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枝主日:内修的鬥争

节录自载於《基督刚经过》书中,圣施礼华於1971年4月4日圣枝主日题为《内修的鬥争》的讲道

圣施礼华的教导
Opus Dei - 圣枝主日:内修的鬥争

我们今天庆祝的,如同所有基督徒的节日,是和平的节日。带有古传象徵意义的棕榈枝,使我们回忆起创世纪中的一幕:「再等了七天,他由方舟中又放出一只鸽子,傍晚时,那只鸽子飞回他那裏,看,嘴裏啣着一根绿的橄榄树枝;诺厄於是知道,水已由地上退去。」 [1] 现在我记得天主与祂的子民的盟约,就在基督内设立及坚定,因为「基督是我们的和平」 [2]。我们圣教会的礼仪,奇妙地结合并总结古教礼仪,推陈出新;今天我们所读到的喜气洋洋的经文,使我们想起耶稣诞生於白冷郡时所受的恭贺:「希伯来儿童,手拿橄榄树枝,出来欢迎救主,向他高声欢呼:『贺叁纳於至高之天。』」 [3] 圣路加告诉我们:「前行的时候,人们把自己的外衣舖在路上。当他临近橄榄山的下坡时,众门徒为了所见过的一切奇能,都欢欣的大声颂扬天主说:『因上主之名而来的君王,应受讚颂!和平在天上,光荣於高天。』」 [4]

人间的和平

上天的和平。让我们且看一看人间。为何世界上没有和平?不错,没有和平,只有和平的一种假象:一种由恐惧和妥协构成的不稳定平衡。甚至在教会内部也没有和平:紧张关係把她弄得四分五裂,犹如把基督净配的白袍,扯得支离破碎。在众人的心中,也没有和平,他们徒然力图用持续不断的活动和物质享受来弥补心灵的不宁,但这一切并不能填满他们的空虚,只会带来愁闷痛苦的回味。

圣奥思定写道:「棕榈枝象徵崇拜,因为它代表胜利。我主即将以其十字架上的死亡,克敌制胜。在十字架的旗帜下,祂即将战胜死亡之王魔鬼。」 [5] 基督是我们的和平,因为祂是胜利者。祂赢得了胜利,因为祂曾奋不顾身地战胜人类心灵累累的罪孽邪恶。

基督是我们的和平,也是道路。 [6] 我们若想寻求和平,必须步武祂的芳踪。和平是战争的结果,鬥争的结果,是个人内心灵修鬥争的结果。每一位基督徒,都必须坚持这种鬥争,以清除自己生活中一切不属於天主的东西。每一位基督徒,都被召战胜骄傲、情慾、自私、浅薄和心地卑鄙。只求外表的安逸,而在良心深处,在灵魂中心没有安宁,岂非枉然,「因为由心裏发出来的是恶念、凶杀、姦淫、邪淫、盗窃,妄證,毁谤。」 [7]

鬥争:爱与正义的要求

然而,这样的讲法,是不是未免过於迂腐陈旧了呢?一种更时髦的语言,一种把个人缺点裹上一层伪科学术语的糖衣的语言,不是早已取而代之了吗?人们不是早已转弯抹角地一致公认,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是能买到一切的金钱,是权力影响,是稳占上风的老奸巨猾,是自命「老成」,甚於贤哲的饱经世故,老鍊圆滑吗?

我并不是,而且从来不是悲观者,因为信德教育我,基督已经一劳永逸地赢得了胜利。祂给了我们一个胜利的保證,一个诫命,也是一个承诺,即「奋鬥」。我们基督徒有着一项甘心接受的,对天主圣宠召唤所作的爱的承诺,一种催迫我们奋战的义不容辞的使命。我们自知软弱,一如他人,但我们牢记若能善用具备的条件,我们将成为世界的盐,世界的光,世界的酵母。我们将成为天主的欣慰。我们这力行爱德的雄心壮志,其实更是正义之职责。这一全体基督徒共有的职责,意味着一场持续不断的战役。教会的传统一贯称基督信徒为基督的战士(Milites Christi):为他人带来安宁,向自身不良倾向作连续鬥争的战士。有时,由於我们缺乏超性观念,实则缺乏信德,往往不愿把尘世生活比作战争。我们蓄意加以歪曲,认为自诩基督的战士会造成妄用信德,服务世俗目标的危险,会造成施加压力的危险,会产生各自为政的小集团的危险。这种想法是一种不太合逻辑的悲哀简化,而且常与懦弱和贪图安逸联袂起来。

没有比狂热主义与基督徒信仰更背道而驰的了。狂热主义,不管它披上甚麽伪装,无非是神圣与凡俗的庸俗同盟而已。我们若明白,我们的鬥争,正如基督所教导的,乃是人人向自我发动的战争,那麽,上述危险便不会存在。这鬥争,乃是时刻更新爱主深情的努力,时刻更新根除自私的努力,时刻更新服务大众的努力。在这场衝突中,临阵逃脱,不管有何藉口,都意味着未经交锋,先自投降。谁若这样做,是自甘堕落,缺乏信德,灰心丧志,听凭苟且偷安来摆佈命运。

我们在信德中,面对天主及众兄弟所进行的这场灵修战鬥,乃是我们身为基督信徒的必然结果。谁若逃避这场战鬥,便是出卖耶稣基督,便是出卖祂的奥体——整个教会。

不休止的鬥争

基督信徒的鬥争,应当是不休止的,因为内修生活即在於不断地始步更新,始而再始,新而更新。防止自满自大、自以为十全十美,而故步自封。在我们的征途上,碰到困难是不可避免的。若无阻碍,我们就不是血肉之躯的凡人了。我们的私慾偏情,总会拖後腿。我们必须时刻警惕导致自我毁灭的衝动。

在我们的肉体和灵魂中,发现有骄傲、情慾、妒嫉、懒惰和企图控制他人之类的芒刺,是不足为奇的。这是被我们个人经验所證实的生活现实,是我们起步的出发点,是我们奔向天父之家的竞赛中夺标的通常环境。圣保禄说:「我总是这样跑,不是如同无定向的;我这样打拳,不是如同打空气的;我痛击我身,使它为奴,免得我给别人报捷,自己反而落选。」 [8]

基督信徒为了要开始或维持这一鬥争,不应等待外在的信号或内心的好感。内修生活并不建築在感觉之上,而是植根於天主圣宠,意志和爱。在耶稣荣进耶路撒冷之时,所有门徒都能随从祂。但是,当祂被钉十字架上,饱受凌辱之时,他们差不多全都离开了祂。

你若是真爱,就必须坚贞不屈,就必须掷锚於信、望、爱。只有善变浮浅的人才朝秦暮楚,爱无定向。那根本不是爱,那是自私,是自我追求。爱必健全,具有自我奉献,克己牺牲的能力。在这克己自制与艰难痛苦中,我们却有着任何事物、任何人无法剥夺的喜悦幸福。

在这爱的冒险中,即使跌倒了,甚至严重跌伤了,也莫须心灰气馁,只要满怀痛悔定改之心去办告解圣事。基督徒并不是神经质的,专事搜集善功录的人。耶稣基督我主既为若望的纯洁忠贞而欢心,也为伯多禄失足後的痛悔定改而感动。耶稣瞭解我们的软弱,扶助我们向祂攀登。祂要我们努力不懈,日有所进。祂亲来寻找提携我们,一如祂寻找会晤厄玛乌两位门徒那样。祂寻到了多默,各他显示圣伤,叫他用手指抚摸祂双手与肋旁洞开的圣伤。耶稣基督时刻等待我们回到祂身边,因为祂瞭解我们的软弱。

© Fundacion Studium


[1] 1 创8:10-11

[2] 2 弗2:14

[3] 3 分派圣枝的歌咏

[4] 4 路19:36-38

[5] 5 圣奥思定,In Ioannis Evangelium tractatus, 51, 2 (PL 35, 1764)

[6] 6 若14:6

[7] 7 玛15:19

[8]格前9:26