里的时候,比地上一切的种子都小;当下种之后,生长起来,比一切蔬菜都大;并且长出大枝,以致天上的飞鸟能栖息在它的荫下。」(谷4:31-32)。芥子虽像是一粒消失在地下并被遗忘了的小种子,但它永远不停的生长,即便世界仍分道扬镳的继续在道路上前进;即使在没有人照顾或理会的夜晚,它也还在生长。

1928年10月,天主带领圣施礼华在他的灵魂中,发现了只有祂才能在那里埋下的一粒种子:一粒意味着在教会这一大片沃土上生长的小粒种子。几个月后写下的笔记勾勒出这粒种子的「遗传密码」:「普通的基督徒。被发酵的面团。我们生活要平凡自然。方法:日常工作。众圣人!安静的自我付出。」 [1] 从天主赐给他照顾这粒种子的使命开始,圣施礼华唯一关心的就是看到它成为现实。那时仅是一个许诺、一个希望,今天却是一棵成荫大树,为许多灵魂提供了庇护所,为许多生命提供了丰富的品味。

渴望成圣是正常的

教宗方济各告诉我们:「每位圣人都是圣神从耶稣基督的宝库中取出的讯息,并传达给祂的子民。」[2] 圣施礼华获得一条信息,他以整个生命体现了它。他本人成为讯息,他的生活和语言开始挑战许多人:「不要让你的生命荒芜枯竭。做个有用的人。开拓路径。以你信德和爱德的亮光照耀前方。……,以你心中所持的基督火焰,去点燃世上所有的道路。」[3]

他在内心携带了这把火,成为第一批晋铎的平信友之一的若瑟莫士奇迅速意识到这一点。当他第一次与圣施礼华交谈时,听到了一些也许从未听过的事:在工作中成为使徒的可能性。圣施礼华立即补充说:「唯一的真爱是天主的大爱;其他的都是小爱。」这些话深刻的烙在他的脑海里:「可以看到这想法来自他灵魂深处,来自一个痴爱天主的灵魂。我有条不紊的理性回路瞬间都融化了。」[4]

当时的枢机主教拉辛格,在一台这个热爱天主的人宣福的感恩祭中,以其特有的单纯和深刻说道:「『圣德』一词的含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危险的缩小。当然,今天仍然受到威胁。使我们想起在祭坛上看到圣人的雕像和画作、他们奇迹和英勇的美德,暗示圣德是为被选的少数,其中不包括我们。然后,我们将成圣这件事留给少数人,虽数目不明,但自己则很满于现状。在这种精神的冷漠中,圣施礼华发出警钟,大声喊道:不行!圣德不是什么异乎寻常的,而是普普通通的事。这对每个受过洗礼的人来说,都是普通的。圣德并不意味着不可能模仿的英雄主义;而是具有千百种不同的形式,可在任何地方、任何工作中实现。是件普通的事项。」[5]

因此,对一个基督徒来说,渴望成为圣人就是自然的事。圣施礼华还是一位年轻的神父时写道:「圣人并非畸形的人;他们不是现代主义医师研究的病例。他们曾是,现在还是正常的人:和你一样有肉体。而他们克服了肉体。」[6] 主业团的呼唤意味着意识到成圣的「正常性」,并渴望成为这单纯的讯息、音乐的「诠释者」。该讯息的「乐谱」早已存在:圣施礼华的生平和讲道;梵蒂冈第二大公会议普遍成圣召唤的宣告;[7] 近期教宗都一致的强调这点,[8] 尤其在福音里。但是,这种音乐需要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被听到,还有无穷的变奏,仍然需要成为现实:如此众多基督徒的个人生活。

我们与祂如此亲密的同住

在启迪主业团的过程中,我主为祂的教会提供了一条道路,一种灵修,将其「设计」体现在各种类型的日常环境中,成为日常工作和非常不同的人们正常生活的重要成分。「在地平线远处,天与地似相会合。但记住:天与地真正会合之处,是天主儿女的心灵中。」[9] 因此,尽管对主业团召唤的追求激发了一个人去寻求改善世界的主动性,但这并不会导致天地间的真正交会。最重要的是做事,或者做比已经做的事更多的事。相反的,它首先导致以不同的方式去做它们,在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中与天主同在,努力与天主分享一切。「我的孩子们,我们的圣召是跟随基督。为了能紧紧地跟随祂,我们如首批十二位宗徒般,与祂一同生活;紧密到肖似于祂、度祂的生活,若我们没有阻碍它,会有那一时刻,我们能与圣保禄一同说:『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10]

最早的一位已婚团员回忆起,当创办人告诉他:「天主在呼唤你走上默观的道路。」自己的惊讶。身为一个有孩子的已婚人士,要养家他非得努力工作不可以,对他而言是个「真正的发现」。[11] 圣施礼华建议另一个人:「与我主交谈;告诉祂:『主啊!我好累喔!我已精疲力尽啦!主啊!进展很不顺利。祢会怎么做?』 」[12] 这就是在世界中间的默观:用爱的眼光看着现实世界,同时也凝视着天主,与祂不停的谈话。圣施礼华用一句大器的短语概括了这美丽的挑战:「我们越投身于世界,我们必须越归属于天主。」[13] 这份与祂亲密、深厚的友谊,产生了两个征象,尽管这不只是针对主业团的召唤而言,但对天主召叫走这条道路的人来说,特别重要:被召唤作为使徒,使基督广为人知;以及透过一个人的工作,转变世界并使其与天主和解的使命。

但是,在考虑这些征象之前,自然会产生一个疑问。正如圣施礼华一贯坚持的,并如教宗最近提醒我们的,圣德为每个人的;如果我主赋予所有基督徒去传福音的命令,那么对主业团的召唤-回应在世界中寻找天主的呼吁-有什么特别呢?

这是很容易解释的,如果我们记住,透过圣洗圣事,在基督徒生活中可发现各种的圣召,是生活和圣召的规范、形式或管道。具体来说,「主业团的圣召『接受,欢迎,引导』自我奉献或奉献给天主和他人-基督徒圣召的必要条件;唯一特殊『添加』的元素正好是奉献的『管道』-藉由成为教会的特殊机构(主业团)的一份子来实践的,该机构具有特定的灵修、特定的培育和使徒工作,」[14] 旨在透过工作和平日一般生活为天主和其他男女服务。或换一种说法:那些发现并接受主业团召叫的人,决定跟着天主的手所带领的特定道路,并在一个大家庭的帮助下,为他人献出生命(这是基督徒生命的重点)。因此,他们愿意尽其所能,使这特恩滋养他们的内心生活,照亮他们的才智,并丰富他们的个性,以便他们能够在生活中真正找到天主,并与他人分享这一奇妙的发现。

圣施礼华在1928年10月2日以及随后所获得神圣的光照,表明他需要奉献自己的生命来培养普通基督徒,生活在世上的男女,履行各种各样的多元的工作,让所有的人都意识到被召成圣,和做使徒工作。为达到这目的,要透过一个由普通基督徒组成的机构─主业团,他们接受天主的圣召将此理想化为己有,并靠恩宠的帮助,以自己的生命见证了神奇的可能性,甚至在受自身局限的情况下,使之付诸实践。

所有心胸宽大的人

从伯大尼到耶路撒冷的路上,耶稣饿了。祂寻找吃的东西,走到无花果树前。 (参玛21:18)「祂走近无花果树;祂也走近你,走近我,耶稣为灵魂的得救饥渴,在十字架上祂喊:『我渴!Sitio!』(若19:28 )祂饥渴我们、我们的爱、我们的灵魂、那些我们应该带到祂跟前的灵魂,沿着祂的十字苦路,也就是通向不朽的天堂的光荣。」[15]

对天主的这种饥渴,主业团的圣召要求我们有一份强烈的「感染力」。当圣施礼华奋力争取主业团的第一个住所时,有人建议他不要那么着急。当他在避静时,他写下:「快点。不是著急,是基督的爱催迫着我们。」[16] 使他像圣保禄一样受到基督的爱催迫(参格后5:14) 。出于同样的镇定的紧迫感,天主要我们唤起每个男女的心:「醒寤你被爱的事实!」[17] 并以正常、自然的方式做到这一点:爱与让自己被每个人所爱、帮助和服务他们、传递自己的知识、向他们学习、分享挑战和计画、问题和忧虑,建立友谊的联系。就在我们工作、休闲、购物的地方……,我们可以为世界发酵、成为盐和光。

天主并没有召叫「超级英雄」主业团。祂召唤有颗宽宏大量的心的普通人,在其中所有男女都可找到自己的位置。在早期的一份文件中,圣施礼华提到那些可以接受天主圣召而加入的人:「在主业团里,没有空间留给那些自私、懦弱、易失言、悲观、温吞、愚蠢、懒惰、胆小、轻浮的。至于,患病者,天主的偏爱,以及所有心胸宽广的,尽管他们可能有很大的弱点,仍有空间。」[18] 那些发现天主在呼唤他们进入主业团的人,可能是有缺陷和限制的人;但是他们需要有远大的理想、渴望去爱,在他人身上点燃天主的爱。

以天主之爱热爱世界

「天主竟这样爱了世界,甚至赐下了自己的独生子,使凡信祂的人不至丧亡,反而获得永生。」(若3:16)。天主「激情地热爱」祂创造的这个世界。因此,世界不但不是圣德的障碍,反而是「自然的场所」。主业团的核心信息包含这一信念:我们不但不在意在世界中成圣,反倒是乘机利用它,深深地沉浸于其中。因为这个世界,伟大与凄惨的神秘混合物,充满爱情与仇恨、怨毒与宽恕、战争与和平,「都热切地等待天主子女的显扬。」(罗8:19)

当谈到人类与世界的关系时,创世纪运用了两个动词:「看守」和「耕种」。(参创2:15)第一个动词也可表达诫命的实现,向我们展示自己对世界的责任,以及我们无法以武断的方式去利用它。第二个动词「耕种」既意指「工作」(通常是指在大地上的),也意指「献仪」(参户8:11),结合工作与敬拜。通过工作,我们不仅自我实现;我们也向天主提供取悦祂的敬拜,因为我们爱世界就像天主爱它一样。因此,圣化我们的工作,最终意味着使世界更美丽,并为天主腾出空间。

祂自己一直希望与受造的人的双手一起工作,来维护和繁殖来自祂身为造物主手中的美好世界。多少个世纪以来,我主在纳匝肋的工作坊中隐蔽的岁月,被视为多年的默默无闻、缺乏光亮。但是,根据主业团的精神,那些隐蔽的岁月变得「充满耀眼的阳光,照亮了我们的日子,满灌了内涵。」[19] 因此,圣施礼华鼓励他的子女们经常反思这些默默工作的岁月,使我们回想起麦子「隐藏和沈寂」的生长。耶稣就是这样长大的—往后祂甚至将自己比作麦粒(参若12:24)—在若瑟和祂母亲的工作坊中,它同时也是一个家。

天主圣家的卑微生活向我们表明,有些工作虽然在世俗的眼光看似微不足道,但在天主的眼中却具有巨大的价值,这是因倾注于其中的爱心和关怀,并渴望成为有用的。因此,「圣化工作并不意味着要做神圣的工作,而是要使工作本身成为圣洁的。」[20] 因此,「从人性的角度看来,好好地完成的工作已成为治愈人眼的『药膏』,以便它们能在任何情况下都发现天主和多元的生活。尤有什者,在我们这时代发生着,物质主义痛下决心要把工作变成泥泞,蒙蔽众人,使他们无法看到天主。」[21]

为了结出果实,麦粒需要埋在地下,消失。圣施礼华就是这样看待自己的生活:「我的角色是隐藏起来、不见了,只有这样才能显现出耶稣发的光。」[22] 这也是天主希望祂召叫到主业团的所有男男女女,如此看待自己的生活。如同第一批基督徒一样:正常、普通的人,假如他们提高嗓门,不是在寻求别人的掌声,而是让天主发光、发亮。最重要的是,「凡能结合基督而生活的,必能把基督昭示众人,齐来瞻仰……,做和平与喜乐-只有耶稣才能带给我们和平与喜乐-的播种人。」[23]

Eduardo Camino / Carlos Ayxelá


[1] 圣施礼华,亲密日记,25《主业团在教会中》Pedro Rodriguez, Fernando Ocariz, Jose Luis Illanes, Four Courts Press 1994, 133页

[2] 教宗方济,宗座劝谕《你们要欢喜踊跃》2018年3月19日,21

[3] 圣施礼华《道路》1

[4] 《道路》批判-历史版,对4

[5] 若瑟拉辛格,讲道,1992年5月19日

[6] 《道路》133

[7] 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教义宪章》1964年10月21日,40

[8] 圣若望保禄二世《基督信友平信徒劝谕》1988年12月30日,16-17;本笃十六世,接见,2011年4月13日;教宗方济各《你们要欢喜踊跃2018年3月19日

[9] 圣施礼华《犁痕》309

[10] 圣施礼华《与天主对话》Scepter 2018, 23页

[11] Victor García Hoz, “Mi encuentro con Monseñor Escrivá de Balaguer”, in R. Serrano (ed.) Así le vieron, Rialp, Madrid, 1992, p. 83

[12] 圣施礼华,1972年10月22日在巴亚多利,家庭聚会笔记

[13] 圣施礼华《链炉》740

[14] 范康仁,「主业团的圣召即教会的圣召」《主业团在教会中》103页

[15] 圣施礼华《天主之友》201

[16] 圣施礼华,亲密日记, 1753,摘自Andres Vazquez de Prada《主业团创办人》第一册,394页

[17] 圣若望保禄二世,《越过希望的门槛》9页(西班牙文版简介)

[18] ]圣施礼华《指示》1934年4月1日,65

[19] 圣施礼华《基督刚经过》14

[20] 范康仁,Naturaleza, gracia y gloria, Eunsa 2000, p. 263

[21] 真福欧华路《书信》1975年9月9日

[22] 圣施礼华《书信》1975年1月28日

[23] 圣施礼华《基督刚经过》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