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呈现爱德的机会”

为庆祝 9月14日光荣十字圣架纪念日,以下节录自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的宗座牧函《论得救恩的痛苦》内所载有关痛苦深层次的超性和人性的意义。

Opus Dei - “痛苦呈现爱德的机会”

节录自载於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论得救恩的痛苦”牧函(Salvifici doloris)

一九八四年二月十一日

5.人有各式各样受苦的情况,许多情况不常为医学或其他进步的专科所观察到。痛苦是比疾病更广阔,更複杂,同时更深深地植於人性的本身。对这问题在我们的脑海裏有一种观念,它来自肉体的和精神的痛苦的区别。这分别植基於人性双重的幅度,指示出人有身体的和精神的成分,是直接或间接受痛苦的主格。再说“痛苦”(suffering)一词和“疼痛”(pain)一词,在某种程度上是同义词。身体的痛苦是出於“身体受到害”,而精神的痛苦是“灵魂的创痛”。事实上是精神性的创伤,而不是心理的(psychological)痛苦幅度,包括伦理和肉体的痛苦。精神痛苦之广和色样众多,不下於肉体痛苦的形式。但同时看来精神的痛苦更难以医疗法来识别和治疗的。

耶稣基督以爱克服了痛苦

18. 基督甘愿受苦也是无罪受苦。以祂的痛苦祂接受了─人类长久以来就已提出─在某种意义下,约伯传已经澈底地表达过的问题。可是基督一又在自己身上提出了这个问题(而且更彻底地冒出了这一问题,由於他不仅是一个像约伯般的人,而是天主的独生子),但是他也带来了对这问题最可能的回答。可以说这回答是出自这问题有资料。基督给痛苦的问题和痛苦的意义的答覆,不但用祂的训导,即“好消息”,但尤其重要的是用祂自己的痛苦,这和祂的训导即“好消息”,以有机体的和无法分割的方式整合在一起的。这是训导的最後的决定性的话,即圣保禄以後说的:“十字架的道理”(四四)。

这“十字架的道理”决定性的完成古代先知书的形象。基督公开传教时,许多行动,许多宣讲,都作證基督为了世界的得救,从开始就接受了痛苦,而承行天文的圣意。可是在革责玛尼的祈祷,却成了焦点。“我父!若是可能,就让这杯离开我罢!但不要照我,而要照你所愿意的”(四五)。这句话,以及後来的“我父!如果这杯不能离去,非要我喝不可,就成全你的意愿罢!”(四六)。这话言外有言。它们證明唯一独生子天父而表示的爱的真理。同时它们也證实他痛苦的真理。在革责玛尼基督祈祷的这些话,證实了爱的真理是经由痛苦来證明的。基督的话平实地證实痛苦的人性真理到了深切的地步:痛苦是承担罪恶,面对痛苦人不禁颤慄。人要说:“让─它─离─开─我─罢─”就基督在革责玛尼说了这一句一样。

在革责玛尼的祷声之後,吐露了在哥耳哥达的祷声,此祷声證明了所受痛苦的罪恶的深度─这是世界有史以来独一无二的。当基督说:“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麽捨弃我?”这一句话,这句话不仅是旧约上多次表达被弃的说法,特别是在圣咏,尤其是在圣咏二十二首中,这也是基督那句的出处。可以说被弃这句话,发生在子与父不能分离的结合层次上,能发生被弃,是由於父“把我们众人的罪过归到他身上”(四八)。这也预示了圣保禄的话:“他曾使那不认识罪的,替我们成了罪”(四九)。连同这一个可怕的负担,被违背天主的“整个”罪恶所困,基督由於祂和天主父子般的结合,以人间莫可名言的方式,感觉到离弃的痛苦,为天父所弃绝,与天主疏离。但就是由於个痛苦,祂完成了救赎,而在祂咽下最後的一口气时能说:“完成了”(五0)。

24. 这是否意味著基督所完成的救恩没有竟全功?不是的。这只是表示以足够的爱所完成的救赎,对一切人类痛苦中所表达的爱,常是开放的。在这个幅度中──早已圆满完成的救赎,在某种意义之下,一直在完成。基督完成救赎到了尽善尽美的极限;但同时祂并没有把它封闭了。在这世界的救赎得以完成的痛苦上,基督从开始即对每个的痛苦开放自己,而且一直如此。是的,好像这是属於基督救赎痛苦的本质,就是痛苦要求无时无息的得以圆满。

为此,基督用这种对每个人的痛苦的开放,经由祂自己的痛苦完成了世界的救赎。同时这救赎,虽然由於基督的痛苦已圆满完成,但在人类历史中还生活著,并以它特殊的方式继续不断地发展。它之生活和发展,是以教会基督身体,在教会的幅度中人由於与基督爱的结合,每个人的痛苦圆满基督的痛苦。这样完成基督的痛苦,就如教会完成基督救赎的工程一样。

痛苦的福音

25. 基督十字架与复活的见證,传授给教会和人类,一个特别的痛苦福音。赎世主亲自写了这个福音,尤其是祂以爱来接受自己的痛苦,使人“不至丧亡,反而获得永生”之时(八0)。这个痛苦和祂教训的生命之言,为那些分担基督痛苦的人,即祂的第一代门徒和殉道先烈以及後代追随他们的人,变成了丰富的资源。

首先叫人特别安慰的是──也是完全符合史实和福音──在基督的身旁,在最显著的地方,常有祂的母亲在,她一生中,对痛苦的福音,作了模範的见證。她有许多和极深的痛苦交织著,不但證明了她不会动摇的信德,也对众人的救赎有所贡献。事实上,从她和天使私人交谈起,她看到自己做母亲的使命,她的“命运”是要以喩世无双的方式分担她儿子的使命。不久她的使命,在耶稣生在白冷时,在高龄西默盎强调有把利剑要刺透她的心的严重话语中,得以肯定。更进一层的證实,是由於黑落德残酷的决定所引起,在身无一物,带著忧伤匆匆地逃往埃及的事上。

再者,在她圣子隐藏和公开的生活之後,她必须以敏锐的感觉来参与一些事件,是在加尔瓦略山,除了耶稣的痛苦之外,圣母的痛苦,到了人不能想像的深度,但那种痛苦是奥蹟地和超自然地为世界的救赎有益。她的走上加尔瓦略山,和她与爱徒一齐站在十字架下,是在她圣子的救世的死亡中,一种特别的分享。她听到的她圣子唇边所发出的言语,是将痛苦的福音的隆重薪传,为能向整个信徒团体宣报。

因著她的在场,她身为圣子受难的见證,并由於她的怜悯,她分担圣子的苦难,玛利亚为痛苦福音付出了唯一的贡献,即她将我们在开始时就提到的圣保禄所讲的话,提前作了具体的表现。她的确特别有权利可以申论,“在她身上完成”──有如在她内心早已所完成了──“基督的苦难所欠缺的”。

根据基督无比的榜样,以及特别明显地在祂母亲的生活中所反射的光芒,痛苦的福音,经过宗徒们的亲身体验和教诲,为教会史中未来的世代成了用不尽的资源。痛苦的福音,不特表示在福音中有痛苦,是喜讯的一个论题,同时在基督默西亚的使命中以及在教会的使命和圣召中,也启示痛苦的救赎力量和救赎意义。

26. 当痛苦福音的第一章写下,世世代代为基督的缘故受迫害的人也在过去时痛苦福音的另一章,也经由历史的过程揭开了。这一章是由那些与基督一起受苦,把他们人性的痛苦与基督救赎的痛苦合在一起的人所写。在这些人身上,完成了那些首先为基督的苦难和复活作證的人,有关分担基督的痛苦所说和所写的一切。为此,在这些人身上,完成了痛苦的福音,同时他们每个人,在某种意义下还在写下:他们把这写下并对世界大声疾呼,他们向他们所生活的世界和世界和他们同时代的人民宣报这个福音。

多少世代和世纪以来,发现在痛苦中蕴藏著一种特殊的力量,一种特殊的恩宠,它使人内在地与基督密切联繫,由於这恩宠,如亚细细的圣方济,劳耀拉的圣依纳爵和其他许多圣人,都能深切的回头改过。这种回头的结果,不但是个人发现痛苦的救赎意义,尤其是使他们变成完全的新人。他发现一种新的幅度,他整个的生活和圣召的新幅度。这发现是一种对精神伟大的特别肯定,它远超越人肉体所能比拟的。当人身体严重地害病时,完全没有功能时,人几乎不生存和行动,但内心的成熟和精神的伟大却很显然,成了健康和正常的人的动人一课。

不但如此:救赎的天主,愿意经由他的圣母的圣心透澈到每一个受苦者的心灵之中,她是首先获得救赎者也是最受讚颂的。她由圣神的德能诞生了救主,其母性继续不断地存在,临死的基督将新的精神的和普世人类的母性,给予卒世童贞玛利亚,使每一个人,在信仰的旅程中,和她一齐在十字架旁与督密切地结合,而使各种形式,由於这十字架的力量给予新頴活力痛苦,成为不再是人的软弱而是天主的德能了。

基督并不抽象地解释痛苦的理由,但主要的祂说:“你跟随我罢!”“来,用你的痛苦分担救赎世界的工作,它是用我的痛苦,以我的十字架来完成的!”渐渐地,当每个人背起自己的十字架,精神上与基督的十字架相结合,痛苦的救赎意义,就在他面前揭示了。他不能在自己人性的层面发现这一意义,而是在基督痛苦的层面去发现意义。同时从基督的这一层面,痛苦的救赎意义,降到了人的层面,而成了每个人自己的答覆。於是人在自己的痛苦中,发现内心的平安甚至精神的愉快。

痛苦呈现爱德的机会

29. 根据福音的比喻,我们可以说,那在我们的人世间多种不同方式呈现的痛苦,也是使人呈现爱德的机会,这种无私的为别人奉献“自我”,其是为那些有痛苦的人。人类痛苦的世界,不断地可以说在唤起另一世界:有人性爱的世界;在某种意义下,人受苦,是为了忘记自己的利益,而在他心内和他的行为中引发爱心。是“近人”的人,不能无动於衷的看到叩人受苦而从一旁走过去:这是人类间休戚相关的基本,也是爱近人的基本。他必须“逗留”,“同情”,一如福音比喻中所讲的撒玛黎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